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农夫山泉有点田

  河南省本是中华大地的文明古城,更是华夏文化的发源地,也是黄帝轩辕的诞生地。许多神话传说也在这一代广为流传,文明古都之称流传天下。

  河南省某县的小山村,名叫天桥村。天桥村并不是因为这个寂静的小山村里真的有一座天桥,真正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小山村乃是一处天险古村,因其地形接天连地,故而得其名。

  静谧的山村,某户看起来颇显富足的小洋房,屋后的山坡上,两个少年正静静的坐在此处。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狩猎者,其实他们……

  “疯子,你说村长的儿媳妇今晚都这个点了,怎么还不来洗澡。”说话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黑夜中他身上唯一有点光亮的乃是那一双放射出狼一样光芒的双眼。

  “别急,这大热天有哪个女人是不洗澡就上床睡觉的,金子没有,不穿衣服的女人到处都有。”这个说话略带流氓气息的很明显就是二狗嘴中所说的疯子。只是他在说话的时候,眼中同样闪烁着狼一样的光芒,而且眨都不眨的盯着那个灯还没有亮的村长家的二楼卫生间。

  疯子,真名叫做杨长生,今年二十二岁,自从两年前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宅在这个小山村里,家里除了他还有一个年过半百的父亲。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死去了,父亲又是当爹又是当妈的终于把他拉扯长大,谁知道好不容易把这家伙拉扯长大,这货竟是这幅德性。

  “你还别说,这村长儿媳妇那身段可真是美哦,可惜只能看到上半身,要是能让我看一眼那下半身,死我也愿意。”看完村长儿媳妇洗澡之后,一前一后的两人摸着小道回家,路上二狗意犹未尽的流着口水道。

  “其实要看她下半身也不难,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杨长生嘴角带着一丝狡黠的笑意不温不火的道。

  “什么办法?”疯子略带沉稳的话,听在二狗的耳中,他整个人身子不由一震,脚下发力一个健步就追上了前面的疯子,搂着他的肩膀急促问道。

  “很简单啊,你砸碎了人家卫生间的玻璃,下次直接把墙给拆了,不就可以看到你想看到的了吗?哈哈哈…..”疯子说笑道。

  “杨长生,我…….你太不要脸了,上次指使我砸玻璃,这次让我拆墙,坏事都是我一个人干,便宜却是我们两个一起占。”二狗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破口大骂。

  一路像贼一样的闪回了家,关上门之后,杨长生整个人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背靠在破旧的门板上,看着昏暗的灯光,他静静的闭上了双眼,不算成熟的脸蛋上此刻写满了凄凉,也只有在家在这个无人的角落,在这个心灵寄托的港湾,他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

  地上映射出他的影子,很小的一团,显得落魄而又孤单。

  杨长生的家境及其贫寒,在天桥村也算是困难户,至今还是住的破瓦房,除了他和父亲一人一间房间外,就只有一个比房间稍微大一点的大厅了,大厅里堆满了杂物,说是大厅还不如说是杂货间还显得贴却一些,因为整个厅室里,除了一条能通过的小路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脚步触摸不到的地方。

  父亲的酣睡声声声入耳,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阵酒臭的味道。父亲的性格杨长生很清楚,简单点说就是嗜赌如命,嗜酒成性。这就造成了杨长生家境贫寒的最大罪魁祸首,也从小到大给杨长生造成了一个不好的生长环境,以至于现在的他性格复杂多变,白天是一种人晚上又是另一种人。

  整个大厅里,唯一有点光鲜的那就是屋内半边墙都是的奖状,什么“三好学生”“优秀干部”“模范学生”“第几名”什么的,入眼皆是。杨长生睁开眼,看向对着自己的那些奖状,那些过往,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种笑容,有着自豪又有点自嘲。他曾在心中无数次的问过自己,杨长生,你打算一辈子就这样,窝在这小山村中,被别人说成混蛋流氓,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养几头牛,做一个衣食无忧的农夫么?又或者是你壮志未酬,还心系着那个每夜都让你魂牵梦绕的女子,抑或是更向往外面那片更广阔无垠的天空。

  我若离去了,父亲怎么办?我若去和她在一起,我如何面对他家人讽刺的目光。每天这些都是杨长生心中纠结的问题,也因此他每天昏昏度日。

  这一夜杨长生在孤单落寞中沉沉睡去。

  竖日清晨,杨长生早早起床,父亲已经牵着几头牛去山中放牧去了。手脚麻利的做好了早饭,杨长生梳洗了一番,站在镜子面前,开始认真的审视自己。

  一米七八的个头,二十二岁的他俨然已经是一个半大小伙子了,二寸短发还是湿漉漉的,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以前那一双不谙世事的双眼,今天看起来特别的明亮,再配合那两道宽大的剑眉,眉宇间透露出丝丝英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脸色,不算黑的麦黄色肌肤,在这个年代是不怎么受女生欢迎的,但是还好他高高地鼻梁以及那宽厚的嘴唇,足以弥补这一切。总之,他杨长生绝对算不上是那种帅得让女生花痴的帅哥,但也不是那种让女生无视的存在。

  “疯子,在家么?”

  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屋外传来二狗的叫唤声。

  二狗这家伙之所以叫二狗,的确是跟他的性格有关,没等人回应,已经直接开门来到了杨长生的房间。

  “二狗,兄弟,我想拜托你一件事。”疯子再也没有以往那种玩笑和轻浮,而是拍着二狗的肩膀郑重说道。

  “哥,是不是一定要去拆村长家的墙?”二狗双眼发昏,人穷志短的说道。

  “做人不要太贪心,你就是拆了人家的墙,人家挂个窗帘什么的,你就真的什么也看不到了。”杨长生知道二狗也就那点出息,就那么点脑子,非但没有责备而是善意说道。

  “那是什么事,我怎么发现你今天有点不一样了?”二狗上下打量着杨长生今天的装扮,那是要出门的征兆,在他心里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我决定出去闯荡了,希望你能帮忙照看一下我父亲,其它的倒是没有什么,就怕他生病什么的,你隔个三五天就来我家晃悠晃悠,做了这么多年兄弟,这个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杨长生依然拍着二狗的肩膀,郑重其事的说道。

  “我们是兄弟,这个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照看好杨叔的,只是可惜以后这村就只剩下我这一害了,不爽!”二狗显然不是很高兴。

  “什么时候走?”二人沉默一会之后,两人都坐在了门槛上,对着阳光闲聊道。

  “等我父亲回来,吃完早饭走吧。”杨长生答道。

  “二狗,其实在村里的这些年,我们做的这些所谓坏事都不算是什么坏事。”杨长生抬起头,注视着阳光说道。

  “你是说半夜弄死老张家的大肥猪,还有揭穿孙寡妇偷人,平常有事没事调戏王家媳妇的事都不算是坏事?”二狗看向杨长生布满阳光的侧脸不确定的问道。

  “当然,跟外面的世界比起来,这些再善良不过了。”杨长生意味深长的道。

  &酷匠d网,$正版《w首(J发cr

  “外面的世界到底怎么个坏法?长生你这么有文化跟我说说,我从来没有出去过,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坏。”二狗此时仿佛是一个求学的学生一般,眼神之中满是期望。

  “外面的世界人吃人,为了钱,姑娘主动往男人身上爬,父子成仇,兄弟反目,每一刻都存在竞争和厮杀,一个不慎就会人财两空……总之你还是安稳的待在村里吧。”长生知道二狗也同样的向往外面的世界,但是二狗的性格如果出外闯荡的话,长生很是为其担忧,弄不好就是竖着出去躺着回来。

  “可是村里那么多人都在外面带了媳妇回来,我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一辈子光棍吧!”二狗虽然混蛋,但是心中也有想法。

  “狗子,你相信我吗?”疯子突然问道。

  “当然!”二狗点头道。在他眼中,长生有文化,点子多,人长得帅,将来一定会大有出息,对于长生,二狗心中还是蛮信服的。

  “好,既然你相信我,那我现在跟你保证,等我将来出息了,一定拉一车的女人回村里来,到时候让你挑一个。”长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二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