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村的山顶,二狗此时真正的与狗无异,整个人趴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连眼睛都是眯着的。瓢泼的大雨使得他连站立都不行,一路攀爬上山顶,二狗便趴在洞口,向里面张望着,他在等着杨长生带回来宝物的消息。

  然而洞穴里的杨长生此时也不好受,可谓是饥寒交迫,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想着如何把这么大的一块玉石给搬出去,如何出去。

  四周黑漆漆一片,显然是没有出口的,若是再让他找回去的路,地洞十八弯,他哪里记得。

  但是杨长生心中又存在了另外的一份心思,上高中的时候天天晚上抱着手机看小说,他可是知道有穿越这么一说的,主要的是他更向往小说里主角的那种逍遥快活的生活,那种一怒杀人,视天下为无物,美女无数的修仙生涯。

  但是若是把玉石给搬出去变卖了,然后自己再在地洞里找到百晓生的遗物,等到自己在这个世界尽享荣华富贵,过一过那种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等到自己百年之后了无遗憾的再追随百晓生而去,岂不美哉。

  可是此时身处绝境,这种美好的愿望显然是行不通的,一者暂时找不到回去的路,二者就算找到了回去的路,还得照顾老爹,三者百晓生所谓的全凭造化,这个还让杨长生的心中没有底,那种变态的天地奇才,谁知道他会动用什么心思,他的东西要是让你找不到,那这一辈子十辈子恐怕也是找不到的。

  一屁股坐在玉石上,杨长生在脑海中斟酌良久,心中更是摇摆不定,一会儿竟然睡着了。只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在他的腰间,那个还在流血的伤口处,鲜血就像是被人在吸一般,尽数流入到了屁股下面的这块玉石之中。

  而在他屁股下面的这块玉石,此时却是光华大方,将偌大的地底岩洞全部照亮,俨然可见洞穴中央,一个仿佛是天体一般的圆形天轮正在缓缓旋转,无数的文字流转,光华万丈。

  山顶之上,二狗仰望着天空,殊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只是雷电霹雳在自己头顶这一块的天空交织个不停,密布的乌云也出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异样,使得二狗张大了嘴巴,仿佛是天要塌了。

  只见二狗头顶的乌云就是是有人用一根通天之柱在搅拌一样,密布的乌云竟然在有旋律的在旋转个不停,就像是水里的漩涡一样。见此异象,二狗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拨腿就往山下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张望,似乎是在期待着杨长生能奇迹般的抱着一堆的宝贝在后面跟来。

  就在二狗觉得自己已经跑到安全区的时候,突然一声惊天闷雷,雷声震动,天地都为之一颤,甚至二狗都有一种这山要被震垮的感觉。再看向天上,天仿佛是被人捅开了一个口子一般,堪比烈日的白光倾泻而下,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刺目的白光之中,二狗恍惚之中好像看到了杨长生的影子,但仅仅是一刹,二狗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只能看到刺目的白光,几个呼吸间,天地又恢复一片漆黑,几声闷雷炸响,接着又是瓢泼大雨。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在下山的途中,二狗始终感觉到自己脚下的大地在颤抖,似乎是这山一会就要跨了一般。下山的路二狗几乎是用狗腿跑的。刚到山脚,这山,这座接天连地的高山竟然真的就开始在慢慢的瓦解,慢慢的下沉,慢慢的分崩离析。

  “疯子……”二狗面对着山的方向开始失声痛哭。

  一阵虚弱感袭来,杨长生意识之中,看到一团模糊的绿色影子一直在围绕着自己四处打转,他有一种这团模糊的绿色影子似乎是想把自己给吃了的感觉。

  求生的欲望在驱使,杨长生开始了反击,提起全部的精力勇气对着那团影子扑了过去,而后……

  真正睁开双眼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铺设得极其奢华的床顶,上面雕刻着许多杨长生不太熟悉的图文。

  大脑剧痛,杨长生在开始慢慢的熟悉自己的大脑,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自己使得现在的他极其不适应。

  自己是叫杨长生这没有错,但是却再也不是天桥村的那个放牛种田的杨长生,而是护国将军府的杨家大公子杨长生,除了这些之外,大脑里还有许多陌生的人,陌生的知识在渐渐的被杨长生所接纳。

  ……..

  现如今的自己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自己穿越了。追随百晓生的遗迹异世重生了。

  “唔…”胸口传来一阵沉闷感,杨长生开始咳嗽起来。

  “少爷,你醒了!快来人啊,大少爷醒了。”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杨家大少爷杨长生乃是一个顽固子弟,仗着家大业大,爷爷杨风乃是当朝的第一将军,平日里便不学无术,专干一些欺男霸女的勾当,由于上次当街调戏宰相之女,被护卫狠狠揍了一顿,差点被打死,主要还是因为宰相之女那正中要害的一脚,害得这家伙当场就晕了过去。

  自那之后就一睡不醒,直到今日杨长生阴差阳错的借助他的身体异世重生,更是吞噬了他的灵魂,继承了他所有的一切,这才醒来。

  “长生,孩子,谢天谢地,你总算是醒过来了。”人还没有到,声音却已经在屋外响起,这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大概是因为养尊处优的缘故,这中年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竟然如黄莺啼叫般温婉动听。

  转头看向来人,杨长生心里没来由的咯噔一下,好美,脸若银盘,眉如柳丝,眼含秋波,微微挺翘的琼鼻,吐气如兰的红唇,这感觉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观音娘娘一般,集智慧善良美丽于一身。通过大脑里的记忆,杨长生知道这就是杨家大公子杨长生那个顽固子弟的母亲胡氏了。

  “娘”杨长生突然自灵魂深处,来自内心的召唤,没有任何芥蒂的张口就是一声轻呼。

  “长生,孩子,你知道吗?这几天可把娘给急坏了,现在你醒过来了,娘就又有活下去的希望了。”胡氏说着就眼角带泪,哭的那是楚楚动人,看着杨长生心中又是一动,天杀的,这么漂亮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这叫自己情何以堪啊。

  “娘,不用担心,孩儿这不是已经好了么?”杨长生被这种母爱所动,胡氏的话句句都透露着一个母亲对于自己儿子深深的爱怜,由此,杨长生心中龌龊想法一扫而空,现在他只想好好的去捍卫守护这个女人,不允许她受到任何伤害,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在杨长生的心里已经认定,她就是自己的母亲,从小缺少母爱的杨长生比谁都渴望那种被母亲呵护关爱视为珍宝的感觉。

  “孩子,你好了么?你能下床走动了么?你的要害之处莫非已无大碍了么?”胡氏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到了杨长生的两腿之间。只是她的目光无比的纯洁,没有任何的瑕疵,有的只是浓浓的母爱。

  倒是杨长生脸上一红,说实在的,他的身上除了浑身有点腰酸背疼之外,其它的倒还真没有什么,为了保险起见,杨长生还在被子里用手偷偷的把玩了一下自己的命根子,没两下就已经坚挺起来,他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坏笑。

  这一切都被胡氏看在眼里,她当然注意到了儿子的举动和神色,只是脸上略带羞涩的笑意,还不忘说道:“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人了,还是这么的不知礼数。”

  “娘,我好了,下面也好了。”杨长生笑意不减,立刻翻身下床。

  #!酷匠q网)唯一6“正K版D,*其他#3都)y是k盗67版!/

  站在房间之内,杨长生开始浑身上下打量着自己的新的身体,总的来说这具身体骨骼还不错,从小衣食无忧在富贵人家长大,他绝对不像是在前世总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这具身体要是在自己原来那个世界,绝对是让所有女孩惊呼的存在。

  宽肩细腰,长手长脚,整个人看起来器宇轩昂,一表人才。

  正当上看下看的杨长生准备转身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有没有变化的时候,房间外又响起了一个略带威严的老者声音。

  “长生我孙,幸得我杨家祖宗显灵,你总算是醒过来了。”接着一个背负双手,龙行虎步的健壮中年人便闪身来到了杨长生的房间。

  来人便是当朝第一将军杨风,乃是大德王朝的护国将军,也是杨长生的爷爷,杨家一脉单传,所以他这个杨家的唯一孙子辈,就成了众人的心头肉,尊贵程度比之皇帝也不逞多让。

  “父亲大人,得祖宗庇佑,长生已经完好如初,我杨家又可延续子孙了。”胡氏站在一旁,一边施礼一边回道。

  她的话是告诉杨风,杨长生的命根子算是保住了。作为大家族的儿媳,胡氏可是非常清楚,若是不点明儿子杨长生在延续香火上没有问题,那么很有可能自己的夫君可就要纳妾了。若是妾室再生男婴,那自己正妻的身份就要沦为妾室了。

  杨风多看了一眼胡氏,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目光又转移到了杨长生的身上,那张满是坚毅又经过刀剑磨炼的沧桑脸上难得的浮现出溺爱的笑容,笑容虽然难得又难看,但这并不影响他在众人心中的威严与地位,也只有在面对自己的亲孙子的时候,才会浮现这片刻间的慈爱笑容。

  杨长生把一切都尽收眼底,也不多言,便马上行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