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性本善」

  人性是善变的,一直反对老师教的善良。反对天天喊骂别人没道德,也不知道这道德的标准是什么?按儒学读书入士,万般都是下流的,所以他老人家看不起另外一个小圣下地务农,才有了感叹,仰望道德高的人。

  人的生存环境决定了个人,群体的人性,善与恶,或者人本来就是具有双重性,刚有了新中国,媒体落后才让人们淳朴、敦厚。毛爷爷的铁腕钢牙才有了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勒紧裤腰带搞基础建设。随之而来的文化大革命,把一个改革分子塞进吉普车火化去了,响应老人家的号召,与红卫兵有鸟的关系?第一张大字报写出来,谁同意他去当红一还是红三司的头去了?打倒了小江,好这革命小将也来的了宁夏,一个高材生就这么翘求了,一批青年就这么废求了。当初老蒋可是禁止学生上抗日战场的,我们的新中国哪?如果蒋家腐败,一下同意这些脑子发热,喊口号救国的学生上去,想下可有新中国的建设?

  83年大逮捕,抓进去一批义气混混,广播开始天天喊着不要义,不要义的,好了农民回家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幸福死了。工人老大哥,已经是社会主义的绊脚石了,改换名号,员工,哗啦散沙了。90年代还有个抵制日货的大潮,以后就没有啥像样子的了,中国人民还倒喜欢日本货了,日本东西就是好的感叹多少!看看我们的邻居,朝鲜,韩国是怎么待日货的,羞愧啊,中国人,忍受小日本十几年的部分地区的中国人,想下你前辈先人,可能就是让小鬼子欺凌过的。

  历史上的改革也多,我还是喜欢六君子那百天,看看直接对皇权去了,所以它才失败的,怕啊!

  无论你改革多么成功给个真实好处也可以啊,是给老百姓,不是说你们子弟,也不是猴子类的星系,你发我一月的饷银,那应该比过去买更多东西才好啊,一月500大钱,羊肉20一斤,买几斤?以前24块,羊肉只是8分,几斤?房子一平米一千二,买个100的多少钱?要苦多少年,何况这房价是芝麻开花年年高!经济学家又说了,看经济增长不是你那么算的,那么说的。

  操啥心啊,我只管好我自己就可以了,管啥鸟道德,我只管我开心就可以。

  带着大艺来到了固原,去了她的养父家,支宁的知识分子,北京人。不生养的老俩口,”小艺啊,找到你妹妹了吗?“老头笑着问,带着北京口味,看看这房子,在当时当地还算好的,”爸、妈你们跟我下去住吧,“大艺没有回答他,我掏出来两万块钱说:”我是他男朋友的哥,“说着我把钱给放在炕桌上,又坐回来方桌,”这是干嘛?“大艺也让我这突然的举动搞懵了,一会才说:”拿上吧,女儿不比儿子差,“她也怕惹的哭起来,说:”我们还要去找人,“我一下反应过来快嘴问到:”叔叔,你教过去皮军,皮英的两个孩子吗?“”哈哈,算问对人来,皮军,在前面那个小队,皮英就在这,我带你去,“老头带着过去敲开了门,”赵老师,请进来,“一个农村女人,看上去快四十了,不会是弄错了吧,不是说是32吗?”你家来客了,“又退后面对我说:”你们进去吗?我回去了,“老人走了。

  三个孩子,怎么都在家啊?”我笑着看着她说:“你是皮海的丫头吗?”她惊讶地看着我,激动地说:“是啊,我爸爸怎么了?”

  “没事,托我过来看看你们兄妹两个,”我一看高兴地说,“我哥那就不用去了,他好就好,”我看着她有点担心的样子说:“没事,我去看看,让孩子一起去吧,我请你们在外面吃,”她很勉强地出来了,孩子们倒是笑着,大的拉着小的跑在我们前面,十五六的孩子怎么在家里?

  “哥,哥”“舅,舅,“孩子也随妈喊着,一对四十岁的夫妻出来了,”大,有消息了,大的朋友来了,“男的也没有那么抵触,让我们进去了,”大哥,我是皮叔的朋友,他托我来看你们兄妹了,“”我们没啥,他还好吧,“我一听有门,又开起来火车,”好啊,现在他可是我们的大厨师,有钱了,“说着我拿过来包,拿出来五万的两扎放在桌上说”皮叔说你们一人一份,“”我不要,都给英子吧,“大男人快哭了,”哥,你想干嘛啊,“”大哥,事情已经过去这些年了,对与错已经没意思了,你们也该想想他一个人在外面的心酸了,天天躲在旮旯角哭,一喝酒就说军原谅大啊,军,“我的哀伤语气真是起了作用,一下兄妹两人大哭起来,把几个孩子吓坏了,”好了,我就是你的教训,我与父母倔的生气不说话,等我回去找他们的时候,两个老人都死了,“小艺又加了一把火,”不行,我要下去接大,你不管,我给他养老“英子大声哭着说,抽泣的男人也说:”我也去,“”你们还是打算下,去了就不回来了吧,皮叔给你们找工作,给你们买房子,“”妹妹可以不回来,我们得回来吧,“嫂子开口了,”你们这样吧,去那先住下,不好了再回来,逢年过节的去就可以了,“军子看着老婆说:”行的。“这一趟的成绩太大了,带回来了21个人,就一个没大亲人了,又带了两个小亲人。胡日鬼家里还不认。

  我让两人开车过来在公路上见面,把皮军兄弟9人送回去了,又给小凤打了电话留2套房子不要租了,过去接皮叔家人。

  下午我们到了隆德,胡日鬼在隧道口等着,一起到了他家门口,“你家现在谁反对的厉害,”“老爹了,”胡日鬼不高兴地说,妈的,老子用钱砸你这个老顽固,“好了去给我定宾馆,明天让你进去,不成功,虎哥喝你嘘嘘,”胡日鬼不相信地看着我,我拿着我部队证件,去了公安局,“我是来感谢你们县的胡天贵,救了我女朋友,”说完我把我的军人证递给了他,妈的,老子是中校,他看完以后问到:“林中校,我们后面安排,”我笑着说:“不要你们安排什么,只是要你们的锦旗与公安局的见义勇为红本就可以,奖励东西我个人出,”

  他一笑抽了一个锦旗给我,拉开抽屉拿了本来写了个名字,给了一个戳,笑着递给了我,“谢谢你了,”说完要走,我又赶快掏出来中华烟扔给他说:“敲锣打鼓的去那找,”他一笑说:“我去给你找,一百,”我笑着递给他一张红版,路过电器商店,我笑着又把锦旗递给了大艺,进去买了一台42的超薄电视机,红字:赠胡天贵英雄!让随着打鼓的送来,一下惊了这里的人,在他家门口打的那个有力量啊,“我是部队的,这是我女朋友,你儿子回来救了她,这是公安局给的,”说完我把红本递给了老头“他人还没回来吗?”老头那个笑啊,高兴的样子,“他出去了,”

  “他回来了让他去公安局与我联系,我把他带到部队去,我这也忙就走了,”我笑着与小艺出来,上车走了。

  “这人肯定是个大官,看人开的车,”“老胡啊,你有福啊,”幸福的老头笑着,乐着。

  ☆,酷匠@^网mU正版‘首发

  “明天回去吧,你爹明天请你吃肉了,”回到宾馆来,胡日鬼等的着急的抓狂,听见这话,不相信地看着我,“虎哥,没事啊,你直接说可不要忽悠我啊,”

  “妈的,你明天回去就可以了,”我想骂他又忍了,“好了,回去睡觉了,”胡日鬼疑惑的回自己房间了。

  “没见过你这么能瞎掰的,胡逞的,你应该叫胡日鬼才对,”沉默一路的大艺开口了,“是啊,他爹不就是要个好名声啊,给他不对吗?”我纳闷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事情做的哪又碰到她的不乐意了,“没说这事,说我家的事哪?”听她的话我一下没反应过来,“那钱我后面还你,”她一路没说话在想这啊,我一下笑了,“不要你还,也不要你做啥事,算是我给革命青年的青春补偿小费,”我看见了她的愤怒,“不许你这么侮辱人,”

  妈的,我这是侮辱吗?想啥那?难道他们的青春没有损失吗?那破烂不堪的地方,浪费了他们的知识与青春啊,看看那地方的这些人,现在还有不去学校的孩子,他们的观念是能改变的吗?就是能改变也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做到的,如果国家重视,早把扫地的大学生安排去了。就你这样的人,不是一样不在那个破地方待吗?

  “他们是纯粹的无私奉献者,他们就是一根火柴,照亮一点是一点,你个流氓知道啥?”激动的口气让我好笑,至于吗?

  “鸿鹄焉知麻雀之志,”她一下噗嗤又笑了,妈的笑了还翻我干嘛,“我洗澡不要偷看,”进卫生间了,鸟样,你有啥好看的,看猴子也比看你开心,我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个小时了裹着浴巾出来了,妈的洗啥啊,这长时间,浪费水,“你不洗澡吗?”本来想洗也不洗了。

  “我给山区人民节约一点水吧,”

  “不洗,你晚上不要碰我,”妈的,你以为你是谁啊,老子巴不得了,也许是这话与这心理吧,也许我们都是希望对方骚扰对方,晚上看的电视,也不知道啥时候睡着了。

  胡日鬼回家了,没几天就结婚了,也是第一个离开虎园的人。

  随着虎园的人有说好的也有骂的,让及时雨对这些兄弟面前,大大赞扬一番以后,等到春节,虎园也就剩下二十几号人了,五郎最不满意,也反对这些人回家不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