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杨林身死

  又是一个平静的下午,距离杨长生来到灵武大陆已经是第二个月了,而今日的杨长生依然来到了国学院,国学院下午习文,这是明文规定。

  可是今日的杨长生却发现以往那个只顾摇头教书的教习,也就是那个苍老的夫子,他今日看自己的目光和以往不同,以往他看自己就像是看几百颗白菜之中的一颗,可是今天却时不时的盯着自己这一颗白菜看,这让杨长生心中很没有底。

  夫子的眼神虽然浑浊,却偶尔有精光闪过,当那道道精光闪过的一刹那,杨长生整个人仿佛置身于黑洞之中,令人一片茫然,所以这让杨长生心中很没有底。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杨长生已经养成了一个谨慎细致的性格,向今日这样的不同寻常杨长生早已有所觉,他总感觉这段日子太过于平静了,似是有一种暴风雨正在酝酿一般。

  怀着这种忐忑的心理一直熬到了晚上,杨长生决定向国学院医理教习凤韵旁敲侧击一下。

  “凤韵教习,你待在国学院有多少年了。”杨长生无心学习,随手翻看着书籍,却抬头打量着正在一旁端坐看书的凤韵问道。

  放下书籍,擎着一双迷人的眼眸看着杨长生,直到看到杨长生低下了头,凤韵嘴角才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怎么?你怎么突然间想到问这个?”

  “没,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杨长生再次抬起头,当目光接触到凤韵的眼神的时候,又把头转向别处才开口道。可是杨长生却知道凤韵一定会告诉他,每次杨长生对于凤韵的求问,凤韵都会给出答案。

  “我十岁那年就来到了国学院了。”凤韵一手忖着腮帮,转头看着窗外的满天繁星突然说道。

  正在翻阅书籍的杨长生不经意间发现了这一幕,心中便想到,但凡女子,托腮仰望星空,必是多情伤感,听凤韵话语之中的意思,莫非是想家了。

  “那你就没有回家去看看么?”杨长生也只有在凤韵没有理会他的时候,才敢肆无忌惮的欣赏这个自己一直不敢亵渎的女子。

  眼前的凤韵,不似风华正茂,却似二八少女。

  “回家,怎么可能!”凤韵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奈和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就算是几天不在国学院,国学院又不会垮。”杨长生发觉此时的凤韵就像是一个失足的少女,特单纯。

  “小子,我不在国学院是不会垮,但是我就怕我不在的日子,你天天去万花楼你的身子跨了。”凤韵又恢复了那双迷人的双眼,调侃着杨长生道。

  一个年近四十岁的女人对一个二十几岁的少年说这样的话,尤其还是杨长生在这方面还是一个处的情况下,瞬间让杨长生所有的思想全部瓦解,这一刹那杨长生竟然舌头在打着卷,无法言语。

  凤韵在一旁看着杨长生的窘态,那双迷人的眼眸变得更加的让人觉得扑朔迷离。

  “说吧,你想在我这里知道什么?”凤韵早就知道杨长生话里有话,只是这些小伎俩早就被她拆穿,还顺便让杨长生难堪了一回。

  “哦,这个。。。。我想听你跟我说一说夫子。”杨长生又不傻,凤韵都跟他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他便直言道,只是在说的时候还显得犹如不决。

  “你是说赵夫子么?”凤韵眼神少了些许迷离,而是看着杨长生疑惑道。

  “你是说夫子他是赵家的人。”,没来由的,杨长生突然一听到凤韵说夫子是赵家的人,心里便觉得一恪藤。

  “他的身份,整个大德王朝能够知晓的不出三人,这是一个秘密。”风韵接着道。

  √酷N匠!网Yu首发#N

  既然是秘密,杨长生可没有奢望着凤韵能够告诉他,所以他也没有多问。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问他,平常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他的啊?”凤韵也有着不解。

  “没怎么,只是他的眼神总让我感觉不安?”杨长生对于凤韵有着一丝盲目的信任,便直言道。

  “关于他的一切,我真的不能透露,说出他的秘密便是我的身死之日,所以一切只能靠你自己。”凤韵无奈道。

  “好了凤韵教习,谢谢你。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杨长生说着便准备转身出门。

  “等等。”身后凤韵突然道。

  听着这一句杨长生突然邪恶的想到,通常小说里,女人让等等,一般有两种情况,要么是让你为她做一些事,要么便是她会为你做些什么了。莫非凤韵她今晚是。。。。

  杨长生不敢往下想了。

  只是茫然转身一副茫然的样子看着凤韵,只是此时在杨长生的脑子里,尽是龌龊思想。

  “以后你就叫我凤韵吧,或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凤韵站在原地,双手环抱于胸前,把那一对饱满的双峰几乎挤变了形,只是自己却浑然不知。

  而杨长生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珠时不时的盯着某处,暗吞了几口唾沫,还不忘点头道:“好的,凤韵,那我先走了。”

  今天的杨长生几乎是一步两回头的离开了房间。自从凤韵宣布他们以后可以做朋友起,杨长生对于凤韵,更多的时候还是把她当做养眼的存在。

  随着在异世的渐渐融入,杨长生前世的性格便渐渐的浮现,他是一个上过高中的知识分子,他还是一个有着三亩良田几头牛的农民,他更是一个臭名在外的混混。

  回到杨府已是深夜时分,对于烈火枪法的修习杨长生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已经修习到五阶,每次和杨风切磋杨长生对于武技的修习也越发熟练。

  可是今日的杨府却不似往日那般威严大气,大门屋檐之上到处白布翻飞,管家杨财带着一众护卫尽是半跪在府门口,一个个披麻戴孝,俨然杨家这是死人了。

  看到这种情形杨长生心中不由一紧,三步并作两步的马上闪身冲入府内。

  大堂之中爷爷杨风一身白衣,鞠楼的背影面对着堂下一众尽是哀嚎的杨府下人,这其中杨长生的母亲胡氏豁然在列。

  爷爷健在,看母亲哭的那一副昏天暗地失魂落魄的摸样,杨长生已经意料到莫非是父亲遭到不幸了。

  当杨长生眼睛看向大堂正中的那一块灵位时,只见上面刻着大威武将军杨林之灵位的时候,他整个人没有半点犹豫的当场下跪,身后一直跟进来的管家杨财不动身响的给杨长生披上一件孝服。

  这一跪杨长生便不吃不喝的连跪三天,而一旁的杨风这几天仿佛石化一般,也是粒米未进的站在杨林的灵柩前。

  三天时间,杨长生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本就消瘦的脸庞更显得虚弱之极,一阵疲惫感传来,杨长生一头栽倒在地。

  而在大德王朝的皇宫当今圣上的御书房内,一个身穿龙袍,头戴金冠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在把玩着手中的一把玉如意。

  “潘爱卿,杨家这几天可有动向。”当今圣上微眯着双眼,头也不抬的说道。

  “回禀陛下,杨风老匹夫多年来一直手拥大权,处处和朝廷抗衡,这一次我们一举斩杀了家门口的一头猛虎,另外的一头猛虎要么会变得狂躁,要么会变得温顺,这其中选择还要看杨风了。”说话之中俨然正是潘丞相潘固。

  “上次你说的那个杨家的小娃娃,叫什么来着?”中年人依然一副无所事事的慵懒态度说道。

  潘固倒是很守规矩的俯首站在一旁,只见他右移两步继续道:“禀陛下,此子名为杨长生,说来也怪,两个月前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可是自从和小女之间产生一些误会之后,在家休养了半个月后就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不但在两个月之内就已经把烈火枪法修习到了五阶的地步,而且在文韬和医理之上的造诣更是隐隐有国学院第一人之称,若假日时日此子必又是我大德王朝的一猛虎。所以陛下不得不防。”

  “想不到杨家是人才辈出,两头猛虎就已有震慑我大德王朝之意,若是三头那我大德江山岂不危矣。”

  “陛下说得是,所以这次能让镇国侯出手铲除一虎,实乃陛下圣明。”

  “皇叔岂是朕能请得动的,我也只是和皇叔说清利益关系,为了大德王朝皇叔才肯出手。”中年人依然慵懒说道。只是他的眼神在提到镇国侯的时候充满了不甘和抑制不住的怒火。

  而此时堂下的潘固一双虎目睁得老大,仿佛是看见了多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整个人双腿一软便匍匐在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