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痛快的黑子

  第14章痛快的黑子」

  也就是除夕之夜,这些人放开了狂欢,英雄本色连续看完,热血男儿,一味地追求着英雄本色,狂欢的烟花,让这个死人多的地方也再一次感受到阳世的真诚,也让游魂停留。一个《阿郎故事》又把这些人带回曾经去了,每一个人都在随那歌声偷泣,没有人回头,没有人左看右看,让风尘刻划你的样子,就像早已忘情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在他们这些人的脑子里,早已经没有了大年初一要干嘛,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与兴趣,每个人都拿着自己是钱,在自己的范围规划着,他们没有去想这应该是我该掏的钱,他们不在意钱包,这些悖逆、狂诞的人,在意着他们的兴趣、儿童、少年时代曾经有的那么一点梦想。

  二月过去了,银行的韭菜可以吃了,小尕子出去的时候,在下水道救回来一姐一弟,来往的行人只是看着这上面大声哭泣的弟弟,没有听见这孩子是呼叫“救救我姐姐,”他靠边停下车,爬在恶臭的洞口拉了出来,他哭泣的抓着屎臭的衣服,提了出来,他脱光了这个小女孩子,把自己的外套给裹上了,抱着姐姐,叫着弟弟上了他的车,“五哥,我这需要一米五左右的女孩子衣服,全套,一个一米男孩子衣服,赶快送回来,”他又看看说:“小男人,不哭了,男人可不是你这样的啊,拍拍胸脯,咱是爷们,不怕,”他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小男人真不抽泣了,姐姐一笑,”谢谢大哥,“他只想哭,”“刚哥,虎哥在吗?”“在啊,怎么了,”“你给看看那个碉堡是开的给弄热乎,我这带回来一对姐弟,”他擦着眼泪,到了沙漠,我迎上一看那女孩子,说:“不要熄火,热风再给一档,小伙子下来,”小魔头笑着说:“虎哥先给吃还是先给洗啊,”开的车门的臭味我们已经闻到了,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尽量压抑着,“去抱我被去,”小伙子跑去了,银行带着弟弟说:“饿吗?”男孩点点头,他们把这脏不拉叽的孩子带进投影棚,每一个人都是先后来了,三十几号人,不去干活了,包括及时雨,小尕子用被裹严了小女孩,抱到了我的碉堡里面,鲁燕与小魔头进去了,五郎拿着几套衣服也来了,女孩子衣服递给了我让送,我站门口叫着小魔头,看着她也只是穿着内衣,门开个口一边拿衣服一边说:“弄洗头膏,剪子,”我看着小魔头,我以为她只是好奇,不会给那么臭的人去洗,我转身大喊:“洗头膏!”回话声音更大”等等“一会小猴子拿过来了洗头膏,我递了进去就过来了,这些人渣一下把小男孩搞成了少年犯的寸头,五郎给买的衣服在给换上,小尕子揪了一下小男孩几几问:”这是啥?“小男孩大声说:”传家宝,“惹的都笑起来,“叫啥,”“宝”,小猴子拍下裤子说:“几岁了?姐姐叫啥?爹妈在哪?”宝又哭起来了,说:“我十一,姐十五,我妈死了,我没爹,”所有人都不问了,他们知道这孩子的谎言里面的仇恨,与他们大多数,曾经的少年犯一样,“姐叫花,我们遇到一个老头,说摸下姐姐几几给馒头,给钱,就把我们领到一个拐角了,让我站在外面等姐姐进去拿,姐姐喊了一声跑了出来,拉我就跑了,谁知道那盖是能翻的,姐姐掉下去,我坐着蹬,喊着,没人理,有个细棒我放在铁盖下面,蹬开了,用细棒拉姐姐,她怕把我拉下去,”小尕子、小猴子,几个二十三、四的都在看我,我也知道他们意思,“今天只是去看,谁也不可以动手,出声露气,跟着他看看那窝,有没有人,回来再说,”这些人都走了,三辆车出去了。

  可恶的老杂种,都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又是一把年纪的人,怎么就没有一点善心,想起来了那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话,这次弄来了你,把你做成了酱油喂猪吃,一会这两人也带着花出来了,一个机灵、可爱、漂亮的女孩子出来了,小魔头附在耳边小声说:“下身有伤,”我的火一下出来了,压不住了,小魔头马上揪着我屁股的一把肉“轻松一点,不要让人全部疯狂了,”我才一下冷静下来,“大裤裆,”我走到车边,喊着,“虎子,啥事”他小跑过来,“给老子,”我赶快改口:“你是老子啊,”我气疯一时忘记了现在都在改口,“没事,你只是口头习惯,现在这规矩,小季也说了,与你没关系的,”我看了他一眼:“屁,令不统一就没意思了,你给我说下治疗女人下身伤买啥药?”

  “不要买,我这配好的药,应该可以用,少喝水,我去拿,”小魔头过来了,我问:“小付,鲁燕两个在干嘛?”在拆洗被,“她看着我。

  “虎哥,好机会,没人”小猴子的电话,“让人看着,没声的弄来,”我看看那些热心人:“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吃完了带到大棚去,凯子找个不相干的地方给我挖个坑,”这些人知道我又为这小花犯神经病了,及时雨三人过来了,“虎哥,我们做啥?”五郎问,“与你们没啥关系,你们在大棚吧,”及时雨笑着说:”来了让姐认下,再说做这我比你有经验,还是你不要管了,带走她吧,“我看看小魔头说:”你去大棚,“小魔头笑着说:”我不,我要枪毙他,“说着她真掏出来一把手枪,我们都让吓住了,我压了下自己情绪,我看看,我接了过来,妈的是真的,我给装在了口袋,“一会要是本人,你可以踢他,这东西完事还你,”凯子过来说:“虎哥,好了,”手里还拿着弓,我伸手,他走了过来递给了我“打野兔的,”我笑笑说:“有几把,”“虎子,药”大裤裆大声说,我看了下小魔头,“六把,”妈的那不射成了刺猬,“叫几个兄弟去下面担粗棒,上面用细柴,”凯子去了,我看看及时雨,举着弓,他一笑点点头,“得用你的车,”我把钥匙扔给了他,“你们两个就不要参加了,给这六个弓箭手去做,谁的残忍也比不了猎户与屠户,他们已经习惯了屠杀。

  ”季哥,那六个里面也打个眼,别用个尿蛋,“他一笑:”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三辆车都回来了,小宝笑着下来就喊:”姐姐、姐姐坏人抓来了,“我说:”小宝,打他,“小宝拣起来地下的棒,就在小腿给了一下,又跑上去吐了一口,”大爷我可是丐帮分舵主,“小尕子拿着皮带对着脑袋就是一下”丐你妈的舵主,你这样的下三滥也可以做舵主,“血流了下来,我看看及时雨,来带上虎哥车,”小尕子与小猴子、尿刚、文文随着上去了,“其他人没事了,去干活,”小魔头与小花过来,人都已经下去了,小魔头不依地揪打着我,“花,你姓啥,上过学吗?”她看看我说:“我随娘姓了,花花就是我名字,我弟弟我给起的花荣,我上到初一,弟弟三年级,”“那再让尕子哥送你去上学,”我笑着说,“我不去了,我在这干活赚钱供弟弟上,我啥都能干的,做面条,蒸馒头,”我笑着说:“不要考虑钱,去上学,尕子哥钱多的花不完的,不要你养弟弟,他养你们2个,”“那我也不上,”她低头小声说,隐约听见了凄惨的叫声,“哈哈,你与尕子哥商量吧,”我看着她又问:“你爸爸在那?你们户口簿在哪,”“户口簿掉臭坑了,”哈哈,我笑着,看看五郎,“打电话,让尕子回来,”又看下小魔头说:“带着去拷火,”“我不冷了,我要去干活赚钱,”妈的又是一个小死心眼,我对小魔头摆下手,“我自己去,不要姐姐带,”说完跑了,小宝也跟在姐姐后面一边喊一边跑去,妈的,这小的孩子,你说扔在这荒滩不去上学,不是一样没救她吗?

  “你就不懂女人心,”小魔头说:“她怕上学,回来就没她的尕子哥了,”我看着她:“屁大的孩子,她知道个啥,”只是这世界变化快,只是我们与这世界有夹层,看现在的社会真是不如这些毛头。他们虽然小,可是他们有着广阔的视野,在网上看到比我们知道的多多少,他们不用去万里路,就可以有感受不一般的认识。大千世界,那些看不见的犯罪才更可怕,我们这些社会的孽障,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远不及那些被我们误杀,过失杀的人,他们危害的是腐烂,我们的危害只是一个针眼,可是我们遭到了十几年没有自由的惩罚,他们倒成了社会的受害者,国家机器只是追究果,对因倒是给到了道德上去了,那我们这些还是路见不平的人,放在道德法庭上可能还给奖励大团结了。

  就像小尕子,后爹打姐姐,居然手摸姐姐肚子,小尕子拿着刀扎进了后爹屁眼,如果他要是到下也不会死。五郎、六子、刚子、凯子也是因为后妈,更让你想你明白的是,他们现在出来了,足够当时工薪阶层羡慕的,可是他们依然不回去,依然说起来,还是用老混蛋,畜生来骂亲爹,这些爹就是第一波有钱人,换老婆的人,你讨小就讨小了,儿子反对也正常的吧,让小狐狸一点药,就炸锅,暴打,掉起来打,不杀你个狐狸精怎么安心。

  “虎哥,好消息,这东西已经到八十了,”我听的难以置信地看着小付,她把手机递给我,小凡信息:现在货一天一价,已到八十,今年有可能过一百六,奶奶个腿,我这一个多少月,六百万就到手了啊,哈哈高兴,手机还她,在脸上恨恨亲了一口,看看这些家伙,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果树,苹果,利,桃树,一下就把这虎园给改变了模样,现在大棚只是小付与小花,抽时间进去翻着,我走进墓地看着,路已经在铺,银行带人在栽树,“小子,这又搞的啥树?”他一笑“虎哥,是野山桃,春分一过就开花了,这几天你也该去看松树了,”我瞪着他说:“你自己去,想带谁随便你,想开车随便你,”说着我把那张小魔头给的卡掏的找出来,递给他“密码,三7个六,明白吗?“他一笑去了后面说:”破松树能花多少钱,季哥,五哥给的还多着,“也不好当这些人面前说他,打了一个烟关走了。高兴啊!

  ”大哥“我笑着看着大裤裆说:”这几个小怂好用不?“一边说一边给大家递着烟,”有你在,哪有不好用的人啊,“”你们这是计划了多少个穴,“”虎哥,一百个,季哥说政府还有没算到的,“我笑着说:”有个老季与你们这帮兄弟,我可以天天睡觉了,“几个人笑着,只是不太自然,”还有多少天能好?“我笑着问,”虎哥,也就六、七天“我看着大裤裆,”是啊,五子去看石碑去了,“大裤裆看着我说,我又发了一轮烟走了,高兴地唱了起来,”起来饥寒交迫的人们,把我们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只是听见笑声。

  及时雨又在搞碉堡,“季哥,你也出去了,看看其他石料厂,另外看看这个水泥罐装设备还差啥,刚子怎么也不见?”

  “这些不要你操心,干你啥干嘛嘛去,别来烦我,刚子带着几个人去干城里小活了,”

  我一边走一边说:“赶快给我盖搂,我给这些爹娶老婆,”想与我说也远的要大声喊了,小魔头的电话又来了“虎哥,快回来,商量事情,”挂了,奶奶的,啥事电话说不就完了,我在这多好,天天可以看见爹,看见兄弟,看见老婆,马上清明节了,我还要给我妈去上坟的。

  )a最、新_章节q上(酷Vc匠8网L

  给园园打过去电话问下情况,“告诉你个好消息,我的货已经稳赚六百万了,”一下感觉到她的轻松了,原来她这懒的动,是在这纠结啊,我又问:“在哪?”“与皮叔在爸爸这,”我笑着说:“马上到了,”我叫了一声“小付”她从碉堡里面出来了,“回去吧,”她上来了,我笑着说:“你的生意也该看看,该准备货了,”她微微一笑:“我现在不想做了,累的,”我摸了一下她脸说:“回去好好睡一觉,”一会到了,我以为她不下来,看她也下来了,过去抱起来,她不好意思地看着四周,我又故意去亲她,“讨厌”上到拐弯,她抓着要我放下,“老头,开门来,"老皮嚡开门,”哈哈,吃白了,吃胖了,我老爹你给吃胖没?“他只是笑,我快步进去,老爷子在厨房,”林老头,“老爷子笑着扭头过来,我一看,哈哈笑了起来,”好啊,好啊,老爹,脸色也不错,真胖了,“园园也笑着说,”是啊,所以辞了那阿姨,给季哥说了,不要他上去了,“园园一下也好像以前那厉害劲又带上了,高兴啊,”老爹,你跑进厨房干嘛?“老皮嚡笑着说:“老爷子说我做的米饭不好吃,他做米饭,我做菜,”我一听笑着,后面的话没敢说,“园园,你把这卡拿上吧,看着不行再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园园笑着说:“你吃房子啊,那平房都没住,”我说:“不然就搬过去吧,我担心你上楼,”“我没意见,看老爸”园园在厨房看着老爹,“我也没意见,”我高兴起来,“那就不要搬东西了,重新买两个电视吧,”园园出来推着我说:“我身上钱够,不要你的,快去忙你的事去,别在这烦,”让给推了出来,老爹与老皮嚡还笑出了声。

  我们这些曾经的社会孽障,在黑暗环境里面成长起来的孩子,只是黑暗的一分子,影响不了社会什么,决定不了社会什么,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我们痛快地活着,改革颠覆了道德,钱只是替罪羊,我们不需要了,只是需要痛快地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