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梦乍醒

  福聚德的生意一直是那么红火,即使铺子刚开门,已经有稀疏的客人陆续开始上桌点饭。小武来不及多想那角落里的俩乞丐是怎么回事,就赶紧放下扫把到铺子里面忙活去了。楼上噔噔的声音响起,天老拿着一个紫砂西施壶边下楼边对着壶嘴美美的喝上一口。“茶水喝足,百病可除。”一股香茶入腹,天老满足的发出一声感慨,“当真是好茶一杯,精神百倍。”待其走到楼下看到已经来了不少客人,伙计们也已经开始热火朝天的忙了起来。内厨里可以看到包子笼里冒出的袅袅蒸气,甚至还可以闻到包子里面鲜肉的香美,使那贪吃的肚腹不免响起一阵阵咕咕渴望。

  铺子里的客人大都是街上的邻里也有行脚的旅客,天老刚刚下来就有些许熟识的邻里招呼一番,看着那些平日里懒散的老东西今天反常起的那么早天老一愣,但是还是一一点头客气回应。待得天老抽开身之后,招手把小武唤到身前。“今天生意不错嘛。”小武奉承一笑道:“咱们福聚德生意一直很好啊,都依仗你老早些年打拼出来的名声。”天老听后微微笑着摇摇头。走到铺子门前,老人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那个熟悉的角落,当他看到两个身影时,一丝疑惑漫上了眉梢。仿佛知道天老的疑惑,身旁的小武赶忙解释道:“今早我出来打扫的时候就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乞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天老听到后似有所感道:“哎、世道不太平受苦的总是这些最贫苦的人。”转身又吩咐道:“待会多拿两个包子送过去,毕竟被我们看到了,不能不问。”“就知道您老会这么做,您这菩萨心肠呦、、、”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忽然一阵悠扬的哭声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哭声都是很悲楚很凄惨的。但是这个哭声却与众不同,哭的甚是悠扬婉转、时而能感觉到莫大的悲意、时而又能听出哭中带笑。甚是诡异。声音的源头正是那个凌枫身旁多出来的那个乞丐。凌枫被吵醒了,他莫名的看着那个还在低头哭的乞丐,仿佛知道有人看他,那个老乞丐抬起头看着凌枫露出的却是一张诡异的笑脸。“你就是那个天外来者?”

  天空上的云彩开始快速运动,身边的树木瞬间枯萎,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如一团蒸汽里映射般虚幻起来,周围的房屋如粉末般缓缓散去。唯一不变的只要福聚德的那铺间子,而此时福聚德三字已经不在,那块古朴质地的牌匾上「天行宗」三个飘然大字赫然而立。铺子里方才还在吃饭的人都已经消失不见,只有天老和小武还在那里,只不过两人早不是主仆之状。皆一身飘然金边白衣,气度不凡似不食人间烟火。只有一个词能贴切地形容他们此时给人的感觉:仙!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突然,突然的让人接受不了,方才一片平和的世界刹那间没有任何预兆的消失不见。这是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方式,难以理解的转换。方才还是一位经历坎坷心地善良的老掌柜和一个仿佛只会溜须拍马的小二哥转眼都变成了另一个人,再也找不到之前一丝半点的影子。凌枫愣愣的看着这一切,不知所然,脑子里早已是震惊的一片空白,然而其身体外侧一股淡淡的黑气正在聚集、、、“怪不得那些傀儡人今天比我给他们设定的起床时间早。想不到我这小结界还把你给吸引过来了。悲天老祖。”仙风道骨的天老看着那个明明笑着却发出哭声的乞丐说着。

  酷☆#匠-v网?'正}@版‘首发$C

  “我算尽天机,算好你在每次施法现真身后会虚弱,更举我内阁长老之力才躲过你的天眼,想看看不惜让天机老人开辟独立结界单独看护之人到底是有多奇异。想来这人界不会有第二人能享受这待遇了。”被天机老人称为悲天老祖的人诡异地笑着。

  “这是我的三弟子,没有你要找的天外来者。”天机老人还没有弄清楚悲天老祖的动机。

  “桀桀、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解释的。你三弟子被三天之主灭杀,残魂不留,这是你我都知晓之事。何必这般作辞,逼我提起你的伤心事呢。”悲天老祖一脸邪笑,一点不相信之前天机老人所说之话。

  喀喀喀、、一阵拳头紧捏的声音响起,天机老人身旁的青年手上已是青筋暴起。身上隐隐闪出红光,似体内有一股能量要宣泄而出。看着天机老人身旁的年轻人的异动,悲天老祖道:“这就是你的大徒弟吧,总是跟在你身边的武尙。看来这师兄弟感情很是深厚啊。”

  “此子你不能独留!”悲天老祖第一次站了起来,而禁锢在凌枫周围的黑气慢慢粗壮。

  “你隐藏了一夜的气息,现在还没有恢复吧。”天机老人淡然地看着他。

  呵呵,悲天老祖低头看了看不知所措的凌枫,“让他彻底消失,够了。”

  “你也会留在这里!”

  “所以我在跟你谈判。”

  “你想要什么?”

  “告诉我,他是不是天尊转世,他身上有没有天尊精元!”

  “哈哈,老东西,你是不是疯了?天尊从卫冕尊者那天之后就从未现身过,你以为天尊会那么容易死。”天机老人似怜悯般看着疯狂的悲天老祖。

  “如果有的话,你只要分我一半即可,我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只要一半!”疯狂的悲天老祖仍然坚持着。甚至开始出现哀求的语气。

  看着疯狂的悲天,天机老人皱着眉头微微摇头。“你已经入魔了,不可能进位尊者之列。他也不是天尊之身,更没有天尊精元。你现在离去,我可以让你全身而退。”

  “哈哈哈哈、、、既然你想独吞,那就别怪我。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悲天老祖扭曲的脸上病态的狂笑,右手轻挥,拿禁锢在凌枫身上的黑雾越发浓郁,已经昏迷的凌枫嘴里传出阵阵痛苦的呻吟。

  看到悲天老祖就要下狠手,天机老人神经一紧!怒喝道:“这是我的结界!”双手结出复杂的印记,瞬间位移到悲天老祖身边,一掌打向凌枫帮他化解体外的禁忌黑雾,一掌狠狠劈向悲天老祖。同时对着大弟子大喝一声:“武尙,控制结界。别让结界崩溃,不然再也找不到你师弟了。”武尙闻言后立刻施法,身外化形,灵魂虚影放大万倍,顶天立地,支撑着这片天地,很是壮观!

  悲天老祖不敢怠慢,避开天机老人的含怒一击,退身至半空中。桀桀邪笑道:“哈哈、我既然敢来,而且进得来。若没有些准备我岂不是真的来给你送命的。”语罢,悲天老祖竟然分裂成两个悲天老祖,一个冲向身外化形的武尙,一个下俯要缠住天机老人。天机老人看到后吃惊道:“你竟然没有被限制实力?”

  “桀桀,其实已经在你这结界里呆了一百五十天了,从最开始的把所有修为都封住到现在才完全开启。你以为老夫不在时时关注你?从你消失的那天我们就找出了你布置的结界。天出异象,天外来星。三天之主已下达紫旗令。只要能找到那个天外之人,便可一步登天。整个大陆已经在疯狂了,你以为你这个小小的结界能掩盖多久!”

  “老东西,你已经入魔了。那不过是三天之主的阴谋。就算是你恢复了实力,在这里我依然可以让你永远留下。”

  “哈哈,忘了告诉你。我内阁长老们此刻正在外面破你阵眼。相信不多时,你这结界自会自动消散。”

  天机老人闻言面色大变,转身对武尙大声吼道:“祭命!”武尙闻言没有丝毫迟疑,淡紫色的灵魂之火在身上蔓延起来。正在攻击武尙的悲天老祖来不及躲闪,一缕灵魂之火烧到身上,像是受了莫大惊吓一样,哇哇怪叫着不断后退着。再看天机老人这里,神圣的白焰也已经遍布全身。悲天老祖一脸的不可思议!

  “疯子,你这疯子!你想灰飞烟灭吗!你想干嘛!”悲天老祖已经不能理解天机老人的所作所为。

  “就算他不是天尊转世,他是你的三弟子。你有必要这么狠吗?为了你的三弟子祭命!谁会信!他定然是天尊转世。”悲天老祖越说越激动。

  顶天立地的武尙身上燃烧的紫色火焰,而他本来厚实的身影开始变得飘渺起来,甚至有向透明转变的趋势。“我师弟残魂未醒,只还有一次续命机会,若因为你我师弟灰飞烟灭,你就留这里永远陪他吧!”

  悲天老祖恶狠狠的看着武尙。“好狂妄的后生,收起你们的幌子,你以为我会信你们。为了一个师弟为了一个徒弟就可以祭命。好,你们想玩,我陪你们玩。玩死一个老夫够本,玩死三个老夫赚两个。”语罢一股黑色的烟气冲天而起,悲天老祖身上也冒起了一股奇异的黑色火焰、、、外面大战惊天动地,而一直被天机老人死死护住的凌枫由于之前被悲天老祖施法却依旧浑浑噩噩,他微眯着的眼睛看到外面再没有了熟悉的景物,看见外面奇异的斗法。不多时又陷入昏迷。不知昏睡了多久,他的梦境里突然出现一个人,福聚德的老板,天老。他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却看到天老的眼睛一直在慈祥的看着自己,与自己对视。看着天老的面庞,他越来越觉得熟悉,越来越觉得亲切。但是他还是想不起来他是谁。“你要自己闯这个世界了,为师照顾不了你了。”天老的声音回荡在耳边,连绵不绝。凌枫听了之后心里感觉酸酸的,很不舍的感觉。“我会让你忘记这段悲伤地记忆,你以前是个开朗的孩子,你以后还是开朗的孩子!”凌枫感觉到天老正在一点点下沉,或者说自己正在被人用什么力量往上方推。“拿好你自己选择的烟草!”

  狂风如刀片在脸上刮过,疼痛的刺激终于让凌枫醒了,不过他此时已经快速的向上飞。他看到了那个长得很像平时给他送包子的小二哥此时如巨人一样站在天地间,身上还燃烧着好看的紫色火焰。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地。“你这么做为了什么?”“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的救主!”这是凌枫最后听到声音、、、终于还要自己面对这个未知的世界,一个崭新的画卷徐徐展开、、、他的传说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二的酸奶 说:

  希望你能喜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