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第一面

  去了市里,我想着,把东西买齐全,最贵就这角磨机,听老爹的话,又买了个口罩,想着没啥东西了,就骑助力车来到了楼上,还没开始干活,手机就响了,“哥,你在哪?我们快到了,”是成斌电话,“我已经在房子里,直接上来,”挂了电话,我想还是等他们走了再干活吧,不然这灰太大了,“哥,我给你联系了六家了,现在开始我们联合,一家提我四十,怎么样?”成斌笑着说,她老婆掉过头说:“你心重死了,有二三十就可以了,”小萍又看着我说:“我们家那旧房子便宜给你,就一样了,”

  对我来说,我根本不知道这房子价格,也不知道怎么说。

  “现在新房子是八百,我们那给你算三百,怎么样?”成斌笑着说,“也不要那么算,直接就给两万吧,”小萍笑着说完了,看着我,感觉到这女人的豪爽,没有感觉到她是故意照顾我。

  “行,”我只是感觉合适,也是想着这些活,如果联起来也挺快的,“只是这钱怎么给?”

  “你先给我一万,另外那一万明年给都可以,”小萍的样子很高兴,只是我没明白她的高兴,“这是六家定钱,六千,我直接拿二百,这些你数下,”成斌说着把钱递了过来,也是没有一下抓过去这么多钱,我捏在手里,手、身体都在抖,心里想着:老爹啊,我一定会补偿欠你的那些年的恩情,儿子不会让你再生气,儿子一定会让你骄傲的,我拿了八百,说:“那这五千,你先拿吧,”

  “不用,你凑齐了拿吧,”成斌推着说,“拿上吧,不然我还得存银行,再取也麻烦,”我坚持着“拿上吧,你给打个收据,”成斌接过去钱,一边递给了他老婆一边说,“不用,我也不怕你们跑,你们也不会讹我的,”我笑着说,“这是那房子的钥匙,”我奇怪地看着小萍,说:“我又不着急住,你们住着,”

  “哈哈,哥,我们那只是,偶然做的吃饭的房子,没在那住人,家具也都是你的,电视,洗衣机,你不要嫌弃是旧东西就好啊,”她把钥匙塞我手上说:“我们走了,”

  “这是那六家的钥匙,电话,门牌号”成斌把一个塑料袋递给了我,笑笑两口子一起出去了。我也礼貌地送了出去,看见他们小车上,还做着一个漂亮女孩子,给我亲切感,也让我只是记着她那人中嘴唇的小尖,翘翘的,想去咬的冲动。

  难压内心欢喜,精神头更高、更大,剔这线槽简单,虽然灰大,慢就在这插线盒上了,角磨机只是开两厘米深,基本就全部靠手工去掏了,锤头不离手的凿,只是这錾子太容易老了,好在是空心砖,掏好基本在一个多小时,只是这固定的东西没有买,一天一家应该不是问题。一上午的时间,掏好了,这监狱学的这些东西没想到是救命草啊,在里面中队长就让去掏地线槽,给的电锤,角磨机,只是角磨机是磨工具用的片,尿缸就用的角磨机装的割石材的刀片,人让我只是坐远一点抽烟,熬时间,磨时间的等吃饭,快吃饭了,咱两才用的电锤在那‘咣、咣’,中队长给的烟,让去吃的饭,下午继续。

  “老头,给做的啥?”我进去看见老爸还在灶台上,大牙呲着,闻着羊肉香味,还是昨天带回来的羊肉,“你看看,弄的这脏,这有热水,赶快洗下,”老爹有点不高兴地说,“林老头,给你换个地方住吧,”我一边洗一边说,“我哪也不走,”老爹以为我在与他开玩笑,也没当回事地说,“你一个人待着,我带老妈去住楼,”我笑着说“吃完饭,一会我带你去看看,”

  没理我,只是盛出来昨天的羊肉,萝卜粉条炖一起了,我接过来,端的放在小饭桌上,“你坐,我给你端啊,”曾经的我是不给端饭,偶尔是扔在饭桌上的,我按着让老爸坐下,说:“还记仇,”笑着给他端饭放在桌上,筷子递到手上“快吃吧,”老爸看我说:“你也赶快吃啊,”说着夹了一块肉放我碗里,说:“这块瘦,”听见这话我的眼泪又在打转,曾经老爸给我夹的一块花肉,我直接夹的给扔在桌上,在那个年代,放在谁家都肯定是一顿暴打,“你不要管他,让他自己看,嘴尖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妈替我打着园场,怕吃饭开战,也是老爸没心理我吧,夹起来那块肉自己吃了。

  “林老头,萝卜多吃,肉也要吃的,”我给老爸拿起来一肋条,放在他嘴边,他扭头躲着,“吃肉补钙,赶快吃,人还着急干活去,老头快张嘴,”老爸用手要接,“没地方拿了,你咬住肉,我抽骨头。”

  吃完了,我递给老爸一根烟,他摇头说:“我现在抽的少了,”我笑着说:“你不要听医生的,身体已经习惯了就不要去戒,抽,”老爸接过烟说:“这是几块的?”

  “你现在只管花钱,不要操心多少钱,我把养的白胖白胖的,一会抽完我带你去看看房子,咱不在这住了,我也不习惯邻居看我的眼神,我也害怕遇见他们,”老爹只是抽烟,没有说话,我一看,也没再说,看下时间,“老爸,我先走了,晚饭不要做了,我带你出去喝粥。”笑着走了。

  只是怪自己手少,一个多小时,三个线盒用石膏粉固定好,水改的接好,我又看看那些人家的楼,这两家好。楼上楼下,于是在这家开的灰大了,就去另外一家,基本没闲,到七点两家线槽基本好了,也该回家看老爷子了。不是干的慢,只是有等的时间,利用好时间才重要。

  看见了两个比较熟悉的身影,油门拧到底了,“虎哥,虎哥”哈哈,果然是啊,“咋摸到的啊,”我一窝的两个无期徒刑死党,五郎,六子,“太好找了,我们一问,好心人直接带我们来家了,进去,看见了老爷子,好像不高兴,我们就在外面等你了,”五郎笑着说:“行啊,虎哥,才几天啊就有交通工具了,”

  “我现在可是在出卖力气,要养我爹,我可不想再离开了,”我看着他们说,“跟你混,听你的,”五郎笑着说:“我现在家里就我姐了,没啥牵挂的,”看着六子,“我这也简单,他们讨厌我,家里有弟弟,他们过他们的,我也要赚钱,”六子看着我,“好,进去放你的传家宝,我们出去吃了,一会带你们去看,”手机响了,估计就是成斌的,“虎哥,晚上请你吃饭,又联系了几家,抓紧干啊,看来这价格要回到一千三的,另外再跟你说个事情,一会我去农场找你,”挂了,这家伙,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啊,“行啊,这家伙都用上了,”两个人羡慕而更坚定了跟我混,“爸,这是我们一起的,”老爸不高兴也没理我,也没看他们,“老爷子我们来投虎哥是做正经事的,你可是别想我们这些人遇在一起越差了,”

  “做正经事?”老爹显然不相信,我说:“是啊,我们不会再惹事了,走带你出去吃饭,”

  “我相信你们,但是你们也要对得起你们说的话,你出去给买馒头吧,粥再熬一点也行,还有方便面”这两个一听,马上跪下了,掏出来两千块劳改报酬递向我爸说:“老爹谢你收留我们,这是我们一点心意,”

  “心意我领了,才开始钱拿着干个正经事,或者也去买个摩托车,”

  我们一听,高兴,老爸越让我爱他了,“老爷子真是高,”

  “好了,起来,快去买馒头去,”

  “老爹不用了,我去烙饼子,”六子笑着说,手机又响了,“我到你家门口了,开门,”我看下五郎说:“去开门,来人了,”

  成斌带着一个陌生女人,车上哪个来了,这女的明显小,也漂亮,大脸大眼睛,小嘴,中间还有个小翘,丰满的身体,长长的腿,凸起来的部位,极居曲线,给我的冲动也不小,“电视妹”我也没明白他们说的意思。

  “老爷子,身体还好着啊,”成斌笑着说,老爹笑笑说:“还好,坐吧,一起吃饭,”

  Y酷*匠6g网唯}一正i版,其B,他都e是y盗》版

  “叔叔,接你与我们一起去吃的,”女的卑亢有度地笑着说,“人老了,还是喜欢吃家里的饭,”爸爸笑着看着她,“好像见过你啊,”他的话让我惊讶,“那就是家常饭,你去看看,不喜欢了,我给你做,”女人的这话一下让我们惊讶,搞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如果是女友没必要这么对我爹的吧,那两个也是低声嘘了一下,“这是我老婆单位的同事,李园园,还没结婚哪?”成斌笑着说,“是给我们虎哥说媒的吧,好啊,”六子一口爆出来,让我一下有点紧张、尴尬,瞪了一眼,“是啊,给你们做嫂子合格吗?”李园园的大胆倒破了尴尬,“叔叔,做媳妇,我合格吗?”“我们没意见,”六子笑着说。

  我爸爸也让这直截了当搞晕了,说好不是,说不好也不是的,“我这做不了儿子主,我没意见,”

  “那好啊,我们出去一边吃一边聊吧,”她看着我说,我可没见过这类不带修辞的女孩子,那么简单,直截了当的让我这男人也羞愧,“好啊,好啊,你们走了,我们的饭就够了,”六子与五郎都是那么支持,满足,一个推着我出去,一个扶着老爸出来,我们一起来到了粥店。

  “这马上冷了,让老爷子去楼上吧,”成斌看着我说,我看着老爸没说话,就点点头,三人扶着,成斌索性放开走前面开门去了,“不要扶,”老爹说着,我也放开了,李园园却一直没放开,一直扶了上去,她把老爹带到卫生间,给说着怎么用座便器,怎么用热水,又带到电视旁边教着老爸开电视,又推到沙发让坐下说:“叔叔,这有小被,垫子,你自己看,那么舒服那么来,”老爹也是高兴,满足,看着我说:“你们去玩吧,”他的微笑也让我满足,我也开始感觉到儿子的快乐。

  “成哥,去接嫂子吧,”也是车到了城墙下面一片树林,由小路进来,是果园,只是撒落一地黄叶,到了一排很气派的平房,直接开了进去,门口站着两个女人,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小萍楼着上了年纪,满脸不高兴、富态的女人,“这是李局,这是局座夫人,”“这是小林,”我也一下紧张的不知道说啥了,“进屋,”局长让着,园园把我推到了另外一间,只有我们两人,我紧张的在想怎么告诉她,“抽烟,”说着她把烟推到我面前,我只是低头想着怎么说,低头看着那美丽的腿,那漂亮的鞋,手里拿着烟盒,她拿过去烟盒,递给我一支,“抽吧,我不反对,有时候我也抽的,”

  “我的一些情况,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终于说出来了,“啥情况,你是在逃杀人犯啊,”她开玩笑的口气让我随口说道:“刑满释放犯,”

  “哈哈,你不说谁知道啊,看你这样子哪像啊?”我以为她不相信,“我才出来几天,谢谢你了,”我轻松抬头说,起来笑下说:“你忙,不影响你了,”扭头走时,她又笑了起来“哈哈,林小虎,打死个小混混,无期徒刑,技能第一,双科本的劳教模范典型,”我扭回头看着,她怎么知道的?难道她家人是‘政府’?“惊讶啥啊,你已经上电视了,你现在是名人,”我一下才明白了,感情监狱里面放的,也可以在电视上放啊,“那你还能看上我,不怕我打你啊,”我站着说,“哈哈,就是我撒泼骂你,估计也不会的,因为你就是个古代人,不与小人计较的,”她说着走到我身边说:“看见外面那微型车小卡了吗?给你的,”我更惊讶地看着她,“那天就认出来你了,只是没说,你最后一次考试与我邻桌,你当时的土样,我感觉可笑,我那么吸引人,你都没看我,你的冷漠让我不舒服,我还用纸丸打你,给我答案的,”她这么一说,我倒有了记忆,只是没放在心上,现在看看,那幼稚,玩世不恭的表情已经没有了,“所以我想,总有一天我要扒你出来,而且我还去过监狱看你,”这下我的眼睛基本可以说是牛眼了,她看见我那样一下笑了,说:“你交卷我也随你交了啊,我看见了你名字,我跟在你后面,看见了那车,还以为你是人民警察,把我高兴的,让人一查车牌号,我才知道,就去了,一问,才知道你是犯人,朋友说你不见任何人,还有个女孩子也去过,”原来是两个人去过,我为这也是难受,不想在想这些,“那车是怎么回事?”我问,

  “那是十年的车,单位要报废,我三千买来的,明年一月十四审,汉江铃木,空车随便跑130,”

  对这数字还是没有概念,“我应该给你多少钱,”

  “你要给我钱,我就卖给别人了,”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让我知道说钱是肯定不会同意,可是我这大老爷们,拿个女人这贵的东西,也是一点伤自尊心,别扭。

  “我知道你心里有那女孩子,孙小惠,附属医院医生,刚到三十岁吧”她笑着说“去看你的记录里面有,我估计她看见了我的名字,后面没再去,”

  我没明白她的意思,看着她,也突然听见这消息有点高兴、有点伤心。伤心只是她没有在大城市工作,伤心她怎么可以在本地。

  “你一次没见她、我,可是我让朋友添了我们每次的约会时间两个小时,”她笑着看着我,我一下对她憎恨起来,突然的,“我只是为了好玩,换别人这样,我可能去的更多还可能不走了,”她好像看出来我的生气,我听这话“只是性格不一样,”茫然地说着,“没那么一说,这要是不去,就叫放弃了,是自己的选择?”

  听见这话,也是有道理的,我的心也乱了,“现在车我可以开走吗?”

  “可以,但是我得坐着,”她笑着说,我突然的烦躁,压抑,“那我不开了,你忙吧?”

  “走,也得带着我,”我真是无奈,我听见这话越愤怒了,“大小姐,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冲了出去,我愤怒的离开,只是自尊心,只是感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打着我的脸,一次一次,一个一个的耳光抽着我,如果不是她爸,她有什么能力做这些,我心里难受也是想到小惠那时的伤心,我忍着为了女人的眼泪,我的手机响了“你在哪?”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对不起,你打错了,”我还没说完,对方的声音歇斯底里“你如果不出来站在路上,我就开进田里,”“姐姐,搞清楚,我就在路上,只是小巷子,”我知道是谁了,“那你退到后面的这路上,”“姐姐,我已经到前面的小广场了”

  “那你站着不要走,等等我,”电话挂了,我蹲在哪抽烟等着,一会小卡就到了,人也厉害,不带停的就到我面前了,车门一开“你”没说完就摔到了,我一看不是装出来的,赶快上去要扶她“脚崴了”我这才去看没鞋的脚,摸了一下,已经在肿了,这个样子,也只好我抱上去了,看的不胖,妈的,还挺重,抱的坐在副驾驶位置,我掉车头出去了,“去哪?医院不是这方向啊,”

  “我家有个老中医,很牛的,只是让给打倒成了兽医了,好久没见了,还不知道活着没?”

  “那还折腾啥,直接去医院啊,”

  “你真是猪,去了医院啥用没有,只是花钱,”

  “你才猪,你有驾照吗?”

  我笑了说:“我本来就是猪啊,警察给猪发驾照吗?”

  “那你怎么会开车的,”

  我扭头看着她说:“监狱的狗都会,我们都是开推土机的,”

  她不说话了,生气了,好,就要你生气才好,到了农场,我抱着下来,“提上鞋”,踢门,叫着,两人过来开门一看问:“怎么了?”

  “没事,歪脚了”

  抱的放在沙发上坐下,进里屋去拿了两根长针出来,“还有酒吗?”六子提的一点出来说:“还用酒啊,”我笑着说:“浪费了”我在针上倒着酒,滴在她手上,按着扎了一下,“哎,怎么感觉气在动啊,”又推起来裤子在髌骨下面按的扎了进去,转着,“哎呀,疼,”一会说:“好了,落脚,”她害怕地看着我,只是这脚已经肿高了,她落在地下,用了下力“好啊,不疼了,”

  “我这兽医怎么样?”我笑着说。她翻了我一眼,穿不了,你还得抱我。是啊,在着急的时候抱着一个丰满的女孩子没有杂念,这现在,一摸到她就有反应,不要说抱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