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摩擦」

  只是关心兄弟,留在了几个路口监视着尿刚,不到九点,他就去了一个小屋,只是我与五郎,翻了进去,听见里面女孩子的哭喊声,我与五郎推了一下,门是锁的,五郎把我分在一边,狠命的一脚,女的不喊了,刚子只是流着泪,抱在她,不时用手擦着鼻涕、哈喇子,我看看,应该是亲人,带到车上回虎园去,”虎哥,不要啊,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求你放过我们吧,“我让这话都给气笑了,妈的,老子是来救你的,不是杀你的,想啥哪,五郎甩手就给了尿刚一耳光”妈的,你一个人,解决不了,虎哥是来看啥情况的,栽你就看不见他了,傻比样子,赶快回去,“他这才抱起来她出去了,我让五郎看看屋里东西,然后我就出来了,小梅在上面坐在了驾驶位置,我看着尿刚上去,我也上去,全部人回虎园去了,他们感觉到也希望有事,六子过来接下来问到“虎哥,带哪?“我气恼地说:”全部人到投影厅,听他们说说,“及时雨也到了,看着我没有说话,也进去了,”他是我姐姐,染上了粉,“我看着尿刚说:”是自己吸上的还是中人套了,“一个叫鬼宾的,烟、水里给下的,他是风哥护的,”我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你只是考虑了风哥,你就没考虑你姐姐,你哥哥吗?冤有头,我只找这只鬼,谁挡我杀谁!”我气难消地电话打给了警察局“我是林小虎,报案,有人贩毒,”“请留姓名,“”留你妈个比,爹一开口就报了姓名,还问你奶奶个腿,”妈的这帮傻比,我又拨了局长电话说了一下情况,让我找110,给了我一个电话,我打通以后,“小虎,你看你啥态度,有你这么骂人报案的吗?”我直接说:“你就说你咋处理,要么我代替你们做了,”“哈哈,那不是你兄弟吗?”我一下炸锅了“他是我吊毛,好了你们看好戏吧,”挂了电话,我在等他们的阻止电话。

  “谁与这鬼认识,”我问着,出来了几个人,“曾经在关马湖一起待过几个月,没深交,”畜生在后面说,“你们现在去吗?”我问,“去啊,去啊,”几个人都喊着,畜生说:“这孙子特别小心,这次要抓这孙子,你们只是在各个路口等我们,如果这孙子识出来跑,你们就听电话通知,逐步堵死,”我笑着说可以,带几个生面,暗中看着他们的人,“车上塞人,带上样稿棒,出去了。只是留下了及时雨,大裤裆,小梅就是不下车,也只好挤堆了,小尕子与她挤在前面了,算我一下挤了14个。

  到了市里,畜生带人挨的找,在一个歌厅里面找到了,基本让我们这四十号人围了,我直接进去了,关了音乐,”检查,全部都坐下,“五郎大声喊着,畜生与鬼宾出来了,”虎哥啊,“鬼宾上来与我要握手,我对着鼻梁就是一拳,五郎看着弯腰捂鼻子,又给了一棒,我挥了一下手,几个人上来给夹了出去,我又问道:”谁与他是一伙的,“两个马仔站了出来,我看了下五郎,他过去搜了一下,看着我摇下头,”以后这些地方禁止出售粉,今天只是警告,后面我再听见那就是人财两空,“只听见谁说了一声”真把自己当警察了,”我一笑,对着声音哪地方走了过去,一个小伙子,扭着头,我揪了一下,人挥手打开说:“人多欺负人少,啥老虎?”我笑着把棒给了他,“现在站的人,你随便点一个,你用棒,他们任何一个都是赤手空拳,如果你把他们任何一个打到,我这位置就给你了,”小伙子点了小银行,哈哈我笑起来,“挑了我们里面最不能打,可是一下可以打死你,劝你还是重新挑一个,”小伙子傲气地扔下棒,站到了中间,用中指头做了一下,银行看着我,我笑着说:“随便你玩,”矮子打架是最有利的,重心低,银行只是随便走了过去,看这小子好像也练过,一步三冲拳,速度与力量,都还可以,只是收的时候就让银行连续两脚踢他小腿去了,跳的躲时,手甩了起来,银行迅速抓到手,一抬,肋骨上就是两拳,一放迅速转到侧面,在风声那就是两拳,人到了,我说:“给一点血的教训啊,”银行提起来头发就是一拳,我过去看看,估计牙是肯定掉两个了,我笑着说:“要报警吗?”我按了110以后,手机递给了他,“你按在发送就可以了,”不知道是疼还是怕,没有按,我拍了拍他的脸说:“想出头,关上自己十年,天天做苦力,就可以随便发声了,”我起来扭头,妈的,怎么这小魔头也不躲啊,还追来看,出去了,又多了一个人,我只好抱着小梅开车回去了。

  “谁给的坐,”六子一听我这么一说,赶快过去踢掉凳子,“虎哥你与风哥是把兄弟啊,你看在他面子放我一码吧?”我笑着拿出来电话递给了他,“打给你风哥看看他怎么说?”他只是在嗯,我拿了过来,拨通了疯子电话,“虎哥,咱想起来我了,”“少比叽,我去找过你,留过话,你求的反应没有,还是我咋想起来你了,不扯淡了,说这个鬼宾是你的兄弟吧,贩粉粉设局害了尿缸的姐姐,他让我看你的面子放他一码,”

  “放他奶奶个腿,直接做了,后面我去找你,”挂了电话我看着他,磕头就像鸡叨米,“来啊,绑了扔到沙漠,一人一泡先给洗洗,”还是尿刚厉害,人拿着捅回来,挖的把桶放进去了,我一看带着小梅走了碉堡。

  看着这个不漂亮的女孩子,倒是有点古代书里丑女大才的感觉,我笑着说:“像你这么有才、有钱、有势的女孩子,怎么能看上我哪?”

  撇个小眼睛笑着说:“承认我有才就好啊,”不说了,我还眼巴巴地看着等下面话,人去烧水了,我等着人,妈的,装模作样起来,又是弄衣服又是找吃的,我也不听了,奶奶的,扔你一个人在这待着,我也慢慢挪到门口,“别想出去了,车钥匙在我手上,”说着她举起来让我看看,又装进裤兜去了,妈的,我这不拔钥匙的习惯总是改不了,“对付你这样的流氓还是多几个心眼子的好,”说完哈哈的笑起来,我没理她,还是出去了,人都没了,投影厅只是大裤裆、及时雨与尿缸姐姐,他们在看的哈哈大笑,“看的啥啊,牙呲的,”我进去了笑着问,“《洛桑学艺》,我拿来的,”人在门口站着,妈的,我站了起来,拉上车说:“开车回去,”无奈啊,对这两个小魔头我真是狠的牙长。

  没看出来这丫头开车,急中有稳,估计也就三十分钟吧,我们这些人,说的最准的就是时间,基本就是5分钟的误差,白天有太阳看的还准备,还有就是翻字典。到了一个路口,她看着我,我又说:“回去看水壶,”我故意惊讶的喊着说,“好了,上去我告诉你原因,”妈的,我也会玩你,这些黄毛丫头,上去了,她又去烧水了,拉开冰箱看看,说:“喝啤酒还是饮料?”我说:“不喝了,我喝白酒,”她看看我说:“你一个人喝,我不陪你,”我笑着点点头,她拿着两个茶杯过来,给我放下,妈的这魔头又在玩啥,怎么喝的白开水?我闻着我的茶,没有怪味啊,她端了一杯酒过来说:“喝这还是这,”又指了下茅台酒,我看着那酒说:“这是啥酒,”我害怕那虎骨酒,这房子比那房子小不到哪去,妈的,这些黄毛丫头哪弄的这些钱?“这是果酒,你闻下看看啊,”我拿过来看了看,黑紫红的,真是有股果香,只是还有一种啥味,我在想着,她好像看出来了,“还有桑葚,"小时候吃的弄的手与嘴都是黑的,后面只吃白的了,端起来喝了一口,柔中带刚,”来,再给我一杯,“妈的,啥叫贪心,猪八戒的亏啊,我也吃上了馋的亏了,殷勤的端上羊小排,羊脖,她只是喝着白开水,吃个小排,喝了有半斤,她不让喝了,妈的,我才想起来我的问题,”说啊,咋看上我的,“”开始只是听小青说的,我就没见过你面,后来看的新闻录影带,看了感觉还不错,后面她不知道哪弄到曾经写的《狂人》

  我把太阳埋入地心,

  黑暗一片、心在发光

  我把地球埋在太阳里,

  阳光明媚、寂静

  把责任埋入你心

  死了

  b最|新cj章节/t上U酷匠ns网

  她笑着看着我,妈的这东西怎么到她手上的,我在想小魔头接触我这东西的机会,只有沙漠车上、在她家,她翻过我口袋,在想是给手机还是后面“我读的感觉是道德,小青说是爱情,你说你本意,”我让她的话影响的又乱了头绪。

  “后面就是你的说袁崇焕,佩服,说毛爷爷我不太明白,你在几个老顽固面前说的含蓄,我没听明白,”她递给我茶杯看着,“如果谁有那么一次血战,都会记下小日本的血债,三十万同胞让屠杀,那是国民党部队血战阻挡,让小日本的报复,我们的毛爷爷,想讨好世界,用千万同胞的血换了,免了小日本的债,你说你当时不要那钱,你把钓鱼岛换回来也算啊,在东北审判,还没吊死那些战争罪犯,我们那些被屠杀的同胞才冤哪,汉奸更冤,抗日战争说的都是中国人,都了45年,怎么就可以忘记?袁崇焕死了好在历史给了一笔,多少英雄惜、叹、悲,可是那些抗日战争中,国民党的二十几个将军,我们的历史只是记录了戴安澜,死去的团级更多,营、连级的一战下来,换几波了,抗日战争结束了,国民党的军队都是没有经验的新兵,你给林彪一个军的新兵,给老杜一个团的抗战下来的打的看看,这就是把国家、民族责任放弃了,妈的,说的我就气,”

  “哈哈,与你有啥关系,只是评论,不要带感情,怎么看三妻四妾啊?“她笑着说,”我不明白你们这些人,我有一个园园就满足了,搞啥的死看求上一个劳改犯,出力、出钱、出谋、出人,搞不明白你们图啥?

  “”哈哈,真是混混,敢这么说的也只有你们这些混混,我找个伪君子搭人搭钱进去,过的不好离婚吗?“她看看我又说:”肯定离吧,再找一个,又是怒沉百宝箱,那是已经人老珠黄,再有个孩子,你说怪谁?“这话说的比小魔头还简单,”我找个老公,有能力、有责任、敢担当的就是给他三妻四妾了,我能差到哪去,我们三妻四妾合作好了,还怕老爷跑了啊。“

  我让这合作的话,一下给点明白了,她们底下就是有联合的啊,只是我傻比了,”哈哈,好理论,谁的注意啊,“我故意装出来高兴的样子笑着说,”园姐与小青的“”那谁是大的,“我笑着说,”园园与小惠姐,小付的力出的也大,认识你也早,老三,我们老四、老五,好吧,不要你偷偷摸摸的,“”你们只可以坐到老五、老六。“

  我还没说完,”不行,不行的,她鲁燕是最没能耐的,“她急着说,”不是鲁燕怂恿我,也不会有你们两个,我是冲那个第一魔头的名字去的,不是小青人,再说,她是小尕子姐姐,在监狱里就给应的,“我看着她,只是低头嘟哝着:”你说是啥就是啥,“我一听也笑着说:”睡觉了,“她笑着说:”睡大床还是小床,“妈的,啥大小的,有那么夸张吗?我起来,推开也就一米八的床啊,又推开另外一卧室,草,这是卧室吗?快赶上普通一百平米房子的客厅了,这是床吗?还是古代的那种,刷的紫漆的榻,只是这榻比古代电视看见的要宽吧,大概在两米五长还是宽的,三米五。

  我过去闻了一下,妈的没有漆味,”好闻吗?原木,“她又拉我出来去了另外一个卧室,妈的,这才是榻,我看着她,”睡这吗?“她笑着说:”随便你啊,“我又去推开一门,小一点,只是放着电脑,一个吊床,再推一个门,书房,她按开了灯,妈的还在练字啊,进去看下,行、草教程,看看写的,牛叉女人,再看看书,不错,可以窝这,天天看书了,“给我写一个,”妈的考我啊,老爷打小就练柳字,外公也是一个老举人,后面又有庄大叔,于是只是写了两个字‘守志’。

  她一下大笑起来,说:”还会柳公权的字啊,没看出来,那画一个吧,”妈的,想难为我啊,接在那两个字后面,拿支大号笔,沾下水再蘸下浓墨,随便给了两大点,“去给我拿水来,”我赶快画又点下,用几张纸挡上字,等着她,我又起来挡在门口,“一会看,”进去稍微喷了一下,关了灯就出来了,“好了吗?”我笑着说:“不要开灯,月下是最美的,”她走了过去,我赶快起来站在侧面,怕吓坏她,她推门一看,“妈呀,老鼠,”扑我怀里还在说:“咋有老鼠啊,”我的笑声才让她明白过来,按开了灯,看着“真牛,这么逼真啊?你怎么弄出来的毛毛,”我笑着说:“屁上的逼真,你随便一点,画个方向的脚,小点个耳朵,宣纸一渗就出来了,”“真是混混,看看画的东西与人都不一样,”生气了,我跟着过去,人换上睡衣,上了小榻,气气的侧着身,我也爬了过去说:“真生气了啊,”“衣服脱了挂起来,”妈的,真是麻烦,惹这干嘛,不生气给我脱了挂上,这倒自己动手了,玩贱玩死了,挂好衣服,还是去冲下吧,坏了,一冲一摸,就像火疖子一样,马上就疼,三分钟就跑上去了,妈的,人是笑笑的,嘿嘿的笑,“你现在不可以在上面,”不会吧,我才想做她就知道了,“为啥,”她俯下身说:“我也怀孕了,”完了,该我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