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爱卿,你怎么给朕跪下了,这一次还多亏了你出谋划策,否则计划不可能进行得这么顺利,改日朕就给你的女儿和太子赐婚,到时你便是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中年人看着匍匐在地浑身不断颤抖的潘固好言道。

  “陛下,。。。。。”潘固艰难的举起一手,指着中年人身后神情慌张的说道。

  “孽障,如此昏庸无道,怎可称其陛下,杨家一门忠烈,你怎可听信谗言,用计陷害,自断脊梁,简直忤逆至极。”只见在中年人龙椅的身后不知何时在站着两人,当中一个霍然便是国学院的夫子。

  “老祖宗,朕知错了,朕不该心胸狭窄,陷害忠良,老祖宗”中年人此时哪里还有刚才那般雍容懒散之意,只见此时的他趴在地上,仿佛一条狗一般,极尽求饶。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强行打断。

  “够了,如此无道小人,岂敢自称为朕,又岂能为我赵家子嗣,术儿,将此二人废去手脚,令其终生与猪狗相伴,直至老死,此奸臣满门抄斩,祸连九族,尽皆屠杀祭奠少将军英灵,另由你继承赵氏血脉,执掌政事,但是必须去为少将军杨林守灵一月,以示忏悔。”老祖宗也就是国学院的夫子还是大德王朝的开国先祖赵朴,只见他说完这几句便身形如风般消失在大殿之中。

  御书房内此时还留有三人,一个是与大将军杨风并列排名的大德王朝九阶武者镇国侯赵术,也是老祖宗的孙子,更是大德王朝新的帝王。另外一个便是前一任圣上,乃是赵术的侄子赵史,世事变迁,一朝为君一朝为臣。

  赵史本以为老祖宗的传闻始终只是一个传闻,所以便在执政期间,为所欲为,猖狂至极,甚至于丧心病狂,以致引来今日的杀身之祸,以前他觉得自己就是天,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今天在老祖宗面前,他才发现自己连一条狗都不如,就算是摇尾乞怜的机会他都没有。

  HM酷Hy匠|◇网(永久@/免?费看&G小。说

  面对着镇国侯赵术慢慢抽出手中的长剑,面对死亡的威胁赵史颤抖了,从下到大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死这么一种说法,可是今天的赵史吓得连嘴唇都在哆嗦,身子却已经钻进了桌底下。

  “皇叔,不要,绕朕一命,求求你皇叔。”

  “如此忤逆,岂能绕你,死到临头还敢自诩为朕,简直痴人说梦。”镇国侯说着便挥剑斩了下去。

  当镇国侯提着长剑移步到潘固的身旁之时,却只见潘固已经七窍流血了,只是还残存着最后一口气。

  “人生如棋,步步惊心,世事如云,变幻莫测,镇国侯赵术,哈哈,笑到最后的绝不是你,你别忘了还有杨家。”潘固嘴角溢血,却依然大笑道。

  “有老祖宗在,杨家何足惧哉?”镇国侯赵术言语之中满是坚信。

  “若依老祖宗当年的脾气,你今天还能安稳的站在这里么,这只能说明他老了,再者你赵术,一生戎马生涯,却也是匹夫一个,论到治国安邦你不如赵史,说道行军打仗决策千里你不如杨风,让你执掌大德王朝,大德王朝危矣!”潘固说完便当场气绝。

  镇国侯赵术虽然是九阶武者,但他只是一生好斗,在其他方面的造诣皆是平淡无奇,潘固的话不无道理,老祖宗真的是老了,若依他当年的脾气,赵史已经死无完身了,而自己今天的下场便如眼前断手断脚不断哀嚎的赵史一般。

  看着眼前的赵史,镇国侯赵术又动了恻隐之心,只见他一掌将垂死的赵史击晕,而后挥手叫来了几个护卫。

  “长生,你父亲惨遭不幸,我身为他的父亲,我的心里比谁都痛,但是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尽早让他入土为安吧!”这是杨长生昏迷醒来的第二天,杨风不知道是第几次开口说这句话了。

  半跪在父亲灵柩前的杨长生曾在此立下誓言,父仇未报,决不让父亲带着遗憾埋入黄泉之下,更不能让仇人逍遥法外。

  杨长生这样做只是在给自己压力,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父亲报仇。即使他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连父亲长什么样都没有见过,但是自己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爷爷,父亲怎么死的?”这是杨长生自父亲死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长生,你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了,你这段时间来的成长和进步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有些话我还是和你直说吧。”杨风一生征伐杀戮,经历过无数次的生离死别的场景,即使是自己的儿子身死,那也是为大德王朝而死,是死于忠烈,这是一个战士最高的荣誉。

  “你父亲乃是八阶的灵武者,大德王朝八阶以上的灵武者不出五人,所以能杀死他的只有这五人,更何况大德王朝边陲最近几年一直是无人来犯,所以杀死你父亲的人就只有这五人之中的一个。”杨风心中其实早已有答案,他这样说只是要让杨长生信服。

  “这五人除掉我,还有镇国侯赵术,老不死的赵朴,以及你的医理教习凤韵,最后一个是二皇爷赵无情。”杨风站立不动嘴上说道。

  “二皇爷赵无情?”杨长生听到这个名字便觉得生疏,这是何人,为何从没有听爷爷提起过。

  “赵无情,乃是镇国侯的父亲,赵家老不死的赵朴的第二个儿子,年方二十刚刚留下子嗣便被海外仙人收入门下,从此离开大德王朝,去海外仙岛修习仙人法术去了。”杨风接着道。

  “那也就是说他也没有可能了,赵家先祖不可能落下脸面去杀父亲,那么能杀死父亲的就只有镇国侯赵术和医理教习凤韵了。”杨长生分析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镇国侯赵术,凤韵教习每天都要待在国学院,她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可能会跑去边关专门斩杀你父亲,也只有镇国侯赵术,既无军务在身又不用参与朝政,杀你父亲之人便是赵术。”杨风接话道。

  “当然除了赵术之外,还有赵史,潘固这些人都是始作俑者,弄清了这一切,接下来我们得盘算下如何将这些人一个个斩杀。”杨风说话间言语之中充满了杀意。

  “爷爷你一个九阶灵武者,与赵术齐名,难道杀掉这些人还需要盘算。”杨长生语气冰冷,但还是不解道。

  “非也,君要臣死,这是天经地义,臣若弑君便是大逆不道,会被天下人说成是谋反叛国,再说赵家还有一个十阶灵武者赵朴这个老不死的,若不好好盘算一番,我们岂不是满盘皆输。”杨风老谋深算远不是杨长生这个初生牛犊所能比拟的。

  “老爷,不好了,镇国侯来了,哦!不是,是当今圣上来了。”管家杨财慌慌张张的跑到灵堂来对着杨风惊呼道。

  “不管是谁来了,老夫我还没有死呢,你如此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杨风早就已经见到灵堂外镇国侯赵术一副君王礼仪出行的样子,他便知道大德王朝已经易主,很有可能这件事已经出动了赵家的老祖宗赵朴,但是面对赵术他杨风还真没把他放在眼里,所以故意出言怒斥道。

  “老将军,休要动怒,朕政务繁忙,姗姗来迟,还请恕罪。”来人便是当今圣上赵术,只是他登上龙位的消息已经昭告天下,而杨府却是不知。

  “原来是镇国侯前来,恕老朽年事以高未能远迎。”杨风依然站立在厅堂之内,他如何不知道眼前身着龙袍头戴金冠之人便是当今圣上,可是他却依然未行君臣之礼,就连言语之间都没有将赵术奉为一国之君。

  这一下,整个厅堂之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两大九阶灵武者对峙,偌大的灵堂竟然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就连站立一旁的杨长生都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

  “你便是赵术,那个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你还有胆前来。”杨长生年轻气盛,哪管你是帝王皇室,言语之中充满了敌意。

  此时的赵术还没有从杨风的话语之中醒过神来,这边又是杨长生无视皇权的出言挑衅,他此时彻底怒了,武者之风顿显无疑,掀起一掌就对着杨长生击去。

  可是一旁的杨风早已经闪身到杨长生的身侧,一甩袖袍便把这掌劲尽数化去。

  “好,好一个杨家,好一个满门忠烈,如此目无圣上,藐视皇权,尔等叛逆,这是要造反吗?”赵术怒目咆哮,以显示他内心的狂躁和耻辱。

  “赵术,你杀害忠良,如此昏庸,岂能为君,老夫征战沙场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你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回去告诉赵朴,若他只是这样就给我杨风一个说法,那就恕我杨风要不忠一回了。”杨风知道这赵术只是空有一身武艺,让他做一国之君那简直就是误国误民。

  他当然知道这是老不死的赵朴让他来探一探杨家的态度,所以杨风就给了赵朴一个明确的态度。

  “尔等忤逆,朕一定要让你杨家全部去给你儿子杨林陪葬,来人起驾回宫。”赵术毕竟不是久居帝位的政客,哪里有杨风这般能把一切都掌控在手心抓住主动权的觉悟,他为了面子还是丢下一句狠话便灰溜溜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