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顺风难顺心」

  又去一趟小惠哥家,看看她嫂子,我想无论什么原因,应该是给多放一点钱,可是小付怕这女人拿钱跑了,于是递给她嫂子一万说:“他是不要你喝才成了这样,差钱告诉我,我让人给你送,想买啥我也让人给你送来,如果你丢弃他跑了,我一会带人追的杀了你,”她嫂子只是一苦笑,她哥只是‘嗯,嗯,喔’的想说什么也听不清楚,看看这落魄的小家,这女人也怪可怜的,家具还是80年代的东西,一下又把她与我们这些犯人联系在了一起,我们需要信任,她也一样,如果想跑早就没人了,也不用受十年罪,才想起来小付,“你还有啥首饰?”我笑着,怕她不开心,她一笑,“给鲁燕,不要的,”我一看也没管是啥东西,就给递在手上了:“嫂子你受累,帮帮忙,”我又拿了三万递给说:“修房子,换家具吧,”她嫂子一下哭了起来,她哥也在嗯喔的哭着,我也怕受影响,赶快出来了。

  “再给你出一点钱,你把首饰店的生意也关心下吧,”上车我又提起来了,“哎呀,我就不想吗?我还有钱够周转的,”我看见她的烦躁,不明白她的烦躁原因,只是看看,到了路口她就下去了,也没要我送,也没与我说话,走了。妈的又出啥神经了,我惹的吗?去了公寓。

  上去打开笔记本,QQ,看见的都是,虎哥,甚念,我也会看邮件了,也看见了腹中孩子,只是留下,我爱你,盼望团聚!郁闷的离开了,我根本不了解她的思想,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怀孕去美国。

  有半千平米,几棵枣,梨,桃,苹果树,还有个看门的,只是门开了,小青也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看上去应该五十过了,“顾大爹,你不用来了,对老人一笑,老人过来插上了说:“小伙子,挺野的,”我递给老人一支烟说:“顾大爹,我给你点上,”说着我摸打火机,“不用,小伙子,进去吧,”小青上来了我问:“你爸是地主老财啊,”她一笑说:“你爸爸才是地主老财,我爸爸是革命战士,”“啥革命战士啊,你爸爸不会是司令吧,”我笑着说,车停下了出来她还是没说话,我说:“咋不说话啊,”她指了一下说:“我爷爷在看我们哪?”“在哪?”我顺手指的方向看去,爷爷在那修剪果树,“就那还有一个人,站着?”她捅了我一下,说:“快过去吧,”“哈哈,俺去教老爷爷剪枝,”她狠掐了我一把。

  过来了,我笑着说:“您老这铰的好啊,虽然是打下不打上,留主剪其支,但是,你老这树太密了,”老爷子扭头看着我,一笑,才有点后悔冒失了,老爷子没说话就把剪子递我手上了,我剪了几个,又问:“爷,你的手锯哪?”老爷子扭身,蹲下拿个手锯给了小青,我踏到树上,接过来。

  酷s匠S网唯一oP正…版◎,I-其他都C=是D盗,“版U

  “把外套脱下来,”小青喊着说,“听见那,那么大声,”我笑着说:“也挂不到,”“没事,挂破了我给买,”老爷子坐在埂上小椅子说着,手里还拿个紫砂壶,看着孙女,我下来说:“爷,这果今年结的大,色还肯定好,”老爷子用拿壶的手指下全部的树,“爷爷,你干嘛啊,剥削人啊,”我笑着看看小青说:“你就不会享受,拿上剪子来,看我给你一会修完啊,不过我也得喝茶,”老爷子开口了:“小兔崽子,你喝啥茶叶,”“报告首长,”声音很大,又低声说:“给竹叶青喝吧,”站在后面远处的进去了一个。

  我与她开始了,修剪完也快十一点了,老爷子旁边多了两人,“我妈来了,”她低声说,到了二老人面前说:“爷爷,妈,给工钱,”旁边年轻的中年男人,端过来茶杯,递给我说“请喝茶,”又退后了,老爷子笑着说:“丫头片子,进去吧,”老爷子的高兴看得出来,娘俩走在后面,哈哈,小声说着,老爷子递给我一支烟,我也没客气,接过来就点着一起进去了。

  老爷子看看我说:“象棋下的怎么样?”我一听,一笑说:“基本上在宁夏属于前二十”老爷子笑着说:“真敢吹啊,小胡,棋给我摆好了吗?”一张小棋桌,两个沙发,“咱就三把,输了不可以骂我,生气,找我茬,”老爷子坐下看着我说:“来吧,小崽子,”我坐在红方了,起来转下桌子说:“咱不欺老,您先行。《梅花谱》他一定没看过去,设他两局,我笑笑,提车露马送个,看看老人怎么应,“不要着急,慢慢走,看好了”老爷子提醒我说,我说:“好了没问题的”“那你的马就给我了,”我心里高兴啊,五十步之内你就投降了,“悔吗?我让你悔棋”老爷子笑着说,“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哪”,到我双车搓死,就是五十一步,“哈哈厉害的小家伙,来再来”“红还是给您,”“不用,”“我用红就不好玩了,”我笑着站起来,也不敢想赢了,只是换子求和,哈哈,心里暗笑,两把和局已定了,我也算小胜。

  吃完饭出来了,小魔头递给我一个小袋,说:“你部队证件,我们去见小梅,”看着那小袋,心里纳闷,我的啥部队证件?见小梅?

  一起进来,小梅早就在等着,我的手机也响了,陌生号码”喂“我的你好还没说出来,对方就急的说:“小虎,我是民政局的,墓要加大概二十个,钱我已经给你打过去,你与这个人联系,他是阴阳,这几天就要全部牵完,中央领导要检查,”我笑着说:“我这都准备好了,你让来就可以,”电话挂了我也在纳闷中央能关心这啊,妈的,这帮王八蛋,让查进去才好,我把阴阳的号码给及时雨发了过去。

  “总理要去看宁东能源,宁东又建七个火力发电,”郝爱梅看着我说:“你现在赶快把你的混泥土贲站搞起来,我这给你弄各个工地合同,”我傻比一样,看着她,什么混凝土泵站?你给我弄各个工地?“不要你明白,只要你听我的就可以了,”妈的,这小丑女也是个魔头,干嘛?不要我明白,我不是成了傀儡了,又一想,妈的哪有我这样的傀儡,钱全在我口袋里。“现在就去看你们那地方,“我犹豫了,因为及时雨不喜欢女人指挥他,更何况他们还不认识,更何况她还是个小丫头,怕她的强势让及时雨挖苦,更重要的是怕他们之间吵起来我说谁?

  虎园里,模样已经在改变,及时雨的心里计划已经在实现,一部分错落交叉的水泥路已经完工,现在推土机与装载机只是在堆沙山,发现石头的地方已经让他们用沙漠堆在外面了,只是怕检查到,看见我们的棚。没用归没用,只要你一用,就有单位找你要钱,虽然划给你的地方,但是建墓以外的就是违法了,他也不知道这石头怎么去分几号,也不知道这石头在混凝土里面的标号,这个地方的混凝土标准都是他的标准,没有数据,只是眼睛。别人筛选的可能只是五类,他可能是八类,别人的水泥可能夹有325的标号,他几乎不考虑进货。

  这里也快成了养殖场,银行一伙,养鸡的,搞羊的,最好笑是小尕子,既然花一万多块钱,买回来一大一小两头牛,大的奶牛,小的他说养到明年吃肉。最牛叉的是小猴子,空手套白狼,居然在梨树,山桃树下,放了十来个箱子,蜜蜂越聚越多少,还有了蜂蜜吃。

  及时雨集合了在虎园的人,让他们开始把拣来的钢筋,全部拿出来,扎一个十一米乘二十四米的片子,这些人开始忙了起来。

  我们一起到了虎园,看见这些人在忙乎,我也没下去,只是让她们下去,两个小魔头过去了,与及时雨说了一会,竟然去后面了,一会小尕子跑过来说:“虎哥,喝蜂蜜吗?”我让他上来说,他掏出来一个小瓶子递给了我,又给了我一个小竹板,“妈的,哪弄来的?”我吃了一口,问他,“我去偷银行的鸡,一看还小,就偷小猴子蜂蜜了,”我笑着说:“偷的干嘛?”“给小宝吃啊,小花说是在长牙,不要小宝多吃,她还特别给小猴子说了,没的搞就偷了,”我拍了一下他头说:“以后再给他多吃甜食,小心我吃了你,”他只是嘿嘿一笑,”我姐姐说要不是老板娘怀孕,她早来这了,“我让让无意的话,给了一闷棍一样,妈的怀孕了怎么不说?还那么不高兴?”虎哥,我要去拆车场去看看翻斗车,“我看着他,”要哪干嘛?“”拉石子啊,那多方便,“说完他就下去了,哪三人也出来了,”六子,“及时雨喊着,只看他笑着掏着一个塑料袋,拿了几张碟给了六子,看着这两个小魔头与及时雨谈的还不错啊,看见那么多的墓碑,我也在想着迁坟,我要不要遇老爸商量。

  看着两魔头过来了,看的郝爱梅走路好像怪兮兮的,“虎哥,赶快来,尕子在拆车场打人了,”我一听,挂了电话,就发动了,两个小魔头也是猴灵,只是一停换档瞬间,就上来了,飞驰起来。

  本来就不远,只是路两边,看见110与我的人,挨打的人,在一起拉扯,我车基本是靠在他们身边停下。我下来,一把揪出来小尕子,只是这些人让我的车给惊住了,“老虎,来了,”人们已经不在喊,不吵了,一个小男孩子也哭着追到小尕子身边,一个年轻女人只是在哭,看着哪男孩子哭,一副滚刀肉身体的男人,让我的那几个人挡着,流着鼻血,我也想到了,为什么打他的原因。

  我拍了一下,一看是畜生,笑着挥了一下手,几个人散了,哪个男人也不冲了,我抱起来哪个男孩子,抓着小手就是狠狠一耳光,其实我打的,只是借着孩子挡下110的嘴,“谁报的警啊,还不给警察说没事了,”警察也只是看着我,那女人赶快起来到警察那说:“我们不报警了,没事了,”警察都看着我,“小虎,你可别再挑啥事了,平下来你就带你人回去吧,”我笑着看看他,“你们只是警察,只管治安,不管家庭暴力,你如果不让他再打小孩子,我马上走,”警察们一听一看,也就全部走了。

  一个两岁的男孩子走到哪个大的也就六岁吧,“哥哥,回家玩,”尕子一下又冲了过来,我挡着看了看他,“你把这些受罪的孩子,都带回去啊,”我从他们车上,拿出来一把虎头刀,走到那孩子跟前说:“去砍他一刀,”“不要,军子,不要,”女人马上着急地喊了起来,我指了一下那女人,她马上捂着自己的嘴越哭了起来,2岁小男孩子却拿刀,对着他爹的屁股就拍了一下,“爸爸坏,”男孩子赶快抱起来小的看着。

  “羞吗?哪个是你亲生的,”滚刀肉指了一下小的,我拣起来刀,在他脸上拍了拍说:“既然你选择了他妈,就应该接受他,你就是再不喜欢他,也应该有个爷们样子,他可是没砍你的。”

  滚刀肉笑着连连点头,“我的人经常来这个拆车场的,如果再发现,这孩子身上有一点伤,哪怕是他自己摔的,也是你的错,下次我再来就不是这么有理的待你老人家了,”我把刀递给了畜生,看见那不再哭的女人,又指着她对滚刀肉说:“也包括这女人,我会带女人来看她身体的,以后乖了,我会照顾你生意,不听话,我就让阎王来管你了。“我也没有再理他,”妈的,畜生啥时候出来的,咱不给老子通气,“他一笑”虎哥你现在忙的,那敢打扰你啊,昨天才出来,“我看看小尕子”还不走吗?“他们几个冲我一笑,“车还没给钱,你先走,”畜生也脱开我的手,“我与他们在一起,你忙你的。”妈的,老子能吃了你们啊,看看一个个怂样子,心里骂着,走了。

  在这当今社会,警察只是管着君子的事情,对这些刁、赖的恶人,流氓的威胁要大过现在的法律,我让这些人也传的神乎,一拳就可以打死一个人,我手下都是一些亡命徒,提刀敢与警察拼命,其实我们,看见警察一样出于本能与习惯的发怵吧。总之,我与这些人,让这人们给戴上了魔符。也正是这原因,借虎名的一些小混混、地痞,开始对各个经营户,征收保护费,也把我隐隐置于警察眼里。

  “虎哥,他们怎么不与你一起走,”郝爱梅笑着问我,“哪个你叫畜生的人咋不生气,这难听的外号,他也愿意让叫,”

  “在里面的人是没有选择权利的,何况他就姓储,叫生平,”我笑着说,她伸手搬我说:“回家去看老爸去,”我扭头看见了,她手上的玉镯子,又看看小魔头,我感觉到这些女人早已经联合了,我在谁哪,可能她们都知道,只是装着不知道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