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选中的十三班——如果说姜钲真的可以预知的话,那么下一个就是王倩了?!可如果王倩真的死了,那哪里还可以让我们避难呢?!怎么办?!这个凶手到底是谁?!他(她)想干嘛?!

  王老师很不放心王倩,在她回家后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正是她本人接的,老师问了几句,没什么事也就挂了。

  放学后我和姜钲又去找了老师,他说总觉得王倩会出事。老师看姜钲很紧张的样子,也着急了,又给王倩打了个电话。

  老师颤抖着手在口袋里掏手机,好像很有心事的样子。我瞬间想到王倩在我们班的待遇一直都比一般人好,的确,她总是很努力的读书。那么有上进心是个老师都喜欢吧!但老师的眼神又不太像是担心王倩……好像是一种恐惧。

  正想着,老师已经接通了按成免提。

  “王倩啊,你现在在家吗?”

  “恩,在家,我爸妈马上就回家了。我现在在写作业呢。”王倩漫不经心的说道,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一步一步靠近。

  “王倩!这么说你现在一个人在家?!”姜钲却十分着急,抢过电话大声的吼。

  “姜钲?你怎么……真是的,我一个人在家怎么了?!哼,没有什么事我可挂电话了。”她好像很排斥姜钲。可又或许是,害怕……

  “你别啊!你的电话就这么一直通着好吗?直到你爸妈回家!”姜钲好像很激动,却并不在意她的口气。

  “恩……好吧。”她同意了,这是她家的门铃响了。她欢快的说:“我爸妈回来了,再见!”

  “别!等一下……我要听到他们真的回来!你按免提。”姜钲的头上已经冒冷汗了。我有些奇怪,好像是小时候看到的一篇侦探小说。一个侦探住进了一家酒馆,晚上时有一个醉汉敲门。说是他的房间,后来又发现不是,道了歉就走了。但侦探很快觉得不对,如果是他的房间,不应该直接用钥匙吗?还敲什么门?!就报警了,警察抓到他时,他正在撬一间房门。那如果是他的爸妈不应该直接就开门进来了吗?还敲什么门?!

  “等等!别去开门!你爸妈没有钥匙?!不会敲门的!”我朝着手机吼道,可是已经晚了,只听到“吱呀”开门声,王倩的疑惑的一声“你……”接着就是手机掉落的声音。然后一片沉静,我们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屏息听着。“嘀……嘀……”手机挂断了。

  突然,姜钲疯了似的夺过电话重拨,却听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遇害了吗?

  老师的手发抖,瘫坐在椅子上,突然双手抱头。隐约听到他颤抖着声音说“怎么办……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我……我……”他已经语无伦次了。

  姜钲很奇怪的说:“如果他遇害了,如果她要和前两人那样运到教室,短时间内凶手就还在她家,老师,要不要打电话给他爸妈?”

  老师愣了半天,说道“对……对!电话……电话……打……打电话!”老师擦擦脸上的汗,颤抖着手查了好久终于打通了。

  “喂……你是王倩的父母吗?她……”老师擦着汗。

  “是啊,王老师什么事啊?”他父亲的声音有些奇怪,那种感觉我一下形容不出来好像……好像……

  “王倩她……可能遇害了,就在家里!你快回去看看!”

  “什么?!”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王老师你说清楚……”电话里开始出现杂音。

  “你快回去吧……喂?!喂?!”电话挂断了……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我听清楚他爸爸声音的奇怪了——就像是被人一点一点掐紧脖子,直到声音变得又粗又重。

  酷3,匠'网正)版/首发

  “你们先回去吧。”老师摆摆手,要我们回家,他却坐在椅子上起不来了。

  回到家里,妈妈还什么事都不知道,正在做午饭。我不是那种什么事都和父母说的人,像这样的事,说了也只是让他们跟着担心。其他,毫无用处。

  下午,只能照常去上课,只是心情有更加沉重,完全提不起劲。如果没错的话,我们班已经死了三个同学了,可我们却还只能被动的承担,担心着下一个会不会是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班的人干的吗?还是我们是被选中的下一个十四班?十四班没有了,05届的人都毕业了。换啊换,轮啊轮……现在是10届的了,哎……怎么这么巧,刚好换了一个轮,十四班被撤掉了,轮到十三班了吗?十四,十三……

  到了教室,看到黄雅晴正坐在座位上哭,旁边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王曦坐在黄雅晴旁边,眼睛看着天花板。唐嘉乐坐在她的边上望着她。姜钲在发呆,直盯着黑板。

  还有两个是刘璿和筱柔,璿居然还安静的在看书。筱柔坐在她旁边看着她,看到我来了,起身跑到我这里又叫了姜钲向办公室走去。唐嘉乐也跟着我们跑出来,走到我身边,脸色有些白。我看着她握了握她的手,冰凉。刚到走廊,一些男生就把我们拦住了。

  “你们要去哪!?”胡斐凡拦在前面,大声的问我们。

  “你们干什么?!我有事和姜钲说!”这时,唐嘉乐突然叫了声!但好像没有什么效果。

  “你要说什么,我们大家都要听。现在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凶手!”另一个男生黄新浩吼道。

  “这……好!你们既然认为每个人都有可能,不过,我觉得最可能的是刘璿!”唐嘉乐指着正在教室里看书的刘璿,可刘璿只是怔了怔,没说话。

  “为什么?刘璿?!不会的!”筱柔还是在她说话。

  “不会?!你们知不知道,张金死的那天早上,我是第一个来的,刚上到三楼突然有人拍了我一下,她吓了我一跳,自己却面无表情。还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那时候我就奇怪了。她和我家很近,第一趟车到学校后一定要到七点才有车!要么她就和我在一辆车上,要么……她就一直在学校里!”她很激动,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希望她冷静点。“而且……你们知道吗!?开灯后,张金的尸体挂在那,我看到整个人都……可她呢!?她只是愣了一下好像一点都不怕!”嘉乐更激动了,她的手心全是汗。还在发抖,看来吓得不轻。我也回想到罗林的死,刘璿的表现……

  这时候,很突然的,刘璿走了出来,到唐嘉乐旁边,后者抓紧了我的手却不敢动。刘璿的动作变得很机械,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所有人都看着,不敢作声不敢动。

  她从身上拔出一把匕首,毫无知觉的捅进了唐嘉乐的胸口。一下,又一下。没有人敢去阻止,我站在她们的旁边,手握着唐嘉乐的手。呆呆的看到她浑身是血,脸上却没有痛苦的表情。她的手松开,倒了下去。我吞了吞口水,看着刘璿,她的眼睛毫无生气,可是却很熟悉。是……是那天她握着笔表情,她……

  刘璿一下子好像是被什么抓住了,表情有些扭曲,眼睛开始睁大,睁大……看过午夜凶铃吗?受到贞子的诅咒而死的人的表情,对,就是那样……她用那把匕首捅进了自己的腹部,她的脸突然放松了,还露出了一丝可怖的笑,她的嘴一动一动,好像要说话,张开嘴却只是流血……却发出声音:“我已经解放了,你们却一个也别想逃。十四班当年死去的冤魂啊!归来吧……用十三班的鲜血祭奠我十四班的冤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