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使劲干

  第7章使劲干

  落魄的我、沉默的你。

  孤寂无助、总是有你陪,

  纵然拖影疲惫回来、

  即使绝望到:破釜沉舟,

  风雨的前夜也总是与我忍受煎熬,

  被我燃尽灰也无泪!

  曾经为了我这让老师表扬的《伴侣》而让犯人庆祝,伴侣是烟的精神已经没有了,我已经在空虚。

  沙漠那边的事情让及时雨带着合同去找电力局,接电线380V,园园又去烦她老爹去银行给弄贴息贷款,知道园园怀孕也去领了结婚证。小猴子,尿刚缠小尕子要一起出去,当天没走成小尕子就火着,让这两人烦的更火冒三丈了,“你两人能把我摔到就可以,”两人看看走了,小尕子又给我打着电话,“催你大的头,来商城,”一个人转着看着这些衣服,皮衣都是南方人的产品,革多,灵武本市的皮衣做的太古了,他来了让穿上不好看,就带着去看品牌了,一件铁红色穿的一下帅气、时尚了,“老板,打折是”我打断了服务员的话说:“一下拿两件,一共多钱,不要给我说打折,直接说最低价格,”老板娘走了过来,笑着说:“可以,按八百一件给可以吧,”我一笑掏了钱递给说:“他的旧衣服给装上,”拍了一下小尕子“等着拿,我出去抽烟了,”一会他提着衣服出来,我们就直接去找他姐姐去了。

  “姐”哭了,这家伙竟然哭了,惹的旁边的人们都看着,我只是看着小付,说:“一起出去吃饭吧,”

  “等一会,来个服务员,”她给我递过来一杯茶,“能留下吗?”

  我摇头笑着说:“不知道?”又叫了一下那两个双棒,“啥打算?在这干,还是我给你开个服装店?”

  “不干,我要带回去,”小尕子倔强的表情,我一看也无奈地看看小付,又看着鲁燕说:“你也是听你弟的吗?”她摇头一会点头的,“那这几个月的工资我给你出了,你给付姐帮忙带几个服务员出来,”

  小尕子摇头说:“不可以,”我生气了,一把拉他走了出去说:“你猪啊,在这帮忙我来了也可以看见她啊,下月我要与小付出去,你带回去让园园K我啊,”

  “你今天晚上要与我姐姐在一起就可以,”

  我拍了一下他脑袋说:“你以为是配猪的,你不怕你姐骟了我?这才几天,何况你姐就不正眼看我,”

  “不可能的,我姐也喜欢你啊,早就知道你啊,只是不认识。我们那都是今天见面,下次见面就是结婚了啊,我看他们过的时间还长,也没听见闹事的啊,”

  。酷-匠!A网N'唯《一LZ正%(版@,J其Ak他都是盗$)版P

  “好了,爹,你能让你姐跟我就成了,你的那些话留下。”我无奈地进去了,我的麻烦不是这些事,这两个月了与小惠的信息都是差着,我才知道地理课的时间差是啥了,我这白天,她就是晚上。我只想上网去看看我的QQ上的话,我也想留话给她,让她知道我的担心,我在想她。这么一搞,如果晚上跟我走,带去哪?我可不想带其他女人去公寓。

  五郎一听马上笑了,按开免提,说:“好啊,你可真是及时雨啊,我们都准备好了,要多少人?”

  “你带上二十个人,借三台电焊机,家里还有一台,另外带几把扬镐,材料也一起来!”

  园园坐着在想,自己该怎么做?做什么?面对这么突然的事情,她有点担心,他在做什么?她怕他的错误决定,那样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将滑下工薪阶层,她知道他的歹心,她怕他全给投了进去,怕砸锅。

  五郎刚到路口就接到园园电话,让注意安全,五郎还在想破沙漠注意啥啊,说:“小嫂子,你就放心吧,“园园心里的满足感一下带到脸上了,也只有这些犯人,才可以真正从心里去尊重你、感激你、恨你,也是他们才可以在这冬天去干这活,以苦为乐,享受着。

  及时雨看着地下说:“师傅,你进来把货放这吧,”又看看六子说:“让你的人来帮忙卸料吧,”“人全部过来,卸料戴好手套,抬时商量好,不要给爹砸伤了,出了事,爹直接就地埋到猪圈里了,”这些人都笑着走来了,“黑爹,再给两人了,”五郎笑着喊着说,“走你爹的哆啰,你再胡喊,我他妈的就去找你妹妹了,”又是一阵大笑。

  及时雨又看看说五郎:“南北85,东西放100吧?”五郎推着说:“我可是不做这主,”及时雨笑着说:“你去钢材市场找的买这些吧?”五郎伸手接了过来,又问到:“啥时间要的,”说:“明天,”五郎大声说:“窗子也是明天吗?”及时雨说:“是啊,那可以去旧货市场看的买,窗子、门尺寸一样的就可以拉回来,”他又大喊起来:“兄弟们,想不想在沙漠里睡死人,与鬼聊天啊?”

  “想,想,想!”一帮犯人的开心不知道来自哪的狂喊,“我还想学习下阎王嫖风啊,”凯子大喊着大叫,“你妈的,你一惯胡日鬼,”文文笑着大声说,“胡日你,”另一个笑着不愿意地喊着,“你大妹的,这里面的胡日鬼又不是你,”大家的狂笑压住了胡日鬼的话声。

  及时雨大声喊:“电接好了吗?”犯人电工在接线,“在试正反,”一个人喊着,他又说:“其他人抬最大的料十三根,拿扬镐过来,”一帮人在找水平,几个人在帮接焊扁管,几个人在下四米的柱子,又对六子说:“找个人喷漆,下面放的大料用胶带包了,搭4个脚手架,”他又走到电焊工师傅那说:“一会你一定、一定要让两人拿水平尺看:垂直了!你们再焊,125的两根一接再焊立柱,”他又拿的尺子来到,带来一堆铁板那看着,30厘米一厘米厚的钢板三十块,感觉不够一样。

  一会五郎又打过来电话,高兴地说:“这刚拉的宽六米高三米的大门4个,一个600,都要还能少,还有八个、插12粗钢筋的木头窗子,2米4见方的,300,全部要,最低四千三,”他一听赶快说:“给定钱,让直接送来,”他又喊六子,“在你身边那,留门洞,那道墙分四个门,”又说:“你赶快给我看,充电12V的手电钻再买3把,带头,自钻丝5个的,有15毫米长就可以,也来十盒,明天我要用,”“好,我马上去办,晚上我把季哥与女鬼上在一起,哈哈,”

  “老皮嚡,老皮嚡,”他又大喊起来,一想又马上叫起来“凯子,过来,”凯子走了过来看着他,“你是想住房子,那样就在框架里面做房子。还是想住碉堡,那样你就要给我挖沙漠,”凯子大笑着说:“都愿意下去的,我们是鼹鼠啊,听你的季哥,”及时雨笑着,满意地笑着。

  园园感觉到车不够用,她打车上去了,二十斤手抓,一百个馒头,几箱子水、饮料、方便面、老银川,十条烟,司机帮忙给端着两个大盆,几个人赶快跑去帮忙给拿到了及时雨面前,及时雨心里又是感激又是心酸更是嫉妒,妈的,真是啥人有啥样的女人,能为这样的老婆死也值的,吕稚一般的女人啊。

  “季哥,想的就这么多了,还差啥,你说,”园园满怀亏欠地说,“差啥啊,都是一些劳改犯知道啥啊,你快不要想这些了,吃喝好了就睡觉、打架了,”及时雨开的玩笑,带着一点心疼与沉重,这些人只是哈哈笑了起来,“六子,你收这些,饭就直接开吃,”这些犯人有着极强的纪律性,虽然他们渴望这些,但是没有说分,他们不会去哄抢,他们还保持着监狱的模式,就是说吃饭,每个人心里都是按规矩拿饭,先后大小有序,园园也没明白为什么是六子先拿饭?也不明白凯子还在及时雨前面,那个老皮嚡只是排在中间,手抓放那,这些人只是每个人拿2块,最大的那块谁也没拿,包括六子,及时雨,大盆的菜不知道谁早给单拿了一份放在沙漠堆上,有专门的‘清道夫’,只是太多,六子说:“两人一个馒头,”说完他与及时雨分了一个,上去拿馒头的人只是5、6个,这些人拿回来又分给没动的人一办,先上手去沾大烩菜残羹的竟然是大裤裆、老皮嚡,然后才是六子。

  看见这干净的菜盆,园园只想哭,她嚼着馒头伴着心里的眼泪咽着,跟着凯子与司机后面回去了,她下车,只想哭,进来单位没有去办公室,只是去了自己的休息室,说不上的难受,让她心酸,“你在哪?晚上不要回来了,明天去橡胶厂的二手车市场看看,再买两辆车回来,”说完她就挂了电话,躺在床上,闭起了眼睛。

  我接到电话真是莫名其妙的担心,害怕,从来没有过的这情况啊,感觉到她在哭,看看小付说:“这离二手车市场有多远?”她看着我,笑着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我“忙忘记了还是急傻了,忘记我是干嘛的了?你就说要啥车?”

  我一下才想起来这个搞信息的人,你手上都有啥车,两三万的搞两个,“她看着我拨打着电话:”牛哥,你手上有车没?“”有啊“她按开了免提“一个面包车一个捷达,”一个男人的声音,“好熟悉的声音啊,”小尕子对我小声说。小付笑着说:“多少钱?”

  “你要啊,加两个就可以了,你来看车吧就在当铺,”她哈哈一笑,”马上到,”

  我们一起进了当铺,“牛B啊,小尕子笑着说,”那稍微胖,板寸头的人“虎哥啊,快来做,”又对旁边人说:“去迎宾楼给虎哥订一桌,最贵的,”旁边站着的小伙子,一个马上就出去了,“虎哥,喝酒还是喝茶啊?”

  “你们认识啊,”小付的惊讶,好像也明白了一点,“当然啊,这是我们的舵手啊,尕子哥坐啊,我拿酒,”他高兴地说完,蹲下打开小冰箱,拿出来两瓶子酒“老釀啊,虎哥,”小尕子笑着说:“妈的冰箱成了储物柜了,”

  我也笑着说:“现在我可不是你虎哥了,我是来买你车的牛哥,”

  “虎哥,如果这么说,我马上把车开进来,一起烧了,不是你当初放我一马,哪有我的今天啊,“小尕子笑着说:”可以啊牛B记恩就好,“是啊,他破了我在监狱立下的处置强女人犯人的规矩,这个带有报复心的人,要强干了他小妈的女孩子,他小妈回来阻止,就用刀,捅伤了哪个他心里极具憎恨的女人,没强上孩子却用刀又扎了他小妈的腿间。他的报复也让我有点满意,更让这些单亲、失亲的犯人痛快,也就没有给他惩罚,如果挨上那么一下,基本只是小便的东西了。

  牛B拿过来押单说:“面的是七千五,捷达是一万六,今天刚到期,我送给虎哥这一点东西还是可以的,”

  “我也不要你送,一共我给你三万,生意就要像个生意,”我笑着说,“他一下快哭了说:”虎哥,我曾经发誓出去了还你的情,你这样我难安心,“我还是笑着说:“真是个傻比,还你大的头,好好做,收东西小心着一点,以后我还要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只要两万,你如果还要坚持,那就拉锅,”我听完他的话,对着脑袋就拍了一下:“你他妈的真是牛啊,”

  小付笑着说:“你也是,既然牛哥,这么诚心了,你也应该知道这情啊,”我笑着点点头,牛B笑着看看小付又说:“还有一个拖审的小奥拓,也给虎哥拉走”,小尕子笑着说:“补完不就得了,这个小冰箱也拿上,”牛B笑着说:“可以啊,还有个洗衣机,奶奶的,全自动不会用,”

  我笑着说:“好现在开车回去,出去给你取钱,”

  “虎哥,饭我已经定了啊,晚上回去不就成了,”牛B不高兴地说,我笑着看看他“晚上吃,现在给送回去,一起去见个面吧,“于是我们一起装上感恩物资,一人一辆回来了。

  ”牛B,"及时雨喊着,“五哥、六哥、季哥,”他笑的开心样,“真是傻比二蛋,”及时雨看见小奥拓说:“虎子,这车我要了,”我笑着挥了下手,他又在看的琢磨去了,我的小红车也成了小吊车,五郎拿着老银川递给我说:“吹吧”,开始了传递吹了,我也没在参与,走到及时雨身边看着他说:“想干嘛?”他看了看我说:“给我了少管,”我笑着说:“我不管,我只是想知道?”

  他指着说:“我改它,搞个小吉普,”我大笑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季爷,你忙,小的不影响你了,来的出狱兄弟越多了,你也管好,”他假装踢了一下,没再理我去看那碉堡了,牛B早站上去了“我也来吧,”我笑着没理他,看看说:“你他奶奶的主意,干这比歪的事?”又看看及时雨,他假装也没听见,我看着地下各个样子的水泥砖说:“这是哪弄来的,”凯子应声走过来说:“我拣的,”我怀疑地看着他,六子过来说:“我同意的,工地上没用完的,乱扔的,摆好的,天天顺手牵羊了,”

  “好了,你快走,不要在这影响我们,”及时雨在一边赶着说,真是讨厌的口气,我拍了一下凯子说:“身上装上钱,遇上人了,把钱多给一点,回来告诉老子,给你双倍,不要为求这破比不值钱的玩意弄个啥怂事,”五郎过来推着我上了车,小尕子一看我上车了,撒丫子跑来了,牛B不高兴地上来了,“尕比,衣服给我扔出来,”六子骂着。

  我一边开车一边想给园园打电话,只是又觉得不太好打,也让这三人的叽叽喳喳搞的没有了心情,一站也到了首饰店,带着鲁燕,小明去了迎宾楼,第一次知道了上档次,第一次感受到真正的奢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