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混乱的烦

  第10章混乱的烦

  l最/U新章节Dm上;s酷匠?~网_

  与小青春来到大市,看着这混乱的交通,真是搞不明白我国这些破法律是他奶奶谁给定的,这交通法白规定的一样,看看我们的胞姐妹们,任意驰游马路,哪有红灯,哪管汽车啊。这些珍惜生命的人们从来不与三叉戟抗衡,看见这些农用三轮车过来,不跑不躲的我跪下叫他们奶奶。搞不明白这法律的同情弱者还要定的干嘛,没有灯的警告,人、车都怕,有了只是车怕,人不怕,闯红灯如同提着他家的红灯笼一样,那是他们在享受,害的车走不了,等着这些半老不死的女人拉着孩子悠悠然,交通警察还在给挡车,催着,女人不愿意地还给你一句“又不是你家路”

  看看改革带给我们的混乱,人们心在膨胀,车在翻的多,看看我们这古老的小城市路,还是毛爷爷时代的并排三车的路,就我们这些没有啥大文化的犯人,给自己造个小园,也考虑到后面很多事情,我就不明白你们这些老爷们,只是在想怎么去扩容人口,就没去想基础设施吗?

  看看新闻,一帮无知人们为了少走路,竟然数十人穿越高速公路,我们的新闻在正面报道了这些警察的义举,沿途开车护送到目的地,那么你没有护送的时候,让那个司机倒大霉,他们还会继续穿越,而且自豪地告诉更多人,更何况这些看到新闻的人,有同样情况的,不是一样宣传了人们去穿越、行高速公路吗?交通事故以后,这司机还是得陪命价。

  前面的车刚开始移动,一个出租车就抢的卡在我的前面了,只是车还没有站直,本能的刹了车,生气地又放开给了一脚油,‘咣’我可怜的小羚羊,侧、后壳基本没得用了,看的我笑了起来,还是笑着下去了,“你妈的,你瞎了,”一个小伙子,破口大骂,我这是第一次让人这么骂,笑着走了过去,对着嘴就是一拳,一把揪住头发,对着他的车顶就闯,抬腿就是一膝盖,小伙子不喊不骂,只是哎呀去了,两个交通警察过来,男的说:“来车开一边去,小事故打啥啊,请出示证件,”又对地下的司机说:“你啊也就是欠,能起来吗?”

  妈的,我才想起来我就没去弄驾照,小青已经把车给靠边停了下来,“车是我开的,他下去看车的,挨骂生气才打的,”说着把证件递了过去,妈的简单的交通事又成了扰乱滋事,交通警察处理分担责任,人民警察让我赔钱,我拒绝给钱,“骂我也得给我赔钱,”

  “你现在不是干的挺有成绩吗?在乎这几个钱啊?”一个警察笑着说

  “那不是这么说,如果他不骂我,打他,那我不用你们说,我连车都给他修,我告他诽谤,让法院去判,”我也气着说,

  纠缠的时间也长,警察也麻烦了,让我们两人协商,“虎哥,怪小的有眼无珠,放我一马,”看没有警察,司机给我发了一根烟,害怕地说:“责任我全负担,保险公司给你处理估计在80%,剩的我掏的,另外赔你的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哈哈,他妈的,老子还没准备完,现在就尿了,我没有说话,“我这也是急的,老爹心脏病犯了,着急去接的,你就饶我一次吧,虎哥,”我一听见这话,一下子把我自己带到了我爹面前,“哪就算了吧,”警察也进来了,“商量好了吗?”司机笑着说:“好了,本来就没啥事情,”

  “这治安罚款谁教啊,”警察看着我们,“我交,”司机说着掏处理200块钱递给,“哈哈,真是的哥,啥路数都知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我操你大爷的治安,看看你这比样,不就是戴个那帽子吗?心里骂着,让司机也给拉着出来了,警察也没心去踩我这泡狗屎吧,不服有啥用,眼睛就是瞪出来,还不是一样。司机又给我买了一瓶子饮料,一盒苏烟,“虎哥,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你的小兄弟用车就给我打这电话,我义务劳动,”说话就到事故点了。小青看见,我们两人过来了就说:“你负担全责吧?”“是啊,我已经给虎哥说了,”司机打断了她的话,到了警察那,签了字,又在打电话,一会一个引擎盖上,带有电话的保险公司车来了,出来的人对我的车头拍着,给了一个单子就走了。

  “虎哥,这是警察的处理单,这是保险公司的单,你如果还有商险也可以打的让来看,”我看看小青,她一笑马上拨了电话,打完以后她笑着说:”没有伤人,带交警处理结果直接去公司去办,我才明白了,保险公司的好与交通事故的处理。

  银行骑着助力车,后面带着一筐煤对六子说:“六哥,这煤已经没地方了,你们再给挖个洞吧,”

  “妈的,你以为是老鼠洞,这些都要问季哥,那个地方没用了才可以,等一会,”六子大喊起来,季哥,季哥的叫,凯子对地喊到,出去了,六子一看,面的就不在,他带指着说:“银行,你去给放虎哥屋去,”银行看看六子说:“我不进去,我就放门口,”

  “妈的,你没看见人不在啊,”六子一想,可不是没见吗?这猪早起床的习惯,十年没改变,所以他就天天没事,早上去捡煤了,有时候还开着及时雨的奥拓去,成绩也是蛮大的。六子拍下他说:“走吧,一起去,”进去了,六子看着他没走的意思,“还干嘛?”他指了下筐,六子才想起来,看看,随便给倒下,银行看着他,等他给指个随便点,六子都让给弄晕了,随便指了一下,银行提在过去就给倒下了。

  及时雨回来了,拉着六个人,他现在给这些人规划着,谁是司机,谁是电焊工、电工,等等,去让他们培训,给搞书,杂志,只是这些杂志都是废品站里一斤两毛钱买回来的。这家伙好像特别偏爱废品站,一忙就把五郎给赶去看了,五十块钱买回来一套兵乓球的家档,网都是好的,只是案子有几个小坑。更好笑的是他还拿回来一个一米高的老虎,放在了门口,这些人才明白,看着那个高兴啊。

  “龙井茶”他喊了一声,三人来了,“你们三琢磨,搞个再大一号的木模,不管是公、母,什么材料你们决定,三月我要用。”

  现在开始,这些人只要出去,回来拣的电线就给扔到一起,也给这些养了一个好习惯,碰到脚下的啥都是拣,沙发,床,床垫,这些犯人,又是多么牛叉的人,床垫、沙发套全部拆的换了他们喜欢的颜色,也是纯手工缝的。又给银行了一个任务,就是去遛果园,看谁的树挖的不要了,打电话出车去拉回来。

  及时雨遛着看看棚,再有十天就可以结束完工了,又去了墓地,看看大模样,心里高兴,只是恨出来的时间太晚,只是怪拿到这片地方太晚了,只是怪这该死的冬天,小尕子过来说:”季哥,找平的水管冻了,没注意,拿到用的时候才知道破了,”及时雨拍了一下他肩膀说:“去找个合适的木棒塞进去,看的合适了再把中间用啥铁东西,顶的掏开,烧红,烫穿也可以,”小尕子笑着跑了。

  “这卡应该有九十万的,你先拿上用吧,”与小青进屋我就掏出来卡说,我不想用她的钱,也是不想有啥下面的事情,她突然笑着说:“没见过你这么傻的猪?人都是巴不得骗、拐、偷的弄钱,这送你倒给我还啊,”

  “我的钱不想那样来,我有那么多的好兄弟,一个赛一个的牛,我也不怕贫穷,何况现在我已经带他们到小康了,”

  “哈哈,你不知道现在人怎么说小康村的,外面人看是小康,里面人吃草糠,你哪?”说完她掏出来两张卡说:“一张是加油卡,就给你的那些东西,你闭着眼睛卖了估计就可以赚个几十万了,你就是那鸡嗉子、老鼠眼,吃不多、看不远,“我让这话也给打击坏了,本来就是的啊,根本不懂生意,不懂现在这道道,比新生命好不哪去,可能还差,因为他是全部在接受。我就像哪去讨学问,而高人把水杯水倒出去,起来离开的那个人一样,只是道理一样,人还不一样,那个人也是大学问的人,是想提高自己。我哪只是一个出笼的困兽,我的眼睛里面只是乱,思想也是乱,我摆脱不了我那个时代的烙印,我所听所学,都是与现在格格不入,我在努力追逐钱,只是考虑好好去养我爹,让他有个安逸晚年,可是我却让天赐于了无限好机会,生生推我到了半山中间,放弃已经是谈何容易,骑虎难下的感觉,也是自己带有不舍。继续上去,我就要去学会现在的这些道道,我也不如我爸的思想,两个女人,我爸好像也没反对的意思,应该是他的思想已经改革了,看多听多习惯了。看看现在的法律,不承认夫妻关系,却承认夫妻实事,一样得遗产。

  ”是你自己思想有问题,中国古代的三妻四妾,我看挺好的,为什么要反对?看看潘金莲,与现在的一些女人比下,还不如潘金莲,她被批评是奸杀丈夫,又是突出武二的义,主要的武二哥的英雄气概让人们记住了潘金莲,要我说潘金莲也是受害人啊,”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丫头片子,第一次听见这理论,真是让我惊讶,“潘金莲是不愿意为妾才成了武大的老婆,这武大肯定是阳痿,结婚多少年也没孩子啊,这武二回来了,美女爱英雄啊,可是这嫂子为母,加上武二对哥的情与武二的义,潘金莲才选择西门庆,有文有武还有钱更有浪漫情调,他们那时,直接给武大一笔巨资,你说会怎么样?“我听的也有道理,只是哑口无言,她又笑着说:”你知道套谷子吗?“毛丫头,那来这新鲜词,”在山区,如果自己的丈夫没有了劳动能力,这个女人可以再找个男人回家,只是以后的孩子姓后面这男人的姓,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负责给前面的男人看病与照顾,这个女人你可以说是啥?“我听新鲜一样,妈的啥求叽喳,从哪弄来这些东西,有这些事情吗?如果真有,那么这女人应该就是刘胡兰,BYD。

  我开始从心里有点喜欢这丫头片子了,小小年纪见识不小。我也让她说的有点同意了,也佩服起来她了。

  ”马上过年了,部队事情多了,顾不上你,“她一边说一边递给我茶杯,我接了过来说:”最近我也要出去一趟,“她看看我”干嘛去?“”我与人合作搞三七,“我一边喝茶一边说,”开车去吗?“我看着她不知道的摇着头,“文山,应该是坐火车吧,”我笑着说,“还是坐飞机去吧,时间决定了告诉我,你的那些人有知道去文山的路吗?”我摇头,“你就是头猪,如果你的人知道路,提前三天去,那样你就不怕运输困难了,部队车上高速路是不收费的,”我也是听的一头雾水,更何况我也不知道这文山在哪?

  “好了,你自己搞吃,睡觉,看电视了,我去忙了,”走到门口又回来说:“这加油卡没密码,专车专用,银行卡是我的手机号码后面六位数,这有三百万,你一把压上去,”我惊讶地看着她,妈的,园园骂的说我贪心,搞的这还有比我贪的,她笑着亲了我一下就匆匆忙忙出去了。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电视,我拿起来电话准备打给了小付,又一想还是回去看这些人谁知道文山的路吧,正在想的怎么做的时候,园园电话来了“虎哥,在哪,我今天要回去了,”我笑着说:“我在大市,接你一起回去吧,”挂了电话,一个小袋里面装着两个卡,一个绿色证啥的也没有看就去了虹桥酒店,“年底这破会真是多,”她上车就不高兴地说,我笑着问:“怎么了?看你小嘴撅的,”怀孕的她,明显胖了,粉红的白,越发的好看,不由让我一下又想到了小惠,她是否也这样了呢?

  “我现在懒的不想动,就想睡觉,”她看着我说,“最近去医院检查了吗?”我握住了她的手问,“傻啊,检查啥啊,我可不想接触太多检查设备,吃好就可以了,”她又突然高兴了“现在买车的还没下班,去给你买个甲壳虫吧,”我看着她,感觉愧疚她了,不是因为其他女人的愧疚,是我最近陪她也少,她又是走那不方便的愧疚,“快算了吧,那有时间去开车啊,等他一岁再说吧,”看着我笑了笑又说:“你那辆给季哥吧?”

  “好的,这次回去我钥匙给他,你还上去吗?“我问着,”不去了,你上去再给买点猪肉吧,这些人喜欢吃猪肉,“”才吃完三、四天,我去给他们换个口味,“”得了,你不要用你的口味去对他们,你就去弄半个猪吧,“她看着我,用力捏了我一下,”好,我听老婆的。“到了她也不想回单位了,直接在她妈家就下来了,我也没上去就去了市场,买了一个后股,感觉这还解决不了,就又买了30个猪蹄子,7个猪舌头,带着上去了。

  看着门口的老虎我一下笑了,抬头看看,这些家伙用易拉罐摆出来的”沙漠虎园“看着开心,一进去,及时雨就迎上来了,我一看也没拨钥匙,让人拿下来肉,他就开的又疯狂起来,小尕子大声喊起来”皮海叔“,我听见这叫声,高兴的拍了一下说:”怎么不喊外号了,“”季哥交代了,不让再喊了,再喊打嘴,“我笑着说:”他哪姓直接喊叔还是好听,“他笑着说:”看看我们哪名字起的怎么样?“”好啊,有水平,“他笑着说:”虎哥,这是大家想的,水平在虎园,“他这么一说,我才联想到了园园,我笑着拍了下他说:”带个人下去,道奇开来给季哥,“他接过去车钥匙,笑着叫着小猴子开着哪辆奥拓吉普车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