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生存的空虚」

  酷!J匠{o网首发A?

  我们这些少年犯,心理上基本都是扭曲的,在我这的50个人起码就是。当初的犯罪,我们是被动的去帮忙而犯罪,被我们打死、伤的才是真正的施暴者,在平等的法律面前,我们又成了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

  当初这些人,无论打死、打残那些人,至今他们也认为是应该的,无论这死的残的是别人还是自己的父亲,后爹、妈,他们没有后悔过去,他们羡慕我有个通情达理的爸爸,他们中间一部分都会说:我爹是个老混蛋,王八蛋。在那个时代,只是要求孩子们乖与孝,没有要求父亲慈的,我爹打我是因为我的淘气造成的,他们的爹只是喝醉没由头的暴打,只是听到后妈的挑唆,就可以一天挨几顿暴打。

  小的时候只是因为我小,虽然有愤怒也只好随着眼泪流进肚子去了,畜生的耳朵就让给揪扯了,他爸爸看见血还是打着,还是不让哭,他后妈还是一样无动于衷。小尕子的胳膊一直是弯的,怎么伸都是一样,看做广播操的警察说他故意捣蛋,单做,还是伸不展,专门上去给他搬的校正,我们才知道了,是他爸爸扭错位,又给自己接回来了。说起来每一个人的犯罪实事,那都是一次折磨与屠杀,每一个人都是极力隐藏着那与心在共同颤抖的仇恨。无论是冤还是应该,我们都认了,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传统观念。

  只是这社会把我们抛弃了,虽然我们现在风生水起的热闹,可是我们心里的阴影是永远在监狱里面,在那残忍的搏斗里面,十五六岁就做上了屠夫事情,第一次看见了血淋淋,不害怕是假的,不揪心也是假的,不后悔更是假的。可是无论是政府还是教育家,谁去抚慰过我们的心里,在监狱里面用筷子自杀的事情几起,让政府头疼的开始换成了,我们这些犯人特殊的纸叉子,不用洗,不用拿回去,这样的投资都可以,为什么就弄不来几个老师,给我们讲的开导下。也不知道这政府判你几年徒刑是何目的,如果只是威震鼠辈,怎奈绿林好汉层出不穷,枪毙了不少,还有警察与犯罪。既然要有威震,那么你就严肃一点,重典重裁,通通死啦死啦,这样对谁都好,威震社会了,政府不用再扩监狱了,流氓也没啥精神痛苦了,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呢?

  既然是劳改,那得让从心里去改变吧,不只是你嘴上的仁爱,却用着最廉价的劳动力。你改造我了,给我吃的没猪好,让我起的比鸡早,让我干的比牛多,让我比马还累,让我比驴还苦。让改造的思想没啥改变,本事大了,需要我上墙那我就是壁虎,需要我入地,那我就是土行孙,撅地鼠,需要我下水,那就是翻江鼠,不用我的时候,最可气的是你要我披上一张羊皮,还是母、羯羊皮,绝不可以用骚唬皮。

  监狱里面的男人就是羯羊,只可以听话,不能惹事。

  畜生也突然的想起来他的混蛋爹了,他在想着与谁一样,只是这隔阂永远存在,有家回不去,他那异母的妹妹还好吗?多少年了,他忍受着亲情的摧残,他又多么渴望着父亲,能笑着拍怕他的脑袋,他也无颜以对亲人。只是靠着忙来忘记这些事情,只是靠着酒精麻痹自己。这也算是屈从感情了吧?是否也算带上了人生的枷锁,只是这枷锁太重,也让人太容易累,更容易让这些没疼少爱的少年犯更希望有亲情,那怕就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丁点就够了,没有了亲情,也更容易让他绝望,犹如会爬的孩子,看见了山崩地裂,只是眼睁睁的等待死亡。

  变好了也变老了,

  努力的蠕动,

  只为吃更多的土;

  渴望有锹、有刀,

  将我分几段,再生。

  变老了也变残了,

  吃不完也走不出的土窝,

  乏味,

  让炸雷来化我为:粪土!

  他想起来了虎哥监狱里面的‘蚯蚓’,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锹、有刀,将我分几段,再生的含义,也感受到了吃不完也走不出的土窝的意境,他也开始盼望这个春天的炸雷,自己现在真是变好了,也老了,也残了,他也多么希望自己还能够重生,只是他不想做粪土,他还想回去那个家,虽然有虐待他的家。他更希望能带着此时的成绩,让天上的妈妈看见,“妈妈呀,儿今天再叫你一声妈!”没有看见畜生哭的,今天的畜生却是泪如雨下,不是后悔,只是想他的妈,酒精一样可以让人迅速膨胀,也可以让一个人迅速回到真实上。

  自杀是可耻行为,可是自杀又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去面对死亡。畜生仿佛看见了天上的妈妈在向他招手,他一下愤怒起来,难道这十几年,我的妈妈一直就这么飘着看着我吗?小时候就让你生气,天天与酒鬼吵架,置你老早逝,现在我都这么大了,已经出狱了,你老还是牵挂着不放心,不去投胎轮回,还在操心我,“妈啊,儿不孝啊,让你做了孤魂野鬼,”歇斯底里的吼着,“不是我愿意离开你,亲爱的妈妈,只恨那可恶的社会,将母子俩分离,”又唱起来了流浪歌,不时的暴打着自己的胸脯,“我应该怎么去让你老安心啊,妈!”他又想起来了他那小妹,除了妈以外,唯一给过他一点点亲情的小孩子,“哥,接馒头。”

  我也回来了,真是胜利大逃亡的喜悦感觉,破车进去沙漠就没的玩了,只好停在门口,妈的人都跑哪了,今年咱也该给你们换车了,不是又在投影厅吧,看见楼上有人走,就走了过去,“凯子,人都跑哪了,”凯子笑着说:”五哥在投影厅,六哥在这喝酒,“六子出来了,”虎哥,上来喝酒啊!“”怎么你们分帮了?“我笑着说,他们几个下来,”没有啊,那些都是不喜欢酒的,追着看刘德华的片子,“”怎么季哥,也没有给你们搞个啥活动啊?“我问,”他现在天天与干哥在一起研究车那,“六子笑着说,”去弄个足球来踢,叫五郎,畜生都出来,“六子看着我说:”没地方啊,沙漠足球啊,踢死了,“”妈的,咋没地方啊,我那棚里踢,“我看着他厉声说,”那现在是车库,“我一听说:”全开出来,给我挪地方,”

  所有人都到了大棚,大裤裆也到了,只是及时雨与干头不在,在里面他两人就不参与这些,也没理。

  “你们两个带队比赛,输了给钱买运动服,”“好了,开始报数,单上一步,双退一步,”我看了一下,怎么没有畜生,两个队伍分出来了,五郎说:”银行去找畜生去,“又看看六子说:“我们猜单、双,要人吧?”

  “行了,你单我双,准备开始吧”六子笑着说,两个人选好了人,摆好了门,画了中线。

  “虎子,这要限制踢法,这可不是土、沙地,”大裤裆提醒了我,大声喊着:“禁止铲球,抢球看着,安全第一,”

  “虎哥,”银行哭着,拿着一张血纸给了我,哭你大的头,我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来,虎哥,季哥,各位好兄弟,对不起了我先走一步。

  我也感受到虎哥,渴望有锹、有刀,将我分几段,再生。变老了也变残了,吃不完也走不出的土窝,炸雷重生。我这逆子,小时就让母亲不安心,现在出来了我的母亲还是牵挂着我不肯投胎,虎哥,快快葬我,给把虎头刀,我要去与判官拼命,以博得母亲的轮回。另外托虎哥探家中异母小妹以善待,我的银行卡在枕头里面,七万,都给我小妹,储小艺。兄弟磕拜虎哥,拜众兄弟。

  我一下愤怒起来,”去给我叫及时雨,妈的,你们这都是啥求毛病“,话音刚落,及时雨与干头,已经吊个脸站哪,”打电话报警,挖坑埋这杂碎东西,“大裤裆一把搂住我走了,我已经忍不住眼泪流淌了,”我去看看他,银行,“我疯了一般的喊着,银行跑了过来,及时雨,干头也过来了,几个人把我架起来,拖进去了碉堡,及时雨走了,我说着:”给我去买炮,给我炸,替这畜生炸开条路,每个人给我做大刀片子烧给,给老子砍的这些小鬼让开,“银行出去了,我看着我哪纸箱,”干哥,你出去再找几个纸箱,我们做大炮给这畜生带上,“干头出去了。

  警察来了,做完了正常的拍照,现场认定自杀,走了。

  我做好了红衣大炮抱着出来了,拿着我的虎头刀出来了,不约而同的都是红衣大炮,不知道谁的主意给放的国际歌。鞭炮开始响了,一直炸响到墓地,兄弟们慢慢放下,两响炮五十、五十的一起放着,我走到他的灵前,”兄弟带上虎哥的刀去,谁挡你路,你砍谁,带上虎哥指纹,去直接找那些死去的兄弟与你同仇敌忾,“说完我把刀放在左手大拇指,剔去了指腹,”虎哥,“五郎,六子喊着过来已经晚了,大裤裆好像早有准备一样,掏出来药,给我止血包了起来,”兄弟们,你们有啥想不开的就去找季哥,干哥的麻烦去,与他们聊聊天你们就好了,别学这杂种,虎哥就十指,不够给你们陪葬的,鬼、魔让路,各神大仙给我兄弟引路!“大吼着埋葬了,开始烧着,我的一个傻比兄弟就这么没了。

  我的这一举动马上在社会上敞开的给神话了,割指陪葬,一下把我推上了黑帮大哥的楷模,陕、甘、青海、内蒙、西藏的黑帮与我们建立的联系更多了,只是我也没心去理这些,我要去找畜生的家人。

  黑道找人太简单了,比电视广告有用,尿刚电话打来说:”两个人一个是在工业园的会计,今年刚22,另外一个19岁,宁大学生,“听见了这消息,也不由的给了一点安慰,随着去了工业园一家绒业,找到了这个褚小艺,虽然是冬天,依然婀娜多姿的靓丽,戴个小眼镜又给添了一点文气,给人高傲的感觉。

  我笑着说:“你好,我是在找与你同名的一个小姑娘,请谅解,”

  她抿嘴一笑,“啥时代了,还用你们那时代的老词调啊,”听见这话我也让酸的尴尬了,“你有哥吗?在干嘛?”

  “有啊,只是他离家出走多年了,”她的语气让我不舒服,“是离家出走还是与警察有关系,”我也不敢说监狱,委婉地问着,“啥人啊,你啥意思啊,不要耽误我时间了,直接说,”有点生气了,“与你同名的哥哥是少年犯,才出来,”我也不在客气的直接说了,她上下看看我,“你是啊?”

  “我不是,只是他的哥,给帮忙的,”我看着她有点忍耐不住了,直接一句话,是,不是的回答就完了,“哈哈,活着的雷哥啊,你也是少年犯吗?”挑事的语气,妈的换成了男人,爹打死你,“你是还是不是,”

  她笑着说:“我不知道,我哥哥离家出走,后面我不知道,”回答的让人真是哭笑不得,我压着气说:“你父母还好吧,”

  她还是笑着说:“老爹上去找太阳神去了,老妈去找阎王爷了,”我听这话,也像是,“你结婚了吗?在哪住?”

  “待嫁,单位有宿舍,”她还是笑着说,"有了对象,准备结婚的时候给我电话,"说完我给了她一纸片,她还是双手接了过去,说“怎么?给我办嫁妆吗?怎么不是小马哥?”

  我也无奈的一笑,“好了不打扰你了,你忙吧?”我也想急于结束这次谈话,“我不忙,带我去兜风吧?”她笑着说,我笑着说:“对不起,我还要去找另外一个你,”

  “那带我一起去啊,我也想认识与我同名的,”她还是笑着说,“等你那天休息了,我接你专门去兜风,”我一笑上了车,她也上了车,不是生气是惊讶,妈的,女人不喜欢色吗?吓唬吓唬她,我色迷迷地看着她,也开始动手动脚了,“干嘛啊,开门下去了,”我笑着开车跑了,妈的,这都是啥人啊,不要吧贴着来,要你了又耍姿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