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最:1新章BU节#上MQ酷!、匠网)K

  说起大德王朝的国学院,首先得提一提演武场了,演武场乃是国学院占地最广的建筑之一,面积之大已经隐隐占了国学院的一半,杨长生一路走走看看,凭着记忆总算是真正的立足在了演武场的这片土地之上。

  国学院的规矩是上午习武,下午习文,晚上学习医理,说道习武,杨长生并不陌生。从大脑的记忆里他算是知道,以前的那个杨长生乃是废材一个,平日在学院里别人在演练武技,而他却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奇怪的是那些个教习的教头也不会去责罚他。

  站在偌大的演武场上,一会儿三三两两的人群接踵而来,正当杨长生愣神间,就有三个看似是富家子弟的公子对着他晃悠走来。

  杨长生当然注意到了,只见他依然站在原地,对此毫不理会。

  “杨兄,好久不见。”一个带着揶揄的男子声音对着杨长生说道。

  杨长生当然知道来人便是京城四少之中的另外三位,陆昀,朱黎,范功,这三人加上杨长生被誉为大德王朝的京城四少,平日里横行无忌,目无王法,欺压百姓。

  说话的正是陆昀,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山河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只是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揶揄的笑意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总有一种奢靡的气息。

  “诸位,杨某有事在身,恕不能奉陪了。”杨长生冷冰冷的丢下一句话便拂袖而去,留下这一众三人相互对视不明所以。

  “这个鸟蛋,怎么半个月不见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朱黎微皱着眉头道。

  懒得理会身后的三人,杨长生眼睛停留在了远处一排兵器架上,看到这些刀枪棍棒,杨长生没来由的很有一种要冲上去拿在手中挥舞一番的冲动。眼睛看向一把红樱枪,杨长生的脑海中便浮现出各种招式,站在原地许久,杨长生整个人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中。

  在外人看来,今天的杨长生与整个演武场看起来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站在他们眼前无视所有人的那个少年郎,是一个陌生的杨长生。

  “诸位学子,你们都是我大德王朝的后继血脉,承载的乃是大德王朝的希望,所以你们肩上的担子无比沉重,为了大德王朝的将来,你们每个人都应该奋勇图强,因此每日的武技演练都不能松懈,下面我们继续演练我们大德王朝的最强武技,烈火枪法。”一个满脸长满胡须穿着铠甲的教头站在演武场的高台上大声说道。

  烈火枪法乃是大德王朝的不传绝学,也只有这些皇室贵族子弟才能修习。传闻烈火枪法共有十阶,杨长生这些豪门子弟修习的只不过是皮毛,真正的精髓还是掌握在大德王朝的镇国侯赵术的手中。传闻他的烈火枪法已经修习到了九阶。

  大德王朝的开国祖先赵朴幼年之时只是一个边关的小卒,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这一本烈火枪法,之后刻苦修炼,在无数次的征伐杀戮之中经过血与火的洗礼,终于将这本烈火枪法练到了十阶,于是便开辟出了大德王朝的天地,被后人誉为烈火战神。也因此烈火枪法名扬天下,乃是大德王朝跻身于与各大王朝相互称雄的依仗。

  这些传闻都是杨长生脑海之中的信息,在醒来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获知,对于杨长生而言,令他感兴趣的不是烈火枪法,而是接下来的演练,自己真正手拿长枪一招一式的操练。

  在他的心里,浑身上下有一股莫名的气息,一种要手拿长枪尽情挥舞的冲动。

  演武场的高台上,教习赵箭此时已经身若旋风,枪若游龙一般在开始演练招式,每一招每一式杨长生都看得贴却,但是看着看着,直到杨长生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外物,有的只是教习赵箭的每一招每一式的时候,杨长生的脑海之中突然迸发出另外一种想法,那就是王箭使出来的招式,杨长生竟然可以猜出他下一个招式要使出来的是那一招,就好像这些东西就存在杨长生的脑海之中一般。

  当然这一切杨长生自己倒是没有察觉,因为此时的他已经沉浸在了那种对于枪法演练的领悟之中,或者可以说是回忆之中,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如行云流水的一般的演练完毕,教习赵箭收枪而立,眼中带着丝丝傲慢,俯视着高台下的众学子。在别人看来赵箭除了展现出英勇的身姿,花俏的招式之外,其它的倒也没有什么,但是在杨长生看来就不一样,赵箭在演练的时候,整个人似乎已经与手中的长枪融为了一体,一人一枪,却给人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接下来便是众学子门的演练,富家子弟平日里仗着家大业大,又从小娇生惯养,所以他们的演练只是懒散的挥舞着手中长枪,比划着稍显整齐的招式,但也不是千篇一律,演武场中也有几个吸引人眼球的健俏身姿,虽然他们的演练看起来形似而神不似,但是也稍有成就。

  这几人一个是大德王朝的公主赵渲,一个是镇国侯的世子赵牧,还有一个便是护国将军府的大少爷杨长生了,也只有杨长生真正的演练出了这几招烈火枪法的精髓之处。可是演武场之上人数上千,却也只有杨长生一个人知道自己对于今日的这几招枪法算是真正的悟了,换一句话就是尽得其真传。而高台之上的赵箭他的眼神一直是在赵渲和赵牧这两人身上徘徊。至于那个京城四少之一被誉为国学院废材的杨长生,赵箭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往杨长生这看一眼。

  吃过午饭之后,下午便是习文了。一众学子倒是很守规矩的落座在安邦学府的座位之上,杨长生此时正目不转睛的翻看着手中的一本书卷。令杨长生没有想到的是,这里的文字和自己以前生存的那个世界的文字都是一样的,差不多和那个时候的唐朝接近,无论是诗书礼仪还是言语交流都相同。

  来不及多想,教习已经踏着大步来到了安邦学府的演讲台之上。合上书卷,杨长生看向来人。

  一袭白袍的威严老者,手中杵着一根龙头拐杖颤颤巍巍的对着高台走去,如此的弱不禁风就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般,密密麻麻的胡须一直拖到了胸前,再加上他那满头的白发,任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但是杨长生还是注意到了老者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眼,对着整个学堂扫射一圈,这些学子门一个个静若寒蝉,仿佛老鼠见了猫。没来由的,就连杨长生都感觉到心中一磕碜。

  不动声色的翻开书卷,白发老者便开始讲起了书卷之中的内容。杨长生听了一会便发现老者也只是照本宣科的对着书卷乱读一通,便也没有了兴趣,索性便自己翻看起书卷来。

  杨长生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这里的习文课材讲述的都是灵武大陆的地理以及历史。从书卷之中的记载,杨长生了解到自己所身处的这片大陆名为灵武大陆,之所以叫灵武大陆,只是因为这里的武者所修习的主要是灵力和武技,所以被称为灵武大陆。

  除了大德王朝之外,还有望月王朝,高风国和重楼国,四大王国批零深渊之海互成犄角之势,所以自打建国以来,常年杀戮征伐不断,以致四大王国大力提倡武力,也使得这片大陆以武盛行。

  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杨长生便把堆在自己书桌面前的这些书籍全部翻了个遍,而且是一字不漏的全部记在了脑子里,只是在吃晚饭的时候他自己心中倒是乐开了花,读书那会羡慕的过目不忘的本领,没有想到今日竟然得以实现。

  杨长生嘴上笑得像是吃了蜜似的,就连吃到嘴里的饭都掉了一部分到桌上,他自己倒是毫无知觉,但是却被那些学子们一个个看得像是看笑话一般,只是道,杨家那个废材以前只是不学无术,想不到被潘晓莲这么一脚给踢成了傻子。

  在场的只有一个人看着杨长生的反应嘴角非但没有笑意,反而眉头戚着更深了,这个人就是潘晓莲,那个一袭红色长裙,娇艳无比,琼鼻美目,嘴唇微微上扬,眉头微微戚着的潘晓莲。

  吃过晚饭之后便是对于医理的学习,这次的教习是一个年纪和杨长生母亲相仿的女子,也许是因为常年从事医药的缘故,这个女子虽然年纪看起来稍大,但是她的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非常娇美,那是一个举手投足间尽显女子温婉与轻柔的女人,更是一个言语吞吐间更显其智慧与不可侵犯的女人,总之这个女人杨长生无从评价,那种感觉不似母仪天下,却有令天下间男人都生有敬畏之心不可冒犯的意味。

  医理的学习,除了书卷之上的记载之外,还需要学子们亲身试验,令杨长生不解的是,摆放在自己面前透明水晶箱里的这具人类的尸体,到底是模拟的还是是真的尸体他倒是不知。不过杨长生的确天才,凭着书卷和自己动手解剖,对于医理的认知倒是不显得那么生疏。

  习文习武只要是个正常人凭着苦学和苦练,终有一日能学其所成,但是医理是一门奥妙无穷的学问,需要的时间和精力不计其数,并非是平常人所能企及,凭借杨长生的天赋,也没有只是翻翻书就能全部学透,可见其之高深莫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