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万里,又是明媚的一天。凌枫慢慢拉下身上的破旧披风,微眯着眼睛待到适应了这略显刺眼的阳光后,开始一如既往的看着正在变得热闹的街道,街上摆摊的小贩已早早开始忙碌起来,不断打点着自己的摊位,希望今天的好天气是个好兆头可以迎来好的生意。他就这样静静看着,面色上看不出喜悲,不知道他的脑海里再想些什么。他再次尝试搜寻下脑子里的记忆,结果还和往常一样,他除了知道自己叫凌枫,别的什么都不知道、、、不远处一个包子铺里已有了不少客人,看起来生意不错。

  “小武,去拿四个包子给那个落魄的年轻人送去。”卖包子的老大爷看到凌枫已经醒来,便吩咐着手下一位伙计去给他送早饭。

  “天老,您真是好人。也就您有着菩萨心肠,要不是您顿顿给他送饭,他早就饿死了。”

  “多行善事总是好的,我们的福聚德的招牌就是这个德字打出来的。你快去吧,我看他都醒了一会了,也该饿了。”

  “得嘞,那我现在就去。”小武熟练的包起四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向角落里的那个身影走去。

  就在小武刚动身走向那个角落的时候,凌枫的眼睛一直盯着他,好似万年寒冰一样的眼神像是防范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好在小武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不像第一次那样有种身在冰窖的感觉。他苦笑一声打趣道:“我说大哥,我都给你送了半年饭了。你怎么还是这样的眼神看我啊,咱们就算没有交情也算眼熟了吧。您老能不能收回您那杀人的眼神。”

  像是听懂了他的话语,凌枫不再盯着他,眼中又出现迷茫之色慢慢的低下头用锐利的指甲在那个本已破旧不堪的披风上狠狠的画了一道白痕。看到他的举动,小武又忍不住道:“我说兄弟,你就这一身衣服,给你拿新衣服你又不愿意要。你记日子也不用这样啊,衣服破完了到了深秋你怎么熬啊。”凌枫继续低着头,不说话。小武无奈的摇摇头,把包好的热包子放在他的披风上,好像感受到了衣服上传来异样的温暖,凌枫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还在冒着热气的包子伸出异常白皙的双手将包子拿到披风内也把头埋到了披风里。每次小武看到这双比正常人白皙近几倍的双手都觉得不可理解,因为凌枫现在乞丐的身份和这双比一般贵家小姐还要保养得好的手根本联系不到一起。拿回包子之后,凌枫伸出一只脚把一个掉了边的破碗缓缓踢到小武身边。似乎知道他的举动,小武再次无奈的摇了摇头,蹲下身子,从那个破碗里拿出一个铜板在那破碗上敲了一下说:“你听,我已经拿走一个了。你可以吃了。

  $酷匠网p正Q版首a-发o

  小武回到铺子,看到老人一直张望着那里。小武看着老人,无奈的把一个铜板拿出来放到老人手里。“还是老样子,不拿走钱不吃。”天老也无奈一笑,想起第一次由于没有拿走一个铜板那个年轻人硬是一天没有碰他们送去的包子。

  “您说他一个要饭的,跟自己过不去呢?怎么那么多原则啊。我看他就是装的,给咱们的钱不都还是别的好心人给他的。他、、、、、、”

  “别这样说,我看这个年轻人来历应该不简单。更像是个衰败家族的一个少爷,看他面相不过二十左右,如此年纪就遭此横祸也是可怜。能伸手帮人之处就帮一把,毕竟我们苦日子的时候也有人帮过我们。”天老摇手示意,打断了小武的话语。小武听着老人的教训,点头称是,在老人的挥手示意下赶忙去给客人拿包子去了。

  小武走后老人再次走到门前,看着那个蒙着披风的单薄身影不免动起了恻隐之心。“可怜的孩子,希望你早点走出来、、、”

  又是这么平凡的一天,在一天的喧哗中太阳缓慢西行此时已近地平线。白天还是温暖如春到了晚上秋风微寒了起来,虽是微寒但几缕秋风便能偷走身上的温度。更何况今年的秋天比往常来的要寒些,越是寒冷越能反衬家的温暖,所以即使天还没有完全黑,街上已是人烟稀少、门可罗雀。只有他还在那角落里,反而不觉得有多冷,只要外面的温度没有他的心里温度低他就不觉得冷。即便如此他还是紧了紧身上可怜的衣服。他没有家,这片天地就是他的家,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看着一座座房子里亮着的温暖,他冰冷的心竟然出现丝丝痛感,不过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所以他倔强的看着身边那些亮着的房子。即便他知道自己是一个人,孤零零的一个人、、、福聚德里已经掌了灯,也没有了吃饭的客人。小二开始收拾打扫准备关门收铺。天老察觉今天天气有点异常,月亮还没出来街上已没有了人烟,即使偶尔路过个行人也都把手伸到两个袖筒里。小武正在打水擦拭着桌椅,擦完一个后迅速搓了搓双手抱怨道:“这什么破天啊,还没打中秋怎么冷的跟大冬天一样。指不定过两天还要下雪呢,天老您见识广,您说这九月飘雪是吉还是凶啊?”天老站在门路,裹着大衣看着某处说道:“是吉是凶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人要被冻死了。”听了天老板的话,小武顺着天老板站的方位看去,明白了天老板的意思。“小武,去后院仓库拿个皮大衣给我。”

  老人手里拿着皮大衣走向躲在角落里的刘枫,刘枫看着老人眼神不似早上那般冰如寒冰,有些木然,甚至还有迷茫就像个没有依靠的孩子般迷茫,让人心疼。不过他迅速低下头,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内心一点想法。夜色朦胧,天老也没有看到他方才刹那间流露的真实内心。看着他一如既往的低下了头,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把皮衣盖到他身上。擦了擦地上的砖头与凌枫并肩坐了一起,老人又从怀里一阵摸索,拿出一支烟斗,装上一锅烟草拿出一颗方正的小红石头对着烟锅敲了一下里面的烟就奇异点着了。对着天空美美的抽了两口后,凌枫这边的突然有了动静,他想把老人给他披的皮衣从身上脱下来。

  “你不想进铺子里御寒,这个大衣就收下吧。何必勉强自己,天已经冷了。”

  “就算你很迷茫,不想与任何人接触,但是你也得保证在找到自己之前你不被冻死。”

  老人说完第二句话之后,凌枫那里停止了动作。看到如此老人欣慰一笑。

  “有些事以你们这个年纪的经历来说确实觉得是天大的打击,无法过去的苦难。但是像我们这样半截进土的人来说,这世上再没有我们觉得过不去的坎。看的出来你是个有故事的年轻人,你年轻是你最大的本钱啊。还要什么比失去时间更觉得悲伤的事呢。苦待了时光只能苍老了岁月。别的再一无所获!”

  老人说的很是感慨,忍不住又狠狠抽了两口烟斗。凌枫拉下披风,这次没有拒绝老人的大衣。他迷茫的眼神带着丝丝异样看着吞云吐雾的老人。老人回头看着他,带着岁月痕迹的眼睛闪耀着睿智的光芒。凌枫迷茫的眼神,就像即将要把自己的经历自己的心结告诉面前这个岁月打磨而成的智者。不过凌枫接下的举动却又一次让老人失望了,他迷茫的眼神从老人的脸上慢慢下移,直至盯着那个还在冒着火星的烟斗一动不动了。老人顿时一阵头大,合着他说了那么多人生经验一点都没有什么用,这年轻人迷茫的不是他说的话,而是还对这个烟斗好奇啊。

  “小伙子,我刚才说的你都听到了吗?你又看老夫的烟斗干嘛?你怎么每次都看这个烟斗啊,这就是一个寻常的烟斗。”此时即使老人的好脾气也有点顶不住凌枫了。

  没有在意老人说的话,凌枫继续看着冒着火星和寥寥青烟的烟斗,自从第一次看老人拿出来他好像对这个东西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所以他一直盯着看着,想要试着能不能唤醒点他渴望的记忆。他看着烟斗的眼神是那么专注认真,想起之前好多次凌枫对这烟斗的好奇以至于让老人突然感受到了这烟斗可能对着年轻人不同的意义。老人拿起烟斗向着凌枫递过去,专注的凌枫由于太过于认真此时没有了平日里半点防范之心,竟下意识的去接住了老人递来的烟斗。他拿着老人的烟斗,仔细从头看到尾,老人也在一旁一会迷茫的看了看他,一会看了看他这个用了半辈子的烟斗,实在想不出这个年轻人想要干什么。凌枫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最后那个吊坠着的精致绣花烟袋上,他慢慢解开烟袋口伸手进去抓了把烟草,看着那碎碎的烟草他瞳孔猛的放大,脑海中的熟悉倍增。他确定这东西出现过在他之前迷失的记忆里,只是当他试图想要寻找关于这些烟草的记忆时脑海中只有阵阵轰鸣,再找不到任何东西。习惯了这种有了希望又瞬间绝望的感觉,凌枫深呼一口气咬着牙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调整好自己之后,他捧着那一把香烟,似渴求般看着老人,老人早被他这一连串的莫名其妙的举动搞懵了。不过看凌枫的眼神老人貌似懂了他想要手里的烟草便开口道:“这就是些不值钱的烟草,如果你要觉得对你有用的话你随便拿,这个烟袋都可以送给你。”凌枫没有拿老人的烟袋,把烟斗递给老人,从怀里拿出一张白天小武给送包子时包包子的纸,把手里的烟草放在纸里小心包好,郑重的放在怀里。老人看他这一系列动作,实在想不到这些烟草怎么让这年轻人感觉这么重要。难不成这年轻人家里以前是卖烟草的?收好烟草的凌枫再次回到了之前的冷漠,向角落里挪了挪,把老人给他的皮衣盖到身上闭上了眼睛像是要睡觉了。老人看到凌枫如此知道这是要下逐客令了,丝毫不介意凌枫的无礼,站起身来拍拍身上豁达一笑道:“哈哈,时候不早了,老夫关铺子了。”老人说完这句话后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之后弯下身子小声对着凌枫说道:“我铺子后门的钥匙就在门上正中往左数第三个琉璃瓦下面,外面要是冷了你就进去吧。早上鸡鸣时再出来,没人会知道的。”说完之后老人背着双手,向着福聚德的正门走去。凌枫睁开了眼睛,看着老人略微佝偻的身影,心里突然有丝丝暖流经过,嘴角缓缓上扬刹那融化了寒冷,这副场景也永远的刻在了他的心里,被他永远珍藏。他再次摸了摸怀里的烟草,慢慢闭上了眼睛,今夜少年的梦里不再只有风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二的酸奶说:

新人初到,愿你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