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武大陆有四大王国,而这四大王国都是毗邻深渊之海互成犄角之势。深渊之海,浩大无边深不可测,所谓的海外仙岛这片海便是深渊之海。

  海风呼啸波澜起伏的海面之上,一只如马匹大小的白鹤正在振翅高飞,而在这只白鹤的背上一站一座分别有两人。其中一人衣抉飘飘,一头飘逸的长发随风飘舞,流线型很好的身材孤立的站在鹤背之上,即使海风很大,此人就像是一块巨石一般稳稳的立在鹤背之上,丝毫不为所动。

  而另一人,身穿一件黑袍,只是此时他整个人几乎是趴在鹤背之上,海风呼啸吹得他的衣袍翻滚,看起来显得身形极其臃肿。即使海风很大,但是这个男子的眼神却非常灵动,一双黑而明亮的大眼睛时不时的盯着偌大的海平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二人显然正是去往海外仙岛的赤炎宗仙使和刚刚被收纳为赤炎宗外门弟子的杨长生。

  昨日的杨长生一举斩杀掉了大德王朝的开国先祖赵朴之后,大德王朝的君王赵术又自刎谢罪,于是杨家的这一场复仇战争总算是以胜利收场。杨长生回到杨府,将爷爷杨风和父亲杨林的尸骨全部入葬之后,又将母亲胡氏依托给了凤韵照顾,同时大德王朝经过昨日的变局,大德王朝已经暗中由凤韵操纵。

  此时的杨长生虽然人已经在深渊之海的海面上,但是他却还在回想着今天早晨凤韵将他送到边界之时和自己说的话。

  “你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女人,对吧?”这是风韵在将杨长生送到深渊之海海岸之时说的第一句话。

  “我知道你不说一定有你的苦衷,只是我母亲的事以后就要麻烦你了。”

  “红颜易老,长生我和你约定一个十年之期好不好?”风韵擎着一双迷人的眼睛看着杨长生温婉说道。

  要说到凤韵,杨长生总是会迷失在凤韵那扑朔迷离的眼线之中,直到如今杨长生都已经分不清他到底是迷恋凤韵的眼,还是迷恋她这个人。总之经过这半年的相处,脑海之中总是会不经意间闪过风韵的影子。

  “十年之期,为什么是十年?”杨长生眼睛盯着凤韵,尽量眼神不闪躲的问道。

  “十年时间,我还能保证你的母亲还是像现在一样年轻,但是十年之后我却保证不了,但是十年之后的你比之今日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时候便是你知晓我身上的秘密的时候,要知道我今日的苦衷都是逼不得已的,记住,十年,等着你的不止是你母亲还有我。”只是风韵在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轻掂脚尖微眯着双眼,伸出一双如玉的白皙手臂悄无声息的缠绕上了杨长生的脖子,微微颔首之间,带着少女的羞涩凤韵竟然轻吻着杨长生的脸颊。

  而此时的杨长生瞬间石化,整个人在刹那间仿佛是一座石像,但是嗅着风韵身上那淡淡的女子幽香,杨长生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喂,小师弟,看你眼角含情,莫非又在想你那个心上人了。”仙使师兄背负着双手,看着一旁发愣的杨长生调侃道。

  “让师兄见笑了,小弟只是在怀念着一些事情。”杨长生回道。

  白鹤乃是赤炎宗弟子的坐骑,在偌大的深渊之海上穿行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灵兽坐骑也需要恢复灵力。所以这两人便停留在一片荒芜的海岛之上休息。

  “小师弟,修行之人,一旦踏入修行之路,就将与尘缘俗世形同陌路,这些往事以后还是不要再想的好。!”赤炎仙使不知何时已经盘膝而坐,只是在他的手中拿着一颗红色的晶石不停的翻转着却对一旁的杨长生说道。

  “多谢师兄赐教,小弟以后不再想了便是。只是师兄你手中拿着的不知是何物?”杨长生早已猜测出仙使手中之物很有可能便是灵石,只是此时试探着说道。

  “这个便是灵石,相当于凡人的食物,修行之人身体不能食五谷杂粮,这些灵石便是我们修行之人的食物。”仙使耐心的说道。

  这两人就这样一路坐在白鹤之上,在偌大的深渊之海海面上行进了一月之久才算是真正的来到了海外仙岛。杨长生虽然已经开启了灵脉,但终究还是凡人一个,一路上吃着仙使在海面之上捕获而来的海鸟,他早已吃腻了,这下终于一路劳累的来到了海外仙岛,他整个人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海外仙岛说是岛,可是在杨长生的眼里这里却又是另外一方天地,灵武大陆已经算是大了,可是若和海外仙岛比起来,简直是沙砾和沙漠的区别。

  从仙使的口中,杨长生了解到,整个海外仙岛被划分了很多的区域,仙道五门,魔门三宗,以及海底的龙族,这些势力是整个海外仙岛最大的势力。

  而这仙道五门之中,赤炎宗便是其一。一路上穿越过无数的小岛屿和群山之后,杨长生立足在了赤炎宗的山门之内。

  仙使只是将杨长生丢到了赤炎宗外门的长老院便去内门之中去交还师门任务去了。长老院之内像杨长生这样的少年郎多不胜数,偌大的人群之中杨长生显得极其普通,可是像杨长生这样单凭修习武技就开启灵脉的绝对是少数,在场的这数百上千的人中也许只有他一人也不足为奇。

  赤炎宗的山门之内,最吸引人眼球的并不是那些古朴带着仙家气息的古迹圣地,而是那山顶之巅一根粗达数百米的通天火柱,数百米的通天火柱如一根擎天石柱一般耸立在天地之间,如此气势足以让所有慕名而来的人望而生畏,同时也使得那些想拜入赤炎宗做弟子的人决心更加激烈。

  8!酷@匠网唯7一*G正版.,其*{他●X都☆是盗D版

  赤炎宗虽然是每日都大开山门收纳弟子,但也不是见人就收,不管你是何种身份,背后有多么大的势力,也不管你是如何的不堪入眼,总之但凡是有灵脉者,几乎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会被收纳进赤炎宗。

  这些杨长生在路上就已经从仙使师兄那里获知了,所以看着这些和自己一道排队的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从长老院出来的时候,杨长生倒也还算是镇定,不像自己身前身后的人一般,一脸的炙热,满脸的虔诚。

  在长老院的大门前,摆放着三张太师椅,一张不算大的书案横放在三张太师椅的前面,而在这书案面前此时却站着一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身穿一件黑袍,略显瘦弱的身形站得笔直,一头齐肩的长发随意的披洒在前肩后背,两手相叠交叉在小腹处,只是其中一手的五指似乎是在弹奏着琴瑟一般,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就这样站在三位长老的面前,摆动着五个小手指。

  三位长老都看到了这一举动,同时把眼神看向这个少年的脸上,他们倒是想看一看,这个没有丝毫敬意的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只见这个年轻人,不算俊俏的脸上,两道宽大的剑眉横卧,一双灵动的黑眼珠打量着抬起头来的三位长老,有点不明所以。略显削薄的嘴唇微微上扬,衬托得他挺拔的鼻梁更显得这个年轻人无比的灵动和出尘。

  看清了年轻人的相貌之后,三位长老尽皆没有言语,只是暗暗点头,心里却暗道,好一个灵动的少年,只是若是有灵脉那就更完美了。

  不待言语,中间的那个稍显年长的长老便伸出一手抓起杨长生的左手放在了书案之上,眨眼间就看见在长老的手上,一丝丝红色光芒闪耀,接着这丝丝红芒便如灵蛇般缠绕上了杨长生的手腕,顺着手腕往上到胸前,头部接着是游走全身。

  这之中可以看见长老那张苦闷的脸,一点一点的舒展而开,直到最后那张苦瓜脸渐渐的变成了瓜子脸他才收回自己伸出的一手。

  “哈哈,多少年了,总算是让我等到了一个拥有灵脉的弟子。”中间这个稍显年长的长老突然出声哈哈大笑道。

  “什么!阁师兄,他真的拥有有灵脉?”左边一个长着满脸胡须,身材挺拔的长老从座位之上站起来惊呼道。

  “阁师兄一向眼疾手快,这次能抢到一个拥有灵脉的弟子,这在我意料之中,斗淼师兄你就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了。”又一个长老出声道,只是他整个人坐在太师椅上,显得无比的沉稳和冷静,只是那一双闪烁着莫名意味的眼神一直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浑身上下打量个不停。

  “年轻人,来自于那个大陆,可有家世渊源?”阁长老出言道。

  “前辈,小子杨长生,来自于灵武大陆,家中惨遭不幸,目前遗母尚在。”杨长生出言道。很显然这个年轻人便是杨长生,弹弄手指这是杨长生在前世就有的一个习惯,这是一个抑制不住无法自控的习惯,就算是如今到了异世他也改变不了。之所以在灵武大陆一直没有抖动五指的举动还是因为灵武大陆太压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