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最@`新章节上“M酷p匠V网

  痛,深入骨髓的痛,是凌枫此时唯一的感觉。“尼玛,劳资这是被雷劈了吗?这样下去就算不饿死也要痛死。”凌枫坐起身来,看着身前悬崖下面一望无际的森林,“天老爷,你是在逗我吗?会喷火的鸟,能放电的老鼠。你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吗?白天不让我消停,这大晚上的还不让我睡个安稳觉。你得庆幸劳资是命硬的小强,不然早到天上揍你丫的了。”又仍不住抱怨两句,凌枫当然知道天老爷听不到,反正一个人呆着挺闷得纯属给自己找乐了。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事。

  凌枫回想着自己醒来的一幕,莫名其妙出现在一颗茂密的大树上。当时还庆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刚下树准备抓只鸟烤着充饥呢,谁知道那货直接淡定的一张嘴一柱火焰喷向凌枫。“卧槽,要不是劳资跑的快,菊花都焦了!会喷火了不起啊,你丫的喝汽油长大的啊!哼、、”凌枫狠狠的咬了一口嘴里的野果。“谁有劳资洒脱啊,经过劳资慎重而又缜密的分析,劳资这是穿越了,穿越了有木有啊。穿越多好,劳资早就想穿越了。都说穿越的人都是能拯救世界的存在,这个我是不否认滴。天老爷你选我穿越还是说明你很有眼光滴。”凌枫自恋的向天上比划比划。“既然您老带我来是拯救世界的,那您老先让我出去啊。把我困在这里我怎么替你拯救世界。虽然劳资可以1V5,但是这群变异的小怪兽可不包括在内。他们连大招不要放,劳资就可以回城等复活了。”凌枫收拾好身边的野果,这可是他赖以生存的口粮。走到悬崖边上,看着下面随风涌动的森林似大海的波浪一样一层叠着一层。自然的美总是美的震撼,凌枫也为这一幕惊叹了。“要是我哪天也能像那天那个鸟人一样会飞,该多爽。”提到那个会飞的人凌枫突然又抱怨道:“瞎,真是瞎!劳资都马上把身子摆成SOS了,你还看不到。劳资做广播体操也没有那么认真过啊。按理说你这会飞的鸟人应该是个会法术的啊,怎么着也得一目千里啊。瞎,真是瞎!”抱怨之后,凌枫继续看着下方的林海,右手下意识的摸着自己丹田处,不知什么原因。每每到夜里的时候,自己的丹田总是痛的难以忍受。还好呈现逐渐减轻的趋势,不然真的会死人的。发完牢骚的凌枫,渐渐平静,有人说表面看起来越快乐的人,内心深处就越怕孤独。以前凌枫总觉得这话说的太矫情,等到真正事情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他发现总有些许孤独不是假装洒脱,自己给自己说话解闷就能忽视的。他有时候真的狠孤独。摇摇头,甩掉心里的那丝矫情,“不能沉默,沉默不好。沉默脑子就会想事情。我得给自己打打气。呸呸,劳资又不是充气的打个什么气。”正当凌枫看着下方林海准备发表几句荡气回肠的感慨时,一声闷雷轰隆响起,黑云慢慢染墨了整个天空,看这架势,是要分分钟下雨的节奏。凌枫机械的慢慢扭过头看着身后一片光秃秃的的岩石,心里瞬间凉了、、、“不要这样!、、、、”

  老天并没有因为怜悯凌枫而收回天上厚厚的积雨云,大雨哗啦啦铺天盖地而下,凌枫秒秒钟变成了落汤鸡。无奈的回到一块凸起的岩石下面,怀里还抱着几个被淋得光滑的野果。“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明天得出去看看了,不能在这里死等。”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看着这片雨的世界模模糊糊看不到前面的路。一丝迷茫漫上这个少年的眼睛,又不是什么老妖怪,哪有谁能什么都看得开。

  大雨淅淅沥沥放佛不要钱似得从天上倾倒下来,电闪雷鸣间依稀可以看到一处悬崖空地里一个略显单薄少年的影子的闪现。凌枫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他都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自己还能睡得着。右手依旧按住自己的丹田位置,从他那抽搐的嘴角可以看出来即使在睡梦里,丹田之痛还在折磨他。蓦然,一丝突兀的亮光从他怀里发出,而后这丝淡淡的白光如水纹一样缓缓蔓延直至亮光把他全身覆盖。雨水再也打不到他的身体,凌枫的嘴角慢慢恢复正常,右手不再死死按住小腹,面色变得安然起来。看来这奇异的白光不仅为他遮风挡雨,也缓解了他的丹田之痛。可惜凌枫不知道什么原因睡得很死,根本不知道身体里发生的异象,不然定要看看怀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牛叉!

  风雨夜受罪的不只是他自己,一颗参天大树下聚集着七八个人。这些人都是森林周围村落靠打猎为生的猎户,平日里都是相约着一起在着森林里打猎。经验丰富的猎户仗着自己对森林的了解,这次进入太深,以至于迷了路。在森林里转悠几天了还是没有找到出路。“哎、俺就说了不能往里走,你们偏不听。追一只玉面雪狐追到这里,这下可好,雪狐没抓到弄不好还得赔上自己小命!”说话之人身上穿着一件黝黑色的兽皮,身形宽大一看便知是个地地道道的扎莽大汉!说话间还故意看了眼背靠在树上闭目养神领头。“行了,大牛。别说了,咱们不是追着追着迷路了吗。这森林俺们都混迹了半辈子了,又不是一定出不去。再说,像咱们这样整天刀锋虎口的什么时候怕过死。”旁边一位面部特征明显鼻子特别大的猎户开口劝道。

  “俺说大鼻子,你光棍一条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俺家兰花还等俺回家呢。去去去,俺不跟没媳妇的人讲话。”大牛生性直耿加上他那股如牛般的倔样,一番话把大伙逗得哈哈大笑,缓解了方才略显压抑的气氛。“俺看你媳妇就是一根栓牛绳,把你这头倔牛绑的服服帖帖的。”“哈哈、、、”“哈哈、、、”猎人们总是很洒脱,就如同佣兵一样,平日里在生死之间混迹的,哪有那么容易向眼前的困难低头。哪有那么容易被困难改变他们豁达快乐的心境。

  此时在这群猎人队里还有另一个奇怪的身影,他叫云涯。他没有穿着兽皮,也没有宽大的身躯,身上也没背弓。他站在大树下最外侧,看着身前止不住的大雨,似在沉思着什么。每每当猎人们目光看向他时,眼神里总会映射出尊敬之意。能被这些生活在刀锋虎口下的猎人们尊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强者!你只有比他们强,他们就会从内心里尊敬你,任何时候特别是在靠实力来生存的环境中,强者总是受到所有人尊敬,当然了前提你不是大奸大恶之徒。本来猎人们对这个首领临时带来的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子还有一些意见,毕竟森林里到处都是凶险,要是还要分神看护他岂不是个累赘。不过当他们看到他们眼中的瘦弱小子飞起身来一脚踹死一只荒豹的时候,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首领不再闭目养神,走到那个明显不是猎户的人身旁。“云公子,这次真是对不住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出路。”云涯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陆头领哪里话,我本是个无牵无挂的自由人,这次跟你们出来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只是没想到这个森林这么大,真是无愧无尽二字。”陆头领闻言叹息一声:“哎、无尽森林,据老辈人说,传说这座森林里有个隐世的修行门派,不食人间烟火,个个都是能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的神仙。只是这些东西离我们这些人太遥远,我们不求什么成仙成神,只盼着能每次出猎满载而回,平安回家。只是云公子你为了这个可能只是传说的传说就冒险进林,你可要考虑清楚啊。虽然你功夫了得,但是这里还要很多奇异野兽。甚至有一些异能兽,只是我们这次运气好,没有碰到而已。”

  云涯听到后嘴角微扬,他听得出来这个猎队的头领是真心的在关心他。虽然只是在酒馆一面之缘,云涯只是替他付了一顿酒钱帮他解了燃眉之急。但这位豪迈的汉子已经把云涯当成自家兄弟。“陆头领放心,我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没有做。我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死。我这次进入无尽森林就是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那个仙门的遗址。等我找到出路送你们出去之后我也还要继续去做我的事情。这里不过是我的一个驿站。”

  陆头领听到后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就盼着我们早点走出去了。这破地方,老子在这里混迹了半辈子了,我就不信你还能把我困住了。”云涯遗憾道:“明天雨停之后,我再飞到天上看看能不能看到出路。只是我的实力不够,只能在空中悬浮一段时间,要是我真正能飞或许早就找到出路了。”陆头领闻言笑着说道:“你没看到你那天飞起来的时候把那帮大老粗们都吓傻了,你们的世界确实比我们精彩的多啊。要是当年我的五行能开一行我也有机会体验你们这种遨游天空的感觉。”陆头领越说越感概。

  “对了,陆头领。那天我在空中看到在我们正前方好像有一处山脉悬崖,我们这几天的路线都是朝着那个方向前进。明天要是能停雨,全速前进的话应该能到达那个山头。这里属于森林中部了,老是在森林里不安全,我们可以先到那个悬崖上避避。”云涯突然想到那天看的悬崖,他依稀还记得好像当时在悬崖边上还看到一个会动的东西,不过距离太远,没有看清楚,也不敢确定。

  “好,明天进去悬崖的方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