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膨胀后的空虚」

  看着这些来首饰店的顾客,无论是消费者还是潜在消费者,每个人都是那么紧张与匆忙,都是急于赶时间上飞机一样,这些消费者只是来完成任务吧,不是啥的悠闲购物,没有看见他们的享受。

  只是看见一个小警花,游荡在化妆品与首饰柜台,看着我上次买给小惠的那款戒指,又让我一下想到了小惠,小付,往事犹如昨天,历历在目,对话句句清晰。小惠戴到戒指的高兴样子,”看啥,拿出身份证,“拽着我喊着说,霸气的让我一下回到了监狱,本能地掏着口袋,”这是我们老板,“小明向警察说,”啥老板,有这么看人的吗?“我才反应过来是在首饰店,看着这个小警花,我的报复心理一下强烈强烈,我们这些人,走到哪是最先看的是监控,我早已经知道了这个监控的死角,我笑着对她说:“对不起,”监控可以看见我的口型,我一转身的时候,手也摸到了她的上下两个点,我身体也转了过来,她抬手就是一耳光,打的旁边人都围了过来,“你个老流氓,”我笑着小声说:“已经不是处女了,没味、没劲,”又是一耳光,我赶快走到柜台,伸手拿过来那戒指给她说:“惹不起你们警察,送你赶快走吧,”这一屎盆子给扣的,一下人们纷纷开始谴责了,小警花气疯了,扔了戒指盒子,打了电话,保安也围了上来,一会110也进来了,一会小鲁与小凡也从商场溜达回来了,两个协警上来就抓住我的手要给戴手铐,一个老一点的说:“别上手铐,”有警号的警察,“林小虎,你在这干嘛?”旁边的两个协警一听,马上退回去了,那个小警花也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我给他递了一根烟,我点着吸了一口说:“我来看看现在的人民警察,敲诈,殴打个体户的,这是我的小店,”虽然商场不让抽烟,我还是抽了,我今天也是想挑事,“小虎,你现在也是有身份的人,不至于与小丫头较真吧,”他一边说一边让110的人全部出去了,也让围观看热闹的人散开了,“报告政府,不是我较真,是你这同志与我过不去,”小警花马上说:“你调戏我,”

  我笑着看着那个警察说:“看看是她打了我,扔我的东西,还这么诽谤我,”

  “本来就是吗?”小警花又委屈地给那个警察说,“你闭嘴,给赔礼道歉,”还是老江湖厉害,明知道里面没那么简单,还这么说了。妈的,我让你穿上这身黑服耀武扬威,老子砸了你的饭碗,就调戏你了,给老子拿个证据来看看,躺下让老子舒服了还可能饶你。

  “小虎,她只是才来的新人,放一码过去算了,”那个男人瞪着那小警花,客气地与我说着,“队长你干嘛包庇这个老流氓啊,我要告他,”小警花也根本没有理解那个队长的良苦用心,一味的坚持着,“看吧,”我笑着两手指掐灭了烟头,给队长躬了一下身说:“那我等法院传票,半月之内没音,那你就等我告你敲诈、饶民、诽谤、随意殴打他人身体等等,”两指拣起来那戒指,打开放进去手里的烟头,放进了一个柜角,“对不起,不抓我就先告辞了,”笑着带着小凡出去了。

  “你不要走,”小警花还指着我大声说,让队长给拉到商场监控室了,“小孩子家家的懂个毛皮啊,那是做了十几年的人,不是一般人,看看监控你就知道你的麻烦有多大了,”说着调着可以拍到的监控,几个人看着,只是看见她打人,扔戒指,那个角也看不见有人调戏她。

  “他如果起诉你,那么你就不要在警察队伍里面待了不说,你还要进去与陪钱,”小警花也知道后面等待她的是什么,她委屈而又无奈地看着队长,“我一会给他们那边局长打个电话,约下时间,你去请着吃顿饭吧,”

  “队长那样能行吗?”小警花担心地说,“也没啥好办法了,”队长拍了一下她先出去了,小警花郁闷、委屈极了,去求下面的那个女人看看,心里想着,快步去了首饰柜台,“姐你帮忙给虎哥说下,我请他吃饭赔礼道歉,”小警花哀求着鲁燕,“我的话不一定有用,”鲁燕知道她的委屈,也知道她现在多么希望有人帮她忙,就是没用的帮忙也可以让她好过一点,不至于那么沮丧,”虎哥,在哪?“鲁燕打过去电话问道,”刚进屋啊,怎么了?“”没事啊,我过去给你们做饭,小梅姐那吗?我去给你做麻辣鱼,“挂了电话,看着小警花说:”你叫什么?“小警花高兴地说:“姚雅,”鲁燕看着她说:“你不是处女了吧,”她摇摇头,“怎么?”

  “想一下解决就用你的身体最简单,”鲁燕看着她,惊讶的眼睛,“怎么这个老流氓你看不上啊,”她点点头,“只是你职业问题吧,你自己看,如果愿意,我与那个姐姐负责灌醉他,后面你再上去,第二天就没事了,”

  “哪如果不同意咋办,“”姚雅问道,鲁燕一笑”我直接带你上去,你们谈了,“”哪还是先去谈吧,“姚雅看着她说,”你自己看吧,如果一下谈不成,他看见我带你去的,估计你这十五天,就没有再见他面的机会了,他清醒的时候也不会要你,如果做了,那样你还可能是白做,他不会善待你,“姚雅听完这话,犹豫了,她也有点害怕,”他不会虐待吧,”

  鲁燕一下笑了起来,“如果那样,他身边不会有女人了。”

  虎园的大萧条又开始了,无聊的人们无所事事的喝着酒,出去干活的只是不到二十人,天天就是投影厅,喝酒。

  &最新$…章p_节\|上酷!&匠网i

  待在碉堡里面好像也没啥事情,现在宿舍搂盖起来了,两人一间的全部聚集起来了,卫生间也方便了,杜干也给粪坑带上了盖,一个沼气池就成功了,基本可以用沼气做饭、取暖了,也让牛、羊、鸡粪扔进去,快乐的虎园,也让这些人开始空虚了。

  “虎哥,给你介绍下这是雅妹,”鲁燕进来就笑着说,我在看在新闻,也没有去细看,只是一笑,‘嗯’了一声,继续看着,三人窝到厨房去了,只是听见喳叽声,也没去理会。

  一会鲁燕与小凡端着鱼与两个凉菜出来了,“我们吃、喝,小雅给我们再做几个小菜,”两个人又拿出来了那瓶子桑葚酒,三人开喝了。

  小雅在厨房里面,只是站着,她那会做菜啊,只是一个委屈地吃着,等着,恨着,恨的牙痒。她要让今天的付出有十倍的代价来还,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臭流氓,等着老娘后面玩你,玩的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的,好好出我这口恶气,她也想好了,扔了避孕药,她平静了。

  “虎哥,没酒了,还喝吗?”小凡笑着说,“喝啊,小柜里还有酒,”今天只是喝多了,“好,上床喝吧,”鲁燕笑着,看看小凡,两个人夹着就给弄到床上了,给扒光了衣服,“该你了,我们走了,“两人说完就出去了。

  小雅平静的出来,脱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她感觉到了他的阳件的硬度,妈的我应该掐死你。

  我摸着她的蒙古包,”怎么你的奶子变样子了,“睁着眼睛看着,妈的,怎么一会是小梅,一会是小付啊,我摇着头,想看清楚。小雅知道,她这个十六岁就初偿禁果的女孩子,一番云雨过去,他就睡得跟猪一样了,她马上握着,揉着,亲吻起来那满嘴的酒味了,只是这味不是她那时候偿到的恶心,酸甜酒味混在一起的一点心旷神怡,她也马上进入了状态,这男人与她接触的男人真是不一样,慢又紧急,抽插的让她忘记了仇恨,都是男人,他怎么可以这么长的时间,她感觉到了他的疯狂,怎么还可以这么硬,还在抽插,还是那么挺,他的女人多,是因为这上的幸福吗?又来了,让她膨胀的抓狂,这就是双黄蛋吗?

  “你说我们这是在帮忙还是在害她,”鲁燕问道,小凡笑着说:“没见过咱倆这傻比的,自己都还没谱倒把机会给了别人,“”说啥哪?我怎么感觉我在害她,“鲁燕忧心忡忡地说,”你更傻,咱不是帮忙,不要工作了还得去做牢啊,你就盼望着虎哥稀里糊涂的干了她吧,“小凡笑着说,”也该考虑我们自己了,“”不急,小青都没急,我们更不用急了,迟早会得到的,“鲁燕笑着说,只是一句宽心话罢了。

  早上醒来,看着这陌生的身体,我伸手去搬、摇,心里在想着谁啊,”我渴,去给我拿水,“我的话声刚落,”我也渴的等你给我拿,“这婆娘直接顶回去,让我哑口无言,我打了一下她屁股,下去了,她又拉的裹严了,我喝着过来递在她脑袋一边说:”喝吧贼婆娘,“喝完了我又推了一下她:”不去做早点吗?“”我不会,“干脆的回答,妈的,你个吃货,”好啊,今天两个吃货遇到一起了,挨饿吧,“”我不怕,反正我习惯早上不吃,“听见这话,气的我又上去了,挨着那冰滑肌肤,”怎么你还能行啊,“妈的,说啥笑话,以为我阳痿啊,我搬了过来,咱这么面熟啊,我又在努力的想着,”我已经成了你的人了,咱待我啊?“”你想咋样就咋样了,“一场战斗又开始了,电话又响了,爬在她身上接了,”喂,小虎啊,我为朋友的孩子给你说声对不起,放过哪个小女孩吧,“一下让我思维清晰了,应着,好说,好说,挂了电话,我也一下不动了,我才想起来这是那个小警花,我没有了曾经的梦想,没有了曾经设计过冲动与喜悦,猫与老鼠,现在老鼠只是带着欲望去干猫,没有仇恨。这欲望里面还多少带有一点爱的纠缠,没有把她当猫的去干。稀里糊涂的裤子一提,该干嘛干嘛,这是知道了,倒没有仇恨了,她好像知道了一样,抖着、晃着,我也没有了激情,结束了,妈的本来就该让老子满意的快乐没有了,我坐在了一边,小雅又起来坐在我腿上,抱着我,只是不知道,这仇恨还以何种方式进行下去,继续做下去我一点仇恨,都没有办法去想去报复,以报复的心去干,我现在又没有了那仇恨的感觉,妈的,又进去了,激动、冲动,只是没有仇恨了。

  ”说吧,以后怎么待我,“那电话她是绝对听见了里面说啥,还装个鸟的怎么待你,”你娶我吧,“我惊讶地看着她,”想啥哪?我有老婆,“”那你离婚啊,“我听到这笑着说:”好啊,你等着,“妈的等我死了再说吧,赤裸着去了卫生间,一会听见水声,我赶快穿上了衣服,跑吧,我也不砸你饭碗了,”来给我搓背,“我听见了马上说:”等一会我上完卫生间,“逃跑到了别墅,换了小梅的莲花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