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择妻烦恼

  面对这两女人着实让我麻烦、心烦。我想我已经背叛了爱情,面对着曾经与现在都是带有爱,曾经的深爱,至今仍然爱着;现在的的只是我的现在,却是她的曾经、至今,选择谁也感觉对不起另外一个,我把这困难的问题带到老爹“我不参与,你自己去选择,”我想他也一样是二难选择吧,妈的,怎么不是古代,三妻四妾的,哪有这烦恼。问我的兄弟又是各说不一,五郎、六子倒是支持选园园,尿缸、小猴子又说小惠不会发脾气,“妈的,正反面呗,”五郎笑着说“你说正是谁、反面是谁?我给你扔,”

  “真是个傻比,这也玩赌,两人都要了啊,”六子笑着说,“就是”两个小家伙也笑着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也用烦,”小猴子笑着说“你问他们,现在遇到一起了咋办,二得一,要不就二进二,”我看着,五郎、六子也看着,“继续说你大的头,”

  “三头对面讨论啊,”我感觉这好像是最好的办法了,可能也只有这些尕子才有这样的想法吧。

  早上我们全部出去了,拉上我的东西,拿上了这个两个小子怎么也不明白,箱子改成了这样子咋用的车子,到了新区,一下就是十几家让背沙子,架立钢管,车上的滑轮安装好,钢管开口对着槽钢上的接头,我点着开关,六米的架好了,装好四节六米,联接处上好,横架吊机安装好就快两个小时了,“好了,你们三去干水、电,我与小猴子在这,”“二、三、四,”“我们从高下吧?”“无所谓,怎么都可以?”我推着箱子到沙堆说:“装沙子,”他笑着,快满了,就这么多实验看看,我上去了,开始吊了起来,太轻松了,离窗子口有点距离拉过来箱子,抽开插板,哗没了,我笑着放下去,我不下去了,我喊着,看着小猴子,他推过去箱子放到,扔的差不多了,搬抬着中间吊架,立了起来,一会又推了过来,不到两个小时三家收了1200,笑着又对在了另外一家三楼,直接给五百的喊着,我看也就是半小时,就完了,“我看你家沙子多了,”两口子也没明白我说啥意思,“怎么了师傅,”“你家沙子太多了,背下去还得要钱,”我给了他们留了一个电话说:“别人不要钱,你就让搬下去,要钱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拉走,不要钱的拉啊,”拿着五百下来了,抽烟等等这几个,“师傅这是我的钱,一个女的指着她的三楼说,我接过来500,说“钥匙我不要了,我人吊到窗子就上去了,你也少跑一趟,”她笑着走了,我笑着看看小猴子说:“去看看商店有没有你要喝的饮料,给他们也带上,给我搞生啤,”小猴子拿过去钱跑着去了,一会这几个人“喯”来了,让他们抽烟等一会小猴子,他一会提着啤酒过来了,我说车锁了不开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两家好了,说着递个我了两千几十块,我拿了两千,问他们是回去吃还是在外面吃,叽叽喳喳的喊叫着,我才知道为啥要头了,“去吃手抓了,回他们的房子休息,”妈的,三斤手抓没吃完,估计是吃在后面都是开始留灶了,为了吃米吃面又吵了起来,米饭四大,羊肉小炒,麻辣豆腐,土豆丝,炒鸡蛋,再搞个三丝,鸡蛋汤,尿缸喊要紫菜汤,奶奶的,一百大元,还送个馒头,送碗汤,真是便宜。得搞个做饭的,我又突然想起来这,还没说,电话来了,小猴子电话递给我“你给我的老师帮个忙,沙子,水、电,不能要钱,”“行的,我怎么联系他,”“你来我这拿钥匙”“你在哪,”我一听园园,问道,

  “我在家啊,你猪啊,这还问,”

  “我没车,要一点时间,”挂了,我看看这些人,又要了五斤手抓与剩的一点一起装了给了小猴子,笑着说:“我老爹藏的酒不要再喝了,完了我买酒,六子与小猴子去弄沙子,好了去各个房子休息一会,”

  我走着去了园园家,好在没人,“你们那么多能人,给我老师铺下地砖吧,老两口,两个孩子都在外面,退休工资也就一千一,”她看着我,第一次看见了她的热心,“我们没干过这活的师傅,这块还是给别人干吧,”她失望的样子,好像是她家的活一样,我又说:“我回去问问他们,”

  “猪,手机啊,”我笑着给五朗拨了过去,“虎哥,怎么了?”五朗问,

  “谁会铺砖啊,”我问了一句,“铺地板砖,尿缸啊,里面混的,活都是刚子干的啊,六子还会一点木头活啊,”我一听见笑着说“好了,”

  “好了,你老师地板砖有人了,刚子会,”她笑着起来,拉开抽屉扔我五千块钱,说:“我就要了这么多,你别赚他钱了,”“遵命,我现在没车了,小卡人我改成了吊车了,砖怎么定?”

  “你自己看去,大概就这几色,”说着她指着地下,床单几个颜色,“你把我爸的车开走吧,”

  “不用,别让碰上挨批,”

  “反正你后面还得买车,还不如开他的,给他挂着,”“哈哈,那样找你爹骂啊?”

  “我们去找小萍,这车给他们,他那小哈飞你开,让她再给我七万五,”说完笑着起来拉我出来,“你给卖了你爸不骂你啊?”

  “你就是个猪,是人要卖的,去了你不要说话,开你的车就可以了,”说完联系小萍,在新房子里,“妈的,铺个地就花了五千,”

  “哈哈,你不会不要铺啊,看你生气的样子,”园园开玩笑地说,“花多少钱不说了,你看看这铺的啥?”说着过去踩着空砖,用脚尖点着不齐还凸的砖接头,又带到另外一屋看着横线条,斜的,心里在骂,妈的这水平也出来混钱,看着她气不平的样子,“有啥事?”她又笑着问园园,“我老爸的车要卖啊,来问你们意思,”她拿出来电话打给了成斌,说了下就挂了电话“一会就来了,”

  “老板,剩的钱咋办啊,少给几个算了吧,你也不要太认真了,”好像是铺砖师傅,“你不给我弄好,就不要想了,”

  “你是算啥干活的,干的这个样子还要钱啊,”我也生气地说,“你算干啥的,与你有啥关系,”话音刚落,我就给了一脚,“你妈的,我算你爹,”上去又是两脚,掏出来他口袋的几千块钱,递给了小萍:“数下,”我又抓着那人头发提了起来,拽到了那几个有毛病的地方说:“几个人干活的,叫来,”也许只是我的野蛮,屋里一下安静了,那人也蹲下了,一会成斌上来了,看见了笑着问:“咋了?虎哥,”我让他给问笑了,真是关我啥啊,我打他干嘛啊,我不也一样在赚苦力钱吗?“你还好意思问,你看看这地铺的啥?”小萍捏着钱,恶声气地说,“赔我损失吧,再给我拉沙子,弄上来,砖能用你用,差多你给我买去吧,”那人一下哭了起来,我心里骂到:羞你爸爸,一会一个瘸女人进来了,哎、呀、呕、啊的,不知道是聋哑还是什么原因,看的让人又恨又怜,一对苦难夫妻,怎么混做这差劲的事,我又于心不忍让数给了一千五百块钱让走了。给尿缸打电话让来看看,“局长的车要卖,园园来问你了?”小萍话还没说完,园园就接话了,“你的车给虎哥,再给我七万五,合适吧?”

  “好,现在就办手续了,”成斌笑着说,“这地咋办?”小萍恨的说,不知道她是再恨老公还是那人,“找人重铺,”成斌无所谓地样子也让我佩服,尿缸上来了,我让他看了,他笑着说:“这活那个猪给干了,”“好了,说你能给修不,”我问,

  “花钱、花工”小萍一听,又掏了下包里钱,说:“虎哥,这五千你拿着给我操心弄好,我是不想再来了,”我笑着说:“那就再顶你五千的帐吧,”

  “也行,那我们出去吧,我再待一会就疯了,”小萍没前面那么生气了,我看看尿刚说:“刚子,一定给弄好,”我的担心,也让他看出来了,爬我耳朵旁边小声说:“好像才是十几个小时,用水一泡,一加热就全好了,监狱里面这些事情,干的都混中队长的烟多少盒了,”我一听,拍着脑袋说:“不亏阿姨疼你啊,”下来我把钥匙给了他,与园园开着那哈飞跟在后面走了。

  现在的交通工具基本够了,通讯工具也够了,小猴子说是及时雨与小尕子也在这几天出来,他们也希望这两人过来,及时雨贴砖木工都没问题,小尕子的电厉害,又与及时雨走的最近,“里面人不是都说及时雨毛病不好吗?”我问着,“那都是讹传,”我听到尿刚的这词笑了“你知道你大个头飞讹传,三轮车骑着,这个助力车也骑上,买东西方便,”我也出来了,回家看看老爹,“老头,咋样?”我笑着说,“住的挺好,就是太无聊了,”老爹看着我,小笑脸,我过去拽了起来说:“是你这老头太笨了,带你去看看,”说着我扶着他起来,他摆脱开我说:“不要你扶,”几天的时间,老爷子一下变个人一样,看上去,硬朗了,人的精神还是主要的,一下又想到了老妈,想去给上坟,又怕惹到老爹伤心,一直在等他说。

  “老爹,能盯住路口不?”我看着车,给老爹指着方向说,“这我知道,以前交菜就这,那边前面是广播站,”我笑着看着说:“行啊,还记着,丢不了,”到了老年人活动室,我给了他一张扑克牌说:“上面有电话,有事了打哪个都可以,不要扔了,”说着我给他插到中山装上兜,看着他进去,坐到‘掀花花’那我就走了。

  虽然在里面做了那么多年,可是让我一个人开车过去,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走?约了园园一起去了监狱,问了他朋友才知道要等到四天,于是让叫出来两人会客。

  妈的两人出来,只是在看园园,惊讶以后才扭头看着我“这‘叽喳’你都搞到手了,可以吗?虎哥,现在真是驴顶礼帽,厉害啊!”及时雨对我说着不时的看园园,看看我“有夫妻相”,本来让看的有点毛糙的园园听见这话一下笑了起来,把烟给塞了进去,“哈哈,宽三五啊,现在是板还是靠上站了,”及时雨不知道是夸我还是挖苦我,也不好发火,只是看着小尕子,“妈的,看见我,害羞了啊,看看你那怂样,”

  不是,我在想事,他的情绪不高,让我纳闷,快出来的人哪有这样的,“在闹心,出去不知道在哪找他姐姐,他姐姐一年没来过了,”及时雨拍了一下小尕子头说,“季哥,出去到我哪吧,五、六,刚子,小猴子都在我哪?”我也不知道是在请他们还是在引他们,“我去,”小尕子看看及时雨说着,“妈的我不去你哪?还去哪,爹、妈早死了,没家没业的,”及时雨一下黯然的心情影响了我们,“应该开心啊,虎哥,现在好厉害的,他们都是天天酒肉,只是要吃苦,”园园笑着说,

  “妈的,这的苦比屎都难吃,我们不是一样受了十几年,出去我们直接去找,就不要来了,太远,破地方难走的厉害,”

  “虎哥你有笔吗?我把我姐姐的地址给你,帮我找下,”园园听到小尕子的话,掏出来递给了他,“你去找下疯子,看看那比在干嘛?要是没个正经事你也弄来吧,”及时雨抽着烟说,小尕子也把笔与纸条塞了出来,园园又把我的电话号码留下了,时间也超了,出来了。

  “虎子,外面干的怎么样?”我不认识的一个狱警问着我,看着园园,“混的活,没啥好、坏的,”我笑着说也递给了他一支烟。

  “现在一天就是你两三个月的工资,不好能有车开吗?”园园笑着说,“有那么厉害吗?吹牛平衡自己吧,”警察笑着说,“是啊,她说的气话,”我看她们好像挺熟,补了一句。

  她笑着地过来,一把拉开我是西装,从里面兜就掏出来五千多,抽出来一张:“老同学,谢谢你这几年的帮忙,这饭啊酒的就等你回家了给你补上,先买盒烟抽吧,”她笑着说完塞到警察兜里,又笑着说:“我们也该赶着回家了,”笑着摆着手拉我走出来了,我只是看见那警察的无奈与失望的样子。

  “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选择你们?”我一边开车一边问“随便你啊,又不是我在选择,”

  “哪我如果选择她了,你不会生气吧?”我试探地问,偷看着她,“你的选择我决定不了,我的生气你也决定不了,停车,让我下去,”我笑着也没当回事,只是不知道下句怎么说,她也一下抓到方向盘说:“让我下去吧,”很平静,根本没有大喊的想像,我笑着说:“看看,这不是在问你吗?”她没有说话,死死抓着方向盘,眼泪快出来了,我靠边停下,她马上开了车门,下去了。这个疯子,干嘛啊?几乎没啥可以叫停的车,我下去了,她扭头跑上了沙丘,“妈的你脚还没好哪?”我不知道是在警告她,还是在吓唬她,她已经看不见了,我着急地上去,心里也在骂着,妈的什么狗屁主意。她只是走,我奔跑起来,追着抱住了,眼泪湿了我的衣襟,亲吻了她的眼泪,嘴唇粘连在一起,她的舌头打着我,才知道了什么是吻、什么是亲,我下面也一下膨胀了。

  @a看a%正8#版E章4节上-O酷匠3☆网

  我看见那小红豆一般大的粉红头,看见下面的粉红的玉液,纸上的一点红,我才明白她垫纸的道理,我翻身坐在沙子上,看着我这湿且难闻的传家宝,不知道怎么去做了,她从包里拿出来纸,捏成了一条一拽,分给我了一半,我才知道这纸是这样撕的,曾经在里面还特意让刚子、小猴子专门给我剪好卫生纸,他们以为我是摆老大的派,只是上卫生间不会撕纸,把一张大的、撕的与狗啃的没啥区别,而且还不好用。我们经历在贫穷年代,手纸基本都是报纸,作业纸,也没机会接触撕手纸,现在卖的也是裁剪好的手纸。她穿好了,也不哭了,“比猪还笨,”一边说一边拽我起来,给我拍着屁股上的沙子,我只是想问她的感觉,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你舒服了吗?”我不明白她说的意思,看着她马上摇头问她:“你哪?”

  她也一样摇头,又点点头,我也不明白,说:“搞不明白为什么有强迫女人的这类人,搞不明白这些文人骚客怎么理解的这的飘飘欲仙,”

  “你就是头猪,笨猪,”说着她踢了我一脚,我楼过来她,说:“回去吧,”

  “不”我低头看着她,“这多好,回去就没有了,”她笑着说,“想啥哪,”

  “就是啊,要不我们去我家住吧,”

  “打住,我可不想,我还有爹哪,”我推挡着,“给找了保姆啊,我去了两次看了啊,没问题啊,比你这儿子差不了,”她看着我说:“我回去让我爸爸他们住楼去,我给他们装修好,”她嘿嘿的笑着,“那我家哪咋办?”

  “后面出来找你的那些人的小监狱啊,”她还是笑着,

  “哪我要接我爸爸过来一起住,你不可以对她拉脸,大声说话,”

  她抢着说:“我可不是混蛋女人,对你怎么,我不可能与老爷子有一点脸色,就是你打我一顿,我与老爷子也是笑着,”她笑着看了看我,拿起来我手又贴到脸上,我听见这话,心里的安慰感让我一下感动了,是啊我已经浪费了三十年,老爹可是没有三十年等我伺候了。找个老婆,能把我爹伺候好,我就认了,也满足了,对于啥的爱情都是扯淡。

  这些外人看上去,没有素质的犯人,却做的让人安心的事情,拿上你的钱,不会坑你,小帮忙都是免费。这些缺爱少疼的犯人,抵触着社会,抵触着亲人,却渴望着爱,随便一个老人的关心,几句心疼话,就可以让这些警棍下没有眼泪的爷们撒泪,收他们的钱是为了活着,给他们帮忙是为了那句暖心话。父辈的这些老人,每个都是有君子心,就是知道你是犯人,只是有警觉,也不会伤你心,你帮忙给他们拿下来一些东西、垃圾,他们会给你烟去肯定你,让这些犯人感受到了尊重。也是刚子收拾的三个铺地板砖的烂摊子,也就有了这些人在这片的影响,‘新人帮’,所有的铺砖,背沙,改水、电,他们都是这些人的首选,有的年轻人等不了,老年人基本都是与他们签约等待。就是因为园园的老师,只是因为满意,只是因为没有欺诈,只是因为他们可以帮忙,这老师才给的‘新人帮’的宣传,也正是有了这些老人一个一个的肯定,才有了这些人的热情,义务劳动的热情,虽说去给帮忙接下电,打个眼,看下保险丝,给抬个东西,这些老人也都不会让你白干,十,二十块一样给你,烟也一样给你,谢谢也一样给你。

  我的口袋也在膨胀,心也在膨胀,他们给帮忙赚的小钱,我也从开始就没要过,我只是在想着更大的计划,我也要让这些人立足社会,让那些曾经漠视他们的人,开始去巴结他们,让那些把这些人看成了下三滥的人,去做乞怜的狗。

  我明天休息,晚上能来吗?我看着小惠的信息,想着应该没问题,只是这晚上我不在,老爹哪?想着我去了新区,看看五郎,“你明天开车去监狱,怎么样?”“去你的,我路都不知道,”他笑着说,我又看看小猴子,“一样,”他也是一笑一句,我估计都是一样,进去再没有出来,又不是去逛监狱去了,我只是要去哪就去不了这的,“你们等着及时雨两个来了,晚上替我好好招待,一人一斤手抓的给我拿回去吃,酒喝上两瓶就可以了,尤其你把握好,晚上去与我爹一起睡,”

  “你开啥玩笑,我不去,”

  “妈的,爹你白喊,白跪啊,”

  “及时雨明天才来,忘记了,哈哈,”五郎笑着说,我指了一下走了。

  我来到六子这,他掏出来两千说:“这是昨天的钱,”又掏出来“这是今天的,干完的与定金,”我问:“多少啊,”他笑着说:“我没有数,”刚子说:“大概是三千四,”我一数是六,我就笑着说:“你们抽的啥烟?给发个烟抽,”六子把蓝白沙扔给了我,我抽了一口“我喜欢这味,”我给他要扔回去,“我这还有一包,”我出来了,来电话了,我以为是园园,“喂,虎哥在干嘛,”成斌的,“没事情啊,在新区,啥事啊兄弟?”

  “来我这商量个事,”电话挂了我去了他的宾馆。

  我进去,他在上面就喊着,我还在奇怪,破宾馆也搞的像个监狱一样,还有监控,我上了二楼,他笑着说:“进来,给你介绍个朋友,”说着推了一下我,进去看见是个漂亮妖娆的女人,半老徐娘的奇怪感觉,“胡经理,”“小虎”“一表人才啊,”女人的说着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啊,”我心里骂着,狐狸精,我可是不想与你有关系,我也笑着重复了一下,握完手一会她就掏出来一盒宽三五递给我“抽烟,我就直接与你说,”她笑着,这方式我也喜欢,“您别客气,直接说,”

  “我想开个公司,用你的名字,不用你掏钱,我一年给你五万保底,估计年低可以分你最少三十万,外面的那辆黑色道奇,你先开着,“我听见她的话,脑袋大了,不敢相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