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炎宗的山门之内,杨长生在经过长老院的勘察之后,一举被判定为是拥有灵脉的弟子,阁长老的用心谁都明白,很有可能是想将杨长生纳入门下。

  “长生小子,老夫在赤炎宗已有数百年了,门下弟子也有数十,今日老夫见你颇有慧根,想将你收入门下,你可愿意。”杨长生所分配到的小院子之中,阁长老寒暄了一阵之后对着杨长生直言道。

  杨长生是前脚刚刚踏入院门,还没有对自己新入住的环境熟悉一番,这阁长老就紧随其后的进入了杨长生的院子之中。阁长老的用意很明了,就是看中了杨长生的身怀灵脉,但是杨长生也很清楚,自己拥有灵脉之体在赤炎宗也绝非是普通弟子,从赤炎仙使再到阁长老,这让杨长生知道对于拥有灵脉之体今的他来说绝对是有利的。

  杨长生从来就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利益最大化这是他在前世就明白的至理名言,所以对于阁长老的提议他可不会轻易的就答应。

  “阁长老,高看小子了,我听说门派可是会直接分派各个新收弟子给各位长老的,我初入门派,对于一切都不甚熟悉,对于拜师之事还是得再斟酌一二,此事还望长老见谅。”杨长生一边说一边注意着阁长老脸上的神色,而且还不露声色的对着阁长老微微鞠躬。

  “好小子,老夫不是高看你了,而是小看你了,小小年纪权衡利弊倒是分得很清楚,这样吧,只要你拜入我的门下,每月给你下品灵丹六十颗,同是提供结丹期之下的所有修真功法,你看这个条件你满意么?”阁长老转动着眼珠,盯着杨长生问道,只是他在说道六十颗下品灵丹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这一点还是没有能够逃出杨长生的眼睛。

  “阁长老,小子说过了,这件事还是由宗门来做主,你就别再为难弟子了。”杨长生知道赤炎宗的规矩,长老是有权利收纳弟子的,前提条件是这个弟子愿意被纳入门下,否则长老是不能用强的,就是因为有这一点依仗,所以杨长生无所顾忌,丝毫不怕得罪阁长老。

  “哈哈,一个月六十颗灵丹,还是下品的,就想收纳如此资质的弟子,阁师兄,你当新入门的弟子都这么好骗!”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听这说话的口气,杨长生已经猜测出来人很有可能便是今日面见的三位长老其中之一的一个,只是不知其名讳,这个长老不似阁长老这般心直口快,也不似斗淼长老般性格冲动,而是一个沉稳冷静又颇有心机的人,一脸看到此人杨长生心中就就已经提醒自己要暗暗提防,想不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小辈杨长生,见过长老。”杨长生迈出一步来到门前就对着进门的长老行礼道。

  “长生免礼,阁师兄这人就是耐不住性子,我就是怕他来叨扰你,所以来看看,想不到他还真的在。”这个长老笑着说道,只是脚步不停的一直走到了内厅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郝师弟,你好生无耻,在晚辈的面前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亏你也说得出口。”阁长老没好气的道。

  杨长生可是把一切都尽收眼底,要说这阁长老也只是言语之上的难缠,可是这郝长老一进门就往那椅子上一座,那阵势很明显的就是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果真是深沉老练,杨长生察言观色惯了,也只是站在一旁不再多言,现如今还是让两位长老好好争议一番再说。

  反正对于收纳入谁的门下,杨长生暂时还没有拜师的打算,到时候门派会发下来几本普通修炼功法,先练着再说,在杨长生心中还有另外的打算,莫名其妙的从百晓生的地底涵洞之中来到了这个世界,杨长生当然是要追逐百晓生的遗迹而去,之所以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跟着赤炎仙使来到这赤炎宗,这一切都是为了百晓生的两件异宝,百晓经和混天仪。

  “长生,我刚刚听说阁师兄要收纳你为弟子,一个月才只有六十颗下品灵丹,一天才只有二颗丹药可以服食,如果这样子修炼的话,要想修炼到结丹期还不知道需要多少个年头,师叔我门下的弟子,修为最低的每个人每个月都有百颗灵丹的供奉,要是你真要拜师的话,还不如拜入我的门下。”郝长老丝毫不在意阁长老脸上的神色,只是自顾自的的说道。

  “还是要多谢师叔好意,这个不是丹药的问题,弟子我另有打算,还请两位师叔不要再为难弟子了。”杨长生这一次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图,这两个长老一直在这里叨扰着也不是个事,所以杨长生明言道。

  此话一出,两位长老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尤其是阁长老,仿佛是失去了一件很心疼的宝贝一般,郝长老就有心机多了。“既然长生你另有打算就算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阁师兄我们走吧。”郝长老说着就作势要走。

  “这个,长生有话好说,师叔我是非常看好你的,丹药的事我们可以再谈一谈。”阁长老丝毫没有去意。

  “屋子里可是新晋弟子杨长生的居所。”就在这时屋外又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这声音虽然听起来稚嫩,却带着丝丝的上位者的气息,听着杨长生心中不由一惊。

  “不是,不是,找错地方了。”阁长老一向性子急,他本来就一肚子的火,这下又有人来找杨长生,他当然不高兴了。略显恼怒的话语便对着屋外脱口而出。

  看到阁长老这样的性子,杨长生倒是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下阁长老要倒霉了,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右手的五指不知是何时又在轻弹着。也是只有在这种猜疑等待的时候杨长生才会在不经意间弹弄自己的手指。

  “放肆,杨长生出来说话。”这一声呵斥声动四周,把杨长生的小院落给震得抖了一抖,显然是屋外的人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这一下阁长老一张老脸瞬间吓得惨白,刚才那种长老的气势瞬间瓦解,脚步闪动间就冲出了屋外。郝长老在经过片刻的惊慌之后也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房间,只有杨长生怀着揣测不安的心情迈步来到门外,不知何人直呼自己的姓名不知何事。

  酷UE匠(P网正x版首发◇

  “你便是杨长生?”来人刚把这话说出口,又接着说道。“赤炎宗外门的长老真是越来越不守规矩了,对于宗门之内的命令竟然搪塞遮掩,你们如此这般到底意图何在?”来人是一个看起来和杨长生年龄相仿的少年,只是此人脚踏一柄飞剑,背负着双手,一副颐指气使的架势,足以让这屋下的三人一时胆寒。

  “师叔息怒,没有料到是师叔驾临,晚辈一时口快惹怒了师叔,还请师叔不要怪罪,我身后的这个弟子便是杨长生。”阁长老头也不敢抬的躬身说道。

  阁长老的举动倒是使得杨长生对这个陌生另眼相看,如此年纪的少年郎,竟然使得阁长老如此放低姿态,而且还称其为师叔,他到底是何种存在,找自己到底有何意图,莫不是二皇子赵无情,想到这里杨长生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新晋弟子杨长生,出来说话。”傲立在飞剑之上的男子出声说道,语气之中不带丝毫感情。

  虽然惊讶,但是杨长生也不胆怯,绕过身前两人,仰首看向虚立在飞剑之上的男子,便出言道:“弟子正是杨长生。”

  杨长生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这个陌生男子,身披一件红色羽衣,头戴玉冠,面白如玉,出尘的气质使得杨长生有一种自惭形愧的感觉,本来想直视这个男子的眼神,可是内心之中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使得杨长生竟然无法直视这个男子的眼神。

  也是在这时,陌生男子的眼神在杨长生身上扫来扫去,这更让杨长生有一种自己浑身上下放佛是被这个男子看了个遍的感觉,总之这种感觉让杨长生很不爽,可是杨长生却无可奈何。

  “这个弟子杨长生,宗门之内另有安排,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外门弟子,你们二个长老可听明白了。”陌生男子继续语气冰冷的说道,不过此时他倒是没有再针对杨长生。

  “是,师叔,弟子明白。”阁长老和郝长老同是躬身回道。

  “你,跟我走。”陌生男子一边说一手指向杨长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杨长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眨眼间人已经站在了飞剑之上。这飞剑虽然看起来只有两指宽,可是杨长生却发现自己站在上面就像是踩在地面之上一般,只是突然间一下子站得这么高,这让杨长生还不太适应。

  “站稳了,我们走。”陌生男子刚一说完,便手掐剑诀,脚下的飞剑化作一道流光带着杨长生绝尘而去,留下院落之中的两位长老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尽皆一声闷哼而后离去。

  “前辈,我们这是去哪。”路上,杨长生最担心的便是这个陌生男子会是赵无情派来暗杀自己的,可是他们一路飞的方向好像都是赤炎宗的内部,杨长生也暂时放宽了心,便小心的试探问道。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叫愈牝,乃是掌门仙尊的灵童,这次是奉师尊之命前来为师叔祖挑选一名看护灵园的新晋弟子的,刚才一打听才知道你是近几年唯一一个拥有灵脉的弟子,所以就找上你了,至于去哪,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愈牝并没有呵斥杨长生的多言,反而是细心说道。

  这一下就让杨长生心中的担忧减轻了不少,只要不是去送死,去哪都行,可不要一入赤炎宗就遭了赵无情的杀害,那就太不值了。杨长生可不会忘记,自己还有一个自己如今根本没有实力去抗衡的大敌赵无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