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启蒙与现实的差别

  祖国大地的春风刮啊,万紫千红;宇宙自然的秋风呀,吹散。儒文化下中华儿女,让老李批的体无完肤却依然我行我素;唱句苦行僧,好像是硝烟,唱句红旗下的蛋,钱在空中飘荡,我们没有理想,好像更符合今天。

  /^酷B$匠I)网永久V:免Sy费看√S小d说h{

  祖国大地姹紫嫣红,一个个旅游区里的和尚,更职业了,每天忙碌的只是钱,不是佛与经,或者忙的用佛与经赚钱,那些一个个虚伪、龌龊的人,在这里好像更虔诚,好像真是大善人一样。曾经的和尚劝善,现在的和尚劝财。曾经的和尚真是苦行僧一般在修身,大悟之心,只是看你一个磕头,他就去念经了,不要说你有啥悟禅的,就背天罡,陀罗尼经也只是给你一个鞠躬,来个“阿弥陀佛”就了不起了,因为他们不打狂语。我才明白鲁大师的和尚是职业的道理。

  祖国大地真实,自然,拥挤的人海里面有了你是没办法,你选择了拥挤你也只是看见的人头涌动,既然要走万里路,怎么不去那些真正有仙有龙的地方,这些地方,如果让你有个小感悟,你岂不是仙了。

  听着‘苦行僧’感叹着‘一无所有’;后来讨厌‘红旗下的蛋’,真想看看他的‘蓝色骨头’,讨厌着他这样的的苦行僧侣;只是因为无知,不懂,只是因为只是读书,没有行万里路,才有着我们幼稚的狭隘,每每文章总是在招摇过市一般卖弄着自己那么一点,一点点,一丁点的知识,看过《论语》就敢骂孔老二,看了《老子》就敢说不思进取,游手好闲,出卖着自己的无知。

  只是因为年轻,没有他们的思想,我原谅自己。

  小时候,邻居庄大叔是那个时代的异类,十岁以前,基本就是我去他家,孤独的老头总是给我看一些特别怪的书《月亮与六便士》《刀锋》,总是听我爹大声骂我的话,地富反坏右的名称让我好奇,老头总是给我一个水果糖的奖励,哪个时代极具奢侈、炫耀的,也总是让我吃了,才让我出去,只是听他说:见不得光,一次一次的嘱咐着我:出去不可以告诉别人,你在我这看到的这些,也没有明白六便士是什么?进入到了八十年代,我第一次看见了,国民党的悲壮抗日小说,他写的,我总是问:“这是真实的吗?”我第一次知道了哪个盛世才,一个屠杀共产党人的刽子手,却有派去援苏一个骑兵师的壮举。也看见了远征军的悲壮与悲凉,每次看完这些,我总是热血沸腾,更是充满了对小日本的憎恨,也包括我们这天天吹嘘自己的太阳。开始去按大叔说的,找共产党在抗日战争的战果,只是破袭扰的百团大战,难言外异帮邻看上,平型关也只是一个小役,就再没有了叫上名字、地方的战争了,就是算上,也没有杀过一万小日本,还没有远征军的一次战役杀的多,他的记录是二点五打一,不要脸的游击战,我心里只是这么骂了。我也听到了杜月笙给国民党买飞机支持抗日战争,既然你已经是王了,既然老蒋已经让打跑了,既然你已经实现了社会主义,那么这些远征军,援苏的战士你怎么没有好好给个安宁,一个小小的民族英雄,一个个沙粒一般的的民族英雄,就这么让您老人家给流放海外,回来极富的各个军官被遣散,到目的地已经被揩油成了标准的无产阶级,一个曾经是林彪黄埔军校同学的国民党骑兵团长,50年回国,就成了宁夏小县城的一个供销社服务员。我们的诚实已经让政治给糟蹋了,没改变的只是蓝天。

  曾经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讨厌着太多东西。现在出来了几天,才发现曾经讨厌的却是现在喜欢的,在做着;曾经看见的天是蓝的,现在老眼昏花看的很灰;曾经看见那红彤彤的太阳,总是以为那里面就是有自己,所以很讨厌崔健的蛋,我现在才明白了他那蛋是啥蛋。

  现在,我们只是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我们不需要有啥思想,有思想或许遭人恶,或许让自己感觉更恶,我们只是小人,是浩瀚沙漠里面的一粒。我们的堕落,只是随风,由不了我们不去堕落;我们的轻微决定不了我们怎么去堕落,可是我们的堕落简单、真实的美丽。我们不了解风?为什么有风?多大的风?我们无数这渺小的沙粒,集结着!我们心里无比憎恨着,只是没有语言,我们等待着,等待着那蓝,那绿,等待自然,我们都是渺小的,我们不需要红。正是我们的渺小,我们不需要灰。我们渴望风和日丽,但是我们更渴望真实,我们龌龊,无耻,可是我们没有欺骗,没有美丽的谎言,我们这些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轻贱的沙粒,看着又是随风的堕落,我们也已经成为历史,也陈了,成了被覆盖,盛了上面的堕落者,没谁知道我们的伟大,而且,我们也有了人们讨厌!讨厌!讨厌!不能再讨厌的名字!

  我们的堕落只是归于自然、平淡。

  小付打电话请着吃饭,与她一起回去了,小区门口,碰到了一个去卖房子的李姐,小付捣鼓我,五万六买下了,我好像才明白她叫我来只是看这房子吧。“我这收储着,大量的信息,我们合作吧?”她的话,我就根本不明白,根本不懂这信息怎么赚钱,只是一笑了之。

  鲁燕两人过来了,她好像有点讨厌我的样子,借故离开,小明,说了大概情况,才知道遇上感情骗子了,人财两空。

  晚上与小付做了才知道了飘飘欲仙,她又鼓捣去文山看三七,只是不懂的随应一声了,也没当回事。

  第二天起来就去给李姐打钱了,又去她店了,扔下房子钥匙,我就回来了。

  “虎哥,我昨天晚上梦到你抱着我姐,”我看着小尕子,真想骂一句,只是也理解他的心情就说:“我也想那是你姐的,只是名字一样,年龄姓不一样,人是鲁班后。”我拍着他的脑袋说,“不是,我感觉到姐在生你气,你的狂、傲,她不喜欢,可是她又想与你在一起,”我看着他,惊讶地看着,“你大的,想你姐,想疯了,把你的钱好好存储起来,给你姐买楼住,”“不是的,”“再说”我大声喝斥,他看看我,只是溜到后面去了。

  妈妈忌日,我带着兄弟们去了。及时雨,老皮嚡,大裤裆都去了。完了以后,及时雨让我开始找市政府、民政局去谈个沙漠地方,建墓地。带着小尕子开始跑啊,可恶的政府部门,踢皮球推的腿跑断了,索性去了市政府闹事去了,也好在遇到女市长出去,大概说了一下,看见这个女市长不太高兴,“行啊,我后面让这几个部门联系你,你那边赶快动起来,”见女市长没两天,我的事情基本好了,只是政府按8千一个墓穴一下要了50个,民政局要我在清明节以前弄好这墓地。

  及时雨又让弄个大马力柴油机,四轮。又去找小付了。才明白这信息生意的好处。与小付回来了,等着人给送四轮。

  小尕子一笑挺像鲁燕的,”小付的话让我一下想起来了我的第一次见面感觉,马上招手,他不高兴地挪着步,“再磨,爹踢死你,”“老皮嚡”老头也过来了,我对小付说:“他们随你去,你告诉他们,你的意思、怎么做?”小付一边走一边问,“你姐多大?多高?”小尕子说:“我们是双胞胎啊,大概1。66,”我个猪啊,怎么没想是双棒棒啊。问:“小哈飞,谁开着?”“六哥开去看活了,”我一听,拉他就出去了,“干嘛去?”“你姐可能让骗的没钱了,你要保证你不冲动,你现在有多少钱?”我一边走一边说,他看了看我说:“一万五,”

  “如果那是你姐姐,你打算怎么做?”

  “你娶了啊,在里面你答应的啊,”

  我拍了一下他脑袋说:“你大个头,你姐讨厌我比看见屎都难受,”

  “你就是个陈世美,”我踢了他一脚,“你妈的,你姐的事,再提这,爹不要你了,再给你一套房子与你姐姐过去,不要回来了,”他一听,站哪不走了,蹲下了“你是我爹,行了吧,”他不理我,妈的,二十四的人了还这样,真是儿子那样,这猪他妈的真是犟,在里面,地下泼水用电击,这猪他奶奶的都扛着没出声,“现在起来我就答应你,再这样,现在就分,”话刚落,人马上起来到我身边了,“如果这样,咱就晚上去,还是去看墓去,”他一下又笑着说:“我叫及时雨一起去,”我笑着说:“可以”,我以为是说晚上去看他姐的事,谁知他打电话让及时雨开着三轮来了,把这猪带上去看看,让做房子去,三人‘喯’去了。

  我们到了,他们才把车开的放好,小付在说着,推土机开始工作了,老皮嚡开着,“虎子,这用铁皮做夹层,里面添沙,又省钱又保温,”及时雨看着我说,“我说:“你看着办,算材料让五、六送来,”

  “你在哪?”园园电话,“沙漠里面,弄房子,”本来是说的让她不要来,好这一说就要来,“你带十二个人的饭来,”“米饭用塑料袋装吧,”“行的,一次性饭盒与馒头,肉多带,”

  “老板,这是帐号,你忙完一会给打下,”一个人笑着把名片递给了我,双手拿着看了下说:“这没问题,王老板等一会饭就来了,吃了再走吧,”“不用客气,”他一边与我说着,一边向小付挥了一下手走了,大半小时,材料送来了,五把钻,“这的电可以拉上吗?”我看着老远的电线杆说,小尕子哈哈笑着说:“我的傻哥,不用电的钻,材料是下好的,”我一听,就去打他,早躲开了。

  及时雨指挥着,拿着一根四十的角铁让人打眼铆上,我才看明白,长角铁为什么取掉厚度,又立的焊一块的道理,五郎笑着说:“季哥真是日能人,牛叉完了,”及时雨也只是一笑说:“文文,成子你两人负责了,”那两人笑着点点头,他又对着另外两人说:“凯子、庄子你两人把这铁皮拿上,对这块苯板用刀裁出来,”两人不明白地看着他,我笑着说:“你要给示范一下,”小尕子拿着刀子过去,在苯板一角取了一下,拉过来铁皮说:“这个深与铁皮深要一样,傻比,”刀子一扔,又到及时雨身边了,12点过了也没见园园,妈的,要饿死我们啊,我拿出来电话,打了一下,人不接,我笑着说:“老婆生气了,不来了,你下去快给弄饭去,”我对五郎说,“不会吧,肯定是快到了,”我一想也是,不一会,车停了,她下来了,我赶快过去接过来“开饭啦,停了,”及时雨拉过来一张铁皮,我指下小尕子,又指了下推土机那边,“我们回去吧,给打钱,”我怕园园看见小付,“慌那干嘛,”她翻了我一眼,就蹲在及时雨跟前说:“季哥,怎么不搞个两层,”及时雨笑着说:“傻园园,没电没水泥的大冬天搞塌啊,”一帮人笑着,“哈哈,虎哥的一帮牛兄弟啊,”小付与老皮嚡,大裤裆过来了,小付看见了园园笑着说:“这是嫂子吧?”园园笑着站起来说:“你是?”“虎哥新合作者,小付,”园园笑着说:“大老板啊,小付姐你好强,”这家伙太能给我涨脸了,这话说的,“小嫂子啊真是聪明伶俐啊,”说着她掏出来一个白玉递给园园,“我的宝贝,送你了,”

  “这礼太大了,改天给个普通的,我也好给你准备,这样没有往来不好,”园园挡了一下说,小付也没再说,只是一笑,两人蹲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着,一会两人上车了,吃完饭,及时雨就喊着说,抽烟完了开始行动,我的烟已经不够打关了,“烟够吗?”“差不多,差不多”我一问,这些人说的我也有点怀疑,走到老皮嚡哪看看抽的烟,“妈的,你老这是守着钱进土里啊,这两块钱的烟不到啊,”“你个小几吧娃,知道啥是苦日子,”他挖苦着我,“虎哥,老头还打算娶小老婆下崽哪?”文文笑着大声说,“我们来看看这老东西还能用吗?”小尕子扯着喊,“滚,你当在里面啊,”及时雨看看汽车又说:“开始动吧,”我说:“别急让再抽一支烟,”“你当这是夏天啊,”他看着我说:“烟刁着,动了,”大家也都一下起来去了各自位置忙去了。

  “虎哥,我也该下去了,”五郎看见我说,我点点头,他把半盒烟塞我手上走了。

  看着这些犯人,与我一起受罪的犯人,一个个的自觉性不低于解放军,他们每个人都爱着这个工作,更是为了这悲苦的情。我也给了这些人普通人三、四倍的工资,他们从来也不说我的钱,也没有去比较他们多少的问题,只是开心的干活,喝酒,打骂,但是每个人心里的悲苦也没有告诉另外一个人,无论是对家里的老人,还是对孩子,他们从来不去互相问,谁都怕拨击敏感神经。

  “不是我愿意离开你,亲爱的妈妈,只恨这可恶的世界,将母子俩分离,饥寒交迫的日子,天当被、地当床。。。。。”谁又在破着嗓子唱起了流浪歌,引来了这些人的共鸣,也包括我,“两张饼子一碗菜汤,生活多么凄凉。。。。。。”在这凄美的歌声中,小房子的墙,窗子门,组建好了,里面是个丁字格,及时雨说:“这大的做吃饭客厅用,里面睡觉,”我笑着给他了一个牛的手势,一会让文文开的小挖机给夹层墙里添着沙子,“检查里面哪有露沙地方”他喊着,一会几个人喊着“没有”笑着,上顶了,小尕子与凯子上了墙角,这些比,他奶奶的真是牛,竟然用小挖机连人带板给送上去了,凯子上墙了,抱着板角,小尕子一边走,一边拉板,六块板一会就上好了,“虎子,你去准备买个搅拌机,四轮,我们做个机械化的水泥车,”我不明白地看着他,他笑着说:“你按我说的去做就成了,现在留这老小子,我们回去到小区弄水泥板给铺地面,给拉炉子,煤,水,菜,粮食,”我笑着说:“这些你直接做你的,不用告诉我,”

  他们挤在三轮车上也不上我的车,六人喯着烟前面走了,我摇头上来车,“他们怎么不做这啊,”小付问,我笑着说:“他们在一起多开心啊,不用与我们挤着难受。”

  给人打完钱,我看看小付说:“你再看个四轮与搅拌机,”她笑着说小事一桩,“我们去看老爸”园园看着我说,“出去玩的还没回去,”我不想带着小付过去,“正好啊,现在去给买一点吃的、衣服吧,”小付对园园说着,两人下去了。没搞明白这两个女人怎么搭伙了,亲近感好像是多年的朋友,倒让我有点畏缩不前。

  “虎哥,晚上啥时候走,”小尕子的电话,“还不知道,这两人给老爷子去买衣服了,”我也无奈的感觉,有气无力地说,笑笑,挂了电话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