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伪善得益」

  男人有个好女人那肯定加速他成功,如果男人认识到这又更巩固了爱情,也远离了审美疲劳。

  只是去帮忙皮叔,真心希望他们一家团聚,小孩子送到了学校,大男孩送到了职业学校,大一点的女孩子,园园想给开个手机店,小青给的钱,小凤负责,小花店长,这个女孩子也叫园园,就给改叫娟子了。只是害怕别人笑话她说话,所以不敢说话,小凤挺个肚子的逗她,慢慢也习惯了,慢慢普通话说的也不差了。

  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给放到新闻上去了,一下我成了有爱心的人了,本来是应该去做的,让宣传的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去奉献爱心了,关心山区失学儿童,帮贫扶困雇山区青年就业,妈妈呀,说的我成了了完人,好像不是劳改释放犯一样。

  '利与仁’的伪善中国政治家,岂止是一个酱缸文化的丑陋。

  儒家的精神就这么给利用到了中国,博爱,三纲五常的封建帝王利用的淋漓尽致而自然成了传统,我们现在文明也一样,毛爷爷上去到下去,都是人民选的领袖,跟老美的开国领袖与之一比,黯然失色多少?社会主义世袭制只是老金与老卡完成了。蒋先生也可以,怎么也是小蒋接的手,呆在农民、工人家,搞起来的台湾经济,看看我们的经济,多少泡沫没人知道,只是现在这时代就差个‘石丫子’,怀哥不相信地去实验一下,那就给现在这整个社会一砖,妈的,我让你们去庐山吹去。

  毛泽东思想里面的实事求是,现在我才明白那也一样是欺骗人的理论,看看我们现在电视剧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抗日战争电视,什么几吧玩意,还没一黄色段子有意义。不敢公开国民党抗日,共产党只是游不击的实事,才有了我们不曾认识的抗日战争,才有这些傻比导演与羞人的演员去歌颂共产党的抗日战争。如果共产党有功,美国的援华物资就给分份了,派去共产党哪里调查过共产党的抗日战争成绩的,平型关以后,基本空白的,正是因为共产党与小日本部队没怎么打过,才敢在国人面前鼓吹游击战,下野党打游击是可以的,国民党不可以,因为老美不同意,才有宽恕战犯的东北审判,杀了你几百万的小鬼子,你都可以宽恕,我这只是一拳就更应该宽恕了。

  也不要带着反美情绪去看,所谓的解放战争开始,正是老美需要老蒋组织民主政府,矛盾最激烈的时候,东北开战,林彪败退,国民党与共产党协议划界,没多久开战了,国民党溃散逃跑到台湾了。

  随着逐渐老了,我对这段历史开始怀疑了。老蒋是黄埔军校的校长,就我这二半吊子也认为,45年抗日战争胜利,国民党不宜开战的,死的人,基层干部更缺。部队靠的是精神与经验,八年下来,国民党团长以下的军人,死去太多了,就是有多少人,也是新兵多。

  而共产党坐山观虎斗,又拾又拣的,把国民党的多少散兵搞到自己根据地的,不知道,只是知道3万人到45年是80万了。这样的状态下我这二货是不会去挑事的,无论人有多少,新兵十个抵不上一个老兵,所以我是不会去主动打的。

  所以我这让爱心光环得到了政府的爱心,贴息免税,低价拿地,我才知道这伪善有多好。我也从一个直截了当慢慢改变着,改变也开始弯弯绕了,我也借鉴着名人的经验,学习着拿来主义,扬弃着。

  六子这段时间也给搞乱了心,这些人都回家去了,肯定很好吧!这个习惯阿谀奉承家庭出来的人,却是生生的讨厌,小时候他总是讨厌他爹那样,假仁假义的让他反感,也就不服,经常顶嘴挨打了,再出去打人吧。

  后来有了后妈,日子过的更郁闷了,开始也没啥,只是有了小弟弟,又经常遭到后妈的小责打,保姆一般又恨又爱的带着小弟弟,有快乐也有悲伤,虽然挨打,老爹也还是给一两块钱的,虽然恨这小东西,倒也给自己许多的快乐,一点小安慰。

  买的冰给小弟弟吃了,倒还给他身上一泡西,气愤的难以解恨,竟然在小弟弟的小胯上狠狠的一口,我的妈呀,那个哭啊,哭的是让他开心,又让他心急,心疼。

  下班回来了,让知道了饭也没吃,挨上两个人一顿暴打,跑了。霉球遇倒霉蛋了,遇上跟后爹被打的跑出来的五朗,难兄难弟互相诋毁一番,只可以买饼子馒头吃了,还可以吃两天就没钱了。

  一个女学生跑着,后面还有四个男孩子追着,两人一笑“财神来了,”两人拿着半截砖,挡住了四个人的路,“羞吗?耍啥流氓?”

  “滚开,别耽误老子,”里面一个大一点地说,两人一听,对着那人,手里的砖扔了出去,打到头上,倒下了,另外三个吓的要跑,”谁跑小爷砸谁,不可能让两个爷白教你们啊,“三吓的赶快掏着口袋,一下多了十几块钱,笑着走了,“这下敢吃削面了,”半个多小时,面吃完了警察也把他们带走没再回来,流氓团伙,抢劫罪,谋杀、随意伤害他人身体得了无期。

  我们生在一个制造双重性格的社会,那么我们也就很自然的慢慢有了、成了双面人。我们讨厌着虚伪的礼仪,可是又不得不去虚伪,每个人的尊重需要只是需要面子礼仪,不会在乎讨好的恭维,阿谀奉承才是得赞的首选。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监狱里面的严肃,笑笑挺好,小青,为了不让我那狰狞的眼神流露,竟然给我弄了一个很时髦的眼镜戴上,妈的我一下成了教授的感觉,装模作样的让人根本看不出来我是啥鸟。园园也是考虑多方面的原因,现在出了名,小心让绊倒大栽,也是配合政府的宣传,把我名下的银行卡基本转空了,全部卡加一起也就二百来万,开始我以为她是怕我的挥霍,沾花惹草的去干败花折柳的事,也没有反对,也没有想要解释就同意了。

  “现在兄弟们都回家去了,你们也应该考虑回家了,”我看着两人笑着说,“我没啥了,就我姐姐早已经嫁人了,看不看的无所谓,”五朗看着六子,”我现在只是想小弟,今年应该上初中了,“他不高兴了,”二货,那就去找你小弟啊,“我笑着说,他看着我说:”虎哥,去哪找,你们这都是这样了,何况我们还是个地级市?“”你知道你爸爸啥单位吗?“我看着他说”教育局,“他翻了我一眼,我笑着没理他,拉上一起出去了。

  最:K新@@章节-上#¤酷Do匠5网

  到了教育局,我进去看得惊住了,他爸爸已经是教育局局长了,出来门口等着。他爸爸下班了,随在车后面,跟着上楼去了,只是二楼,我就假装上去了,爬到四楼了又下来,看见进去一个小男孩,妈的下慢了,再快一点就看见啥样子了。

  三人车上吃,等着。

  他爸先走了,我让上去,他推着,让五朗拽了上去,五朗敲了下门,男孩看着他两人问道:“大哥你们找谁,”

  五朗笑着说:“找你啊,六一,”男孩惊讶地方看着五朗,看看六子,“你妈妈哪?”六子问,“我没有妈妈,只有一个哥哥,爸爸只让我长大了找哥哥,”六子听完一下哭的抱起来这个初中生,“弟弟,你恨哥吗?”

  “我告诉爸爸,说哥回来了,”他高兴笑了,“不用,一会哥送你去上学,晚上做好饭等你回来,”六子笑着说,“好的,哥,一言为定啊,”他高兴地拉开抽屉,拿了一把钥匙递给了六子,“爸爸可想你了,晚上看见你了,他就不会再唉声叹气了,”

  看着这懂事的孩子,两人都是去拍六一的头,互相看着,用眼泪说了。

  五朗下来我们两人回去了,怎么劝他也没用,也就没再啰嗦。

  园园又插手挡了成斌的生意,包了一些电信局的小工程,只是她们另立一个公司,凯子带几个人去学习了。

  “虎哥,来请你吃饭,”成斌的电话,去了。他与狐狸精认识,这个年轻的女人不认识,三人已经要好了菜,等着我。

  “不好意思,”我客气地说着,"哎呀,虎哥现在真是越像知识分子了,话也说的越客气了,“成斌笑着说,“虎老弟,我给你打的钱你收到了吧,”我也不知道,心里说,嘴上应着:“小事,谢谢,”

  ”那给你介绍个朋友,“说着指着年轻的女人说:”叫虎哥,“”小龙女,“我笑着说:”你好,小龙女,“握了手,寒暄起来。这小龙女的普通话说的真好基本没听到方音,长的也确实纤、翘别致,曲线明显,”以后你们合作,多照顾下,“狐狸精的话我也没明白过来啥意思,”我要回去了,这是我女儿,你们年轻人好处也好说,“我看着她,再看看这小龙女,妈的,开啥骡子玩笑,你有这么大个女儿了啊,”好说,好说,“应着,”虎哥,你把电信局的活转包给我吧,“我让他说的一头雾水,”啥电信局的活?“”园园包的啊,你不知道啊,“成斌笑着问,他以为我在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我笑着说:”我们家女权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老婆,"三人哈哈笑起来了,“虎哥,真是与众不同啊,别人怕老婆,在外面说起来都是老虎一样,你这好,是的你与羊一样,”小龙女的调侃让我有点心虚,“老婆,我们电信局的活转包可以吗?你有这工程怎么不与我说声啊,”我赶快给园园打过去电话,按开了免提,“我已经转包了,这样的小事,不用你操心啊,好了,我在喂孩子,”挂了,我看着他们。我也看到了成斌的一点失望,带着一点恨。也没明白今天这饭的意思在哪?虽然他帮过我忙,但是我也了解一点他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帮我忙了,也是帮他自己忙了。

  “我们回去吧,虎哥去宾馆玩一会吧,”小龙女听见成斌的话,马上说:”回去无聊,我们去蹦迪吧,“不知道是在对我说,还是对大家说,我也感觉到这次成斌与介绍园园认识的态度不一样,而且这话也好像算是逐客令,也不像让我与这女孩子有啥关系。

  我也随口应道:“好啊,”狐狸精笑着说:“那你们去蹦迪,我们回去,”我也看见了成斌的一点不高兴,妈的,想干嘛啊,你送来,老子可能不要,你抠的不给,老子直接霸收了。

  “虎哥,你怎么与他们说的不一样啊,”小龙女笑着说,“他们说我是啥东西?”我开玩笑地说,“一个有点文化的流氓啊,让我小心着你,”她不屑一顾的神情,我也在纳闷,于是问道:“是啊,那你还不小心啊,不怕有啥事情啊?”我也在想着这话,应该出自成斌吧,好啊,想偷腥啊,老子先用了再说,“带你去打兵乓球,”我笑着说,“好啊,那是我的强项,”她高兴地跳了一下,做了一个漂亮的扣杀动作,“你这么文绉绉的估计打你个三比零,”大笑起来,我心想着,戴个破眼镜就真是文绉绉了吗?只是一笑,带去了别墅。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