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开眼的春节」

  我不知道这官到底是个啥样子?也不知道这将军府是啥样子?只是以前小说里,古代的记忆,今年的春节算是开了我这土眼了。

  我们一起来到了一座小二层楼,门开了,大红灯笼那个漂亮,小楼让人看着却是威严。进去了,两排房子,中间的大灯,照的走廊贼亮,几个人,来回走着,只是看下小青,没有招呼,小青只是点点头,就进去了一间更大的客厅,中间坐着一个虽然笑着但是还威武,倍精神的老人,旁边一男一女,五十岁不到,爱梅笑着叫着,看来他们很熟悉,“这是我爷爷,”我一低身“爷爷,您好,”还没我爹大,我叫你爷爷,不是把我爹也叫小了,“这是我爸爸,我妈妈,”我躬着身:“叔叔好,阿姨好,”她爸爸不高兴地说:“好像我这叔当的有点,”他的话一下就刺到我不高兴,没有与兄弟们狂欢的愤怒上了,“爸,你说啥啊,”小青不高地说,“对不起,妄称不是我的本意,我不来,你丫头就要给我栽下车去。我本来就是劳改释放犯,我这也没啥本事,只是靠苦力,”她爸爸一下暴怒起来:“你想干嘛?我又没请你来,”“爸爸,”小青哭着过去打她爸爸,“对不起您哪,只是给你丫头当一时司机,司机嘛本来就是下人,不需要尊贵的您用请字,误入白虎堂才是个充军,冒进贵府还不至于再关我十几年吧?”难压我的愤怒,一下酸酸的挖苦,也算小出一口鸟气,说完,车钥匙一放,对着老爷子一躬身,“姓林的今天你敢出去,我马上就跟着让车闯死,”我对她只是一笑,“我只是个屁,你放了就完了,”我的轻松,比园园那次感觉更爽。

  4最Iy新/m章节O上j酷匠网hq

  “哈哈,还真是把自己当绿林好汉了,还把自己比做林冲了,那你言下之意谁是高俅,按你娃娃的道理,我可是没惹你的,这是我的府邸,”

  我让这一问,倒觉得自己真是冲动,“对不起,爷爷,孙子不敢也是无意冒犯您,你老人家大人大量,别计较,童言无忌吗?”

  老爷子哈哈一笑,“好脑子,反应挺快,用词也算恰当,坐下,给我回答三个问题,我高兴了就不计较你的童言无忌了,”园园笑着过来,按着我坐下,“喝口茶,”

  “吴三桂,是汉奸吗?袁崇焕,怎么死的?崇祯,是昏君吗?”

  “吴三桂不是汉奸,只是明当时不承认清是中国的,他只是糊涂,”她爸爸一听说:“怎么是糊涂,”我笑着说:“既然投降就把关宁铁骑解散,躲到哪去活着,搞到后面再给个反名让杀,一反明二反闯王三反清,历史再给个大罪名,汉奸,不是糊涂吗?”看他爸爸没话了。

  “袁崇焕死在自己手上,”还没说完,她爸爸一下就喊到:”胡扯蛋,“我笑着说:“他死的让每个热血人发恨,读史,我是用心去读,不是按书去读的,历史是人写的,很多字是有味的,他的功在关宁铁骑的战斗力,主要是守着不出来,有了功,文人的傲是最可怕的,毛帅再怎么不听你比划,那也是清的道障碍,给杀了,勤王本来就是马上回京再从内向外推的守,你追清人干嘛,洛阳没了,京城开打了,一个总司令坐个吊筐上下城墙,还不惊觉自己的危险,还敢在百官面前出狂言,让抓了,不为自己辩驳,他是认为他之下再没人了,他是想着皇帝还要靠他去打,不是死在自己手上吗?”看着她爸爸又不说话了,“崇祯不算昏君吧,只是他的思想太完美,抱负太大了,讨厌帮也是害怕帮派,勤勤恳恳的死在文人的士道上了,”

  “哈哈,这是我听到最有见识的回答,不错,那问下,怎么看毛泽东的功、过?”老爷子笑着说,“实事地说吗?”我有点担心地问,“当然啊,家里话,只是个人见识吗?”

  “我是反对最厉害的人,我小时候就看到过远征军,援苏骑兵的事,知道那些热血男儿的凄惨与悲凉,明那么腐败,不是一样有远征军回来的吗?中国那时候要是团结就不是今天这么恶心人了,”我看着他们,“没想到啊,小子说的过激了,老岳,你看这水平满意吗?这个双本拿的不是宣传出来的,”她妈笑着说,她爸爸也笑着看着老爷子,老爷子精神有点恍惚地起来挥了挥手,拍了一下我,就出去了,“小李”一个小年轻进来了,去给照个一寸照片,我只是感觉到老爷子与我刚才说的有关系,我们三一起去了一个小屋,给我拍完,小青笑着说:“给拍个合影,”说着两人一边一个。也快零点了,我看着他们一点没有走的意思,估计回去狂欢是没戏了,“该我们去狂欢了,”小魔头笑着说,两人互相看着,等于是夹着我走了“明天早上回来吃饭,”她妈大声说,也没我由我开车,小魔头带着我们去了那大房子,进去里面的东西太多了,茅台酒,中华烟,肉,还有不认识的,比上小商店了,两人外套一脱,小魔头看着我,“你不热吗?”说着过来,脱了我的外套挂了起来,妈的这些东西给我兄弟那真是美死了,爱梅从地下拣起来一条中华烟,递给我说:“抽吧,我们去弄一点吃的,”我拿起来一看,妈的,怎么都是开封的了?拿出来一盒,妈的,怎么这怎么也是开的,烟还是散的,拿出来一根烟,也看见了一张卡,以为是烟的广告卡,也就没理。

  进入眼睛了一瓶子酒’虎骨酒‘,我起来走了过去,拿起来看了看,妈的,这虎骨还可以做酒啊,傻比青年的我,贪嘴之福,喝了一杯,又给放了回去,妈的不好喝,两人端着菜上来了,小魔头又倒来三杯,”新年快乐啊!干杯“”新年新气象,干杯!“我有点热、晕呼说:”屁的虎骨酒,一股药味,干杯!“只是我与爱梅喝了,小魔头放下杯子说:”你俩先喝,我出去再买一点东西,“说着她关了大灯出去了,昏暗的灯光,她身体的曲线显出来是那么美而带诱惑,走路的颤抖,拿酒弯腰的翘臀。

  ”虎哥,咱倆先喝,“说着她坐下来,又是碰了一杯酒,一会我也感觉到自己更热了,有点压抑不了,我好像没有这么强烈过啊,面对这不算漂亮的女孩子,还是一直在小烦的,我怎么一会这么冲动,感觉到血在沸腾,她又拿起来一根烟给我点着了,递给我,碰到了她的手,她的身体,她的小房子,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拉了过来,”干嘛啊?“我的手随着塞进去她的衣服,”不要“,你妈的,我哪去听你的,难以控制我的冲动,扯下来她的衣裤,揉搓的疯狂,她的举动更让我惊讶,一下含着我的根,另外的一种刺激。

  我的冲动只是想干她,一把提在沙发上,没生命疯狂的抽插,用力的狂顶,她那’嗯、呀‘的声音更让我发疯,狠命的塞、顶,“虎哥,你可真棒啊,”感觉应该是出去了,怎么还这么硬,我又翻了她的身体,她没有随我,却站了起来,拿着塞了进去,靠着沙发,手扶着,顶的更是刺激,还是那么硬的冲动。

  小魔头开门进来了,只是欲望,没有了羞耻感,只是为了刺激,我也第一次认识到书里的这些人的刺激,当时总是在想那羞而可耻的行为,总是认为是作者杜撰,现在让我证实了。不知道是我在色奸她们,还是她们轮了我?更搞不明白,小魔头,拉来这女孩子的目的?也不明白她们的关系好的程度?就按男人来说,我是绝对不会与任何一个好兄弟去分享一个女人。进去洗澡才知道了啥叫桑拿浴,小魔头把我塞进去一个玻璃房子里面,关门,一会的闷热,看着两个模糊的裸体,一会门开了,两人进来,“爬到这来,给你搓背,”说着我让拉的躺在一个小床上,“你给搓背,我给搓四肢,”郝爱梅骑在了我的屁股上,搓着,我也感觉她下身的热了,小魔头搓在我的两手,胳膊,“好了,”我随便她话也爬起来,“干嘛?前面还没搓,躺好,”好在刚射击完,枪没反应,只是在根那,两人用的时间长,搓了洗,又是浴液又是香皂的“这地方洗不白啊,”我坐了起来,笑着说:“那地方白就得天天晒月亮。”

  “初八我结婚,你来吗?”郝爱梅爬在我身上说:“我想好了,结婚有啥躲的,”我也不明白她说的啥意思,“让我去抢婚啊,”小魔头掐了一下我,说:“别理这傻猪,我觉得好,后面一闪,就合法了,”我根本转不过来,这两个娘们的话,“你们说,我下去抽烟了,”小魔头又拧了我一下说:“床上抽,我去给你拿,”她说完还没起来,郝爱梅已经下去拿来了,点着给了我,烟与火机放在了床头柜上,小魔头从我嘴上拿过来烟吸了一口给了郝爱梅,然后对我嘴吹了进去,我开始咳嗽起来,“笨死了,不会吸啊,”郝爱梅又对我嘴吹了进去,我吸了又吐了出来,感觉挺好。我伸手拿床头柜上的烟,把卡给倒了出来,“怎么是银行卡,”“你的”小魔头看着我说,我惊讶地看着她:“我哪有这卡,”“猪,我给你的,”她看了一下烟,说:“密码是三7个六,”“这东西怎么这长时间了还不起来,”再给弄起来,“小魔头看着郝爱梅说,她抖着奶子说:“还是自然的好,睡觉吧。”

  初八她真的结婚了,只是听见别人叫她爹是郝局长,老公是个公务员,他爹是个啥主任,只是听见司仪喊着说“知道新郎官叫王浩,”真是闪击战,十六两人就离婚了。初二小魔头给拿了十条烟,酒,牦牛,鹿肉与我一起又回来了,用刀割的把肉分了,小付给老爷子一个玉扳指,给园园一个玉镯子,看见小魔头也来了,又给了小魔头一个玉镯子,她笑着说:“姐,再给一个,”小付真的啥话没有,就又给了一个,妈妈的,你那是如意包啊,“给你带上,”她拿着一块白玉过来,我看的那玉油不拉几的说:“给我放哪吧,”园园接了过来,我去接,她打开了我的手,给我套上了,小付过来,拉后面的绳扣,“好了,”小魔头笑着喊着,“成斌已经来看过老爸了,”我笑着打断园园说:“有安排,一会过去,”又对这两人说:“在家,我去给老丈人拜年,”

  在成斌门口,我拿了一瓶酒,一条烟,一份牦牛,鹿肉,“一起进去吧,”“我不去了,懒的动,”正赶他们也提着东西出来,我笑着说:“恭喜发财,”“哈哈,虎哥,快进来,”我笑着说:“一样得去老丈人家,”我把东西塞到小萍手里,笑着摆手走了,只是听见他们叫喊“明天过来吃饭,”我也与园园回来了,提着东西,扶着她,“不要你扶,二楼,一抬脚,”我还是害怕她有啥事,狼狈的扶着她,肉掉了我也没去捡,上来我敲了下门,“这有钥匙,猪,”门快了,我也斜着身子扶她进去,放下东西,又跑下去拾肉,“拿肉干嘛,怎么这多?”我笑着说:“妈这是鹿肉,牦牛肉,”老人真不高兴了“小两口,不要瞎花钱,看看你这些东西,几千,”“妈,你看你啊这不是过年吗?”老爷子过来笑着说:“能花钱才能赚钱才会赚钱,赶快去弄吃的吧,”

  吃完饭,园园看着我说:“你去忙你的,看看那些货,好像棚小了,”我看看她,又看看两个老人“去忙你的吧,”我这才笑着退了出来。

  上去了,不知道怎么说,妈的就不应该回来,我看看小魔头说:”鹿肉给做的吃了吗?“她摇头说:”我不会做,“看下小付也是在摇头,笨死了不会煮啊,打了电话,让老皮嚡下来,坐着等,”老爹,不行,你也一起去看看,“”那风大,快不要胡逞了,“小魔头拽了一下,厉声说着,”你们的碉堡,太阴了,“我一想也是。

  老皮嚡上来了,我笑着说:“这几天你就在这上班,把那鹿肉,牦牛肉给做着吃,烟随便抽我的,”老皮嚡应着,我们一起出去了。

  这些人都在大棚里面拿个剪子在铰,挑三七,五郎过来就把我们三推了出去,“不要来影响工作,回你窝去,”“我是来给你们发烟的,”

  “去你的,晚饭给发,现在这不要你,”

  “虎哥,”鲁燕拿个剪子笑着过来,我一看“我们干活可以吧,”五郎笑着说:“她们两人可以,”这两人随鲁燕进去了,我看看他说:“妈的,你在干嘛?”他指了一下及时雨说:“我们都在那啊,”

  “那你们都在哪,我一个人干嘛?”

  “管不了你干嘛,就是不要你进来,”生气,郁闷,这些犯人,不是好东西,我看见了一个头套,于是拿起来戴上看着他,“这样可以了吧,”

  随他后面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