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谁唱主角——天已经很晚了,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寂静,压抑。天空中依稀飘着朵朵乌云,光线很弱,回头看着刚出的教学楼,有点儿破旧的楼房在乌云的衬托下更显得诡秘。起风了,教学楼旁的樱花树虽然已经掉光叶子,却依旧“唦唦”作响。传说,樱花之所以开的绚丽,是因为它的树根扎在尸体上。以尸体腐烂为营养,以血液来解渴。幽静的路上,谁在歌唱?一场戏剧,谁唱主角?

  “葛可馨,你没事吧?”何淑彤伸手想要拉起我,才发现异样,“怎……怎么回事?”她是以为我身体出血了吧。我摇摇头,用衣袖去擦。去也擦出了血迹……“我,我这是怎么了?”我吃惊的看着衣袖,又擦擦。“你的额头有个口子,一直在流血!”俪娟惊叫。我恍恍惚惚,只感觉眼前有些模糊。

  “怎么办?!有没有毛巾?!纸也行,先给她止血。”何淑彤慌忙的跑到桌子边,扯出一大卷纸,胡乱的扯了一大推,抵在我的额头上。

  “怎么回事啊?!”欧阳婷萱关心的问我。

  我迷茫的摇摇头,想要起来。这时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尖叫:“不!不要救他!让他的血流干啦!流干了我们就能出去了!不要救他!不要!”孙娅楠疯了似的冲进来推开我和淑彤,手里忽然多了把刀。刀上还沾着鲜血,来不及细想。她正要把刀子捅进姜钲的腹部,婷萱呼叫了一声。我也想要制止,可是就是使不出劲。绝望的闭上眼,却传来一阵笑声。

  我缓缓的睁开眼,刚想抬头,欧阳婷萱就大声的尖叫。我望过去,姜钲的眼睛睁开了,毛巾也掉落下来。他发出阵阵冷笑,孙娅楠的太阳穴上插着一把浸满鲜血的刀。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呵呵呵……呵呵……”带着那种像是地狱里传来的冷笑本是坐着的姜钲却突然起身,猛地将刀子拔了出来。

  血,刹时喷射而出。在空中绽开出绚丽的花瓣,落在我的脸上,身上。我却只是愣在那里,看到孙娅楠倒在我的身旁。身子只是有些颤动,却做不出任何更多余的动作。我低下头,看着她颤抖着身体,却面无表情。就好像,好像早已知晓一样……

  其他在场的人都吓得捂住嘴,我好像还听到“呜呜”的抽泣声。可是我只是感觉好累,不敢动,不想动。我好想跟着死去……又不想死,我不甘心。我想留到最后,我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可是我好累,好难过,到底要怎么做?所有人都不会想死,所有人都想活的绚丽。

  如果这是一场游戏,是一出戏剧。谁都想做主角,谁都不想被判出局。可是在这里,我们的命运似乎根本不能掌握在我们手里。那种无奈和颓废,又有多少人真的能懂?

  我摇摇头,脚却一下子软了,跌坐在地上。我又抬起头,望着姜钲,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孙亚楠没有闭上的眼。忽然,他又浑身发抖,朝着门外看去。我跟着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穿过人群,那是,王曦!

  她一个人蹲在那个墙角边,环抱着自己,鲁雨琳也不知去了哪里。她似乎感觉到了,先是瞪着眼睛看向这边,但好像不是看着我。我回头,姜钲浑身颤抖着,眼睛还在流血,但是他咬着牙,一摇一晃的走向王曦。我又看向王曦,她除了脸上有些不安和幽怨外,竟没做出任何动作。

  我再看姜钲,他已经快要走到我身边了。我恍惚间看到他手上满是鲜血的刀,那个上面已经有三个人的血了啊!我也颤抖着站起来,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拦在了他的前面。

  姜钲呆呆的看着我,我神经恍惚,一时间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面对他。他举起刀,我当时就愣了,干脆闭上眼等死。

  “不要!”王曦的声音。

  “啊……”筱柔的声音。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不感觉痛?

  迷迷糊糊又睁开眼,刚想说话,却看见一股鲜红的血液聪姜钲的嘴角流下来。他微微张开嘴,血从他的口中往外蠕动着,大块大块的流出来,很快就浸湿了一大片。我惊恐的看着他就这么倒了下去。

  我看到欧阳婷萱在看到他的惨状后捂着嘴差点就叫了出来,我却是呆呆的,一步一步的朝着门外走去,在门外看的人群给让了条道。我能感到他们的目光一直盯着我,我走到王曦旁边,她恐慌地往后退。又幽怨的看着我。

  “为什么……我不想再有任何一个人……为什么……”我抓住她,埋着头,眼泪无防备的落了下来。“葛可馨……我……我……”王曦也低下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葛可馨,你别这样,王曦也不好过啊!”鲁雨琳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拍拍我的肩膀。

  我抬头,视线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了。点点头,放开了王曦。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擦擦泪,起身又走进教室。鲁雨琳很平静的蹲在王曦旁边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算了吧,也是她是被催眠了呢?好些了吗?”她的声音不大,但在那样安静的情况下,大家都能听清。鲁雨琳,什么时候会这样平静的安慰人?她平静的时候不都是很伤心吗?

  我转过头,看到王曦抬起头,正惊讶的看着她。不一会,又垂下眼睑,微微点了点头,可手脚又不自觉的缩了缩打了个寒颤,瘦弱的她给人无助的感觉。姜钲真的说错了吗?是啊,王曦在班上想一个弱势者,总不爱说话,喜欢一个人呆着。好多次我去找她说话,她却只是看着我,听我说。

  我站起身,想去看看姜钲怎么了,走进教室,发现筱柔再仔细看着姜钲的伤口,她也盯着他空灵的已失去眼球的右眼,我上前推了推她:“还好吗?”她愣了愣抬头看着我惊恐地说:“我知道了,为什么你会那样!那个血窟窿……如果你刚刚不叫我,我怕我……”她不说话了,站起身来扭过头。走开了,不再靠近。

  看向那个血肉狰狞的暗红色窟窿,慌忙转过头,快步走开,来到教室外,蹲着靠在墙上。又突然觉得很沮丧,连看都不敢看还谈什么检查?深深叹了一口气,婷萱似乎是听到了,问我怎么了?我看了看她,摇了摇头,她看到我不愿说到也没多问什么,蹲在我的旁边。

  8酷‘=匠#*网{w正z:版首发-3

  “怎么?”我奇怪的问她。

  “葛可馨,你说我们出的去吗?”她看了看还摆在走廊上的尸体,“会不会就这么躺在这了?”

  我怔住了,原来……不是我一个人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呵……谁知道呢?”苦笑了一下,再说不出其他的话。

  气氛也冷了下来,正纠结着要不要说什么“葛可馨!你快来看啊!”马俪娟着急的叫我。

  站起来,看了欧阳婷萱一眼。两人一起进了教室,俪娟着急的指着地上。孙娅楠的身体……不!那已经不能被叫做身体了!

  “啊……怎么会!”欧阳婷萱捂着嘴不敢相信。

  见过……不,是看过哪怕是电视上的解剖室那些浸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尸体吗?听说是泡在一个巨大的福尔马林池里,十几具尸体放在一起,需要的时候就拿起长长的铁丝钩一个上来,那发着绿光的水池,尸体全部都是湿的,但是皮肤又都干巴巴的——都是干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