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最新¤!章节;上.酷Z匠\网wG

  第21章混账性格

  小凡也安静下来了,窝着碉堡不出来了,大裤裆怕有事,让我带上出去溜达。

  第二天我带着小凡回银川去了,回了公寓,我突然看见小凡有一点怜悯的同情,突然感觉到她的孤苦伶仃。我自己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困吗?上床上休息去吧,”说着我也躺在了沙发上。

  听见卫生间的水声,听见她出来,听见她拉了两道窗帘,“你不上来吗?”“你睡吧”我闭着眼睛说,“那我关空调了,”我也没接话,多热多冷对于我们这些人,已经没有什么不习惯了。

  对于这次交通事故,不只是失去了四条生命,尤其是哪两个胎儿,小凤心里真是不可能原谅父亲,可是对这个家来说,这个父亲又是那么的伟大,一个农村人进入城市的艰难,她看的清清楚楚,心里一次又一次激动的想出去打工,只是想减轻下父亲的负担。只是为了她可以在城里好好学习,父母却是农村、城市两头跑,五口人的生活全部靠在爸爸那边,只是想在农村人多好干活,只是想要个儿子,超生了,让罚款不说,妈妈也干不了啥活了,只是给我们做饭,回农村去干一点轻松的活。

  一个十七岁的少女,为了那别人眼里卑微的父亲,她依然决定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回来父亲,请求那些流氓抬下手。她可以给那流氓头子生两个孩子,可以做牛当马的伺候那流氓,换回来父亲,她看见了社会太多的不公平,她也不怨社会、法律,她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让这流氓放了父亲,不要再去追究。去了公安局,哀求的让这些人也同情她了,给了及时雨的电话,大概说了下我们的情况。

  骑个自行车一路问到了虎园,也正好遇到小花去找大裤裆,两个苦命女孩子一下就成了朋友,小花笑着说:“小凤姐,你没与虎哥接触过,你不了解,他人特好,只是你爸这次弄的,一下都挺惨的,”说着拉着小凤去找及时雨了,碉堡里面没有,她们就去了石料厂,又去了河坝。

  小凤看着这些人的碉堡,心里也是好奇,扑死的心也就没有了,听到小花她的事,好像不是社会上说的那样。“季大哥,”小花笑着喊了起来,“小花今天没有找的你尕子哥啊,”“啥啊,特意找你的,”说着来着小凤的手说:“这是小凤姐,找你有事,”小花就快嘴的说了小凤家的情况,“我走了,季哥,小凤姐,”“你回去嘴严一点,别瞎说,”小花笑着回头说:“我又不是才来,”走了。

  “小凤姑娘,这事不是啥事,只是这人的弯转不过来,就让判几年吧,我给你家补钱,其他的我帮不了你啥忙,”及时雨看着她说,“我爸爸在我家,不只是钱的事,他不在了,我妈第一个死,”她有点绝望了,但是还是很感激及时雨,"请你帮忙,让我见到虎哥面就可以了,能劝还是能不能转过来,就看我自己了,尽力做了,啥结果我也不内疚了,“”好吧,下午我给他打电话,骗回来你自己去说,“及时雨说完也出去了。她摸揉着自己的乳房,一定拿下你。

  “哈哈,虎哥,怎么睡在沙发上啊,”小梅坏笑着说,我伸手就去抓了,“干嘛啊,虎哥,你怎么可以让我妹妹一个人睡啊,我就那么一个朋友啊,”小付说着拿起来我的手摸在小凡的脸上,“我的房子好好回去住,里面东西不要卖啊,我们在这好开心的,记着回去看别墅,”小梅又哈哈的笑起来,”小凡老公没求事,你给帮忙啊,看你这样成了啥?“她说着就把小凡的胸罩与内裤脱了,只是手一挥,又没有人了,我一下做起来,一头的汗,看着裸睡的小凡,想着梦,奇怪的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会是我自己的事吧,我没有这心啊,我拉条毛巾给盖上了,”热,不要,“说着她蹬开了,一会她又睁开眼睛看着我,轱辘滚到沙发边,伸手抓着我的手说:”走的时候叫我,我不想一个人睡这,“枕着我的手又闭上了眼睛,我想走,现在是走不了,一会我下面开始有反应了,"哎呀,不上来别撩的人难受,”打开了我的手,又在拽着我,我的头扒在床上。

  “小虎啥时候回来啊,我们已经在小凡的游泳池里面玩水了,”及时雨笑着说,这电话真是及时雨,打扰了我的欲望,“好,现在就回去,”挂了电话,我说:“起来洗下,我们出去吃饭,吃完了回去吧,”

  “咋这样啊,尽吹风了,”不高兴地穿着衣服,随便吃了碗拉面就回虎园去了。

  进去虎园,也没有停车,直接穿过了墓区,来到游泳池,怎么小花今天在这,星期天吗?心里想着,到了才看清楚不是,”水里怎么样?“我笑着问及时雨,小凡喊着说:”没准备女人游泳衣吗?“”小凡姐,我现在去给你买去,“银行笑着说,”那你们上来,我要下去玩,“及时雨上来就回去了他的碉堡,这些人也都上来散了,”你看看,“她也没有理我,脱光就下去了,”不行,好像还有一点沙子,“她喊着说,小凤也脱光了,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就下去了,阳光照出来的那身体好像是透的,不大的乳房,有光晕一般。小园屁股,走起来也没啥多余颤抖的肉。妈的,谁家的孩子,我本来想下去,让她给吓回去了。

  我回碉堡去了,本来是想在这好好玩下打水仗,让这两个小女人给搅了,还来个不认识的少女,搞不清楚谁带来的,开门还没进去,就让推了进去,刚才的小姑娘,“小朋友,你走错了,跑我这来干嘛,”

  “虎哥,我可以生孩子,”她的话让我莫名其妙,妈的,你可以生就可以生,跑我这来干嘛,我看着她,不知道对她说什么,我掏出来烟,她马上过来,给我拿出来点着,说:“可怜、可怜我,让我去为你死,”

  “说啥话啊,你说清楚,”我看着这疯狂的女孩子,让我有点恐惧,我看她也就16、7岁到头了,想干嘛?

  “我是这次交通事故板车司机的大女儿,我人来给你做补偿,求虎哥放过我爸爸,我家还有一个妹妹,弟弟,我妈妈也是重病,我爸爸进去了,我妈妈就活不了了,”妈的,现在这些小丫头片子太能喧了,“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我这一下两个女人两个孩子没有了啊,”

  “我可以做你女人啊,可以给你生2个孩子啊,”她打断了我的话,草,想啥哪,忽悠我啊,“怎么做我女人,你一下给我生两个孩子?”

  “是啊,我家有双胞胎基因啊,”说着她解开衣服走了过来,我看着,笑着,摸了一下肚皮,“可惜啊,那两个女人是季哥的,这事我可是没权说的,”小姑娘马上系上了衣服扣,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就走出去了,“唉,咋不让我搞了,”我故意失望地说,哈哈的大笑起来,也该赶快跑了,一会就麻烦了,我快步出去了,我的车钥匙已经不在了,看见了那小奥拓,开着去看园园了。

  小凤翻过沙丘,找到了及时雨,走上去就说:“季哥你看我给你生个孩子可以吗?”及时雨一下笑了,小萍也看着莫名其妙,盯着及时雨,“傻丫头你上虎哥当了,冷静一点吧,如果是我做主就不用教你又是骗他回来了,”及时雨放下书说着,小凤才恨起来自己太冲动了,她又一次失望起来,真是笨死了,居然还可能出来,“这一万你拿上先回家去吧,也不要再追着了,让你爸爸受几天罪吧,后面我给说的看看,”

  “我不要,我只是要我爸爸快出来,”说完她大哭起来,及时雨看下小萍,她也不知道怎么劝这姑娘,“还是让小青来吧,”

  及时雨一下生气了说:“这事情你最好不要瞎操心,我也不知道虎子在瞒谁,让哪个知道都可能让他再发烧的,对她更没好不说,还要影响到你与刚子,”

  “他车钥匙我拿来了,”小凤又笑着说:“我现在还给他,”说着又跑到了碉堡,敲门没反应,小萍也来了,给喊了两声,没人应,小凡也来了,看着两个人,开门进去了,“姐姐你帮我吧,让虎哥放过我爸爸,”小凤给小凡跪下了哭着说,小凡扶起来她说:“我也无能为力,我不是他的女人,说话没啥份量,”

  小凤又要给她跪,她赶忙抓住小凤说:“我给你说个地方,可是你要答应我去了那,你是这些事情不要对里面任何一个人说,只是告诉他们你找虎哥,他如果在那,马上会带你回来,他如果不在,马上有人叫他回来,”小凤点点头,“记住把你的事情告诉里面任何一个人,你爸爸就会更麻烦,”她拿笔画了个城墙,给说着,小凤拿起来纸就去了。

  我今天来的也是霉到家了,丈母娘在抱孩子玩,根本不给我看不给我抱,“给孩子起名字了吗?”园园问,“你们给起的啥?”我看着园园说,“哈哈,我们这段时间字典都翻破了,”小青笑着说,“小名字就叫李子,大名字就叫林立”我看着这些人,“准备吃饭,”小花笑着说,老皮嚡端着鸡汤出来放在葡萄架下的石桌上,我看看园园说:“越园了,”她笑着说:“想休了我啊,”

  余光看见进来个人,扭头一看,赶忙上去,“走,咱倆外面说去,”妈的赶上丈母娘不高兴,你再来添乱,好在丈母娘没看见是谁,就让我给推了出去,我接过来小凤自行车扔在门口,拉着上了奥拓,“吃啥?”我生气地问,“拉面,”我扭头看看她,“又不是喝醉酒了,”看见了粥店,带着进去了,“哈哈,虎哥,不要点了,来一起吃,”成斌笑着拉去过去坐下了,妈的,怎么又是这狐狸精啊,我笑着说:“胡经理好,”她笑着说:“虎哥,你好,”她看着小凤,说:“快来坐下,这是?”看着我问,我笑着说:“我侄女,”‘女朋友“小凤也说,我瞪着她,她一听就笑起来拿过来包,掏出来一个小红盒递给了小凤说:”第一次见面,“”不要,“小凤摆着手,狐狸精看着我,我接了过来放在她面前说:”小孩子不懂事,别生气啊,“一翻客气,寒暄。

  吃完了,”我送你回家吧,“我说,她没说话,只好带着她又上虎园了。进去碉堡,我拿出来两瓶老银川白酒说:”喝了它,再谈,“”好啊,“小凤过来拿起来在桌角打开了白酒,她一下又放桌上说:”喝醉酒你就跑了,“妈的,这次精了,不上套了,”我不跑,“”你已经骗了我一次,没有信誉度了,除了你把衣服全部脱完,我马上就喝,“她看着我,看着她,我也笑着脱光了衣服,她又指了下裤头说:”一丝不挂,“”切,那不可以,男女有别啊,“我急喊着说”你这年龄也不适合我,“”又不是与你谈情说爱,要啥适合,现在只是交易,“小姑娘的直截了当也让我有点羞愧,”好,我答应你,“我已经妥协了,她过来野蛮地撕扯了。”我不相信你说的,我只相信你做的,“说着她把我的衣服,全部装到一个塑料袋出去了,我在找可以遮的东西,一会她进来了,一样的一丝不挂,“我已经答应你了,不要你做这些了,”说着我用手捂在下面,“看看你这样那像流氓,现在了还装啥道德高尚的人,”我一把推开了她“妈的,老子已经说了,你还要干嘛?讹人啊,”

  “是啊,我现在就是讹上你了,”她固执地说,我摸了一下才想起来没衣服,”你去给我拿衣服,我给打电话,我现在就撤诉,“”你要了我才相信,“说着她拿着酒过来,”不心虚,你先喝一口,“我接过来就喝了一半,她也喝完剩下的酒,又拿过来一瓶,看着我,”还敢喝吗?“怕你啊,我又拿过来喝了一半,”这才是流氓的样子,你这流氓还怕女人吗?“我听到了心跳声,我摸了一下我的胸,正常啊,我看着她的胸,乳房的起伏,可以看见心脏那的起搏,妈的,她这是紧张还是害怕。

  小凤心里的恐惧、紧张,怕她会再让这流氓跑了,她也感谢小凡的激将法,她想这次应该可以了,逐渐平静了,她学着网络上黄色片子,摸着亲吻着虎哥。

  这次我才感觉到下面的膨胀,冲动,妈的这酒喝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