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得意浪子

  第9章得意浪子

  “猪,该起来吃了,”她过去就揭被子,“你给我穿,”“哈哈,你有羞没?”说着她扫了一下,“有热水,去洗一下,”说着她给我披上外套,我跑到卫生间了,也就十分钟吧,我喊着要衣服,“猪这快就洗完了啊,”她抱的衣服一边说一边在闻,“该换了,有点味了,”小裤头哪?”我问,“你看不见啊”她用嘴撇、撅着,我回头一看,她的、我的都在暖气上,“没小裤头,我不习惯,”小魔女笑着说:“穿我的吧!”啥人啊,真是会说,我只是没去接话,她在下面的柜子,拉开拿着小裤头与黑色袜子,”你那怎么那么黑啊,“我笑着说:”没有太阳的地方啊!“出来我才看看这房子,真是大,想问又没问,闻着肉香来到了专门的餐厅,他妈的,这大啊,原来是个有钱的人啊,“你还会炖羊肉啊,”我一边吃一边说,她剥个蒜递我手上说:“那是,吃肉不吃蒜营养减一半,”我看着她,还懂吃啊。吃完饭以后,我坐沙发上准备抽烟,她拿来花生米说:”吃一点,赶蒜味,”我吃着,喝了口茶叶漱口,去了卫生间。

  “茶给你换吗?”她问,我说:“换啊,已经没味了,”茶杯拿来,放我茶几上,我说:“坐下啊:”“一会,我洗碗,”一会她洗完了,过来坐下说:“这好是你写的吗?“《无奈》

  随着身体的渐衰,

  也就有了皮痒,

  手及无所为,

  背的死角,

  如猪般,

  墙角,

  蹭!

  她笑着说:”我看你就是个混混盲流头子,你怎么会写诗,还是逐步减一个字,直角三角形啊,我喜欢这诗味,“我看着她感觉可笑地问:”啥味,食品过期的变酸了?“也在想翻我口袋了吧。”切,你真把我当傻比青年的看啊,愤世的挖苦啊,多搞笑的东西,拿回家骗钱去,“我看着她,感觉一下亲近了许多,没想到这小丫头还有这悟性啊,我也突然想起来在监狱里面编的笑话来,”给你讲个关于唐诗的笑话,“她笑着说:”不好笑我可是咬你的,“一次老师给我们上完了春眠不觉晓,就让我们回家去问家长再写会、背会一首,而且还要知道意思,小白就回家问他爸爸,他爸爸就给他教了一首白日依山尽的诗去了学校,也正好让老师抽查上了,他就高兴笑着上去写在黑板上了,第一句刚写完,就让女老师一脚踢下去了,”小白,还委屈地说“我爸爸说你知道的啊,”老师气疯了,不上了。

  ”这有啥好笑的,没味的东西,“她没有一点笑意,我笑着说:“笔拿来,这是动笔写出来的笑话,”于是我在纸上写下:百日衣衫尽,给了她,她一看,一会哈哈大笑起来,这是谁编的笑话啊,太损了,”她忍住了笑看着我说:“你是做什么的,学历?”我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个讨厌的问题,“高中没有毕业,建筑工地的小工,”

  “别忽悠人好不好,说实话,”她认真地说,“我是释放犯,才出来时间不长,在做苦力,”她听完惊奇地看着我,“做啥苦力?”

  我怎么看不出来她失望,”带着一帮出狱犯人背沙子,改水、电,“说完我也没有看她,只是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等着,没啥反应,”敢与我去见我爷爷吗?“听见她这话,我笑着说:”我们这类人没有不敢的,只是去见你爷爷干嘛?“她咬了我胳膊,狠咬,我已经感觉到疼了,”让他看看我的男人,“我看着她说:”我不去,我可是有结婚证的,让你爷爷知道了,不骂死我,“”我爷爷说你是虎狼之辈,“她诡笑看着我,啥人啥话,忽悠吧,我都不知道你叫啥更别说你爷爷了,我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这真是个小魔女人,不是车坏了,我现在还穿沙漠哪,”我们在宁夏新闻看见你的啊,就是看看你是不是虎狼才把你扔在沙漠的,“我这才知道了原因,一开始她就知道我了,只是看着她,没有说,也不知道是一个生气还是高兴,只是不舒服。

  她掏出来一个军官证给我看,军区记者,中尉,岳小青,23,女,我竖起拇指,”你还是别玩我了,我可不想死在沙漠里面,走了,该回我家看我爹了,“她一下激动了:”你看我这是像开玩笑吗?“这一怒还真是与园园有点像,”小朋友动下脑子,我已经结婚了,不可能离婚,我与你这样,不是在害你吗?“”那你就把我害死吧,“她坐下了,我站哪走不是,坐不是的,”喂,虎哥,挖出来石头子了,“我一听五郎的话,”换个地方挖吧,“我挂了电话,看着她说:”我先回去看看,闲了我联系你,“她一下站了起来,隔着沙发就拽我,说:”挖出来石头子了你回去吃吗?与你一起来的人让回去,我们去找好东西,“我也没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给小尕子打电话让开车回去,我与她又去了沙漠里面。

  我们来到炮团,岳小青给站岗的说:“去告诉你们团长,岳中校找他”一会跑来说:“团长让你报大名,”岳小君:“告诉他,军区小楼里的人,看门的老顾,”一会门开了刚才站岗的说:“你直走路口左转再直走,团长已经出来了,”我顺他说的,左转再直走就看见个大肚军官已经走过来了,遇上他到副驾驶那说:“不用下车了,直接拐进去”他用手一指,我们下车,他也到了,勤务兵已经把水果摆好了,我们坐下,他就说:“小君,啊,来找我什么事?”“我是偷着来找你,按政策给我几个石料设备的就可以,闲的设备我也一起要,直接现金,”她一笑说:“小君与老爷子一个样啊,快人快语,行啊,让人带你们去看下,曾经的靶场吧,都在那放着,”岳小君笑着说:“好啊,给带把枪,我们打的玩一会,”“好的,我让几个警卫兵陪你们去,你们的车就不用开了,玩手枪吧,一人一百发,打完回来吃饭,特别说明必须打完!”岳小君笑着说:“知道,烦你了,嘿嘿,”一抱手,点点就出来了,团长在给后面的人说完,又对我说:“小伙子,你们自己开车跟上,”那人高声喊到:“一班集合,按序列上车,出发一号区,”我们开车跟上了,到了,真是大啊,两层楼,开过去,一会就到了靶场,那人说:“岳中校,还要标靶吗?”小君说:“不用,只是玩,”

  他用手点了前面两人,那两人过来把枪递过来,小君说:“他们两个的给他,”那两人看了一下那人,那人对我摆下头,两人把枪递了过来,那有过这样的感觉啊,谁还数啊,也不管枪口跳到那了,打完了,刺激也够呛够震人的,我说:“要他自动步枪打一下吧,”还了枪,小君说:“玩一夹自动步枪吧,”“你打过自动步枪吗?”那人问,小君摇头说:“怎么?”“后坐力,跳枪都比手枪厉害,要靠实在肩膀,抓托稳枪杆”那人有点担心,小君说:“你们推车后面,”拿到自动步枪我说:“爬下打好一点,”

  “屁,那不过瘾,就这样打,怎么怕我打死你”开枪了,我一看人没理,也抠了,“嘿嘿,哈哈,好玩啊,再来一夹吧,”又是一通胡打,看那飞起来的土,真是感觉在打仗啊,两水泥罐车,两装载机,四辆大卡,还有我不认识的,回了团部。

  我也不知道具体都是一些沙漠东西,只是知道八十万,看见她的高兴,我也没明白原因,”小君小青级不一样吗?“她看看我只是一笑。

  我喜欢那清静、幽雅的格调,不喜欢这浊的豪富,我希望我是一个高士,而今天我却只是个老瘪三。我在用中国古老的文化伪装自己,那美丽而富哲理的文化,让我与那些曾经毁国的奸佞才子混搭了。‘知利仁’那个统治者不是在利用这仁德玩着政治流氓的把戏,到如今的社会,平等的口号多么嘹亮,可是这人的平等只是用钱去衡量了,我有今天的这些,都是钱聚钱,银行只是富人银行,我现在更讨厌是钱,看看,鲁燕这些标准的无产阶级,他们生活在一个沙漠样的水平上,屁眼堵上,嘴封了,这些钱就尽今生恐怕也难有啊,我们曾经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口号让一个向钱看,看的是一塌糊涂,曾经的学习说是社会主义是平等的,消除贫困与巨富的差别,城乡差别。曾经看见的电影是总司令与大头兵一样的自豪宣传,与我们一起的多少革命干部后代被判,被毙的。他们虽然是罪有应得,只是与现在这些曾经是兵,现在是将军的父亲比起来,他们在下面应该革他老子、爷爷的命,曾经的太子与现在的太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乞丐。应该是乞丐儿子,曾经的县老爷是乞丐,焦裕禄累死求了,张青山,刘子善挪用八千毙求了,伟大领袖带着一裙战战兢兢的县老爷,精神百倍的无知革命人民,吓的鬼、神仙,让路了。我也借这改革的风,搭上了开往地狱的道德列车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等在这干嘛,只是才开始认真地去看小君,一会后面跟上来了一辆与她车一样的军车,那人过来了,递给她了一个文件夹就走了,”你去开那车,前面走,保持在140就可以了,“我也没明白这车已经是我的了,我只是以为去当一会司机,又矛盾地想着,前面带路,除了我哪啊,在一三岔路口,我听见了她的喇叭,靠边停了等着她,她把车开进加油站就出来坐上我的车了,我不明白地看着她:”猪,你看我干嘛,“她还不时回头看,”喜欢这车吗?中国的军队吉普车,“我从后视镜看见后面还有一个跟着,一个小时我们就到了我的沙漠墓地。

  这那是沙漠啊,简直就是这些流氓的快乐、撒欢的伊甸园,看看堆着几个沙丘的死树、果树等等,更让你感到奇怪的是,居然有水了,看着及时雨改的小吉普车,四轮装的水泥搅拌机,只是按四轮车箱做的园铁罐,中间又带的螺旋,口的螺旋带离合,水泥好了,一个人推下水泥就出来了,不用了一拉,只是柴油机吵的小青说话废劲,索性去看柴火炉子去了,这帮可恶的家伙,竟然在一个暗角做了几个标准的碉堡,门是钢板的面子,开了几下没打开,妈的,一会爹炸开你,心里想着、骂着、高兴着,部队的车来了,小青喊了起来,军卡靠在沙漠小丘上,装载机就开了下来,及时雨看着只是在笑,小尕子看着军卡,吉普车,五、六两个傻比啥看,一会看水泥罐车一会看卡车,后面的两辆停下在说着,小青过去了,解放军同志们都走了,我拉着及时雨到了碉堡跟前”怎么开的,“他笑着说:”吉普车给我开,“我把钥匙扔给了他,”你的号码3911,“我看着问:”在那啊?“人已经不见了,小青也过来了,我看着她,摸着门,哈哈,比东西,这么个3911啊,只是三个点,门分12份,三、9、11份里面找按点,就可以听见抠开的声音,”看看你们这些都是什么叉人啊,可以去做机关了,“两人进来,声控灯,有水,有个小电视,电炉子,水壶,我对着一个钢管没明白,仔细地看,搬了一下,立着的用扁铁焊起来木板上的架子,放下来,好像带水管的,这是按水开关,冲便池的,我一下明白了,奶奶的这是撒尿用的,下水,我在找取暖的东西,没有啊,床下也是空的,奶奶的,墙与顶好像有活动板,小青点点头,她拉着我的手说:”这真好,“我笑着看着她“那你就住下,"她笑着说:”好啊,“两人一起又出来了。

  及时雨开着在沙漠里面疯狂的穿行,我笑着大喊进大沙坑看,那可能听见啊,我看着六子说:”吃的、喝的、抽的充足吗?“”多着,嫂子送了一次,过来我与五哥一起买过,,后面就不要他管了,另外那三个碉堡的钱是季哥自己的,给他还挨顿臭骂?“我看看他也不知道说啥,”家里那边?“他看看我,”尿刚、小猴子喊着要来,没让来,看家了。“”现在这些人家里面都还有啥人,“”基本没有了,有的也不是他们牵挂的,“及时雨车开了过来,笑着说:”真是牛啊,“我笑着说:”给你多少钱可以造出来一个,“我翻了我一眼没理我,车钥匙没拔就下来,我递给他一根烟说,”这里如果盖栋楼有没有困难?“他吸了一口烟说:”早已经不是问题了,何况现在又来了这些东西,搞个机械化混泥生产线,“我真是没他那认识,掏给他狐狸精那卡说:”这是五万,你自己设计,包括你的汽车,不够自己垫,"扔给他我又回头说:“晚上我在这住,我回家看看老爷子,老皮嚡那两个老东西怎么样?吃不消就让下去养老去,”及时雨笑着喊:“老皮嚡,”传下去了,一会老皮嚡来了,看着我,“虎子怕你这把老骨头散了,让你跟他下去养老,”及时雨笑着说,“我不下,我这身体差啥,”我笑着走了过去,掏了下他口袋,一看,抽的烟还是那两块钱的,“攒了多少钱了?”

  “快两万了,”我看着老皮嚡说:“你还要钱干嘛?说,差多少我直接给你,”老皮嚡看着我只是一笑,不说,我对六子大声说:“工资给停了,”我故意走到车前,装出要走的样子,他依然没理我,我打开车门“进去吧,”六子与小尕子把老皮嚡给推了进去,我带着他回家了。

  酷匠网首%发,

  好在是快吃饭时间,上去了老爹也在家,保姆饭也给做好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叫保姆,阿姨太大,姐姐太小,帮忙端饭,伺候他坐,“老皮,坐下一起吃,”老爹只是让着老皮嚡,也没理我与小青,看着老爹这精神,我也有点安慰,几个月以前人与现在比只是大差别,这也要感谢我的这些犯人兄弟,每天晚上都有个兄弟去陪他,给他洗脚、按摩。

  “您老赶快吃吧,我们这次来又没有提前说,”老皮嚡笑着说,妈的,带小青回来,老爹生气了,不理我,想个啥办法好哪?心里有点着急,可能是老皮嚡也看出来了“哎呀,这次虎子,让这小姐姐又给推了一把,搞回来好多部队上的水泥设备,季娃子再一利用,就要大翻身了呀,这小姐姐还是个解放军呢,”也许是听见了解放军,老爹才对小青笑了一下,“也没有你们的饭,快带上去吃饭吧,”老爹也笑着对我说。

  我们一起出来了,小青说想去吃麻辣烫,老皮嚡也想吃,那就吃火锅,我一看时间,估计小猴子他们已经吃过了,索性也就一起去吃麻辣烫,“刚子,在家怎么样?”

  “虎哥,我们8个人都快疯了,”尿刚不愿意地方说,“那就都带来,商场这一家麻辣烫”听见里面的欢呼声。

  “老婆,在干嘛,”我给园园打了电话,“在单位,准备去学习,怎么?”

  “没事,下来吃饭给买东西,问下你,”我笑着说,小青也没有理,继续吃着,也很平静。

  “虎哥,”尿刚进来了看下我们,叫了我一声,我笑着说:“看看谁还吃?”他笑着说:“估计都不吃,”我掏给他一千说:“人都给我放下,你去市场照这东西买,再搞四个大锅,肉按照一人一斤去买,调料,油,刀,想的买全,”他看着我没动,我看着他,他才开口说:“啥肉啊?”

  “牛、羊、鸡、猪都买,啥肉吃的厉害就买啥肉,”老皮嚡笑着说:“大肉,”尿刚笑着说:“你给做啊?”

  把这几个带到了沙漠,撒欢的高兴,游乐园一样的感觉,我也随着这些人去干活,也许一直就是没在一起的原因,他们都让我感觉到压抑了,每个人都是借故跑了,六子过来把我塞进碉堡里面了“没叫你吃饭不要出来,出来了就站哪看着,别给我掺和,”

  “讨人厌了吧,”小青端着茶杯递给了我,是啊我一直是高高在上,除了这几个人,其他人看见我只是一笑,“虎哥”就没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去润入他们中间,去与他们一起享受这以苦为乐。他们是我的兄弟,我苦难的兄弟,他们都把心里的悲凉藏了起来,一起困了十几年,我从来没有问过任何一人进来的原因、家里情况,只是知道啥罪,只是听他们几个在我面前说地听见一点,我这样的,杀老婆的,重伤后妈、后爹的,偷情杀人的,太多了。我也只是选择性的偶然聊几句,还是怪姓的人。

  “把你这建立一个世外沙源,你的沙漠王国,”我听见这笑话,多么幼稚的黄毛丫头,我笑着说是“地狱天堂,可以与鬼约会的KTV,”

  “是啊,现在不是兴蒙古包吗?我们搞个沙漠包啊,这房子多美,再种一些树,烧烤带上,KTV带上,搞个大电子屏,知道《龙门客栈》吗?”我听的莫名其妙,就知道KTV,“哈哈,你给这申请电话了吗?”我摇头"我没有,不知道他们做没?“她的想法让她很兴奋,得意,过来抱着我说:”你就等着看吧,一会告诉你那个及时雨,“我让她这么一抱,没去想那些事情了,又想着好好干她一下。

  真是温暖的小窝,两人竟然睡着了,不是上面有人,根本醒不了,我推了下小青,”干嘛啊,在美梦里面还没出来哪?“笑着揣起来,五点了,一起出去,看着这些人都在收工具了,老皮嚡与大裤裆在煮、炸、蒸猪肉,四口锅也给吊起来了,三个近,一个放的很远,我笑着看看小青说:”你喜欢合在一起吃还是与我单吃,“她一笑”我随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