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交易的人」

  小凤也怀孕了,回去与她爸爸一起住去了,几个月的接触,我们之间的抵触情绪都没有了,她也很少再用流氓字眼说我了,我也不用粗口对她了,这一交易好像我们都是背景满意,前面她那些固执与刻薄的话也没有了,多出来的就是农村女孩子的体贴,只是看的人小,做起来事情倒比一些大人还让我放心,温柔一方面表现出来,倒也不觉得她小了。

  我又背着她给了她爹那张十万的卡,让去买家具、家电,给两个双胞胎买衣服,给老婆看病。福祸所依,这一灾难带给他们的是看的见的好处,带给我的看见的只是一个娇妻,看不见的却是隐藏的福气。

  “小子,在哪,”老蒋的电话,“哈哈,我在墓地,你老在哪?”我笑着问,“带我女儿来银川吧,国际大酒店”他的高兴不是我的问题,也不是因为她女儿,“我笑着答应着,也去了游泳池哪,小凡还在与小萍在钓鱼,攀岩墙已经做起来了,我走到她们跟前说:”怎么季哥不在?“小萍笑着说:”看书,怕冻,“妈的,他又怕冻了,”小凡快走吧,别在给人当灯泡用了,“我笑着说,小凡也一下反应过来说:”我说嘛,我这一来他就去看书去了,“小萍打着她,”跟上虎哥不学好。“我搂着小凡说:”带你去见个人,“几个月的时间我们现在处的已经没有尴尬了,她笑着说:”得了吧,我早知道见我爸去,他最近一直就在这,“到了国际大酒店,找到房子进去了,”来小子,“又看看女儿,”告诉你们个好消息,绒线厂让我七百八十万买来了,“我一听,这是啥几吧的改革啊,二千万的资产就这么贱的给买了,亏损的企业你去买也可以,这让腐败搞垮的企业,革工人的命还要喊是成绩,既然改革,你就不要政府来插手,一切给企业自己解决,领导重新选,计划重新做。这样改革的让腐败更腐败,有钱的更有钱,这样的高歌也敢对世界唱,难怪美国鬼子与你做对,不只是援朝战争吧?如果老美记仇,他们与日本鬼子就硫磺岛一战就够他记的,以至于老美要用原子弹,这样的仇恨他都把钓鱼岛交给日本人去管,也没看见原子弹在朝鲜落下。

  “我与你合作,怎么样小子?”他笑着说,我根本不明白这里面怎么合作,老头从包里面掏出来一个小绿本,扔给我,我一开是离婚证,妈的你离婚与我有毛的关系,心里想着,打开一看,又看看小凡,她还是笑着,“我早要离婚了,是他不让,死挡着害我拖了几年,是你的几个老婆改变了他的观念,”

  “我打算投资一个亿,搞个高挡小区,你出三千万,后面我们利润平开,”听见他的话,郁闷死了,妈的有那么多钱了,你怎么花完啊,还大老远的跑到宁夏来了,“不过,孩子得姓蒋啊,”啥,啥孩子?我看看小凡,我才明白了,这还是交易,“你饶了我吧,那天惹到你了,你从美国雇个杀手把我就搞翘了,”我开玩笑地说,“你们两人的事情我不参与,只是说我们的事,”说着他拿出来合同递给我,大概看了下,基本都是维护我这乙方利益,拿笔就签约了。

  老头笑着说:“这是二百万,你拿着去给她买套房子,”说完,又拿出来一串木头珠子带我手上说:“好了,你们去玩吧,我该好好睡觉了”

  带着小凡出来,想着小付塑料袋里面的东西,好像看见了卖房子发票,打开车扶手箱子,拿出来塑料袋拉开,两张别墅发票,其他手续与钥匙,想下应该还在小梅哪,就直接去了。

  进去屋里只是多了一张小梅的照片,小卧室里多了一张我与小梅的合影,哪来的这张照片,没有照过,怎么会有照片?看了看,郝老头可能还是要我过去吧。一边想着,一边去找钥匙与房产证,好像还有一把车钥匙,”明天去看房子吧,“我拿着房产证与钥匙看着小凡说,”这不是挺好吗?“她看着这房子,心里是满心欢喜地说。

  我拉着她去了别墅,三层小楼,有车库、有院子、有田,打开车库一看,有辆红色跑车,”宁夏这地方真是好,人少房价低,路还宽,气候温差又大,夏天都可以睡个好觉,我喜欢这,难怪我老爸说这好,“”你看看怎么装修吧,“我看着她说,”我们去看看另外那套,“又去找另外那房子,那用找,就在后面,一样的布局,我把她爸给的银行卡与钥匙、房产证递她手上说:”你去物业联系装修,我去看小梅父母,“”你去忙你的,完了来这接我,“她笑着推我出去了,我也与小梅老爸约的回大房子见面了。

  ”来坐下,小虎,“他早已经到了,看我进来笑着说,我过去坐下看着他,”小梅的妈,还不知道,我这丫头也忙也疯,一年不回家的事,也是让她习惯了,总是唠叨丫头弄成了这样,“说着他拿出来一个手机卡又说”这是隐藏号码的,设置好的自动应答模式,只是要你抽空回去看看,帮忙撒谎,抽时间给打个电话,一年有那么两三次就够了,“一下我激动了,让这老头感动了,忍着悲伤还要去忽悠老伴,只是怕老伴有个啥事,可怜天下父母心,一样也是可怜天下爱心。

  ”这房子也是你的了,只是这照片不要拿掉,还要这车也是你的,“说着他举起来车钥匙晃了一下,”如果我先死了,替小梅去养她妈吧,“我难过的想哭,”我给你们出钱去旅游吧,“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我这老丈人,”我们去的地方太多了,我们的钱也足够养老了,只是怕这孤寂,“神情恍惚了,站起来笑着又说:”我这也算是与你交易吧?“走了。

  我傻坐在沙发上,呆了。是啊,从一开始我就与小梅在做着交易,她帮着我的流氓队伍扩大,帮在我的资产膨胀,没有泡沫的膨胀,帮着我的实体迅速壮大,才开始喜欢了,才有了一点爱意,却又是阴阳相隔,无限的爱与痛,让我慢慢、细细咀嚼。现在了,我本来就应该去做的事,老人却用房子,车与我做交易,只是给两个电话,只是抽空回去看看,而且还是带有哀求,是我这流氓的样子让他这样的,还是现实生活让他这样?不给我这些我会不做吗?你没有了女儿,我也答应给你养老送终的,还用怀疑吗?还用怕吗?

  每个人给了我无私的爱与奉献,到头来,每个人都是与我做着交易,怕我失承诺吗?小惠跑到美国了,给了我那小公寓,让我照顾一下她哥哥。小青,为了我做了那么多,只是一开始的接触,后面又是像是躲瘟疫一样,我都不知道她上的啥班?既然接受了她们的身体,为什么又在逃避她们,用这行动来证明什么?无辜、高尚。小付为了我做的,给了一千万好像就对得起她了,我连她的身世都没搞明白,何言对得起啊?鲁燕一夜之后没有再联系,依然为了我在为小付经营着首饰店,依然拿着她的工资,利润依然给我打卡上。我一下对自己有了厌恶感,我才是真正的伪君子,现在开始我要爱我的女人,从心里去关心她们,为了她们的爱,我也要用爱去回报,不只是钱,不只是用钱去显示我的阔绰,那样太可耻了,也玷污了爱。

  于是去买了几斤枸杞去了小梅家,看见自己的小胡子,第一次去理发店刮的干干净净,带着淡淡的香去了。

  W酷匠网正^p版`首?发0

  ”姨妈,我是小梅的男朋友,“我笑着说,她看见我好像没有抵触心,上下看看,打量着我说:”还真有男人气,好啊,我这丫头该安心了,“又看看我问道:”你叫啥,做啥工作的,我怎么看的你这么面熟,“我让这话给弄懵了,是啊我已经上了几次新闻了,我该怎么说啊,”我姓林,做建筑的,“我也赶快叉开话题”您老多用下枸杞吧,一下补五脏的好东西,“”呵呵,这些我知道,只是坚持不了,“她笑着说,我看着她好像又有问题了,”我带你出去旅游吧,“”不用,去的地方太多了,人多挤没意思了,小梅最近在干嘛?“老人终于问了,”让我送到美国去学习了,三年你看不见她的,你就把我当儿子使吧,“我笑着说,”你们领结婚证了吗?“老人看着”早领了,不领我哪可能出钱让她去美国学习,“我的微笑与谎话让老人相信了,”哪你以后得改口叫妈了,“老人高兴地笑着”我也不用担心了。“美好只是建立在了谎话上,我这可怜的丈母娘。

  本来对杜干,也是有交易的,只是他不知道罢了,花那么多钱,只是要他感觉到欠我的,这样才可以把他拉到虎园,这个医学院的实习医生就可以为这些兄弟们治疗下小毛病了。大裤裆毕竟已经是过六十的人了,再让他学下大裤裆的中医。

  去了别墅,小凡已经在看着装修等我,钥匙一留我们走了,”快吃饭了,还去哪?“她笑着问,”去首饰店看看,“我说完看着她,她没有说啥低着头,我摸的揪了一下她的脸,"叫个人一起去吃。“去了首饰店,鲁燕在与小明两个服务员聊天,小明看见我了”虎哥,“喊了起来,鲁燕也笑着”来的正好,回家去吃饭吧,“对我说着,看着小凡,”你在店里,一会我给你送过来,“她笑着对小明说着,一起回去了。

  杜干闲的无聊,找到及时雨,说:”你这车改的还是有问题,“及时雨笑着说:”那交个你了,我只管开了,“看着他,”你这开始设计的就是模糊的,在随心所欲的改吧,“杜干笑着说,”是啊,我也不知道,只是在网上看的,基本是抄袭别人的,“及时雨高兴的样子,一点没有羞谦的意思,”带我去看看你网上的东西去,“杜干的话,让及时雨更高兴了,他需要他就是来玩机械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