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膨胀」

  老蒋叔来了,带着在宁夏游玩,只是去的沙坡头,没有滑出来声,还想回去再溜一下,让我给劝的骆驼上去了。

  与十几年前比起来,这里只是迎合了商业,自然的东西已经只是溜沙了,曾经几个人围在一起,做在沙漠里野餐没有了,都是小亭,长亭,纷杂而乱、脏,比起来我们虎园就是垃圾场。

  他也没兴趣坐羊皮筏、游艇,更没去想蹦极,一味的叫我回去,我也猜到他的着急,于是开车回来了。

  “我们不去小付哪了,换家宾馆吧,”他好像有什么顾虑,我笑着说:”你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吧,“我在想,去小梅哪还是小青哪?

  ”按现在的行情看,220到240是顶了,你那些货现在值四千八百万,我给你四千万的现金,你让叔也赚几个钱,我一听见真是欣喜若狂,‘我这是你给的,随便你,我不还价,”

  “那好吧,我们去转账,”

  去了银行才知道有手续费,还5%,妈的,这些家伙用我们的钱赚钱,还这么神气,蒋叔问完直接去找了经理,两人谈的又去了后面,一会回来开始直接给办了,也没有排号,我又让重新开了一个一千万的户,就出来抽烟了。

  一会他轻松地出来了,我带他去了小梅的大房子,“哈哈,小子,还有这么一套房子啊,原来藏着不露啊,”我看见他有点后悔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后悔原因是什么,我又给小付打了电话让过来吃饭,他的话又把我吓到了,“小子,这两个榻是多少钱买的,”

  我笑着看了看他,我哪知道那破东西,可是他这么一问,肯定不是便宜货,“这东西的价说的丢人啊,不说的好,”

  “小滑头,老叔给你出一千五百万,”妈的,这东西值那么多钱啊,败家的娘们,睡的不说,还在战斗,搞散活了还有鸟的钱。妈的,这老爷子有多少钱,开银行的啊,刚才给的加现在的,难道他有九位数,我还在这,为我那么几个小钱自豪,真是井底之蛙啊。

  “这我做不了主,”我说的有点尴尬的表情,只是不认识这东西,妈的这比平时回来早,今天这快12点了还没回来,在这想着,小梅与小付一起进来了,他显然是让这两个女人给弄懵了,看着我,又看着两个大肚子,他也许是惯行游走的,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容吧,妈的,还有两个没给你叫来,“饿了吗?我去接她了,”小梅进来一边说一边换着鞋,“做饭还是出去吃啊,”

  “怎么,?你赶时间吗?”我笑着问,“八一哪有不忙的,”她站在沙发角扶着,也是,挺个肚子再做饭,也够这两娘们受罪的,“这有个湘菜馆,去看看,”

  蒋叔高兴地说:“好啊,去看看椒鱼头,”笑着一起来到了湘菜馆,我也不懂啥,菜单给了蒋叔,点好了,他的电话也响了,他的车已经到固原了,他看着我,“还有四个多小时,没走高速路还得6、7个小时,慢慢吃吧。”

  吃完了,我拿出钱来,小梅摆了一下手说:”不用掏钱,单位指定饭点,“说完她去了吧台,拿着笔写着,妈的,吃饭也有点,看看这豪华的装修,也是啊,不是这些腐败的公务员,也没有这些高档、天价饭局了。

  我递给小付那新卡说:“这钱拿着去看着买套房子,”小付不要,让小梅接了过去给塞包里面了,笑着说:“在家等着我,忙完了我陪你去看那没人要的别墅,”

  “是啊,我也看见宣传单了,现在放下,后面就是几百万了,”蒋叔也笑着说,看看小付,“你可是比小凡有眼光啊,我们要走了。”说完,我与他就一起出来了,老爷子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虽然开着车,可是我余光依然看到他的表情。

  “不知道你有啥本事,可以让这两个女人和平、融洽在一起,真是艳福不浅啊小子,”心里的话,我现在有多希望谁说,来给我多少青春损失费,离开我,也没有感觉到这是啥福,如果我是猫,那么她们就是那五鼠,是在搞、玩我,现在我也不认为,这女人多睡几个是啥鸟的好事情了,有个爱的就可以了,这女人多是害,尤其联合起来的女人,你就感觉是在她们面前一丝不挂,你没有啥秘密,我苦笑地看看说:“其实你才看见是两个,还有三没在,我可不认为这是啥好事,”哈哈的大笑让我惊讶地看着他,只是小付的关系,没有小付,我们就要用老哥、老弟了。

  到了虎园,他看见易拉罐做的字“人才”,也不知道是在表扬这做工,还是在说这废物利用,“你这是游乐场吗?”他笑着说,“墓地,只是这些人啥起名字,”我也怕他笑话,“好啊,看看你的墓地去,”他显的很有兴趣,“我们这些人,才是霉,死了也得花钱十多万,”他看着我说:“你们更霉,生不逢时,死不逢时,”说完大笑起来,我莫名其妙透到顶了,生不逢时还可以说过去,哪有死不逢时的,我问“啥叫死不逢时啊?”

  “哈哈,就是你死了,埋的地方都没有了,只可以烧成了灰,”说着他在手上一吹,“撒了做尘,”

  “中国这么大个地方,埋几个人不是在玩一样,”

  “哈哈,你以为你们宁夏啊,全部多少正常与意外死亡的,好好的搞你这片吧,用不了五年就是钱啊,“又看看我说:”现在一穴多少钱?“”两万二,“我看着他,老头笑着说:”你现在就赶快看着买旧搂租出去住人,放着也行,到一零年,你就可以成亿万了,“我听着他的话,真是不敢相信,不过我相信他说的,因为他贩三七二十年了,走的地方多,看的见的要多多少,就像小付相信他去做三七一样。

  到了墓区,及时雨也过来了,他看着我们两个说:”傻小子们,资源不是你们这么浪费的,这一排又损失了两个穴,资源是有限的,人是无限的,再搞下人工白玉石,黑玉石,搞一点假花,大模样的绿别人不会操心的,你给人的先人放一点色更重要的,“又看着及时雨说:”计划骨灰盒了吗?“及时雨摇着头,他指着那个小一点的地方说:”把那地方搞一个壁葬墙,暂时放孩子的,没钱人的,那些小地方也可以搞地葬骨灰盒的,“我笑着说:”这人造石的机器哪弄去?“老头看看我说:”小子,下次来,送你一套,也算你这次给叔的脸,“他就像是视察一样,挨着溜达看着,”我看你们也可以把这沙漠堆起来,像沙坡头那样,弄一点骆驼,马、驴来,以后人们出来玩,就想到你这里了,再搞了让人出气发火的玩意,这就越厉害了,“及时雨高兴地递上烟,”真是高人啊,这让我是茅塞顿开,“老头到了烽火台笑着,坐在沙石坝上,钓鱼,及时雨去他的草棚拿过来一折叠马扎给放在屁股低下,又给打开了遮阳伞,寂静了,只有吸烟声音,只是冒烟。

  快一个小时了,看着老头钓起来的鱼那开心样子,心里想着,妈的至于吗?那么有钱,为了这么几条破鱼开心成了那样子,比卖到我这些货还开心,这有钱人真是难懂,与女人一样的难懂。

  ”小子,这地方我们合作开放吧,“他放下鱼竿,转身对我说,我也不折叠这是商量还是在试探,”这么合作?“及时雨问道,”地方是你们的,我出钱,搞个垂钓,游泳池,蹦极,攀岩,平分利润,怎么样?“听他说完,我看着及时雨,他看着我,及时雨没有说话,我想着,反正我们不懂,也没什么亏吃”好的,“我也是笑着答应了,老头高兴地说:“我这趟回去,就准备,我让女儿先来,争取明年结束,就开始赚钱,”笑着起来去了放三七的大棚。

  一会他的车也到了,我看着这两辆卡车,女儿、女婿都在车上,女婿在看着装车,老头带着女儿过来说:“小凡我就交给你了,我给她发货,你帮忙给拉一下,”小凡笑着说:“虎哥,想我了吗?”妈的,当他爹的面前这么说话,好像我与她有啥关系一样,“对我女儿也是个好帮手啊,不要看她人小,”老头根本就没在意女儿的话,拍了一下及时雨,随女婿坐车走了。

  “虎子,我听五郎说老杜的老娘不行了,这是地址,你带我们去看看吧,另外再去监狱看看,能保就给保出来吧,”及时雨的话一下把我带到那个宁挨三十拳,不玩‘狮子滚绣球’的20岁小伙子倔强的场面里了。

  所谓的‘狮子滚绣球’,就是给犯人一节大便,不可以用手,把那屎球滚多远,当时给他定的三米,不滚就是一米十拳,当然只可以打前胸后背,挨了二十拳,小子还是死抗,也是惜他,我上去打了,一顶十,打的小子躺了二十多天,是大裤裆给掐带按摩调好的,也是一个独处的野狼,与五郎关系最好。

  )更新最‘i快?j上};酷匠网

  我看看小凡,又看看及时雨,“我跟你一起去,”小凡好像知道我要留她在这一样,马上说,“我去给钱,代表虎园,也算是出力了,算个投名状吧,”及时雨笑着说:“好,”他扭头走了,我现在对女人的探秘心理,一点没有了,只是想让自己与她们有一段距离。

  我也不好说啥了,一起去了果园,园园已经去医院了,小魔头与她父母都在医院,已经5点了,都同意了破腹产,我来的正是时候,给签了字,焦急的等待着,丈母娘是明显不满意我这女婿,脸吊的很长,妈的,这多是你女儿的主意,你怨我啥啊,看着小魔头我也来气,“病房给的啥标准,”我厉声她根本不在乎,“最牛的”笑着看着我,“喊啥?”老丈人发话了,半小时就听见里面孩子的哭声,一会还是笑着出来说:“没见过这么干净的小子,特白,”她手里拿着红手、脚印,递给了我,奶奶的,这小手小脚的,难压制吃为人父的开心与激动,一会园园也推出来了,奶奶、爷爷抢着抱孙子,我这爹根本没机会看,只好握着园园的手,去了特护病房,“咋这白净啊,太招人爱了,”丈母娘把孩子放在园园身边,我才看上了一眼,就让丈母娘又给挡住了,护士笑着说:“你们看看就可以回去了,她开刀,还要多休息,”“不是啊,我们,陪床啊,伺候她啊,”丈母娘不高兴地说,“阿姨,不要,这是特护,二十四小时,都有护士的,”护士笑着说,丈母娘一边出去一边怨着:“有两个钱就烧,这好丫头看不上,孙子抱不上,”老丈人说道:“一天就知道怨,怨的人把丫头孙子接走了,你一眼也看不上了,”他们前面走了,我赶快跟在后面说:“爸、妈,我送你们回去,”“你忙你的,我带车来的,这就不要你操心了,该干嘛干嘛去,不要跟在老婆后面,围着老婆儿子转的,丈母娘这次也没训我就走了,两个过来,小魔头说:”我回去给拿粥,皮海叔已经熬好了,“我看了看她说:”我送你回去,“她摆了下手就走了,我带着小凡回去,肯定让老爷子还得嘅一顿,”你给准备的多少钱先放一会,后面去监狱用,“说着上车去了附属医院。

  我找到内2值班护士的房子,让护士带去,妈的这护士走路像模特那样的走,扭胯只是没有那么大的幅度,进去看见了这些病人,看看杜干的老妈,肚子已经好大了,比快生孩子的怀孕女人肚子还大,只是脸还不算黄,美丽慈祥的大眼睛眼睛陷下去了,旁边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年龄跟我差不多,他的姐姐、妹妹、弟弟,我掏出来小魔头给的那张卡说:”老娘,这是给你的治疗费,你就安心治病,“他姐姐挡着,拽了我出来,我看着这个女人,一副与干哥一样的倔强眼睛,”我妈现在不需要钱了,我再给你多少钱,帮忙把我弟给出来一个月就可以了?“我看着她,”我去买他一个月的自由,“走了,很激动地走了。我开始给两个魔头打电话求助,小梅的话提醒了我,是啊,找谁帮忙也是个人情,花钱不说,有没有用,还两说,还不如直接去与监狱做交易,给多少钱的扩、修费,可以把他放出来。也随着把小凡带到了她哪?

  ”哈哈,小美人真在这啊,“小付笑着上来拉着小凡,小梅看看我又看看小凡,再看看小付,心里骂着,看你奶奶个腿,这是拣回来的,不是我的女人,看啥?"啥时候生啊,”小凡笑着看着这两个大肚子,一副羡慕的表情,“我们都在12月,”小付自豪地说,妈的这有啥显摆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也没管小付她们,就拿包换鞋,“你把小凡带上,我没时间照顾她,”小付大声音说,小凡也出来了,“姐夫,等我一会,”我让这别扭的姐夫给叫懵了,“好了,姐夫走吧,”我笑着一起去了监狱。

  “张警官,你帮忙给说声,我是给监狱来送钱的,”园园的这同学看着我,“送啥钱?”

  “感谢政府关心,让我重新做人,现在我有钱了,想给监狱捐钱,改善下你们的环境,”我嬉皮笑脸的给递上烟说,“好啊,领导正在准备换几辆车哪?你随我来吧,”他也笑着带我去了政委房间,“王政委,林小虎要给我们监狱捐钱,”王政委一听笑的站起来,让我们坐在沙发上,递过来茶杯说:“无利不起早,说你的真实目的,”他让张警官出去,就直截了当地说了,“我要杜干,他也就两年多了,在你这搞个啥功的提前一下也不是啥事情,”我笑着说,“可以,给监狱50万,另外修外面那条路,”王政委笑着说,“这高了吧,只是2年多啊,要么30万带修路,要么直接50万,”我看着他笑着,“行的,30万带修路,完了我再请媒体给你宣传一下,人啥时候放?钱啥时候给,”

  “现在放,现在给,”小凡抢着说,而且掏出来一张支票,张警官一听笑着说:“好,张警官,张警官,”张警官进来了,“去带杜干到外面,”我急忙说:“先给他2万,”他看着王政委点头了才出去。

  小付签了一张32万的支票,递给了我,妈的,这也可以当钱用啊,我直接递给了王政委,他笑着说:“你的五虎带斜挎齐了,也别忘记我的路,提前一天通知啊,”说完递给我一小卡,我接来一看,几个领导的电话,一笑走了。

  看着监狱门口那人,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倔强,“走银川吗?一百,”我了解我当时的心情,我想每一个出来的人都是一样的吧,“他啥话没说,开门就上去了,抽了一张,给了小凡,”送你一根烟,“他挥了下手说:“谢谢,”小凡点着,递给了他,接了过去只是低头抽烟,小凡把一盒中华烟与打火机递给了他,还是低头抽烟。

  “你除了谢谢以外,不会说其他的吗?”他还是低头抽烟,没有理她,我也不想让他知道,疯狂的开着,我为了那二十天,给他补偿。

  到了附属医院他惊讶地看着小凡,”去内2六病房吧,“他马上打开车门,下去了。

  我感觉到了有钱的好处,无法抗拒的魅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