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顺风车上的警告」

  也在想迁坟的事,也害怕老爹不同意,只是告诉园园,也正是有迁坟的想法,我才明白了,邻居为什么叫我‘日哬三“等等带三的绰号。我正是我的忤逆,又一次把我爹带进痛苦的黑暗的深渊里。

  在哪个动乱的年代,节俭的年代,伟大的祖国凭借,无私无畏的革命群众,搞着祖国的基础建设,没有机械化,只是人与牲畜,我的小叔给供销社去交菜,也巧遇我的两个哥哥放学回家,也正是我这小叔的一时私心,善心,让我的两个哥哥上了马车,我爹也不知道,马是怎么惊的,只是听人说是遇到鸣笛,我的小叔与我的两个哥哥与马一起栽进学校桥下的深又窄的沟壑,四条生命结束了,好心人,用绳子绑着下去,救了我的一个还有口气哥哥,送到医院,只是当时的落后医院,本来死不了的哥哥,我爸爸去的时候也已经身体发凉了。

  只是因为我两个哥哥在车上,我的叔叔也是白死了,我爸爸找的要烈士或者因工死亡,因为我小叔还有三个麻雀崽,就是因工死亡也会给一十八元人民币,人民政府说我叔叔,是因为带孩子才有这事故,马让搉死,公家也没有吃,还出钱埋了,我的叔叔我爸爸出钱葬了,我们的习俗,没有结婚的孩子死亡是不可以土葬,我爸爸还是让这两小子去陪小叔叔了。

  我这要迁坟,我的哥哥迁坟吗?迁了坟,我的小叔叔怎么办?我听见这些我哭了,哭着看着我悲伤的爸爸,不是为了我哥哥哭,我看见我爸爸的伟大,犹如高山一样,也一下明白他为什么打我,让我一下感受到爸爸,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好在我的两个魔头女人,”老爹,这也用操心啊,我们找个好阴阳,在那片墓区给我们林家搞个家族墓,“这话才一下,把我老爹给带出来,没有悲伤了,看看我,看看这三女人,”我就是阴阳啊,地方早就给小季说了,“老皮嚡忍着眼泪笑着说:“这些及时雨早就安排了,”我一下明白了及时雨的话:我们这些人,如果都遇上这样的爹,犯罪的太少了,真是不明白你还在造啥孽,我爸爸包容我的太多了,这也是历史原因造成我们的矛盾吧,我爸爸是坚持两个凡是的人,我又是坚决反对的人,我是经历了的人,我看见的历史与书,心里对这些老辈革命家那些佩服,我爸爸真是一句,让毛主席打倒的就不是好人,政治认识冲突才是我们父子不合的主要原因,激化矛盾的关键,这些与我们父子有毛的关系,谁上台谁下去,与我们有啥鸟的关系,坚持两个凡是就下去,下去就下去了,关我们啥事。这就是我们的历史与政治,曾经出现的人可以在历史里面消失的,就像林彪,贺子珍等等,多少年以后,才出现了这两个人名字,就像我们这些曾经学习的历史里面,大笔批评李鸿章卖国,现在的历史书上马上给老李平反了,开办洋务,开口通商等等的赞美了。就庄大叔的话,总会有一天也还国民党抗日战争的清白!

  迁坟也就放在了一边,2号我这些犯人兄弟全部随我去了我妈的坟头,小魔头也来了,鲁燕也来了,园园与老皮嚡在家没让来,他们要看好我爹,不要他来。每个人带着烧纸,白布条,倒是我这真儿子没有,抢谁的都是跑,及时雨把他的撕了一条给了我系上,我让大裤裆与小魔头、鲁燕跪在一边,每个人烧着,完了再跪我后面,以至于专门看沙漠防火的人来了,只是站在一边,也没来说个屁字,所有烧完了,大裤裆又指挥我们跪正,三磕头。

  五一过去几天,我被警察局长打电话请到了公安局,“小虎,你现在也算上资产阶级了,怎么还用收保护费?”我让这名词,搞的莫名其妙地看着局长,“市里还准备树你为改造成功典型表彰奖励哪?还是市长特批的,”我笑着说:“你们肯定是弄误会了,我连啥叫保护费都不知道,找谁收都不知道啊?”我看着局长,“哈哈,你手下的人哪?“”我手下的人比我都忙,哪有时间去干这去,我给他们的工资也看不上这保护费啊,“我笑着说,”好啊,我也希望是误会,这事你去调查、处理吧,我可是不想再看见这方面的投诉了,”局长笑着说,我分别递给局长与旁边人一根烟说:“我处理可以,一周的时间,只是也难免有打人事情,如果你们要再处理我打人事,那我可不想做,”

  “哈哈,你不要搞出来残废,死亡,我们就不管了,”另外一个笑着说,我没理他,我只是看着局长,他一会了才点点头。

  沙顶上有个古迹沧桑的烽火台,来这放牧的把土台掏了个洞,可容2个人躺下睡觉,还有个可以架火做饭的土灶。

  五月,及时雨带着鱼竿做在坝上,尽情闻着沙枣花的清香,尽情享受那暖风扶面的神怡,鸟鸣此起彼伏象是再给你唱歌,好象他就是鸟王在选拔歌唱家一样,随意的垂钓也大有姜公的风范,还真的钓上足够大的鱼.大点的可以用泥裹而烧着吃了,小的就用锅熬汤了.麻雀与那些鸟也时隐时现,一边悠闲的吃着一边欣赏它们为你翩翩起舞。

  “季哥,好雅啊,”小魔头去看他烧的鱼,“香啊”吃着,高兴地笑着,“怎么发现的这地方,”我笑着问,“早了,小尕子偷懒,跑过来看见的,那是拦洪坝,我在想这坝的水,应该可以把这改变成绿洲的,”他得意地笑着,“别高兴了,下面有人借我们名字在收保护费,让警察叫去了,”我看着他说,“共产党给了我们啥好处?”他看着我说,我惊讶地看着他:“想啥哪,没抓你就算好的,还想啥好处,”

  他只是一笑“就是抓你进去,这些人收保护费更厉害了,那些给钱的人给的更痛快了,去讲条件,”我看着他,想着他的话,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还怂的给他们发烟,我问:“啥条件?”我也根本不知道要啥,他翻了我一眼说:“这开个歌厅的特行证,城里开个当铺的特行证,”我根本就不明白这特行证是啥东西,“你只是去说,看他们态度,”

  于是我打给了局长电话,“报告领导,我的这些人要吃饭啊,你给我办两个特行证吧,一个歌厅、一个当铺的,”

  一会他笑着说:“行,一周你办完了,叫人过来拿,”挂了电话,我看着及时雨,“交给尿刚去办,”我说:“可以小打,”他一笑“小尕子、畜生也带上就可以了,你不要管了,”

  尿刚也带着这些人一下分别去了四条街各个商店,一百一个手机号码的永久保护费,靠,一小时收到六万多,他们也交代给了经营户,再来收保护费的,就说打电话给取钱送来,也就搞出来几场小战,又收到了不少马仔,也把一个自称是老虎把兄弟的打残废了,一下这个小城安静了,也顺利拿到了两个特行证,也引来了,周边的派出所,公安局的邀请,及时雨不让去了,让政府给优惠条件,废弃厂房,沙石地,成了我们顺手牵羊的目标,正负正义的结合,却给了一个太平天国的环境,我们这些不被政府批准的正义倒是,抑制邪恶的有生力量。

  及时雨看着废弃厂房不由地骂着,他在看这些设备,让银行去看这些设备那些能用,我只是有点担心这些设备到了这些人手里,有可能会惹大麻烦,“车床留个16的刨、铣床,留下,其余全部卖了,”及时雨对六子说,又看看我“你该去申请公司了,搞个建筑资质,把这准备搞个小区,”我看着他,听着这犹如天方夜谭一般的话,“好了,这交我了,”小魔头抢过话应了,妈的这些猪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我看看他们,“你看着安排吧,”说完我就出来了,小魔头笑着跟我后面,回虎园去了。

  进了我的碉堡,才发现有了电脑,我看着,妈的这些猪啥时候弄的,小魔头打开了笑着说:“配置不错吗?奔4的,直接可以上网的,”我才一下明白了及时雨的先知从哪来的了。也只是怪我一天只是看着钱,女人,那像他啊,他在成就我的同时,更成就了他自己,让他随心所欲的发挥自己,完善自己,不断提高自己。我赢进了钱,却输了人。我得到女人身体也进入了俗人堆里。

  “你也应该招会计了,”小魔头笑着说,我瞪着她说:“要那东西干嘛?我还怕我的人坑我啊,”

  “笨,这是企业规矩,以后要有报表的,说了你也不知道,让小梅给你去办,另外你也该看看付姐了,我不回去了,我伺候园姐坐月子,”妈的,我这一天都忙女人了,“园园不是在八月吗?”

  “哎呀,这你还记着啊,一个多月的时间,过的快,更何况小花太小了,”我一听,也是,现在就去吧。

  “你哪东西现在是啥价格,”一进去园园就问,看她现在的精神已经强多了,我也不知道啥情况,顺嘴“一千万”笑着,贴在肚子上,听里面的声音,“估计与你差不多一样的淘气,天天踹我,”我笑着看着那肚子,突然鼓一下,“看,又在踹我了,”我笑着说:“等他出来我打他,替你报仇,”她笑着捣了我一下,小花在外面喊着吃饭了,老皮嚡与小魔头,已经把饭菜给摆好了,漂亮的葡萄树,做在里面就舒服,小花扶着园园也过来了,小宝也回来了,“学习在班里第几啊,”一下不笑了,也不理我了,只是躲到了园园后面,“第四,天天不愿意在说哪,”老爷子笑着说,我一把揪了过来笑着说:“宝,那是没吃好,饿的粗心了吧,来多吃就学习第一了,”他认真地说:“才不是哪,那是饭桶,老师就这么骂那些学习不好的,”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我拍下小手说:“吃饱才可以学好的,”手机响了,“虎哥,又收了十二万,我留了二万,那十万已经给你随这的钱打过去了,”我只是一笑“知道了,你们最近的活怎么样?吃的不差吧,”“虎哥,活还可以,没人做饭了,基本都在外面吃了,”我听着尿刚的话,在想着这些人“你与季哥商量下,要个做饭的人啊,”“哈哈,虎哥,谁愿意下来啊,”妈的,我挂了电话,一下气上来了,“干嘛啊,你本来就没计划好,你的那些人,都在凑热闹,虎园那么好玩,谁愿意下来,”园园看着我说,只好坐下了。

  在沙漠里面我可以弄虎园,可以让这些人自由放纵,那吵到的都是鬼,没有投诉,即使有也没有人去审这人与鬼的官司。在这郊区,再远,也是有扰人的,我敢给他们放投影机吗?

  “笨死了,去电脑城看看网吧淘汰的电脑,买回来几台让玩去啊,”小魔头的话又让我惊讶,妈的把我当什么了,我懂个屁的电脑,给我个壳子拿回来了,“不懂怎么买,”我看着她说,“你吃饭,我让小梅去,要几个?”我想了下,“大概6、7个”她给打了电话,我好像安心了一点,吃完饭了,我上了车去农场看看,小魔头也上来了,“你现在是树大招风,在哪待着就不要出来胡跑了,有啥电话联系,”我看着她更惊讶了,妈的黄毛丫头也知道这些,还在提醒我,小猴精啊,说完她就下去了。

  我来到了农场,进去看了下,就两台电视,搞不明白,这刚子拿着钱都在干嘛了?也只是怪我一天都在女人后面了,没心去留意这些兄弟,妈的,就这月他应该有四万在口袋里了,怎么这边给弄的这么挖苦?小猴子跟着他,打电话叫来问下就知道了。

  看正版'/章i)节t{上酷^@匠y网$T

  小猴子来了告诉以后,才知道他认识了一个女人,KTV的女人,我还没明白啥意思,小猴子说是“鸡”我才知道要命了,拍了一下骂道:“给谁说了?”“没有,刚哥不要说,”也是,怪不了他的,只怪我们,“现在这片,你负责,刚子回去了,找电信局拉网,”手上还有多少钱?“他看看我,小声说:”刚哥全借走了,“”虎哥,在哪?我到农场了,“小梅电话,我说:”你等着,我去接你,“”不用,我已经下来这路,看见你车了,”我打了一下小猴子,出去等着搬东西,巴不得的出去了。

  一会与司机搬进来了八台电脑,我问:“多少钱?”她笑着说“还不到一万,”我又拍了一下小猴子说:“你也管好这些人,不要有了电脑,玩的不睡觉了,超过12点,小心你的猴头,”出来了我又告诉他,不要给刚子说啥,明天你等电话吧,“小梅也谢着司机,给了一盒中华烟,司机还推着不要,”帮我这大的忙,也是谢意,“司机拿上,对我点头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