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女人-----

  对这小刁女,好像也没啥好办法,早上起来,我过去敲她门,“干嘛啊,人休息也睡不了好觉,”我笑着说:“那你接着睡觉吧,你起来了,打电话我来接你,”听着里面没声,我赶快就叫那两人推车出来,推到路上去发,我开车也一下跑到前面去了,感觉就像在躲瘟疫,两人后面到了,“五朗上来,让他跟着,”三人来到了新区,看看这些忙碌的人,“师傅,给背沙子吗?”几个人在问着,我带着他们来到了房子,看看怎么干,我说:“你们接好这两家电,用石膏粉给固定,水管是PVC,接头、胶都在里面,这包里面是另外四家的,六子一会再去买个角磨机,今天要结束,”五郎递过来钱说:“这几个钱也装上,“不要,你装好吧,”说完我出去,上了钢材市场,买了一根直径194毫米,长六米,一根直径180毫米,长六米,180的钢管我让割成了1。5米的4根,1。5尺的买了六根,6分的三根,200的槽钢2米,1米的2根,再看着买个倒链,这旧东西真便宜,120元5吨的,看见了一个电动的,没标重量,“老板,这买多少钱?”“最少二百六,”“我地个瓜,咋这贵,能吊多少吨?”“两吨的,真心要了给你让一点,”“三相电,没啥用,”我故意装出来溜着看的人,无所谓的样子,“哎呀,你看看这电机,这个小减速,给你二百咋样?”我故意过去低头又看了看,“哈哈,我也是无所谓的买,一百六,愿意就给,”我还没说完,“哎呀,老板你也给我两个钱啊,不满你我一百六收的啊,加上杂费算一百八,你发我发都好,”心里高兴,还想砍他十块,别搞砸了,我给了他二百,他给了我二十,又给扔到车上,笑着走了。

  这多东西,我这八百还没花完,有这旧货交易就是好啊,还得去买个大电容,还是回去让六子看吧,“你在哪啊,你这来人了,”“虎哥,我出来了,还带着小猴子,”我一听笑着说:“还没吃吧,让阿姨给你搞一点肉,我一会就回去,让阿姨给你们买烟,”我直接挂了电话就笑了起来,“阿姨,哈哈!”也没有进新区,难掩心里的高兴,天送人、财啊,直接回去了。

  “尿缸,小猴子,”我在外面就喊了起来,“虎哥”“虎哥”两人高兴的出来喊着,“吃了吗?”

  “吃了,阿姨给泡的面,还有饼子,”

  我笑着说:“阿姨没给你们去买烟啊,”园园站在门口看着我,怒发冲冠,我赶快说:“小猴子到后面去开门,刚,来”我拉着他就去了后面,““虎哥,还有一个女人”我对尿缸的话没在意,只是想是园园的朋友,“把这些货卸了,看看里面的那个变压器,焊这些咋样?”感觉后面有人来了,我以为是园园,故意又装着进去拿东西,“小虎,”多么熟悉,多么想听见的声音,“小惠”我高兴的喊着,扭回头,哀伤的眼神,带着埋怨,“我该走了,”干嘛啊,我心里极其不乐意,但是我依然没说挽留的话,我害怕与这女孩子在一起,无论我知道,她是多么喜欢与我在一起,我怎么也没敢正视过她,要上学的前一天,我故意等到她,两人就坐在渠坝上,我要走了,啥时候,明天,然后,就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坐到了九点,还是我说的,该回去了。

  现在我应该怎么对她说,附属医院的医生,我是啥玩意,算嘛东西,只是这样的放弃又让我心痛,隐隐揪心的疼。我知道我爱她,但是我也不能毁了她,我只想哭。

  “进去坐一会吧,”我终于说了一句人话,说完我就前面走的穿过去了,站在门口一会了她才过来,我开门等着她,进去坐在沙发上:“最近好吗?”我故作平静地说,“我好不好你不知道吗?”这次她哭了,我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去做,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去给她擦眼泪,“哪天我来了,你在睡觉,是我给你盖的衣服,为什么别人到你身边你会马上醒了起来?为什么到我这,你只是一句话,你坐一会?看都没看是谁,你就那么困吗?还是根本就不想见我?”好像时间推后了,我们还是在那花季时代,一下回去。

  我没办法为我证明,真是不知道谁,一会起来就没人了,对于这些为什么我怎么去回答,我掏出来了那纸条,只是让她一看,她哭的越厉害了,“为什么你可以见她2小时面,一面也不愿意见我?”我着急起来,说:“我谁都没见,”

  “我爸、妈也去世了,我哥瘫痪了,”

  “啥时候啊,”

  “十年了,”我一下想起来了那倔强的老头,追的打我的那老头,只是看他丫头回家,他就提棒追的打我,只是年少,只是他老了,我跑了,两天她没来,我又去了,敲门,老头开的门,“我找孙小惠要书,”我没带称呼,我也不计较他的棒了,老头没说话,指了一下小屋:“自己进去,”走了,我倍感奇怪,等我能进去的时候我又害怕了,我不怕她爹,我怕见到她,她哥又出来的时候,我才硬着头皮进去了,她在洗脸,饭在方桌上,“怎么感冒了吗?”

  “是啊,今天已经好多了,”我看她只是用热毛巾覆盖眼睛,以为是防止近视的,我只是看着《中学生数理化》“小虎,你出来一下,”她哥推开门说,我起来,“哥你干嘛,少管,”我才看见她哭红的眼睛,我一下潮了,摆开她,就出去了,进来她哥的屋,“小虎,你们现在还是小孩子,干嘛的都是后面的事情,现在就是好好学习,你也不要误了我妹妹,”说着他递给我了一支烟,“你也劝下让吃饭,跟老爹已经赌了两天气,不吃不上了,”我一听,笑着就又去了她屋,“真是个傻丫头,我以为你让你爹打的出不来,上不了学了,害我瞎担心,跑来跟你爹算帐来了,”她笑了一下,我端起来不热不凉的面说:“来,虎哥喂你吃饭,”她笑着说:“我自己吃,”我坚持地说:“不行的,这第一口得我喂你才可以?”那次是我最不怕她,说的最多,感觉最幸福的。

  “怎么才可以回到哪天晚上,”她看着我说,“说你是傻丫头,一点不过分,我是劳改犯,你是医生,这是什么地位、啥差别啊?”

  “那我辞职回来,”我知道她没有开玩笑,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说:“以后我们的孩子问,我这劳改犯让他怎么活啊?”

  “那就不要孩子,”她看着我说,

  妈呀,我这是真他奶奶的,“你还是好好当你的医生吧,我追你吧,”她笑了,我知道我这样她会高兴,会让她安心,不会做出来傻事,可是这后面我应该怎么对付啊,谁来救我啊,爱神啊你赶快给她个王子爱情吧,“你得给我补过生日,”她笑着说,擦着眼泪,“好,你哪天有时间约我吧,”我苦笑着说,

  “下周你抽时间去附属医院吧,”她看着我说:“看看你送我的礼物,”说着她从包里拿出来那老的笔记本,“你不要羞我了,那也用保留到现在啊,”我有点羞涩了。

  她奇怪的眼睛看着我说:“舍友哪个女孩子不羡慕我这样的生日礼物,连你的死对头,都夸你了,”感觉到她的自豪,

  “是你们这些傻丫头才稀罕,换个别人,我估计她都早扔了,”

  “你是不是给她也抄了,”她突然问的让我莫名其妙“啥啊,我在里面去那找《唐诗三百首》,就是抄了,也没音乐卡啊,”她听到这话,好像很满足的样子,“英子就说这是独一无二的礼物,”她笑着说,

  “切,我再给你抄一本,”我笑着说,“真的啊,好啊,”看见她高兴成那样,我赶快说:“逗你玩的,已经有一本了还抄,这次给你买个礼物,”这丫头,奶奶的死心眼的厉害,给她说的话,她都当真的放在心上,何况我现在哪有抄书的时间,真要起来又惹哭了,“好啊,不过你也接受我的礼物,”她笑着说,“不好,你送我个油饼就可以,”我笑着说,我现在好像已经轻松一点了,“虎哥,这少东西,”尿缸在外面喊了一句,“你忙吧,下周我等你,送你的东西在她哪,我也该回去了,”她的微笑总是让我感觉到安慰,“我送你吧,”我心里确实生气,妈的,一会我收拾你。

  “快忙你的吧,早成功,”她提包起来了,“不见不散”“好的,不见不散,”送走了她,我生气的表情一下就出来了,我到门口,园园也站着门口等我,“别生他气了,我让喊的,进来吧,她留有东西给你,”我也没再说啥,扶她进去了,“手机带卡,三千多的,”我一听傻了,她哥哥现在瘫痪了,怎么一下花这多钱,“这不是她买的,是人送的,特意回来送你的,”我看着她,“你们谈的很好啊,”“当然啊,姐妹情深似海啊,”她笑着说“你现在不只是光欠她的啊,我也送你了一个东西的,你也应该送我一个手抄《唐诗三百首》吧?”

  B@酷^《匠网唯N)一;正F版,k$其*他9都eA是"盗7《版}》

  “你咋这俗啊,”我笑着要出去,她马上拽住我手说:“你不同意,我就这样缠着你,晚上都这样,我也让你烦的够够的,”

  “好,阿姨,我给你抄宋词一百首吧”

  “不是,阿姨,”

  “不是,阿姨”我跟着说,“我为了你脚都成了这样了,”说着她按我的头,真是肿的成了猪蹄了,怎么还肿哪?时间长了我也想不起来当时自己的情况了,可惜大裤裆不在,“还疼吗?”我问,“不太疼,你抱我去后面看,”她笑着说,我才闻到了羊肉味,“你给炖肉了啊,”“是啊,我还让人去给老爷子送饭的,”我一下有点激动,感激,我把她抱了起来,去了后面,尿缸看见,赶快拿个凳子放在一边背光的地方说:“坐这刺不上眼睛,”园园看着奇怪地说:“这东西不是变压器,怎么可以焊东西啊?我看看,”小猴子等她看完了,又准备焊,我说:“给尿缸,你去买东西,”

  “虎哥,我在里面就已经改你姓了,我是林刚,”尿刚生气地说,“你大的,姓也乱改,回家问你大同意了才行的尿缸同志,”我笑着说,他好像越生气了,掏出来,释放证说:“看清楚,林刚,”我放下园园,接过来一看,小子快哭了,我笑着喊到“林刚兄弟,干活,”他才好了一点,我又抱着园园出来了,进屋我把她放在沙发旁边,看着小猴子说:“这还有一百多,你开车去市里去看差啥东西都买回来,我下午就要实验,另外,那活动地方我觉得应该在槽钢上焊个东西,把钢管再开个口,这样车上安装个拉架就可以把钢管拉起来了,看看这个东西用上,”我一边说着一边在我手上比划,“高,虎哥,我回来就改,”“等等,把你自己的钱再拿上二百,再买个角磨机,带十个片子,”

  园园赶快掏着自己口袋,“等等,不用他的钱,”

  “没事,在这都是虎哥的钱,”出去了“看着点警察,”我喊了一句,“你还是抱我去那个屋吧,”她站了起来,等着我,着急的时候去抱不会有反应的,这又没急事,抱的我已经痛不欲生了,“自己走不了吗?”“能走我还要你抱啊,”我过去抱起来就走,我只是希望快点,没啥反应,也不时的碰到她身体高起来的地方,开风门的时候,基本是压倒了,赶快放到床上坐着,她拿过来包,掏出来大概一千多说:“这钱你先拿着用,明天有钱了还我,这卡上有三万,你也拿着,我用的时候你再给我,”我才明白她要过来干嘛,我接过来钱,“这卡我也不会用,你还是留着,”一边说一边数着钱,“这是工商银行的,去了插上卡、按密码、输多少钱就可以了啊,”她扔了过来又说:“你拿着,后面我给你搞点电信局工程,那活得有钱垫,”

  “你算了吧,我能把这活做下去就满足了,我自己有多大的锅吃多少饭,”我走了过去,把卡扔到床上,“你今天再惹我,我一会把那些肉给你倒了,我做你家门口哭,我去找你爹,说你,”

  “好了,阿姨我拿上,”我说着过去,拿上看着她,“这才对的,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你知道会特别伤心,特别伤心的事,说好只是伤心,不可以生气,不可以不理我,”

  我想知道啥事情能让我特别伤心的“行啊,”

  “我还是不说了,说了你肯定不理我了,”她真是担心的样子,“不会的,不会生气的,”我笑着说,“我不敢说,听你吹口琴吧,”她笑着换了话题,“你怎么知道我会”我开始怀疑,开始在想,啥事情?她举起来口琴说:“不会就没有啊,”我也突然联系到了口琴,“你说了我就给你吹,”

  “那你得先亲下我,”她拿着口琴笑着说,我没犹豫的过去亲了一下她脸,她一下笑着说:“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会特别伤心的事,是你先亲的我,”无奈的表情,我知道她的担心,她的害怕,我也知道了,也猜到了,我坐在她旁边,呆呆地想这口琴,本来以为这是小惠送的,我珍惜它胜过了一切,了以心思的唯一物件,她去了才有可能送进来的,小惠没见我面,是不会托人带进来的。

  “虎哥,你也会伤我的心,而且是个少女的初恋心,你们是同学很正常的,有机会,早有缘就定了你们之间的牵挂,等待;想想我,纨绔子弟,多学才子,我没正眼看过,来家我就出去,我们只是几面,你总是低着头,我观察过你,你从没看过路以外的东西,开始以为你只是装酷,人们拥挤,你在后面,我在你后面,你只是看这些人的脚,没脚了你才去领书,大纲。后面的考试,只是为了让你注意才打的你,那题我就会的,你依然没有再理我,完了你就交,害的我为了知道你走那条路,就是想知道你多一点的信息,我也交了,好在59。5让过,没挂,你知道我那时候的伤心吗?你知道我知道你是劳改犯以后,我是啥样子吗?”她哭着,拉起来衣袖,我看见了一道理伤口,“你知道为什么吗?我同学说你就是一个顽固不化的粪坑石头,无期徒刑,是我绝望了,不是小萍,哪还有我今天?”我听见这些话,我不知道是怎么去做,好像越呆了,越傻了,“你的冷漠,让我这么心强、高傲的女孩子都自卑,比赛的摄影、摄像有我,劳改模范典型宣布哪天也有我,你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的伤心,我的眼泪你知道吗?我做的这些小萍与我同学都知道,我同学说你就那样,从来不问别人事,他们劝我放弃,我就要等,我一定能在人堆里,扒你出来,我容易吗?你让我满足下虚荣心、自尊心可以吗?”我真是傻啊,这么个女孩子,我怎么会没注意到啊,我才明白六子嘴里的电视妹,是啥意思了,我在想找个合适的理由,当初太高兴了,否定着,想着,怎么没个合适的借口啊。

  “好了,我也不赖在你这了,我要回去了,”她说着,一边穿着袜子,一边擦着眼泪,妈的,我应该怎么做哪?她这样怎么走?鞋也穿不上啊,“身份悬殊,我配不上你”我还没说完,她就一鞋砸在我的头上,“放屁”歇斯底里的吼声,是真生气的砸的,鞋跟先砸到的,开始疼了,我感觉到流血了,我只是拣起来她的鞋放在床上,“你有人心吗?”她揪着我的衣服带着皮,“血,头破了,”看见血,她又着急了,拿包翻出来一点纸,递给我“快按住啊,”说着她拿着就去按了,我挡住了她手,我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说:“我的血一会就凝了,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爱你,拿什么去爱你,我不想毁了你,”我看着她说,“好,我去做台,出台,我毁自己可以吧,那样我们就般配了,劳改犯与鸡,合适吧,”我他妈的,这是啥命,怎么遇到都是这些妈啊,哪个辞职这个当鸡,好吧,既然想进来,那就进来,我看你们谁能忍下去,我于是抓住了她手,亲了一下“别傻了,”又亲了一下她的脸,又拍下说:“去洗脸吧,阿姨!”

  “你惹的我,你给我洗,”

  “我这十几年就没有洗过脸,早忘记了怎么洗了,”我笑着说,“那我不管,你惹的,”

  “妈的,你这号婆娘敢娶回来吗?现在就打的我头破血流的,娶进来不火烧云啊”

  “好,以后你惹我了我自己打自己,现在就还你”我赶快抱住说:“好了,我给你洗,”

  “虎哥”小猴子真是他妈的及时雨啊,我应了一声,看着她,“我等你忙完,”奶奶的没说自己洗,还要等我,走出去“好了,这电容可能小了,我怕烧,”他拿了一个说,“看看再说,”

  “插了啊,”尿缸担心地看着我说,“插”我大声说,开始转了起来,“摸摸看”小猴子手放上,等着,“好了,等焊完了,看看负重,怎么样?”两人都看着我“看啥,母虎下山了。”说完我进去了,“给他们买卖几个小灵通吧,旧的也就几百,”园园看着我说,“看看你那花猫样子,”说着我拿毛巾给她擦了一把,“好了,那就买三个吧,这手机给五郎用,我用这新号,把你的号码也存里面吧,”她笑着接了过去,“单位还有一个三轮摩托车,我也给你弄来吧,晚上还可以出去拉人,”我笑着说:“他们可没你这么财迷,”“啥,我财迷吗?”我赶快说:“是你的想法财迷,”这才安静了,“虎哥,”五郎回来了喊着,“进来”我喊了一声,两人灰头土脸的进来了,“虎哥你头怎么了?”我说:“没事,跟这玩疯了,栽到人鞋跟上了,完了吗?”

  “完了,就一家没电了,没试,这是两千,四家的定钱,我收的一千六,”他看着我“可以,抓紧干,后面还低,这手机你拿着,后面六子用小灵通,一会我们去看三轮摩托车,”

  “哈哈,那太好了,有个三轮摩托车就好带工具了,”六子笑着说,“狼哥,六哥”这两人一听见喊叫起来“尿缸,小猴子”出去了,两人一起去后面看了看,“虎哥,你那是啥东西,”五郎问,我笑着说:“吊沙子的,快去洗的吃饭,”

  “虎哥,我们这些活已经够忙的了,还开拖拉机啊,”六子笑着说,“光让你两人活着,不要咱两人活着,”小猴子搂了一下尿缸看着我们,“你妈的,活你大的头,”六子在他头上打了一下,我高兴地是这些人来的是时候,监狱只是改变了我怎么好好地活着,我的很多观点基本是没有改变,这两天,这两个女人,养我爹,钱的迅速暴涨,我已经在让颠覆,我的观点随我人心的膨胀在改变,像是化学反应。

  “赶快吃饭,一会你也去把防尘口罩也买的带上,”我对五郎笑着说,小猴子两人已经把饭菜已经端的摆好了,尿缸也把园园扶了坐下了,我看看这些苦难的兄弟,这些人心真正善良,嫉恶如仇的犯人,看见他们穿着已经很过时的衣服,灰色的人,“抓紧干活,抽一天时间,我们去大市换叶子,”

  “哈哈,好啊,虎哥,换了衣服,把这烧了,”尿缸第一个笑着说,“林刚你不用跟他们去,阿姨一会就去给你买的换上,”园园笑着说,“阿姨?”五郎、六子瞪眼看着我,看看园园,看看尿缸,“妈的,喊我五叔,这是六叔,”

  “五叔,吃饭,吃肉,”园园叫了一声,我笑着看看“五叔,吃肉,”尿缸夹了块肉放到碗里说:“五叔,吃肉,”五郎抬手就给了尿缸一巴掌,“晚上我K死你,”一会他也笑着说:“小尿缸,吃肉,”又捣了一下六子,“大尿缸,吃肉,”他看着两块肉,生气地说:“我说,再叫我那名字,我就绝食,”“嘿嘿,会威胁了,”六子夹了一块肉说:“好,刚哥吃肉,”看着他,“好了、好了,你们别在惹了,以后就叫你林刚,”我笑着说,小猴子笑着说:“带三水的林,”园园噗嗤一下笑了,一会尿缸,对着小猴子就是一巴掌,“妈的,你也欺负爹,”

  “淋缸,挺好,”六子笑着说,“我姓李了,”尿缸不高兴地说,我拍了一下他脑袋说:“你妈的,你就是百家姓了,吃饭,”

  吃完饭,六子两人着急要走,我让他们躺着休息半小时,手机响了“喂,你好,”五郎高兴地说,看着我,我笑着让他说,用手阻止了他过来,“你好,给虎哥说,这又是六家的活,我已经在我们家等着,”“好的,谢谢斌子兄弟,我现在就过去,”挂了电话,他高兴地对六子说:“现在走吧,”我告诉了他成斌家的楼号,让他收那六家活的钱,直接顶去五千,两人应着,着急地走了,我看看园园,“你怎么样?能走吗?”“可以啊,去看三轮车吗?”我笑着看看尿缸说,“你跟我走,”我又把手机,给了小猴子,说:“有事打园园电话,上面有名字,”小猴子高兴地接了过去,看着手机,“赶快去干活了,”我打了一下,三人就出来了,我看扶着园园走的麻烦,又一把抱起来,放在车座上,“刚子,你就蹲在上面吧,”他随我的话已经上去了,笑着。

  还是到了电信局的院里,我看见了一辆天蓝的三轮车,“虎哥,那是750的机子,不好着,”园园瘸着过来说:“好了,先推出去,”尿缸赶快过去,对我指了一下,我也没明白还要我干嘛,“让你去骑上,”园园也着急地说,我稀里糊涂地过去,尿缸打开门推了我一下,我才知道,我骑着他推着出去了,他还喊着说:“虎哥,找个没人的小胡同,”我看着给骑到了一拐角,“抽烟”我看着气喘吁吁的尿缸,递给了他一支烟,“你去,我休息一会,”我又来过来接园园,她已经出去了,我也只好坐着等,抽烟,半小时过去了,她才过来,笑着,瘸着,让我看的就想笑,挺可爱的,“搞到两个,”她到我身边,我看看说:“只是没有手机漂亮,就叫小灵通啊,”她一下笑的越厉害了“你就是头猪,这只是在城市里用的,不过省钱,”我听她说的明白了,开车停在路口,就听见那高声的暴燃排出来的声音,小胡同的黑烟熏的,园园就没进去,我走了过去大声说:“怎么样?”“车没问题,再着一会,”我也走开了,抽烟等了一会,他也出来了,我给了他2个小灵通说:“问好了怎么打,去买角磨机帮五哥忙,他高兴地接了过去,园园拨了五郎号递给了他:“五哥,我过去找你,在几号楼?好,好,”我给他说着新区的路,他也不耐烦地说:“那个给六哥,”“你让他挑吧,”头不带回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