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报复与复仇」

  五郎来了电话,杜干老妈今天去世了,我让他鼓动墓葬选这,钱随便让他给。

  妈的头还在疼那,小凤已经沏好了茶,我看着小床,没血,心里好像比较安慰了一点,也给公安局打了电话撤诉了,“好了,你任务完成了,回家去,”我看着她说,“还要还你两个孩子,”我真是郁闷到家,烦疯了,“我不要你还了,需要钱就给我电话,这是十万你拿着回家去该干嘛干嘛去,”她看着我说:“我是卖人给你,不是卖贱与贫的,不需要你怜悯,给你们这些人做饭,给两个工资就可以了,”

  “你妈的,傻比货,这多大一点,干你妈的活,滚回家上学去,”我气急败坏地说,“就是这才是流氓样子,小花比我还小,她可以我怎么不可以,我家需要钱,”她倒是很平静地说,“好了,随便你,去给我拿衣服,”她依然没有理我,妈的,你才是流氓,换成男人,老子撕的吃了你。

  及时雨在外面叫着我,问我去杜干家怎么安排,我拿过来钱包,赤裸着站在门口,开了个缝递了出去一张开卡,告诉了密码,“随你去安排吧,这些人多去一点,出多少钱从我的卡里取,”他接过卡,笑着走了。妈的她怎么不把这钱包也给扔出去,“还想干嘛啊,你光着不羞啊?”

  “这有啥羞啊,只是我们两人,”她说着,端着茶杯也过来坐在床上。

  及时雨带着十个人去了,颠簸的土路,太难走了。小村子在灵武与银川之间,这两年才把这个号称‘西伯利亚’的地方给了一点热闹。

  “季哥,老太太是踩到了邻居孩子的气球,摔了一跤,小孩子的妈又指桑骂槐挖苦了一番,前后就三个多月的时间,”及时雨还没说话,“季哥,交给我与畜生吧,”银行拉着畜生说,及时雨看看说:“别动武,”又看着畜生说:“泡妞要有钱,这正好,多取的三万你先拿上,后面回去了与虎子商量完了,看看他的意思?”

  “那女人是干嘛的?”畜生问道,五郎笑着说:“农场小学老师,”

  “好了,那是后面的事,去看干头,”几个人一起过来,给亡者磕头烧纸,及时雨拉过杜干去了一个没人是旮旯角,五郎与这些去了记礼的地方,“姐夫,这是我们这些朋友的,二十五万,”一下让旁边的人,听见的人,都安静了,在这贫困的小地方,这可是天文数字,更何况是白事,也让这姐夫惊讶的不知道是接这卡还是不接,瞬间势利的人们纷纷传开了,他姐姐也过来了,这个卖衣服多年的人也惊讶这些流氓,对这样的数字,她这在市里多少年才能赚到的钱,她也不知道怎么去说,何况也还是弟弟的朋友,“你们都是虎哥的人吗?”五郎笑着说:“我们也都是干头哥的兄弟,你按这单记名字就可以了,卡密是虎哥生日,”说完他又掏出来两万说:“这是监狱政委,市政府与公安局给的,”五郎的这个炸弹,一下就把这家人给抬起来了,“墓地虎哥也给安排好了,出殡那天他带车来,”她姐姐连忙说:“谢谢。”

  酷H匠j网正版L、首发

  “虎子意思就要风风光光的葬了老人,另外也安排你给受孝,”

  “我知道虎子,这次帮我早出来给监狱修路,花了不少钱,我这次要给老人合葬的,”

  “这些不用操心了,你只是告诉他们老爷子的墓就可以了,”

  “那得问我姐姐他们,”

  “好了,去忙你的,我去问。”及时雨说完搂着他去了灵前。

  说是小青是个魔头,不如说小凤是,大无畏的精神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吧,无论你怎么去唬她,都是很平静,“我现在是你的人,随便你处置,”我也疯的生气到不知道怎么对她了,吓唬不倒就哄吧。

  就这小美人,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哄的飘起来,我搂着,摸着她肚皮说:“我们得出去吃饭吧,”

  “还早啊,再说这里面东西,足够我们吃一月了,”她说着,又把腿放在了我腿上了,又冲动的压制不了了,妈的,反正也是开了苞的,又不在乎我这一下,拽了坐我腿上,打滑进不去,放到床上,我站在地下还是很费力的给插了进去,同时我才意识了是我才给开苞,已经晚了,她的两腿钩夹着我,里面热而紧贴的摩擦,好像有个小手指在触碰着我的最尖端,没两分钟就射出去了,夹的我皮也有点疼,罪恶与内疚同时产生,憎恨也随之而来,恨她也恨我,这让我的这些兄弟们,怎么看我这个虎哥?一惯反对奸淫少女的虎哥,今天却给他们做了榜样,也在挑战了我的规矩,如果这些人都要学我,那么这个小城不得安宁了。

  “看见了吗?这是血,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了,”她一边擦着一边说:“现在好了啊,做过来吧,”

  我才认识到这个女孩子,这么有心计的女孩子,也让我有点害怕,有有点欣赏,“现在不要再用看女孩子的眼睛看我了,”

  “你他妈的的真不是东西,这么小,死较真干嘛?后面的路还长着哪,你跟个流氓有啥好的,”我生气地说:“我快能给你当爹了,”

  “我喜欢年龄大的啊,你就是个流氓没文化,汉武帝70岁了与17岁的能当啥?飞虎将军陈纳德,说这些你也不知道,问下我爹在哪?”她转了话题看着我说,打电话一问,已经让送回家了,告诉了她,这场游戏我输给了她,内疚与欣赏下,让我对她倒也有珍惜的心了。

  “我下去找你的时候,看见绒线厂的房子有卖的,你就买下这些人的房子,”她穿好了衣服,看着我出去了,一会抱着衣服进来了,给我穿上了,又端过来茶杯,“我给你换水,”“不用换了,我喝了再添吧,”我看着她说:“你去上学,我出钱,上完了你再回来帮我忙吧,”她没有说话,接过去茶杯又去添水了。

  带着她又去买了几套衣服,鞋,她家人的也给买全了,只是她没有让送回去,一起去看那些旧房子,真是太便宜了,房子不大,一楼带院子一万六,二、三楼一万二,四楼九千,看了一家没盖起来的一楼,才要了一万五,直接给卖了,主人只是为了好卖,都给粉刷了。

  曾经红极一时的国家一级企业,就这么让朱总理给PK了,可怜的这些工人,还没有我们这些出狱的犯人,农民情况好。

  我们这些犯人出来了,一个情况好,就带出来十个,牛B那集了十来个,工资也比这些下岗工人强,何况还自由,没有上下班的时间,疯子哪也一样。这些倒霉的工人,为国出了几十年的力,一年只按不足一千给卖断了工人的生命,给生生推到社会涡轮里了,想出来,除非他的儿子当总理,这些曾经团结的人们,已经散的比沙漠里的沙子散,骂骂咧咧、牢骚满腹地只是抱怨了,这些国企里面的销售人又是一类,劫流企业资金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大小干部,有实权的就开始变卖国产,也富的小溜油了。

  我也知道这些人,基本不还价,不要的家具也给几个钱,这样小凤与她爸爸就做起来这事情了,后面竟然遇上政府大拆迁,一下把这小城市的房子价格给抬了上去,也把这个地方的租金给涨了上去,200到700,也把买卖价格提了起来,一楼成了三万五。这一租就收回来了大半本钱了,她爸爸只是拿5%,她给定的,我也没去管。

  银行与畜生也开始钓那婆娘了,又去找牛B,看二手车了,一红一黑两辆桑塔纳,一个月以后两个人电话就打来了,上钩了。

  一个月以后两个人前后分别骗说是生意用钱,银行拿到了两万,畜生拿到了一万五,等于这个女人给他们买的车,他们只是管饭,管哄带骗,第三月这个女人基本就不回家了,也不是他们打电话,而是她打给他们,还是叉开的约他们。

  我听着这两人说的也好笑,傻比,他们从鲁燕那拿的玉镯子只是一千来块,就是自己去买,也就八千多就可以拿下了,让这两个吹的价值十几万,二十几万,还真相信了,“这缺德的事,做了还当荣耀的夸啊,”小凤不高兴地说,我一把拽了过来,“娘们少插嘴,”我又给了两人两万,说:“冬天到了,你们两个商量,去看看再买个啥的,再给陷深一点,”

  “要知道你们干这事,当初这房子就不租给你,”她狠狠地对着畜生说,“我这也是为民除害啊,”畜生笑着说,我挥了下手让去忙了,这家伙在说不成的事太多了,“已经十一月了,你上学的事,怎么定了?”

  “我就没打算去上,”出去了。

  “小菲喜欢首饰还是衣服啊,”银行抱着杨淑菲说,“当然都喜欢啊,”“小贪心,”银行揪着她奶头笑眯眯地说,“你能养起我吗?”她问,“怎么养不起来?你又不是杨贵妃,”

  “那好,我就不上了,在家伺候你,”

  “好啊,现在开始干你,一会去银川给你去买衣服、首饰。”云雨过后去了鲁燕首饰店。

  四天畜生又约小菲来到了绒线厂他租的房子里,两人又是一场激烈战斗,“宝贝,去给你买件衣服吧,”

  “好啊,我看上了一件皮衣,2200,太贵了,你舍得给我买吗?”杨淑菲嗲声说着“老子没钱,如果老子有钱了,给你买了做衣服的厂,天天让你穿不一样的,”死你妈,麻死你爹了,畜生心里骂着,“真好,”她笑着亲吻下畜生,“我不上班了,你养我吧,”小菲越发嗲了,“好啊,当熊猫的养你,包你白白胖胖的,”潮死你老子了,妈的,不是要回去交差,老子解了你,“我才不要胖那,那样你就不要我了,”小菲的嗲声嗲气,让畜生感觉到真是他妈的浪。

  他们也估计着小菲在学校里面烧的显摆完了,也开始了骚扰,不管她与谁在一起,另外的就给打电话,要她马上到,撒谎让旁边的两人,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也就是学校刚放假,畜生就把小菲约到了出租屋里,两人脱了还没行动,就让银行带着人破门而入了,“银哥你听我解释,”小菲抱着被子,慌张地说,“还解释你妈,在床上这样了还解释,”银行故意生气地说,“你谁啊,想干嘛?”畜生故意装出不认识,大声说,“妈的,我在她身上花了几万块钱了,你说我干嘛?”银行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妈的,老子在她身上也花了几万块钱了,”畜生说着看看小菲,刚才的厌恶感一下又来了,他一把扯到小菲,银行一看,赶快挥手,这些人一下拥着畜生,给扯下床,给穿了衣服,外面警车响起来,110也来了,给穿上衣服,一起带走了。

  两人在派出所装出来感情受骗的样子,都在说着:“妈的,我在她身上花了几万块钱了,”警察做完了两人笔录,放了让回去了。

  小菲只是哭,女警察厉声说着:“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哭,现在才哭啊,说你名字,年龄,职业,家庭情况?”

  给她笔录做完了,女警察说:“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教育学生的,怎么面对你的孩子、老公?你也不知道这人的背景吧,劳改释放犯,你出去也可能有生命危险,拘留7天再看吧,”她点点头,她知道刚才不是银行这些人拉开这畜生,那可能真会干出来畜生事。

  七天出来了,回家又挨了老公一顿暴打辱骂,邻居孩子的’小姐、第三‘者的话,刺激她也受不了,人也没在回来,有的人说她得了精神病,被警察给送进精神病医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