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揪心的冲动」

  及时雨都给安排的井井有条,小梅给弄的公司名称、资质、各种他所需要的资料,十几个建筑公司的混凝土,水泥罐车又搞了六辆,只是他们到八月就已经给我又进帐一千万了,还有2个多月,应该还高吧。大裤裆不知道调的什么药,每天中午出去必须喝一小碗,他现在也让及时雨给抽出来了,只是负责这些人的小身体,看看墓区哪也问题,天天头顶个破草帽溜达。

  及时雨也凭借着畜生与车床,改好了他是沙漠小吉普,只是不是那个小奥拓,全是在拆车场买回来,自己设计的悬挂,只要系好安全带,开翻也不用爬,再找个高坡再翻一下又过来了。他把墓区的门也弄出来了,盖了一个容500人的礼堂,一到晚上就是他们的投影厅,放纵发疯的天堂,只是规定到晚上11.30必须全部回去。

  他又让五郎去了医院,给杜干帮忙,也没有明白他想要他来虎园干嘛?给我说了,我只是同意也没有去问。

  尿刚现在也恢复正常了,带着下面的八个人,干的也是红红火火的,让他停了几次,他也不愿意,只是说:”小生意养人,“我也不明白这猪的话,养你奶奶个腿的人。她姐姐也让及时雨与大裤裆帮着戒了毒,天天喝着大裤裆给熬的中药,一个月过来就是两天一喝,第三月就成了七天一喝,”季哥,我给你量下尺寸,“及时雨看着她说:”干嘛?“”给你打件毛衣啊,“及时雨笑着说:”我穿不习惯,小萍你给老大织吧,“”你们两人都有啊,“说完她直接过去,拉着手量着,肩宽,胸围,及时雨只是向后面退,”干嘛啊,“她揪着他的衣服,她的胸已经贴在他的胸了,抬着两手,她拉过来皮尺又塞一拳头,拉了又放了一点,”好了,放下吧,“又转在及时雨后面量了一下,说”你喜欢什么颜色?“”黑色,“”你带进城去吧,买完再看看小弟去,“及时雨没有说话,就出来了,”我给你叫个人去,我还要去看小凡的游泳池,“她一笑”那就不用了,我骑小木兰一个人去,“说完就走了,及时雨走不是的犹豫半天,”蠢货,快去,你不怕她有啥意外啊,“大裤裆在后面笑着说,也是啊,及时雨心里一想就随后面追了过去,”开哪个车,“及时雨在后面笑着问,”她回头一笑“我随你,走着去都可以,”及时雨笑着说:“傻丫头,十公里的路,回来不累死了,”

  “好啊,死在一起多好,”及时雨换了话题说:“你怎么姓贺?”她笑着说:“随我妈了啊,”及时雨又问道:“你上学到啥时候?”小萍一下不笑了,低声说:“大一,”及时雨大声问:“啥?大一?”她歪头看了下及时雨说:“是啊,我去的上了一个学期回来,弟弟已经被抓进去了,我妈也病了,还没开学,她就去世了,我没四千块钱去交学费,就不去了,“两个聊天已经走出去虎园几里了,索性两人就一边走一边聊天。

  ”姐,你无聊吗?“小梅笑着问小付,她一笑说:”无聊啊,买了这两套房子,我怎么一下心慌慌的,“”你个地主婆,财迷死了,花了老地主那么一点钱,你就心疼了,“小梅开玩笑地说,”说吧我们去哪?“一会她又说:”我们去看园姐与孩子吧,“小付一笑说:”好,开我的车去吧,你哪车啥莲花啊,简直就是风火轮,“两人笑着去了存车场,”你开的太慢了,我开吧,“小梅笑着夺过来车钥匙倒了出来,”你小心一点,这不是你的跑车,不要真把我们两人送到莲花坐上了,“小付笑着说,”哪好啊,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幸福,让人羡慕的事,姐妹情深啊,“两人的胡开玩笑,也隐隐的留下了祸因吧。

  最√¤新章节上酷{c匠网:

  ”园园姐,我今天怎么心慌的,“小魔头闷着头说,”傻妞,想你虎哥了吧,“园园心慌只是没说,”不是啊,我的感觉怪怪的,好像小梅老在我眼前飘,“”去,别吓唬自己的瞎说,“园园打断了她的话,看了下手机,十点多,”你给虎哥打个电话,去陪他去吧。“我躺在公寓的沙发上,想着小惠,看着她们母子平安,看着那虎头小子心里又一时高兴起来,喝着酒,看着妻子,听着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哈哈,虎哥你就两只手,看你救谁,“妈的这两个贼婆娘太可恶了,掉进深壑,还有心开玩笑,心里虽然生气可是还是忍着,”一个的救吧,另外一个坚持一会,“我在哀求她们,小梅笑着说:”不,同时救,“我才看见她那眼睛只是迷人的美丽,那小眼睛是那么让人着迷的享受她。一会小付飘到天上了,”哈哈,虎哥你现在可以拉一个抓一个了,“我伸手去抓小付,再去拉小梅,她已经不在了,我又放开了小付的手,我自己又掉了下去,漆黑一片,一个人没有,一点光没有。一会两个闪闪小星,在我的头顶亮起,美丽的星光,布满夜空,是多么不起眼,此时,你那渺小已经证实了你的伟大,没有你的微弱之光,也不可能让我走出黑暗。借于星微弱光,我又站在上面,山?沙丘?我大喊,”小付,小梅,“我一下坐起来,妈的,这他妈的是啥鸟梦?这些婆娘,搞的老子神经兮兮的,我脑子里面想着,努力在记着,好像下去的时候,谁在喊我去虎园,我一下神经病一样,崩紧了神经,给五郎打了电话,人不在虎园,又打给了六子,”小付,小梅去虎园了吗?“六子惊讶的口气说:”没有,“挂了电话,又来电话了,响你妈,老子用......一看是小魔头的就赶快接了:”虎哥,你与谁在一起?“我着急地说:”小付、小梅去你哪了吗?“”没有啊,还以为在你哪?“我挂了电话,六子电话又来了”虎哥,蒋小凡让我带她,上路迎小付,“我一听就急忙说:”听她的,有消息通知我,“我赶快给小惠留了话,收拾一下也去了虎园。

  开的出了高速路,“虎哥,来医院吧,”六子说完,电话挂了,妈的,啥毛病?我也预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车到市医院,六子就已经站在路口,我停车想与他说话,他却上来了,指着路,去了好像是锅炉房后面,我看着他,他没有理我,看见了他的车,隐隐约约听见了嚎哭声,我才一下想到了停尸房,急切地下去,看见了小凡在给小梅擦洗,血迹斑斑的裸体,我突然的失重,一下就摔到了,等我醒过来,我躺在车上,看见她们的烦,现在我却是揪心一般的疼痛。欲哭无泪只是悔恨,“去给大裤裆打电话,”六子看着我,不明白啥意思,“不,不是,去看的给买衣服,”六子下去了,“我又说:”不用其他衣服了,直接给我去买婚纱吧,“我又过去了,看着那惨白的微笑,看着那小眼睛,笑你妈啊,还笑,看着胸口像是刀刺进去的伤口,看着几处被挑开的皮肤,翻出来的肉看着脸上小血点,我看着小凡,这个南方的小女人,表现出来的勇敢让去惊讶,她拿着针,像做针线活一样的在给小付缝合着伤口,我拿过来放在地下的小合,拿了针线也开始给小梅缝了起来,一切我可以做的只有这些,六子拿的婚纱也来了,不是两套,是6套,小凡也不在哭了,只是无声地流着泪,”打底的就不要了,只是给穿了两个一样的特大裤头,我在给帮忙,她不时地说着,“举起来手”两个女人的婚纱给穿好了,她打开鞋盒看着我,我明白她的意思,“穿皮鞋吧,”她又拿起来包,掏出来化妆品,给两个人擦着红红的口红,又拿着小园海绵,给两个人脸上擦着,一会那惨白就成了粉红,拌着那两个死不悔改的微笑揪着我心。

  外面的车灯亮了,小梅的老爸来了,还有哪个王浩,我还没反应过来,老头过来就已经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打的我心里真是舒服多了,我还是站着,六子过来,我拉着他的手,不如说是他托着我,我已经开始崩溃了,只是我还是哭不出来,“小王,叫外面车倒进来,拉人吧,”我听见这话,一下愤怒了,“叔,你不要着急,看看这血衣,”小凡挡了一下小梅的父亲说着,走到小床跟前,蹲下拿出来血迹斑斑的衣服,一片是半开的,“虎园,这是小梅姐写的,你说她是怎么写出来的?”愤怒的我也一下跪下了,“爸,你就把她葬虎园吧,你二老以后我为你们养老,”

  “她给你做了那么多事,你只是在玩、在利用她,你把她一个人放在房子,你的良心能安吗?”失女的悲伤让他更激动,“叔,你看小梅姐的微笑,还能用那词骂虎哥吗?”小凡大声说着,老头看看小凡“那是她傻,”

  小凡过来拽起来我又说:“她要傻就不会结婚又马上离婚,她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合法户口,”她又指着门口的小王说:“像他那么墨迹,叽叽喳喳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喜欢?你问问他,那几天他碰到过她的身体吗?”

  老头看着小王,我看着小凡,她们在一起只是一个晚上,知道的事情比我这所谓的老公还多,我真是没有用心去爱她们。

  王浩站那没有说话,老头好像明白了一样,对着王浩挥了下手说:“你带车回去吧,”王浩看看,没说话就走了,“她们死的真是惨啊,你也快去交警队与公安局去谈她吧,”老人无力的对我说,“她没有户籍,身份证已经过期了,原地注已经迁出了,”

  我马上去了,他们要我出示证明,我赶快回到车上翻那几张飞机票,又给公安局长打了电话让来帮忙,拿着飞机票进去,给了他们,又想起来哪银行卡说:“她身上有我一张银行卡,”局长也来了,一会局长出来了,拍了我一下就走了,一个警察递过来一张认领单让我签字,随后给了我一个文件袋,“警察同志,她们这是遇什么车撞上了,”我问道,警察看着我说:“给工地送材料的板车,她们追尾了,不知道是刹车问题还是司机当时糊涂又加油了,”他看着我说:”虎哥,这两个女人都与你有关系吗?“我真想给他一拳,他看见我生气的样子,赶快说:”没有恶意,只是她们出事到死亡是手拉手,都是微笑,“他快步离开了。

  晚上就带她们离开了,小梅老爸也随我们来了虎园。车上只是我们四人,我只是抽烟,小凡闭眼靠在车背上,一会墓区的灯全部亮了,哀乐响起来了,只是没人来这。

  小魔头的电话来了,我打开了碟机,放起来DJ,“喂,小青啊没啥事,这两个贼婆娘去了美国,已经上飞机走了,”赶快支吾几句,揪了一下小凡,她也配合的大嗯了一声,挂了电话,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不对,我只是想隐瞒下去,我不想让她们知道,小凡关了音乐开了车门。

  也不算我隐瞒吧,本来就是去了美国,只是单程,没有回来的人,没有谁告诉你那边的情况,美不美的也是等自己去才知道。这死人的悲伤,可能让人成熟的更快吧,让我一下知道了珍惜,珍惜每一个活着的感情,人本来就是在递减的活着,可是我们却还是那么执着的追求财富的积累,就像这两个,有千万又奈何灾祸?生前一杯酒,莫管身后名,且行乐有啥错的?喜新厌旧现在多么普遍,为什么不喜新更喜旧啊!去交新朋友也是人与财的浪费,为什么不把时间、精力、钱放在老朋友那去巩固关系,让这老朋友进自己心里,有一知己足的古代人这么感叹,看来中国的文化贼源于也早了。看来这《厚黑学》的理论也可以用在文化上了,好的就是圣子之人,不好的就是二爷眼里的龌龊之辈,夹在中间的这些就是文化之贼吧。守了一夜,胡想了一夜,难有给我自省的机会,也反省了人性。

  第二天哀乐一直响着,这些人晚上都已经在大裤裆的安排下,备齐了东西,六子接了老皮嚡过来一会就又送回去了,他们没有用车,抬着棺材,拿着花圈,打着翻子,抬着纸货,撒着纸钱,来到我车边,停下了。我打开车门,抱着小付放了进去,走到另外一边,抱起来小梅放了进去,大裤裆用黄表纸盖着了小付脸上,我过去拿着扔了,我不想让她黑着走,“干嘛啊,你不想让她投胎做人了,”大裤裆急着说,我看了看他说:“不想,我希望我们下世是猪啊牛的形式见面,做人有啥好?”小梅爸爸也没有说啥,就这样抬了进去,他用罗盘看了看,然后说:“你再看一眼吧,”我跪下了,摆着手,从此我就没有这两个婆娘了,我是真心希望她们的下一个轮回是不做人的快乐,盖棺撒钱埋了。

  真是入土为安,我的心轻松了,这些人烧完了,“跟我去交警队、公安局,”近50号人,大车小车的围了交警队,社会上的一些各个角落的大哥、马仔,纷纷加入到里面,“严乘杀人犯,”的口号不知道是谁喊出来的,开来的武警部队又马上撤了,公安局长来了“小虎,你进来”扩音器喊着,我也没理,还是坐在车里,我只想杀了那板车司机,交通堵塞了,几个人去了两头路,拉起来绳子,放上了施工绕行的的牌子。

  110队长上了我的车,“局长已经说话了,给你一个满意结果,你让这些人散了吧,”他一上车就说,“昨天新闻播你为监狱修路,今天你再堵路不说,还这样?你这让政府的颜面放哪,”及时雨,马上拽了一下我,他随口“现在人全部开始撤,听见的给前面传过去,”一下聚集近二千人,我也没想到,一会人开始逐步散了,六子过来问:“季哥,我们回去吗?”“回去吧,”说完我与队长下了车。

  “也是你们是主责,你不可能枪毙她吧,”局长看着我说,给小梅爸爸发了一根烟,“我的女人、孩子就这么白死了,”

  “这也是个穷人,也没有车的保险,钱上你也不稀罕,按法律就是你起诉胜了,也就是三、五年,你去她就看看再来谈吧,”

  “我不看,怎么也得让他去做几年,”

  “好,你回去等通知吧,我加快让办这案,”说完送我们出来了,小梅爸爸看着我说:“你后面回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奇怪地看着他,回家,回哪个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