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火晶石?楚云凡微微一愣,冰火精玉他倒是知道,那张老爹专门为他打造的冰火石床就是一块浑然天成的冰火精玉,价值连城,至于冰火晶石楚云凡还是第一次听说。

  见楚云凡一脸的茫然,老者赶紧补充道:“就是你身上那块内藏玄阵的晶石啊!”

  “您说的可是这块冰火玉玺?”楚云凡拿出冰火玉玺问道。

  “对!对!对!就是这块冰火晶石!”神秘老者一见到冰火玉玺顿时两眼放光,惊喜不已的说道:“真是太好了,太及时了,只要有了这块冰火晶石,那两条孽龙就不会那么快冲出来!”

  /酷n@匠F网◎正版UB首发

  楚云凡一听有些诧异的问道:“您是说被囚禁在这双重阵法之下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两条龙!”

  老者点了点头应道:“嗯,是的,被囚禁在这冰火荒原深处的是一冰一火两条尚未成年的孽龙,整个冰火荒原内所有的冰火玄力,并不是由这个双重阵法产生的,而是这个双重阵法从这两条孽龙的身上抽取出来的!”

  “只要将两条孽龙身上的冰火玄力源源不断的抽取出来,那么这两条孽龙就会永远陷入沉睡之中,但是一百年的时间,已经让两条孽龙在沉睡中缓慢的成长起来,昨夜也不知道是谁,超量的吸走两条孽龙身上的冰火玄力,以致两条孽龙提前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你们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我现在就把整件事告诉你们!”

  老者告诉楚云凡和叶清舞,在一百年前他也是高阶战场武王,但是他并没有名字,因为他是一个上品战场玄师的剑侍,所以注定没有名字。

  一百年前,剑侍的主人修为境界达到上品战场玄师,为了进入宗级玄通战场,他决定带着剑侍外出历练,结果在怒江江边的一座小城内碰见两条幼龙正在作恶。

  剑侍的主人阴阳玄师本着除魔卫道的正义之心,决定收了那两条幼龙,挽救那座小城的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可是谁想到那两条幼龙的脾性如此倔强,不但不乖乖臣服,还引怒江水将小城给淹了,让城中百姓死伤殆尽。

  阴阳玄师暴怒想要屠了这两条幼龙,以告慰无辜枉死的城中百姓,可是没想到那两条幼龙不但拥有强大的冰火玄力,而且身上的龙鳞坚不可摧,阴阳玄师只能将它们击败,却无力将它们斩于怒江之上。

  在缠斗中,两条幼龙施展诡计逃之夭夭,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在如今冰火荒原深处的这个位置被阴阳玄师拦了下来。

  阴阳玄师无力斩杀两条幼龙,只得将它们击晕封印在这里,然后再布下这个双重阵法,源源不断的抽取两条孽龙身上的冰火玄力,以防它们成长得太快,冲破封印和阵法,再度为祸人间!

  为了确保封印和阵法不被那些有心或者无心的人破坏掉,阴阳玄师让他的剑侍留下来看守,还用阴阳玄力将其变成元魂状态,与整个阵法生生相息。

  逐年扩大的冰火荒原因为冰火玄力的不断累积,而变得越来越恐怖,让那些想要一探究竟的人望而却步,这冰火荒原的最深处也从未有人踏足,直到二十几年前才有一个名叫徐靖霏的中品玄士闯了进来。

  徐靖霏是谁,剑侍只知道他是一个还算讲理的中品玄士,而楚云凡却知道徐靖霏的来历。

  在楚云凡除掉徐靖烨,坐镇城主府之后,他从城主府内一些老奴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徐靖烨因得罪大齐城邦徐家嫡系子弟,所以被族中长老逐出家族。

  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徐靖烨有一次来到梁城,发现梁城之后竟然有一个浑然天成的冰火荒原,他误以为在冰火荒原的深处有冰火玄脉的存在,于是赶紧通知还待在族内的胞兄徐靖霏。

  徐靖霏一听说徐靖烨找到冰火玄脉,便火速赶来梁城,因为冰火玄脉可让他的冰火玄功更上一层楼,进入冰火荒原深处之后,徐靖霏本想破开双重阵法,看阵法之下是否藏着冰火玄脉。

  剑侍及时出现制止了徐靖霏,在得知双重阵法之下封印着两条孽龙,一旦孽龙冲出来,方圆万里之内必将生灵涂炭之后,徐靖霏便离开了冰火荒原。

  但徐靖霏并没有就此离开,为了让徐靖烨击败当时的枯释城主,坐主梁城,在此安定下来,徐靖霏在城主府内布下了一个阵法,用以吸取两条幼龙所散发出来的冰火玄力,然后再用一块冰火晶石做成冰火玉玺,交给徐靖烨,让徐靖烨也能驾驭冰火玄力。

  为了防止徐靖烨过度利用冰火玄力,以致惊醒冰火荒原深处的两条孽龙,反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徐靖霏并没有把城主府内那个阵法所在的位置告诉徐靖烨。

  可是谁想到那个阵法却被楚云凡找到了,昨夜楚云凡为了对付枯释城主,通过阵法强行抽取了大量的冰火玄力,结果惊醒了两条孽龙!

  “楚云凡,那两条孽龙虽然因为你的缘故而提前苏醒过来,但你也不必自责,因为百年的时间已经让两条孽龙逐渐成长起来了,主人的封印和阵法也压制不了它们太长的时间,所以就算没有你,它们也很快会从沉睡中醒来的!”

  剑侍告诉楚云凡,昨天早上他之所以会出现在城内,那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两条孽龙不日之后,必然冲破阴阳玄师的封印和阵法,所以才到城中去。

  剑侍本想告诉梁城的百姓,冰火荒原内的两条孽龙即将出来为祸人间,让梁城的百姓赶紧逃走,可是城中的百姓非但不听他的,还把他当做一个疯言疯语的老疯子。

  情急之下,剑侍逮谁就跟谁说这件事,希望能找到一个愿意相信他的人,结果才会冲撞了徐烈。

  为了防止剑侍偷偷离开冰火荒原,阴阳玄师给他设下了禁制,一旦他离开冰火荒原便会失去所有的力量,而且若是离开太久的话,就会魂飞魄散,所以那天楚云凡杀了徐烈之后,才会发现剑侍突然消失不见了。

  “福兮祸兮,福祸相依!如果不是你利用阵法大量吸取了两条孽龙身上的冰火玄力,两条孽龙就不会苏醒,你仍可利用阵法吸取两条孽龙身上的冰火玄力,那么你就不会带着冰火玉玺进入冰火荒原的深处!”

  “如此一来,不用一个月的时间,两条孽龙肯定能冲破主人的封印和阵法,到时梁城必然生灵涂炭,而现在你带着冰火玉玺进来,我就能利用冰火玉玺加强封印和阵法,让两条孽龙在至少两个月的时间内不能冲出来!”

  “而你也正好能帮我把这个消息带出去,避免梁城生灵涂炭。也许这其中的因果和主人所说的,阴阳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道理是一样的吧!”剑侍忍不住感慨道。

  “楚云凡,我能感应到你的体内也蕴藏着极为强大精纯的冰火玄力,只是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还无法运用自如,不过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你肯定能超越我的主人,希望你好好努力!我也是时候送你们出去了!”

  在冰火荒原的入口处,白天皋和严明他们早就布置好了致命的陷阱,藏在陷阱周围,静候楚云凡和叶清舞的出现。

  众人严阵以待,只要楚云凡和叶清舞一踏入陷阱,他们会在第一时间触发陷阱,然后一拥而上。

  白天的冰火荒原刮的是鹅毛般的暴风雪,严明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白皑皑的冰火荒原,但是却一直不见楚云凡和叶清舞的身影。

  楚云凡和叶清舞在冰火荒原内不知道外面的时间,殊不知距离他们进入冰火荒原已经整整过去三天的时间了,整整三天三夜的等待,开始让严明他们几个越来越烦躁,甚至怀疑楚云凡和叶清舞是不是死在冰火荒原内了。

  不过就在众人开始萌生放弃的念头时,冰火荒原入口处的暴风雪陡然加剧,紧接着楚云凡和叶清舞竟然很诡异的从暴风雪中走了出来。

  白天皋他们先是一惊,随即心中大喜,虽然楚云凡和叶清舞的出现显得十分的神秘,颇有高手的风范,但是楚云凡和叶清舞一走过来,白天皋他们便发现,楚云凡的身上已经没有之前那恐怖的威势了。

  楚云凡和叶清舞哪知道白天皋他们正藏在两侧,意图出手袭杀他们两人,更不知道他们两个正一步步的走向致命的陷阱。

  “楚云凡,现在失去了冰火玉玺,你连中阶战场武将都敌不过,更别说战场武帅了,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还要不要回城把消息告诉他们!”叶清舞浑然不知自己正在一步步走向死神的怀抱,还在问楚云凡要不要回城。

  “冰火之城我们是肯定不能回去的,但是冰火之城即将毁灭的消息,一定得传给城中那些无辜的百姓!”楚云凡皱着眉头应道。

  “不能回城,我们要怎么把消息告诉城中的百姓呢!”叶清舞一脸困惑的问道。

  这时楚云凡似乎想到了办法,眉头一展高兴的说道:“别忘了我现在还是冰火之城的城主,如果我以城主的身份,给黄鑫泠他们写一封信,他们肯定会照办的!”

  楚云凡想出对策的时候,也正好踏入白天皋他们设下的陷阱,说时迟那时快,楚云凡话都还没说完,严明便触发了致命的陷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