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纳闷的冲突」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无人领的仙骨,政府也集中火化了,哪个时代给自己家人立碑没有,人们只是记忆,上辈千叮咛、万嘱咐着后代,记着啥地方,咋走。随着大型中转变电站的建立,铁塔电线杆屹立,远古的沙漠已经没了样子,迁错坟好像也是正常的,像我这样三十年上过几次坟的应该不少。

  还在榻上迷糊着,五郎的电话就来了“虎哥,快回来,一帮人要进去撅墓,”我一听马上做了起来,找着衣服,穿上出去了,妈的,这啥事,还有撅墓的,奶奶的新鲜死了。一边想着,开车上了绕城路,进了高速路狂奔急驰。

  一些站在路口,妈的怎么有穆斯林,老蛮子墓区,他们来干嘛?警察与我的人都在极力阻挡着,熙熙攘攘的,也就不到百人,有这么紧张吗?妈的,搞个民族冲突也不是我的罪。我也阻止不了这声音,于是看着一个油桶,拿个锤猛打了几下,人都才安静了,六子过来说:“人搞错了,迁了他家的墓,他们是回汉合婚的,”我恶气地走到警察哪说:“这没你们事了,你们撤回去,”队长上来小声说:“弄的平下来就可以,”我明白他的意思,“你们在,这事就解决不了,你们走了,只是人民之间的事情,属于内部矛盾,”警察全部撤回去了,我的个去,这热闹的,“我们进去,”开始有人喊了,我在努力的找这个人,“你们撅墓,我不管,随便,进去可以,想出来了,哪就把墓给我修好再出来,敢强抢我就让他埋在这,”我挥了下手,“所有人不要管他们,进去拿刀守门,进去可以,没我同意不要让出来,谁敢来硬的,直接给我剁了喂狼,”

  这些人一下没底了,警察已经没有了,打起来,他们这些人肯定是白搭,每个人的脸上已经开始紧张,主人家过来给我递着烟,我也没看,接着烟,我要看看里面谁在挑头,“不怕他们,我们进去,”我看见了那个人,我看了一下五郎,指了一下这些人的面的,五郎开着军卡,连续给撞了两个,我挥了下手,“老子今天就先拿你们开刀,不怕死就好,”小尕子走到我身边,给我放下了一把虎头刀,现在这四十几号人,全部都是握紧手中的刀等着,“这些人让我的横给懵住了,个别人已经在抖了,”我不想与你们结仇,你们也不要逼我动手,不想参于的,站到你们车那边去。“

  更(新Y最J$快B上酷e匠b网

  我的话起来作用,我们的蛮子同胞基本都过去了,剩下不到四十号穆斯林人了,我提着刀站起来,只是想吓吓这些人,这些兄弟马上就想冲上去,我赶快摆了下手,”我现在不想打你们了,我叫部队来,“我一边说一边看看刚才说话的人,这些人一下不给吓住,回去再来就是一个村或者几个村的人聚集,哪就更麻烦了,”我这不但是葬普通人的,更是军人、烈士墓,“我的砍山吹牛的话又起作用了,”去把我车上的军人证明给他,“我说着拍着小尕子,指着哪个说话的人,小尕子笑着拿着哪个小袋子递给了那人,挨个看完,这些人越懵了,我也不知道这小魔头给我的什么军人证明,她可以是中尉,我最少也混个少校吧。

  ”你们谁做代表来谈判,把这事情了了,“那人慢慢走了过来,我笑着说:“坐下说说你们啥意思,”那人低头说:“那是我家的坟,”我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说:“如果你一再坚持这么说,哪我们就去撅墓,请你们仙人块骨头去做啥实验,”“虎哥,是DNA检验,”银行在后面说,“听见了吗?他如果记错了,难道你就没记错吗?警察查不出来的事情,我们可以查出来,”他紧张了,“可能是我记错了,是我记错了,”妈的老子这满嘴跑火车,糊弄人也真是本事啊,“你记错不要紧,我这四十几号人,今天也让你给耽误的没钱了啊,”他紧张地说“我给出工资,你给个数,”我笑着说:“不要你的钱,我觉得还是让我的人去找你家人的墓为好,”

  按我们这的习俗,不可能回汉公葬一个地方的,而且这回民也不可能用材的,更不可能挖坑的,你就是再回汉合婚的,也是汉随回的,你就是再想吃那肉,你也偷着吃,不可能带回家去。“这是两万,我们自己修车,”我拍了拍他说:“行,我也不闲少,你们走吧,这事情就完了,如果你们还继续弄到政府那,还是我去与你们见面解决,那时候只有武力,你想用人多,我就让这些人穿你们的衣服了,”“没有了,没有了,”一伙人散了,主人家又过来说:“谢谢虎哥,这是一点小意思,”我看看三扎钱,我得意的拍了拍他,找着及时雨,妈的,我这猪又挨上了,赶快掏出来手机“报告局长,问题只是小解决,”“怎么是小解决?”

  我笑着说:“我们人手上有刀给吓回去了,这下面还得去疏散,花钱啊,””你就说,你想干嘛吧,“我嬉皮笑脸起来“我想为政府出力,政府也考虑下我的补偿啊,把这沙漠向北多划一点,水库也包给我吧,””那我要汇报的,算是小事:“这时候我才看见及时雨,”那好的领导,今天晚上就给解决好,晚上就好好睡觉吧,“挂了电话,我追了过去,”季哥,咋样啊?“他没有理我,只是举起来个拇指,回石料厂去了。

  我想去那个烽火台感受一下,只是喜欢这里,孤寂的美丽。还没有享受到这的美,还没到及时雨的小棚小付的电话来了,告诉我,老蒋要来,我又一下回到钱上去了,钱总是有着抗拒不了的诱惑力,对于我这样的傻瓜,只是偶然听见大裤裆说药,知道三七,也正是有大裤裆,在我耳朵边叨叨三七,到现在我也没明白,他说的生、熟,破气、生气的道道。让他的影响,我就认为那是感冒药一样的普遍,我才傻了吧唧的要了那么大的一个量,也一下把文山的三七缺了几天量,也给了一个小提价,老蒋也是在我走后,自己压的近5万斤给放了出去。

  我来到了药店买了三片感冒胶囊,20K三七,从药店出来一看混开在一起了,53块钱,大概在1200吧,心里估算一下,去看了下园园,聊了一会,“我要走了”,笑着说:“咱这下少说三、四千万到手了,”她笑着,也感觉到她轻松了,“别掰了,拿回来再说,快走,”小魔头呛了一句,妈的,老子这下回来开飞机,看你咋说,好在皮嚡陪着老爷子出去了,不然让这话一引,我又得挨上几句。

  来到首饰店,鲁燕三人在,小付在家,笑着走了,现在这店基本就是鲁燕在经营,小付都不多来了。

  进来我看着那肚子笑着说:“也是个儿子吧,”她只是苦笑一下,我看着她,一点没有园园,小郝怀孕的喜悦,好像是怀孕的麻烦事一样,我笑着说:“蒋叔这次过来,他说价格了吗?”“没有说具体多少,只是说给十倍,”我笑着拉起来说,“去小梅家,”她有点不情愿的样子,说:“哪个也是个大肚子,两个在一起不方便,”我笑着说:“那肯定回家去了,”她还是没动,没有一点想走的意思,“你在担心什么?”我看着她,“你想着我会不要你了吗?”她摇摇头,还是没有说话,我着急起来,“你想干嘛?你说啊,看你这闷头葫芦一样,我能猜到吗?”

  她看了我一眼说:“我就不想告诉你,猜啥啊,与你又没啥关系?”听见这话,噎死我了,妈的,不要与我有关系,你不要怀孕啊,我看着哪挺个肚子,也是春节就看到她有点不对味的,每次只是上去一看就走了,想想感觉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我们去看房子,我给你买卖个大一点的,”

  “我一个人住多大,这我都闲大了,”

  ”好啊,闲大了,我把你带到小惠的公寓去住,看你闲不闲小,“看着她不出声了,妈的搞不明白都是咋想的,”好啊,“我听见这话,真是气疯了,不知道是带她走,还是继续耐心安慰她。

  ”怎么又不去了,“她看着我,过去拿上她的包,扶着起来,”不要你扶,“妈的啥毛病,感觉好像没前面那么生气了,女人啊难懂!

  到了附属医院公寓楼,带着上去了,”你就是贱的,妈的大房子不住,跑到这小窝里了,“”我算啥啊,人都是这的人,我哪啥亲啥故没有,要个大房子干嘛?“她的脸舒展多了,”看看你这说的那是生意人的话,“我不高兴地说,”就是啊,我这户口还不在这,孩子出来了,在户口怎么上?“她的话让我猜想到她郁闷、纠结的地方了,”笨的咋上,买套房子不就完了,现在都是多少钱的房子,迁入城市户口,“我看着她说,”重那迁,我就没户口,“我让这话给惊住了,”我的户口让王八蛋给搞乱了,户口本找不到,找到去迁,户籍人说我的户口已经迁到啥县城了,我现在都没找到,“我一听说:”我都让你说的绕懵了,你还要户口干嘛?你没有户口,能饿死还是你儿子不要你了,孩子的户口有这两个小魔头,“”啥两个小魔头,“我一下忘记这些同盟会的事情了,”你就不要管了,给你孩子户口上了就可以,“”啥我的孩子,我一个人的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妈的,看看小惠的邮件吧,不与你打嘴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