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准备」

  小付心里一直在想,女人只是去赌命、赌婚姻、赌爱情,不要去相信那些掌握命运的书生话,谁去挑剔,那后面她就是空姐,有可能就是我这样带匣子的空姐,遇到王八蛋了你认倒霉,遇到狼了,不考虑就该迎上去,你得用心去经营,让这狼对你意识到责任,我们这么多人离婚的原因经济,外遇,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我们不懂责任,珍惜,包容,老人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鸡、狗了,我们都是在怨,在我们的圈子里面发泄不满言行,你的男人没有了尊严谈啥爱情,看看多少‘小姐’从良以后的幸福样子,不由遭我们嫉妒,骂贱、骂男人没见过小比等等,其实这就是:简单、尊重,当然也有离婚的,也是给脸给大了,忘记了自己,错误以为自己了不起。她在发愁的,虎哥这人太能掩饰自己了,看见的是他的热,感觉到的是他心里的冷,不去听书上的东西,什么色狼,好色,问题是你怎么让他只好你这口,也不要用你的道德观,去看你们的床事,居士在花戒上有不邪淫,那么是你男人去做,放开去做,这就是管好‘小头’,大头你自己想去,还带胃,她想起来蒋小凡的话。

  “姐妹这是用自己真实反省经验,得出来的无价宝教你,别不知好歹的倒来挖苦我,离婚也几年了,你就是个闷头货,迟早让人再扔一次,”小付给了她一白眼:“你就希望这样的咒我吧,”“你自己想想,那年我怎么说的,让你放下脸皮,去发浪,让你那花心猪有心无力,你就是不听,到后面好了,你成保姆了,人有了床上用品了,到后来你成借记卡了,我给你教啊劝啊,你好给我来个三毛待荷西,你家那个与我家这不是一路货,我家的是根有问题,你家的那是你给惯坏的,明白吗?吃一堑要长一智,才不枉那个小亏,就我给你说的用身体去试探,用心去把握,无论是他披着羊皮还是狼皮,你要用心先去认识、再去感动他,把人心里的善良拉出来,我告诉你的,给那些所谓十足的恶人,特别特别高的信任,他将特守信地完成你给的任务,而且准时回来,我们都是把人往‘恶’上推,没把人往‘善’上拉,最后,还要骂人没良心,那你看,现在的80,90后的独立情况,你再想想以前在我家,我父母经常说的那出戏,惯儿到最后死刑,咬了他妈的奶头,与你惯人不是一样的道理?你可以惯坏爱你的人,因为你一直给他的强,有没有他无所谓,他应该是那样,等等错误观念,始终没有把那含蓄的爱,给表达出来,没有给‘大男人’的责任空间,”

  曾经的话又在脑子回荡起来,看见这久别的朋友,心里的高兴、激动起来。

  “小微,来认识我老公,蒋世荣,”我们上去与他握手,看这男人就知道是南方人,只是左眼好像有问题,带一点邪视,与前、后带凸的脑袋倒也和谐,只是给我不可靠的感觉,小付拉我对他们说:“我的虎哥,”指女的说:“室友蒋小凡,”握手寒暄,这小凡倒真是小巧玲珑,矮一头,小胳膊小腿的,身上透着灵气,小嘴而略厚的唇让我有上去咬的冲动,她老公看着小付说:“你们是打算在这压还是带回去,”小付看着我说:“还没决定,先看,我两人不懂,还是要靠你们的,”“这一切都现成的,有工棚,也有晾晒、存储的地方,”

  他努力的说这些优越条件倒让我怀疑,“你们还是想好,我好准备,”他又说了一句,小凡笑着说:“这些还是等爸回来再定吧,我给爸打电话让他不要回家吃饭了,我们去外面吃,免得让爸跑路,”小付笑着说:“在家吃吧,虎哥,不喜欢餐厅的饭,随便的家常饭更好一点,”我也笑着说:“是啊,出去吃的还没在家舒服啊。”一会一个特精神的瘦而时髦的女人提着菜进来了,“哎呀,小姑娘没变样子啊,”“阿姨,你越活越年轻了,看你哪像花甲的人啊?”她笑着放下菜看着我说:“你男人吗?”阿姨看着小付说“真是好同学啊,都找老气的男人,”我有点不太舒服,小付笑着说:“阿姨这叫保险,给您带的一点枸杞,”

  小付指着地上说,“哎呀,好啊,你叔喜欢这些。”

  聊着一会,进来一个中等身材,偏胖,一大园脸,笑哈哈的老人,我估计是主人,赶快站起来,老人直接到我面前了,大量一下说:“小付,这就是你男人还是朋友,?”小付笑着,看着我说:“我男人啊,不好吗?蒋叔,”他握着我的手,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啊,够精的生意人,不像北方人啊?坐下说,”他坐到了木头椅子说:“小伙子,没做过就敢来啊?识货吗?打算要多少?”我笑着说:“不是有你老人家吗?我怕啥?”

  “哈哈,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打算了多少?”

  “我相信你的经验,在想,”我举起一只手,伸直了又一翻,“哈哈,是千还是万啊?”

  “当然是万啊”

  老人看着我,一会了才说:“胃口这大啊,不怕亏啊?”

  “生意本来就是在拿经验去赌机会的,你的经验我相信啊,我的机会就看天了,亏也认啊,何况又不是亏没了,”

  “哈哈,后生可畏啊,要拉回去吗?有地方晾晒吗?”

  “您老别笑话,拉回去再找地方,”

  “哈哈,这大的胆啊,找好干活的人,明天早上四点就去,”他笑着出去了。

  感觉很好,这飞机坐的也值,遭罪的飞机,搞不明白是那气流声还是引擎的声,微弱的在你耳朵边萦绕,让我疯狂。下来又是打的的山路颠簸,没车路了还要走上半小时。只是忍耐,只是还与小付不是那么太熟悉,只是因为钱,所有的一切不愿意只能压着。

  及时雨看着完工的地下,带着人在上面踩的看,他也突然想到,载重汽车上去,如果那个地方没有凝固而是冻结的就丢人了,他于是让两个水泥罐车开了进来,,跟在车后面看着,高兴地笑了。

  “季哥,现在都闲了,还有啥事要干,”五郎看着及时雨问,及时雨看看说:“怎么?”

  “今年是第一个自由春节啊,我想搞的开心,让这些憋屈十几年的人狂欢一下?”

  “这是你应该做的啊,问我干嘛?差人差啥的直接去调,我这不用人了,”及时雨笑着说。

  “哈哈,季哥,我是要用你的铁板,做几个烤炉,让这些人狂吃,狂疯的玩,上次虎哥买回来的四个锅,我也用上做火锅,”

  更|新^C最xt快!…上DP酷D匠)*网#

  及时雨看着五郎笑了起来,“捂比,不要给我比叽了,去随便干去,”

  五郎笑着走了,他把早买回来的宝贝给拿了出来,让人挖了两个深坑,栽了两个木棒,横搭了一个,把一个园桶子的东西给了凯子,让上去钉钉子固定两个环,让拉下面的,一块幕布拉了下来,又让人绑下面的棒,固定下面的环,六子过来说:“五哥,给放电影啊,”五郎笑着说:“是啊,你让人去焊这东西,搞上四、五个,”六子拿着纸走了,又让人对着离五米的地方又是刨、挖了一个深坑,只是这次插进去了一根钢管,“文文,去找东西,在上面给我做个这么大的台,”他给比划着,“凯子,去拉电,在这位置放个桌子,电线插座放在下面,”他又看看小猴子,胡日鬼,“你们在幕布两边给用砖码个这高的台,”两人去了,“银行,泥鳅带人去看木碳,全部拿来,用袋子装好,”文文拿个木板钉着个木棍过来“五哥,咋样?”五郎笑着说插进去,“刚子,小尕子,去搬我屋里的那几样东西,”人多力量大,一会就完了,音箱也摆好了,投影机也放了上去,VCD也摆好,接电开机,妈的,白天看不清楚,他关了,用脚踏了四个点“给老子挖,”八个人开始了,“小猴子,尕子你们都去给我拿直一点,长六米的棒,三、四米的也要,都拿来,”刚子带两人去看搭顶的东西,“”找屁,“及时雨已经在后面了,“刚子带人去拉剩的顶板,”五郎一看笑着走开,“你哪走啊,我还不知道你全部意思啊?”五郎笑着说:“给这些人搞个大禁闭室,”看及时雨不理他了,遛一边跑了。

  “立的棒超过这机子高,后面低一点,”一会一个木框就给钉上了,“六子让用脚手架上这些顶,”刚子你们六人裁七块板,比这木框长出来三十厘米就可以了,“脚手架搭好了,板也裁好了,刚子也把小红吊车开来了,”季哥,这自钻螺丝用多长的,“凯子喊着问,”五、七厘米就可以了,“及时雨看着说,又指着站的几个人说:”看着干嘛,下墙板,“一下又过去了四个人,及时雨又在考虑取暖了,心里骂着,”六子,赶快让焊炉子的停下来,东西全部带过来,“又赶快对着下板的人说:”别下了,“过来一看,好在才是一轮,四个电焊工拿着半成品的炉子来了,及时雨一下烦躁了,蹲着抽起烟来,只是电钻的声音,顶板上完了,六子指了一下地下的板又指了一下后墙,十人拿着过去,十人上了起来,还有两个,六子指了两个角,又上好了,六子双手一折九十度,从上向下一拉,这些人一会就把两边包角,后墙与顶的包边就做好了。

  没声音了,只是听见打火机吧嗒声,及时雨一下笑了,”裁六块墙板,那边上一块,前面上两块,中间的长度一破二,放到用,“又对电焊工说:”你们做个播玉米的那个样子,电焊工都看着没明白,他又对尿刚说:“刚子带人去做四米乘半米,高七十的天圆地方,”又拉了一下一个电焊工说:“金点子,你们进来,”带着四人进了最早的房子,他画了长方体说:“这是炉子,炉底开口对外,这个弯头只是滑灰用的,薄铁皮就可以用,外面这上块活动挡板,炉子支点与墙皮上螺丝,”金点子笑着说:“季哥,我明白了,你看吧,”另外一个不明白还晕乎就让金点子给拉出去了。

  金点子在及时雨的计划里面又加了一点自己的想法,他加了一个翻板,又可以撒灰,又可以调风,还可以封闭。及时雨看着笑着说:“牛叉,”这些人大概都看明白了,也不要及时雨说了,各自量尺寸下板了。

  刚子几个人抬着天圆地方过来了,及时雨惊讶地走了过去,“妈的,你真能偷工的,怎么焊的,”刚子笑着说:“咬边太费事,我就用电焊机对着给了一下,看看还行的,就开始了,虽然有眼,也不挨事,”及时雨笑着说:“好啊,这上面的口怎么这大,”尿刚笑着说:“那不是还拣回来两个一百五的水泥烟囱吗,给用上了,”及时雨一听,越笑的开心了,“不亏虎子疼你啊,”

  所有的一切也好了,五郎也回来了,及时雨也没理他,“季哥,给你淘的,”及时雨没心理他,差点让这些人白干了,眼睛余光看见的两本厚书,扭头一看”啥书?“五郎还是捂的严实,看不见书名,”好了,好了,我不与你计较,“五郎才把书递在他眼前说:”看看吧,“《资治通鉴》及时雨看见了高兴地说:”多少钱?“”一本四块“”妈的这帮吃糠货,“他骂着接过书,去了他的碉堡。

  五郎看看这房子,又进去一看跳了起来,”刚子去车上拿肉,“看着这些着火的炉子,竟然没有烟,他开了投影机,碟机,对好了屏幕就说:”今天让你们看看啥叫英雄,“说着塞进去一张碟片《英雄本色》,柴禾着的快,”今天爷教你们,伺候你们这些大爷,好了给个赏钱,“几个人拿了一袋子肉串进来了,他放在炉子上面,教着这些人,吃着,六子又把酒也给拿了出来,狂欢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