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时刻准备」

  马上春节了,我也着急起来,只是吞货,蒋叔可能看出来我的心思了,二百多万干掉了,安心了,塞了又踏的装完了,四军卡走了,我又嘱咐这八个人不要只是着急回家赶路,多休息,春节回去就可以了。我也与小付离开了蒋家,好在人们坐飞机的思想还没有开放,我们也顺利的定到了23点的飞机,还便宜,只是坐的有点后面,爬在她腿上躲避着那怪音,痛快的旅程结束了,我们上了车,“先回去洗一澡,好好睡一觉吧,”我笑着说:“去你那还是我哪?”这四天过的,奶奶的,都在听收音机了,小凡那骚娘们太能煽情,太能叫了,小付这猪又不想给加二重唱,搞的老爷是精神恍惚,“去我哪好一点,”我笑着看了看她说:“今天给声音吗?”她打了我一下,“讨厌!”

  第二天早上醒来,小付已经起来,老酒荷包蛋,“醒了就起来吃吧,”走了过来,我的手伸着,她拉着起来,“刷牙还是漱口,随便你,”我看着新小裤,拉过来小裤看下,又洗了,妈的,这些娘们与小裤有仇啊,男人的小裤又不是女人的,至于洗那么勤吗?她又一把抱着衣服裤子笑着说:“洗澡啊,”奶奶的,应该把这些娘们,扔到南部山区,一年擦一次身子,我看看你们还怎么浪费水,只是想着,裸奔到了卫生间。

  银行高兴的拎着一个纤维袋回来了,“你大的,拣了一袋子钱,牙呲的求大型,”六子笑着挖苦起来,“六哥,韭菜啊,”说着提起来,“六子以为拣了一袋子韭菜,还没说话,”现在种了,3月就可以吃了,“六子气的骂着:”妈的,再大喘气,“走了过去看了看”也没有土啊,“五郎在后面说:”求不知道的,你就后面玩泥巴去,不要管别咋弄,吃就行了,“六子扭头说:”没捂求住,给跑出来了啥,“一伙人哈哈笑着。

  与小付来到门口,“好漂亮的老虎啊,沙漠虎园!好啊,这那是墓地,游乐场啊,“她笑着说,下来就看着那投影棚,进去了,都在看《雷诺传》,停着外面的货车,“虎哥,吃啥?50块钱一位,10串肉10串菜,一瓶啤酒,一碗炒米饭,”小猴子笑着对我吆喝着,小付赶快掏给一百说:“一碗炒米饭,那碗换10串菜,”尿刚笑着说:”对不起,我们这只收爷的钱,“我只是笑着看看,旁边两个要起来,我给按着没让起来,看看小猴子说:”给爷个地方,“说着我掏出来钱,在手上拍拍”还吃的给爷出声,爷包请了,“小猴子伸起来手,鼓动着,我又笑着说:“这不是里面,给爷笑起来,给爷要了命的吃,每个人吃不上两位,爷拉开肚子给你装进去,”一帮人呼啦地喊起来,“他们两人是赚钱的,我们不要啤酒,上白的,你两人还不能吃,”刚子与小猴子马上喊着说:“我也不要钱,”我用钱打了一下小猴子说:“把爷们当猴玩啊,”我又对着大家说:“你们同意他们吃吗?”“不同意,”小尕子第一个喊着,“不同意,不同意,”我笑着说:“赶快伺候爷们吃啊,”这两人一个玩笑没开好,成了火头军了,给小付烤了一串菜,五串肉,递给了,小付高兴地接了过来,吃了起来。

  那四个司机也吃完了,一边给钱一边说:“再搞大一点,再弄个蒙古包,就美了,”尿刚收过来钱说:“我们的是碉堡,比蒙古包美,下次过夜你来试下,一个包150,给你优惠,120就可以,2个人,免费停车,”司机笑着问:“还有啥特殊服务吗?”刚子笑着说:“中医按摩,是男人,40元,其他服务自带梢,”

  司机一笑说:“也是这地方,那去搞小姐,那就300给2个房子带2个按摩,这两人按40算,”刚子看着我,我伸了下舌头没说话,“行啊,你爽快我也按30算这两人,说清楚,早点只是馒头,想喝稀饭,我给你米,屋里有电炉子”司机打断他话说:“好了,谁喝啊,就给馒头”刚子带着去看了,我对六子说:“你们搞了几个碉堡,”“八个,就你与季哥五哥用了三间,”他看着我没明白,我指着钱说:“去买春节东西,”“等你,我们都吊死了,”小付拉了我一下说:“让买几个红灯笼,烟花啊,”我笑着说:“听见了吗,这买了吗?”六子笑着说:“只是买的炮,魔术弹,”我指着说:“花完,”我拉了一下小付,去了碉堡。

  “虎哥,在哪,”园园的电话,“碉堡里面,怎么了?”

  8最k新☆C章^&节q上酷^^匠网,

  “老爹在问你哪?回来吃饭,”我笑着说:“好,马上回去,”刚挂了电话,又响了,妈的,小魔女的“虎哥,在那,我给老爷子搞了套棉军服,还给你带个美女朋友,”我笑着说:“好,我抽空去拿,”“哈哈,我已经在上楼,”妈的,怎么不早说啊,我看看小付说:“你在这待着吧,”

  她不高兴地看看我说:“我不,你们兄弟都烦我,你又不是看不出来,”放她在这,也难为情,我带你回去,“不要抢话,不要与我老婆有战争,我爹不喜欢你也不要生气、多心,"她一下笑了起来,“嘿嘿,没问题,”妈的,你都没问题,我这脑袋都大了,啥叫逼上梁山啊,老爷子这要是生气了,这大过年的,惹是非的娘们呀,我爹要是骂我,把你们全部扔出去,“走啊,”小付拉着我,我也搞不明白,她的笑是啥意思,感觉人好像是早有准备一样,无奈的,只是硬着头皮上去了,看见她们都很开心,包括老爷子,四个人在打麻将,老爷子还是笑开涮的我:“玩好了,才想起来还有爹啊,”我一下轻松了,“哈哈,老头不带你这样挖苦人的,”说着我走了过去,看着他的牌,小付也过来了,小魔女的朋友抬头看了看小付,园园笑着说:“小付,拿个椅子坐姐这,”小付笑着过去了,拿个椅子坐下。

  小魔女的朋友好像不高兴,妈的,挨你啥事了,惹的老子不高兴了干死你,老爸说:“给你玩,我下去休息一会,”我笑着说:“陪你玩的,你下去休息,你半天是不是不胡牌啊,”他笑着去了卫生间,我也就带着打一会,“哎,你们打的多大的,”“1、2、3的”园园笑着说,“那就够输了,”我给小魔头的朋友放炮了,成了300,我惊讶地看看园园,我口袋就没有多少钱了啊,掏了下口袋,二百七,妈的早知道打这大的,就取钱了,拉开老爷子钱袋,好在凑够了,递给了她。

  ”虎哥,我朋友,漂亮吧,郝爱梅,”我笑着点头“你好,”“你好”,我开始看见别人码牌,看自己的牌了,在里面这些家伙给的都是理论,今天实践看看,真是牛叉,算着牌在哪,拆牌打的让碰,一饼与九条,我在努力想这牌的位置,九条,好像在我的墙里,于是打了出去,园园恨的指着我,哈哈,对对胡啊,心里高兴啊,顺手一摸,奶奶的这是西还是蛋啊,抠了下中间,高兴的就是一办,一饼,“哈哈,又放了”小磨头跳起来,我笑着拿了过来,手伸了出去“三翻”她气气地扔了我600,我笑着拿起来说:“才600啊,不是900啊,”她气的指了一下我“你去抢,”我笑着看着她朋友:“爱美同志,给打赏,”她笑着说:“恭喜发财!”好啊,小付掏了600递给我,“我与园园一伙,”她笑着说。

  咱现在有钱了,我接起来牌一看这乱,“有十三吆吗?”她们一起说:”有啊,“我在想着,这些家伙诓我,”几翻?“”还是三翻啊,“哈哈,同志们小心啊,我开始吓她们了,不要有碰牌,我就可以抓到一饼了,哈哈我抓起来一饼打出去五饼,三人齐口骂我骗子,爱梅打着一饼说:”虎哥“我就”喷“的出了一声,推到了看着她:”大骗子,“我笑着说:”我说这些赌徒戒不了,原来这么刺激啊。

  “多少钱,“爱梅瞪着我说:”900,“我哈哈笑着说:”唉,只怪当时没读书,全学的打麻将了,原来真是荣华富贵赌中求啊,“小魔头在下面踢了我一脚,”我这把揪你的三百,“我笑着说,我看着她手上的牌,扫着别人与自己的,抓起来就是一组好牌,只是记着四七万好像多在’爱美‘这,留风,打五万,连续提了两个风,三南,一中,摸到一南,按到以后笑着说:”这要是杠开就大了,“哈哈,‘杂中’啊三翻啦,”把手里的红中放下,看着她们,“你真是猪,”园园与小魔头骂着,我笑着说:“给900啦,”园园看看小郝说:“拉锅,不算,你下去,给她打,”爱美同志笑着说:“没事,说着递过来钱,”我看看园园,把钱还她说:“我老婆说不算,重新开始,”小魔头笑着说:“是重新开始,打倒你这个纸老虎,”“你们的水平还差远了,来、来、来与俺大战三十把,保管你缺衣少食,“老爹在后面骂了一句:“大过年的说啥话,”我赶快对着地下呸、呸、呸,吐了三下说:“吐没了,管你吃管你穿,”看着里面,“嘿嘿”爱美笑着看着我小声说:“你这么在乎你爸爸啊,”“当然啊,”她又低声说:“我也叫爸爸了,”我惊讶地看着她,没明白啥意思,随后装着没有听见,“开始了,这下不可以再拉锅了,”于是开始了,努力的在计算,可是那话一直在耳朵旁边,怎么也没办法集中精力,滑水,突然感觉到,这家伙故意放的炸弹,扰乱我的注意力啊,我猪啊,狡猾的女人,我开始了计算着码牌,抓起来那牌叫漂亮啊,回忆着1、4、7万,小魔头这有两个二万,下把打三万,心里想着,一上一停,着急的不行,哈哈,抓个四万,这下成了三道口了,园园打了一万我故意说:“咋是你打的啊,人胡一四万”小魔头笑着说:“装啥啊,给你个四万胡,”我笑着看看她,推到了牌,她气着递过来钱,“你真是猪,”园园看我基本包胡,“不打了,拉锅,”又是爱美点的,我把钱扔到桌子上说:“数下看看有没有一万,”我从卫生间出来了,钱还在哪放着,我笑着说:“谁拿谁的钱啊,”小魔头打了我一下说:“真牛啊,我们输得起。

  电话响了,“虎哥,我们已经到固原了,”我一听就急了,刚想骂,又赶快改口说:“现在给我马上停止前进,睡好了明天回来,谁给我连夜开回来,别说爹,”看下老爷子赶快说“别说揲你了,”挂了电话又有点担心地小声骂着,“开车的那几个人是谁带的,要不你带人去固原接,要不你给打电话让休息,货是小事,人给我出事,你们几个一起连座,”挂了电话,几个女人看着我,老爹也出来了“你也是你啊,大过年的你给弄出去,谁不着急地回家,”我对老爹傻笑了一下,说:“你们就在陪老爷子,我出去了。

  小魔头与爱美一起随我出来了,也顾不上理她们了,说也没用。上了车,小魔头按着车钥匙说:“他们现在的具体位置,问清楚,”我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你们现在干嘛呢?”“虎哥,都在宾馆,准备睡觉了,”我笑着说:“什么宾馆,”“就车站的天利宾馆,”“好,一会我与你们联系,”她放开手,“我是岳中尉,你们团长在吗?”“报告岳中尉,团长不在,你有什么事要我报告吗?”“不是,我的人长途开了三天车了,我现在命令他们在天利宾馆休息,你们的可以给出几个司机,现在给我直接送回来,我按部队劳动给双倍工资,”“好的,岳中尉,我还给团长说吗?”“可以安排,你就不说了,”“好的,岳中尉,我现在就去安排。”

  小魔头笑着看看我说:“给你的司机打电话,让人不要白送,人头二百,”我笑着说:“好的,”我把电话打给了五郎:“你给司机兄弟说,一会有解放军去接他们,替他们开车,让把每个人二百的给,不管摸没有摸车,只看人头给,回来,老子双倍再给他,”挂了电话,我的心才踏实了一点,拍了一下说:“妖精的能耐就是大,”小魔头笑着说:“我这算啥,这位还厉害,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对爱梅一笑说:“没事了我们就上去吧,”小魔头拽着我说:”我们已经给老爸请假了,老爸也不要你管了,那些三七也不要你管了,“我不明白地看着她,”回我们的家啊,”我以为是那大屋子,笑着说:“我们的碉堡也挺好啊,”她马上放下车玻璃说:“你不走,我就给你表演节目,让你再开心一点,”我说:“谁说我不走了,”我这号流氓,你有啥威胁的,惹恼了老子给你表演节目,越想越郁闷,妈的,老子还想上沙漠,与那些兄弟狂欢去,这第一个自由的春节就这么给放过了,我都在幻想着今夜的狂欢情景,渴望了多少年的自由春节,妈的,结果还是在没压迫却比压迫更压迫的女人胁迫下过了,咽着我的眼泪与酸楚开车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