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游戏

  第29章游戏」

  那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适合现代的现在这些年轻人。

  我们这些观念还没来得及刷新的现代人,只是落伍者,更何况我这出来没多长时间。如果刚出来遇到她,我估计没的好,已经碰到了我对女人温柔、文雅的观念,也再次得以颠覆。

  马上严打了,榜上有名,文小豪交出来,你躲过春节吧,莫名其妙的信息,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是开玩笑还是真事,本来与小龙女分开想去看鲁燕,这下把车停到存车场,打的跑到学校公寓附近了,下来低着头进去了,好像是放假了,躺在沙发上,给园园打了电话说了,我躺着,在想,我们这些老鼠,只是猫玩的,又给五朗与六子打了电话,最近不要惹、招事。

  感觉有人在我跟前,立马坐了起来,“干嘛啊哥,”小艺拿着毛巾被不高兴地说:“怕你凉了,刚到你身边就翻起来了,”把毛巾被扔在床上看着我“你知道我今天放假啊,”真是瞎猫碰到个死耗子,“不是,哥等人,明天说事情,你先回去吧,”

  “我回去才无聊哪,我等你一起回去,”她拽着我的胳膊哀求着,“我也不知道几天啊?”我看着她说,“呆到开学啊,”她笑着,“我现在去买肉,菜,”乐着出去了。

  小年晚上,真的又抓了一批,文文傻比只是尽地主之责请了以前一起的犯人吃了一顿饭,帮忙带着几个人送到了兰州,就一下成了犯毒组织的一分子了,啥事情你都不要赶到严打上,挨个边、擦边球一样弄你个大刑,好在那边犯人也没胡说,只是让他帮忙送人回家,让暴打一顿,扔到看守所了。

  “哥,你有几个女人,”小艺笑着问我,我不好意思地看看她,不知道怎么说,“有5个吗?”我一笑说“5个,两个不算,“”为什么?“我笑着说:”拣的鸡肋啊,“”我那个姐姐也是吗?“我听见这话,马上回答:”不是,“天赐的尤物,欣赏着,没有杂念的欣赏着,享受着清醇的美,言行举止都是美。”哥,给我做首诗我去交差,“”啥题目,我去给你抄一首,你还真把哥当成有文化的了,“我笑着说,”青春,席慕容的我看完了,我要看你的,“不依不饶的我连忙说:”好,啊!青春太美了,“她一下放开我的胳膊说:”不理你了,把人当小孩子哄,“说完爬到床上了,我赶快拽着她说:”你总给张纸,给支笔写吧,“马上起来笑着把纸,笔给我放在茶几上了,又拿过去茶杯加水,也放在我面前,”给一点音乐,“中国古典音乐也放开了。

  曾经攀墙爬树,分分秒秒而已,曾经看着父亲,总是那么沧桑!

  曾经傲视而眼中无物,捂耳、忤逆,静音!

  此时,二毛搀白须,嬉自讽,耳顺!

  ”报告老师俺写完了,“我看着说,她拿过去看看说:”好,哥真棒,“一下搂着我的脖子,亲了我一下,那么自然,又从包里拿出来,她们一伙同学写的绝句,”哥,你给看看,“我大概看了下,扔给她说:”屁屎差不多,“她走过来,我赶快说:”诗要精练、准确表达你的思想,自己写非露又白可就没直接点出来,你要把思想与瞎想留给我啊,“她坐下又拽着我的胳膊说:”谁不知道这些,要你说啊,“我一笑,没敢接话。我可不想破坏这自然的美,更不像与她有啥游戏。

  ”小妹,回来了吗?“小艺一看是大艺的电话,高兴地说:“没回去,我与哥在这过年,”刚想说不要告诉她我在这,好了这下有的过了。

  我也在想换个地方,“小艺你等姐姐吧,我出去,”

  “我不,”她拽在我的胳膊不放开,“一会那姐姐来了就要问哥哥罪了,”说着我用手在脖子上转了一下,“姐姐与你一样好啊,不会的,”她笑着说,拖拉了一个小时,大艺来了,看见那眼神可以吞噬我的愤怒,“小妹,去给姐买盒烟,"我马上说:”我去,这么晚了不安全,“挡着小艺,”我陪你一起去,下面商店关的,要去前面,“小艺笑着说,“不用,”大艺拽的小艺做下,“我陪他去,”我知道她想干嘛,妈的,真够恶心我的。

  “你对她做了什么?”一下来她就迫不及待地问,我看着这个神经病的女人说:“男女人独处小屋十几天,你说能干嘛?”’咣‘的挨了一耳光,我还是没理,她站哪没走,我走了两个街口,才意识到探头,才意识到我的警报还没有解除,我看看四周,好像没啥,我也马上拐的钻一个小巷,看着后面有没有人过来,来了三人,我赶快随小巷小跑下去了,老鼠一般,仓惶逃窜。

  还是三人,我钻进来一条死巷子了,“别向前去了,这拐了,前面堵死的,”一个人说着,三人拐着向西去了,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走出去了这该死的小巷。

  “小妹,你看看放假不回去,你与他呆在一起像啥话啊,”大艺责备着,”怎么了姐姐?我就喜欢与哥在一起,“小艺笑着说,”喜欢个屁,他是流氓,你们不合适,“大艺还是不高兴的样子,”我没有看他到那是流氓或者有流氓行为,“小艺倔强地说,’特别报道,宁夏近日破获西北最大贩毒组织,除一嫌疑犯在逃,抓到61名犯罪分子,缴获100公斤......‘大艺一下明白了,看着小艺说:”他来这多少天了,“小艺莫名其妙地看着”姐姐,怎么了?快二十天了,“大艺看着妹妹,心里又不是个滋味,爱恨交织在一起,这个不伦不类的流氓,透出来的都是怪异,邪与正夹杂的流氓,让她一趟固原回来,已经改变了心里的抵触,以前只是利用身体找妹妹而已,现在多少带着一点喜欢了,邪的只是自己看见的好色,用着歪门邪道帮着他的这些难兄难弟,只是笑话说的不要碰,就可以在沙发上安然入睡,这又不像是好色,她心里的规则也在改变,她的游戏也没有了规则。

  她拉开了妹妹衣柜,看着棉外套,拿出来假发戴上,拿着一件棉外套出去了。

  走到她看见他的位置,看着,想着,她看见了探头,一下有了方向,快步跑了过去,看着三条小巷,想着,感觉着。

  我也着急小跑起来,跑的太急怕影起更多人注意,看见路口有个小姐打扮的跑过来,我赶忙慢下,走了起来,那个女人,妈的不躲我的直对在我跑,我低着头,看着路,想着在与她错开,错开了还撞在一起,妈的,瞎跑,心里想骂也让这头上的假发打扰没了,大艺啊,怎么摸来的,她脱了自己的大衣给我穿上,自己穿上小艺的衣服,两人楼着一起出去了,打的回到了公寓,门口我就脱了衣服与假发给了大艺。

  ”你们干嘛去了,“小艺看着我们慌里慌张的样子,问着,”没事,哥感冒了,冷的,“大艺替我掩饰着。

  ”哥,我去给你兑好热水,洗个澡就好了,“天真的小姑娘进去了,我掏下口袋,妈的烟也没有了,我看着大艺,伸着手指,她从包里拿出来两盒烟递给我,我点着抽起来烟,真是狼狈不堪啊,丢人啊烟丢了都不知道。

  小青忙完了,小年过完,她又担心起来,这十几天过的,像在煎熬了十几年。与其等待不如去打探消息,以自己便利的身份一次次的约着公安厅的大小领导,她只想知道这唯一的嫌疑犯是不是虎哥,很快社会上有了传言,说是周老大出了一亿修建监狱,只是换人命,就这样不了了之,西北第一大毒枭,随着禽流感的紧张空气,也淡化在了空气。

  小青也在这让钱稀释的事情上,有了进展,得到了一点文文消息,政府只是猜想我们流氓与毒贩合作,偶然的送人,让政府紧张了,这事情现在也淡了,毒的关系扯不上了。

  让政府紧张的还有一封匿名信,证据就是人名、事情,说的像模像样,把我控在了黑社会大流氓,开赌场,强奸而且强迫未成年女孩子买卖肉体,买卖毒品,欺行霸市,私藏枪支。

  所有的罪行都让这次调查给推翻了,只有私藏枪支,也只这罪才是罪。

  今年这春节过的真是心惊,不只是警察的愿意,大多来自大艺,正睡觉哪,忽然开门进来了,让玩的心脏出了问题,”拜托以后你来,轻一点进来就可以了,“一笑了之,下次还一样。后来小艺开始插门了,弄出来的声音更大了,只好带着我的小尾巴跑到了别墅,以两个女人的样子进去的,看见了兵乓球案又喊着要打,只可以推球,不可以扣拍。她没去看这些装修,只是玩。给她看了下卡通卧室,”我住这,“想到了才让你看的,又带到小阳台上,晒着太阳,两个人都在躺椅上睡着了。

  小凡来了,小青随后面也到了,小凡带着小艺去了另外别墅,“咋打算的,就怎么躲下去吗?”我拿过来手机开了机,没有说话。妈的,这么多信息,挨的看着,心里渴望的那个号码出现了:该找摊牌,要你的青红黑白,我递给了小青,说:“我去公安局看看,你们戴好小艺,没几天也开学了,”还想说又忍住没说,打的去了公安局,妈的,进去一报这些警察一下紧张了,还是那个队长摆了下手,带我去了一间办公室,一会进来四个人,问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把车钥匙扔给他们说:“车在这存车场,家我带你们去搜,”四个人一看都出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是抽着烟,中午饭该吃了,这次警察给的待遇不错,还有肉吃,吃完了安心地靠在沙发睡觉了。

  ^x酷\#匠网永@久!免8!费;看{小3说

  又该吃下午饭了吧,我们市的公安局局长来了,“小虎,是我请你还是你请我啊,”他一边说一边递给我车钥匙,“当然是你请我了,”就这样一场惊吓在嬉笑里散了。

  我在庆幸没有再见监狱政委,也在感谢园园与小青,如果我把半亿的银行卡带着,说不一定,也没有这么顺利解决吧。我们这些人也应该安分守己的平淡过日子,我们没有可以让我们与之抗衡的国家工具,大邱庄就是列子,全国闻名的,说拿下直接拿下了。我与之比起来算个蛋,看来这没钱也是好事。

  随着看去,啥事也都不是个事,只是游戏而已,只是你要知道这游戏的规则与要害,政府才是游戏的真正操作控制者,只是这些共产党的干部都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追随者,他们永远忠诚他们手里的手电筒,永远照在别人身上。

  我以后不用一天去寒暄礼仪,最好就是抱着我的三妻四妾窝在虎园不要出来,打造我的太平天国,实现真正的主义,我应该给定个啥主义做幌子,妈的没个合适的,电话打断了我的瞎想,“哥,你晚饭回来吃吗?”小艺的,“我马上就回去了,”我笑着说。

  “你咋就这么回来了,”小青看着我说“没让他们搞个欢送仪式啊,”

  “得了吧,没架飞机就算好的,”看看她,戳了一下她的酒窝,“我是忙的也着急,忘记你是军人了,他们拿证件去了部队,”得意的笑着。

  小艺端着菜说:“虎哥,吃下我炒的土豆丝,”小青指着小艺,“小甜甜,与她呆了一会,自己都让感染了。”

  我笑着说:“你也不错啊,当妹妹的好好带,”三人围着小艺又是一番小宣小砍,说着笑着吃完了,小青让叫回去了,大艺又给我打过来电话:“你们躲那去了,你放过小艺我陪你玩啊,”我牙痒痒的恨着说:“好啊,”我挂了电话过来看着小艺说:”哥要出去,你与小凡姐就在家玩吧,“我也没等她同意就出去了,‘嗯,啥人啊!“看看我这年过的他妈的成了啥了,”流氓,你在哪,“妈的我疯了,”我在房子等你,“我看见小雅的电话,听见她这么一说,我越疯了,也不用我说就挂了电话,我开车直接去了,”大晚上的不在家跑出来干嘛,“我进去就说,“与你过一个十五啊,”我苦笑地看看她,“我两个月都没过好,何况这一晚上,”“是啊,不早告诉你就完蛋了,”我听着这话,一下激动地说:“是你啊,”

  “当然啊,那天会场的电脑、音响都是我搞的啊,算你小子屁股没屎,”我赶快过去殷勤地揉着她的肩膀说:“谢谢你了,明天给你买辆汽车,”她扭头看着我,笑着说:“留着去泡小妹妹吧,我们之间游戏结束了,”说着,她指了下茶几的钥匙,“我结婚了,签约的只是为了结婚,现在与那小子处了两个月,感觉不错,看看如果好我就真嫁他了,”

  “那感觉不好了,”我还没说完,“闭你的乌鸦嘴,”她打断我的话,站起来,88,出去了。

  一下我倒有了失落感,心里的感谢伴随着酸酸的难受躺在沙发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