第30章膈应」

  每个人都有过膈应的事情,只是膈应的程度不一样,心里感受不一样,做出来的反应也不一样。

  小龙女的电话来了,留个噱头,只是钩到了我的心上郁闷的事,让来了,“虎哥,抱下,”一进来就大笑着,我抱着离开地抖了几下,又亲了一下脸蛋说:“给我留给啥念想,”她笑着说:“我妈回去了,我得靠着你,好趁凉啊,”说着,她拿出来手机,开大了声音,’妈的,当初我没追上小骚比,不然哪有他的好事情,不过这封匿名信也够他小子喝一壶的,‘’你可真够阴的,那你当初还那么帮他忙,‘’当初不帮他忙,哪有我的好处,是他帮我的大忙,只是我傻比老婆不知道罢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在想着当初的感激,’我就看不惯这流氓一下有那么多钱,女人,还都不闹事,“这一下让我感觉吃到苍蝇的恶心,吐不出来的膈应着,妈的,等老子那天回去睡了你的老婆,看看你咋闹事。

  ”这是说你吧,怎么谢谢我啊,“坐在我的腿上,”好,明天给你买车去,“我笑着说,”我不稀罕,我那辆羊头也不差的,“看她的样子是真心话,”你的前程现在在我手里,“我不明白她的话看着她,口出狂言毛丫头,”我们那是个皮包公司,明白吗?“她笑着说:”估计你不会明白,人两个又给准备的一个陷阱,等我们一撤,麻烦就在你头上,“我疑惑地看着她说:”那你怎么不听他们的,倒告诉我了这些事情?“”那个成斌一看就不是靠得住的人,男人倒尽是女人的毛病,我喜欢挑战不喜欢暗算,“咬了我一口,”你开条件吧,“我看着她说,”没条件,只是要你家的一个位置,而且还可以忽悠他们的钱,给你开个真正的钢材公司,“她跪在沙发上看着我,”我也怕你卖了我,“开玩笑的说着,”我玩的男人也多了,能上我第二次的还没有,能让我约的也没有,“激动的女人,掏出来了钱包放在茶几上,我也不想听见她后面说啥,”好,成,让你卖了也值的,等于换一个消息了,“说着我拧下她屁股。

  心里放事了,在想着怎么去做?小龙女早上起来,弄的早点又给放凉了,拿去热了又端过来:“我这可是第一次给别人做早点,再不吃小心干你,”笑着吃了起来“哈哈,没想到你还会蒸鸡蛋啊,好吃!”

  “一会我去钢材市场看看,完了我直接回去了,你回来给我电话,”说着换好了鞋,过来亲了我一下,走了。

  “哥你在哪,你来接我,”小艺不高兴地说,感觉快哭了,妈的,小凡怎么给带的,又马上回别墅了。

  “我不在这呆,”我一进去她就哭着说,“怎么了,谁说你了吗?谁欺负你了?”我心疼的搂在怀里问道,”小凡姐出去了,这么大地方我一个人一下感觉特别孤独,“我笑着拍着她说:”好了,好了,带你去小房子,“”我也不回公寓去,姐姐弄的,我这两天讨厌她,“我把她推到卫生间说:”洗完了,带你去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高兴地笑着进去了。

  我又坐在沙发上想着,躺着想,”哥,我好了,“小艺到我跟前说,我只是嗯了一声,她坐在我一边说:“哥又烦了吗?”我抓着她的手,放在额头上“没事,哥带你现在去吧,”笑着说,“不用了,我们继续去晒太阳吧,”她拉起来我,到了阳台摆好了两个躺椅,拉我躺下,自己躺在另外一个,握着手又睡觉了。

  丑恶的总是能被完美的东西改变,醒来看着这张稚嫩的小脸,总是能让自己平静下来,总是能在她的身上找到一点安慰,一切都是在安静里那么美丽,丑恶、龌龊的事情停止了。

  慢慢起来,看下时间,这快啊,妈的,真是好时光过的快。这时间算啥饭?找着米,看见个小电饭锅,打开一看,小凡米饭早就给做上了,妈的,锅还来个椭圆的。

  打开冰箱,手抓,牛肉已经摆好的,端出来一看,给弄好的,有土豆,有韭菜,豆角,鸡蛋,拿出来土豆,搓着皮,“你干嘛哪?”小艺看着我问,“哪有你那样去皮的,”“现在的东西皮厚,不好搓,”她笑着打开橱柜,拿过去土豆,一会削完了,“给大师傅,”我拿着土豆看着她:“不好吃你可不要吐出来啊,”笑着说,“当然啊,”切丝是没问题,虽然不怎么帮忙,但还是会帮忙切好菜,和好面,等着妈妈回来做。

  ”哎呀,哥,行啊,没看出来,这细啊这匀称啊,“小艺笑着剥着葱,回忆着小时候妈妈炒菜的程序,倒油,不太热就放辣椒面,放土豆,再放盐、调料,酱油,翻炒,撒一点水,盖住闷一会,倒一点醋,翻炒放葱,盖住闷一会,我的娘啊,我闻的都香,”好香啊,“小艺笑着说,伸手等着,我倒入盘子递给了她,再来了韭菜鸡蛋,好了,端了过去,”咦,俄地乖乖,“我学着曾经大裤裆的口气看着小艺,”不许笑,不许说,“有那么好吃吗?我放下鸡蛋,小艺也夹来喂我一口,吃着拌起嘴来,妈的,这是我炒的吗?怎么那么像我妈炒的,这味,酸辣度,土豆丝说脆不脆,说软不软的,太符合俺爹的标准了,”得了哥,别显摆的叭叽了,“肉也给端来了,两碗米饭,只是她的就那么一点,”看看你都是瘦的没样子了,还不多吃,“说着我又给她拨了一点,”干嘛啊,吃胖了你要啊,“”当然我要啊,“只是随口忽悠她多吃饭,她笑着端起饭来,我又夹了两片牛肉,看着她吃,手抓我吃了一口,还行的,又给她放了两个羊排,”我不吃这,“我笑着说:”又不听话了,乖妹妹,多吃才不会胖,你看哥那次不是一斤手抓的吃,“她笑着说:”也是,“哈哈,今天让我忽悠的吃的真多,平时肉就是一块,饭就那么一口,她起来端着碗筷子,我端在牛羊盘子,”你把那两块羊肉吃完我一洗就完了,我没理她,放进冰箱保鲜盒了,等着我再忽悠你吃完了。

  CG最,新章)节上酷%匠x#网VA

  我抽着烟,茶叶没味了,起来看看茶几底下的茶叶,都是龙井茶,竹叶青哪?怎么没了,妈的,这小凡一天忙啥哪?心里再不高兴,也不能让小艺看见,端着茶杯刚起来,“给我吧,”小艺接过去,沏茶怎么又是竹叶青,我看着小艺手里的茶杯,接了过来,“哥,你明天干嘛去,”我让小艺问的一下奇怪地看着她,从来不问我啥的“怎么了?”

  “你有事就赶快去办,明天下午在我的公寓过生日,”她笑着很甜,“叫她们来在这过啊,好好打个劫,想要车让她们给你买车,想要啥有啥,”我笑着说“原子弹没有,”

  “这可是你说的想要啥有啥,我不要姐姐她们,我有两个朋友都是明天的生日,就约在我那过了,我也告诉她们你会去的,就四个人,”

  “得了吧,你饶了哥,我这样非把你的朋友吓得晚上睡不好觉,”她咯咯笑起来,我坐起来认真地说:“就是啊,让你朋友一看,我这么个哥哥,你多没面子,”她越笑了,捂着肚子说:“你就不要在这瞎掰了,你不要想别人的事,操别人心了,晒太阳去。”

  我突然感觉到了,我可能让小艺误解了,我赶快放开她的手,躺在那已经不自然了,已经不是在享受阳光了,是在暴晒的难受,她又抓到我的手,我装睡了,想着。

  “这是我的两个朋友,”小艺给我介绍着,我看着两个小知识分子,都是戴着眼镜,但是一点不缺诱惑,外套脱了,一样的曲线优美,前凸后翘的越想调戏了,促使男人犯罪的女人。

  只是为了让小艺看见我的丑恶的嘴脸,我当着她们两人的面前公然摸着另外一个的胸,说:”你这胸还是小了,摸摸下面,“那女孩子也没有一点拒绝的意思,只是随便我乱摸,我又喊着另外与小艺一起站着的,两只手随意搓揉着上下,一会我当着小艺的面就开始了,给她表演着动物世界,我赤裸裸的又去抱小艺了,亲着吻着,一会我吻到了泪水,小艺不见了,我赤裸裸的追了出去,如今社会,光腚撵狼的女人、男人,人们已经习惯了,我看见了小艺,拼命追了过去,天雷打着,一道S型电闪随着,地裂划开了,小艺掉了下去,我追着过去,地又合上了,我拼命的用脚踹着,用头顶着,寂静的世界,只有一个裸坐地下的我,两只眼睛却流下了一滴泪,一把悬空滴血的虎头刀,撒血成了字:虎哥,小妹拜托了,一下让我无地自容了,愤怒地腾空握住虎头刀”兄弟哥对不起你啊,这头只配给你做夜壶了,小艺哥错了,“说完我把脑袋割下与刀一起抛起空中。血洒在了地下,我也掉下去了,”小艺,哥来护着你,“”哥,哥,哥”我被小艺摇醒了,我看见了小艺,马上站起来,高兴地笑着说:“小艺,”我一下晕到了。

  碰躺椅上,我的嘴流血了,小艺吓哭了,哥、哥的喊着,拿开了躺椅,掐着我的人中,做着人工呼吸,一会我醒了过来,笑着说:“看看你嘴怎么了,”我用手去擦她嘴角的血,我要起来,“躺一会吧,看你这脸色,白的吓人,”她擦着眼泪说着,我说:“别抱我了,累死了,扶我起来吧,”我才有了感觉,嘴疼,“我不累,”她坚持着,我挣扎着,她只好又抱又扶了我起来,“这是向阳卧室,”说着把我扶上了床,脱的只是内衣裤了,给我盖上,又拿毛巾,盆,纸,给我擦的洗了一下,好像有力气了,给我茶杯,又把盆放在我的胸前,漱口完了,她收拾的端了出去,也上来钻进被窝来了,心里骂着,傻丫头,真是没人疼的苦孩子,搂紧了一下她,我又一下想起来刚才的梦,我才知道我那地方湿的一块是啥了,不由让我膈应起来,我一下呕了起来,她赶快拉开被子把我扶着,我赶快光脚跑到了卫生间,爬在座便器上干呕着,一会我对她说:“你看看哪个卧室有我可以穿的裤头,”我对门口的小艺说着,她一会就拿来两个笑着说:“都是你的,要哪个,”妈的谁还给买黄色的,还没等我说,她就把黄色的扔给了我,不明白她这一会咋这么高兴。

  洗完澡了,裤头也应该洗了,泡好了,妈的,这还是老子成人第一次洗自己的裤头,“洗完了就出来,裤头我给你洗,”小艺在外面说,“想啥哪?小姑娘家家知道个啥,”我不高兴地说,门开了,我也洗完了搭在暖气上,“换鞋吧,”棉拖鞋已经放下,手里拿着毛巾递我说:“擦完搭下面,”我换完了鞋,看她没走的意思,“你还干嘛?”“我擦墙啊,”她一说我才想起来,监狱里面也有这活,我又进去,擦起来“你赶快穿衣服,或者进被窝去,不要感冒了,”她也要进来,“好了,咱两人谁也不要干这活了,”让我推着,”我们躺沙发看电视吧,“”随你啊,“我把她推着躺在一张沙发上,给她盖上,我跑到另外一个沙发上,她马上下来,推开了茶几,把她的沙发与我的合在了一起,我也无奈的,只好给挪着对到了中间,两个被子合的摞在一起,还是抱着我的胳膊,有外套、衣服抱着也没啥,那时也没想啥,就是这该死的大艺,两边比叽的说,搞的我也尽量避着,小艺倒是让说懂了一样,越没边的靠你,时不时的亲下,现在这内衣感觉一下就刺激到了欲望,好像还没戴胸罩一样,我故意挪手换电视,她扎起脚对着电源就给关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对她说这事情,”我现在已经5个老婆了,明天让她们都来吧,“”来伺候你可以,别给我叫到一起了,“她还是笑着说:”哥你有遗憾吗?“”没有遗憾就不是成人了,留着遗憾才可以让你更完美,“我低沉的语气,她掐了我一下说:”我就没有就不是成人吗?“我笑着说:”是啊,你还小哪,人生的事情你当然不明白的多了,“”我已经二十了,不过我现在也有遗憾了,我怕我明天就死,“我一下捂住了她的嘴,也压到了她的胸,”小孩子吓说啥啊,呸,呸,呸!“她抓着我的手放在了胸口,我感受到了她的心跳声,”真的,我现在越来越担心,“”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我打断了她的话,“你这美又洁净的尤物,不是我们这些俗人可以与你共鸣的,”

  ”我是尤物吗?我感觉在你眼睛里就是瘟疫,看看你躲的,“我听见这话心像被针扎了一下麻到嘴的酸,”我怕是玷污你的美,“我悲凉起来,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对着你我就是珍惜,心疼,我摸到你都有罪恶感,玷污了你的美、纯与洁净,不是大艺,我会这么一直下去。

  ”没有爱情的女人如同凋谢的花,刚开始读的,我根本不认同,在饭馆你拉我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亲切感,安全感,看不见你,知道我多么希望你来,天天陪在我身边,你知道啥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我看着她很激动的样子,”好了,不说了,傻丫头,你再大一点就知道了,“我已经双手都被她抓着,我下面的膨胀,也只好曲腿隐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