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E章}节上.=酷☆u匠网

  这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一直聊到了日上中干,杨长生也不见父亲回家的踪迹,他便心里在琢磨,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疯子,杨叔平常进山里都是会赶回来吃早饭的吧?说起来也奇怪了,最近几天杨叔每天都到同一个地方放牧,而且你发现没有,他早晨出门,回来的一天比一天晚了。”二狗乃是天桥村的专业放牛户,杨长生他爹的动向,他倒是掌握的比较清楚。

  “有这事,我还真没有注意。行,今天也走不了了,索性咱上山去瞧一瞧。”杨长生一边说一边起身开始锁门。

  两人都是那种热血青年,商量一定片刻间就奔上了进山的道路。

  天桥村因其地势险要,形如天桥得其名,所以进山的路就比较崎岖难行了,两人刚爬了不到半里路,二狗就气喘嘘嘘了。不过他的嘴巴一路上却没有闲着。

  “疯子,我突然间有一个猜想。”二狗转动着贼一样的眼珠滴溜溜道。

  “什么?”长生一心只是担心父亲,倒没有想那么多。

  “咱们这里是什么地方,轩辕黄帝的老家啊,我琢磨着你老爹该不会是在山里捡到宝了吧!”二狗说起话来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文明古城有点深埋隐匿的文物倒是真的,这村就有几个人曾经挖地挖出了几个千万富翁,从此一夜暴富衣食无忧。

  听二狗这么一说,杨长生也不禁心中一动,莫非是苍天开眼,时来运转,我杨长生从此就要过上香车美女,购物刷卡,挥金如土的日子了。

  心中这样想着,二人的脚步不禁又加快了几分。仿佛是有一堆宝藏在等着二人去开采一般。

  不知疲惫的一口气爬了几里山路,眼看也到了半山腰了,仍然不见父亲和牛的踪迹,二狗依然狗腿如飞,双眼放光的埋头赶路。倒是杨长生眼神中对于财富的炙热程度减少了许多,更多的乃是对于父亲的担忧。

  “疯子,快要到山顶了,还是不见你老爹的影子,该不会…..”二狗发财的心理显然也被爬山的艰难冲淡了许多,眼看快到了山顶,心中也有些担忧。

  此时已经是大中午了,这两人连续两餐粒米未进,早就已经疲惫不堪,然而此时依然未见老爷子的踪迹,二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只管赶路。

  “不要瞎说,先上山顶瞧瞧。”杨长生心中虽然担忧,但是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步。

  爬上山顶,两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大口喘息,杨长生心中的担忧减少了大半,因为至少自家的牛一个不少的都在这里,虽然说依然不见父亲的踪迹,但是估计也跑不了多远。

  “奇怪了,这里上山下山也就这一条山路,其它的地方都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深渊,你老爹除非是挖个地洞钻进去,否则是不可能消失无踪的。”二狗四处打量没有发现杨长生他父亲的影子便说道。

  “或许父亲真的是在挖宝。”杨长生眼睛盯向山顶平地的一处,也不看二狗脱口而出道。

  顺着杨长生的目光看过去,二狗再一次激动起来。果真有个地洞,而且土还是刚刚翻新的,很显然这是长生他爹挖的。

  这一下两人都像是饿狼扑食一般,几个飞奔间就冲到了地洞旁,顺着目光看下去,杨长生刚好看到父亲在不算深的地洞里挖土的身形。

  接触到父亲的目光,在父亲的瞳孔里杨长生看到了炙热,看到父亲这种目光,杨长生知道自己的猜想都是真的。

  “老爹,你在干嘛?”杨长生明知故问。

  “先别说,快下来帮忙!”地洞来传来长生父亲略带急促的声音。

  听到这一声呼唤,这两少年也顾不得地洞有多深了,头脑一热纷纷纵身跳了下去。

  这是一个仅供一人勉强通过的迂回型地道,已经有十几米深了,很显然这些都是长生爹这几天的功劳,三步两步靠近到了老爹身边,杨长生整个人脸上已经笑得快要抽筋了,二狗倒是机灵的四处张望,希望能发现点什么文物之类的。

  “你们两混球上山的时候有没有别人看到?”长生爹很明显的做贼心虚,连说话声音都几乎落地可闻。

  听老爹这语气,杨长生更加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老爹在挖宝。

  “没有,没有人看到。”二狗四处张望,狗性尽显,细声说道。

  “这下面应该有东西,只是可能非常深,这不是三两天的事,所以一定要保密。”杨老爹的话总算是给两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于是乎这一大两小就开始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尽管都是两顿饭没有吃,但是对于财富的渴望,已经让他们疯狂,饿两顿换一辈子衣食无忧,这种买卖谁都不嫌吃亏。

  一直到快要太阳下山,这几人总算是筋疲力尽了,一个个都爬上山顶,有气无力,显然是体力不支了。

  “老爹,这样吧!你以后就待在家里放牛掩人耳目,我和二狗白天睡觉外加在村里晃悠,晚上我们便开始上山挖宝,只有这样才能保万无一失。”杨长生毕竟是读过书的人,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滴水不露,不给别人任何机会。

  显然二狗和杨老爹都觉得长生说的有理,再次拟定计划,三人装作没事一般赶着牛下山了,回到村里恢复原样,该干嘛干嘛,不该干的晚上再干。

  一连三天,杨长生和二狗每天昼伏夜出,山顶之上的迂回往下地洞也已经挖了几十米深了。

  地洞中,越是往下空气便越是稀薄,这给两人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但是一想到老爹的话,这两人再苦再累也始终没有放弃挖下去的心思。因为老爹说过,每逢雨天,山顶的积水都会顺着他们挖的这一条道流进了地底,显然是因为地底某处是空的。

  地底是空的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若是在黄帝轩辕老家的地,那便不正常了,所以几人一致认定地底有宝。

  持续着这样的日子,当地道已经挖到有百米多深的时候,也是因为空气稀薄两人无法再深入的时候,天变了。

  天桥村地处山丘平原地带,要么长久干旱,要么便是狂风大雨。

  而身在山顶的这两少年此时已经蜷缩在地道的某一角,突然而来的暴风雨,注定了今夜不是个平常夜。

  雷声滚滚,大雨瓢泼,狂风呼啸,山顶的积水如小河流淌般在二人的脚下呼啸而过,看着积水流淌的方向,两人眼神之中都有着星星在闪烁,天意啊,老天都在给我们指引方向啊。

  于是两人也不管外面如何大雨纷飞,只是跟着积水流淌的方向开始深入,有着积水在前面开道,两人也不用再继续挖了,用二狗的话说,就是跟着水流一道去取宝。

  水流虽然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水流急促的地方,两人都有点立不住脚,遇到不能站立通过的地方,两人都是躺在水里,钻着小洞口进入的。

  也是在这时,问题来了,二狗由于身体太胖,在通过了几个小洞口之后,再也不能前行了,杨长生由于身形比较瘦弱,只给二狗留下一句在这里等我的话之后就消失在水流之中。

  杨长生只是顺着水流而下,整个人灵活得就像是水里的鱼一样,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直到最后浑身一寒,整个人一激灵,才发现自己已经顺着水流来到了一个深水潭中。

  “好冷….”冷得瑟瑟发抖的杨长生拼着体力游到了岸边,四处打量,才发现这里另有一番天地,潜意识里他认为这里是一个地底岩洞。

  洞中唯一一处有光亮的便是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散发着微微绿色光芒的石头。靠近这块发光的石头,杨长生瞳孔一阵收缩,这是玉,很大的一块,再细看他才发现这石头之上还有字。

  此时他紧张的都能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也直到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全然回不去,也出不出了。

  看着这些不太熟悉的字体,杨长生粗略的翻译出了整块石头之上的字迹。

  “吾百晓生,天生神才,幼年六岁便博览群书,钻研武学,十二岁便已熟知奇门遁甲占卜卦象之术,年方二十便已经声名远播,天下皆知。而立之年创立百晓堂,更是统管天下诸事,声名之盛,一时无双。然而老夫毕生之遗憾有二,一者便是走遍名山大川,走南闯北,以寻求华夏大地失传已久的轩辕黄帝花费毕生心力所遗留在世间的《黄帝内经》,二者便是老夫花费半生心血自行研造的天地奇宝混天仪。

  吾半百之数便在此地寻得《黄帝内经》,遂隐居在此钻研多年,终于将《黄帝内经》与当时武林各种名扬天下的绝世武功相互融会贯通,便自创功法,名为《百晓经》。老夫自信此功法一旦修习,便可独步天下,举世无敌。然而老夫未来得及修习,便又将全部心力投身于混天仪的制造研究之中。

  吾百岁之年,混天仪终于制造完成,老夫便寻思着借助混天仪的力量绝世而去,异世重生,但吾毕生之心血决不能荒芜在此地底洞穴之中,临行之前老夫便留下此遗言,后辈子弟若有幸得之,乃尔之幸,拜祭玉石,便可结下师徒缘分,至于老夫毕生绝学,汝焉能得吾之真传全凭造化。”

  看完这块玉石之上的内容,杨长生站在原地,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一切显得那么的虚幻又那么的让人不得不信,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全凭造化这几个字让杨长生非常的不爽,所以站了半天他也没有拜祭玉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