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凡看了叶清舞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没有用,谁说没用的!以前我家的那张冰火石床你也见过,在这个屋子内修炼睡觉与在我家的冰火石床上修炼睡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但能强身健体,让肉身的防御和蛮力变得更强大,而且还能让我们的修炼速度与日倍增,修炼境界如新月异!”

  “如果长期在这屋子里修炼睡觉的话,我想用不着两年的时间,我们两个都能突破蛮武巅峰,成为通玄之士!”楚云凡说的那是信心满满。

  “两年的时间从蛮武境的战场武师突破到玄通境的战场玄士,哼,也不怕把牛皮吹破天,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叶清舞显然不相信修炼速度能快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

  “你要是不信就算了,省得我再把这件主卧隔开!”生性淡漠的楚云凡也懒得再解释。

  “干嘛要隔开啊!这件主卧以后就是我的了,你到别的房间去住,反正这里大得很!”叶清舞狡黠而霸道的要把楚云凡赶出去。

  “叶清舞,你别太过分了,我愿意跟你分享这间主卧就不错了,你还想把我赶出去,自己霸占它!”

  “对啊,本小姐就过分了,就霸道了,你敢拿我怎么样啊!哼~你小子的命都是别小姐的,更别说是其他的了,乖乖给我死出去!”叶清舞把楚云凡推到门口,然后直接一脚把他踹出去。

  “楚云凡,本小姐累了,要休息了,你要是敢打扰我的话,你的皮就给我绷紧点!”叶清舞撂下这么一句话,便把房门关了起来,留下既着急又郁闷的楚云凡独自待在门外。

  要对付叶清舞,以楚云凡现在的力量那完全就是手到擒来,可是谁让他喜欢人家不忍心下手呢,而且还不懂得用那些风花雪月的甜言蜜语来哄女孩子开心。

  冰火之城,城南的小树林内,不等子时严明和白天皋便急匆匆的赶来了,不过两人并不是急着来救严泰极和白知命,因为这两个纨绔败家的二世祖并不受两位家主的喜爱。

  “白家家主白天皋与严家家主严明准时赴约,请前辈放了那两个小子!”白天皋与严明对视一眼之后,沉声喊道,洪亮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

  对于那神秘老头的身份,严明和白天皋有一拍即合的猜测,但是在没有听到那老头的声音或者见到他真是的容貌之前,两人都不敢确定他们的猜测究竟是对是错,毕竟他们所猜测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二十几年了,而且当年还是重伤败逃。

  直到回音消寂,小树林重新恢复死一般的寂静,才见一道黑影犹如幽灵一般的从黑暗中飘了出来。

  “你们两个还真是救子心切,来的够早的啊!不过幸好你们真没有带人来,要不然这两个小子的脖子早被我拧断了!”阴恻恻的声音嘶哑得让人不寒而栗,两个二世祖随即被重重的丢到白天皋和严明的脚下。

  严明和白天皋一听见这个声音,脸上立即流露出期待中的激动之色,也不顾自己的宝贝儿子是死是活,慌忙跪了下来毕恭毕敬的喊道:“严明、白天皋,拜见枯释城主!”

  “你们还记得我?”嘶哑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

  “我等日日期盼着老城主能早日归来,又怎会忘了老城主您呢!”严明和白天皋一脸真诚的应道,无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让人感受不到一丝的虚假。

  “哈哈,城主,你们还认我这个城主吗!哼~你们以为老夫会被你们的花言巧语所蒙蔽吗!”枯释城主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冲到两人的面前,捏住他们的脖子一把提了起来。

  严明和白天皋都是高阶战场武帅,可是在这枯释城主的面前,却像三岁小儿一般毫无还手之力,可见枯释城主的修为有多强。

  “如果你们真有那么拥戴我的话,那当年老夫被徐靖烨那奸贼用妖法击败,重伤而逃,你们白家和严家为何袖手旁观,还有这么多年来,你们不是对徐靖烨那奸贼忠心耿耿吗!”枯释城主严声厉色的质问道,那铜铃般的独眼好像要把两人吞吃了一般。

  m更新=_最gC快上|n酷匠网

  “老城主您误会我们了,当年徐靖烨那狗贼以妖法抢夺城主之位的时候,我们两个还不是家主,位卑言轻根本无法左右家族的决定!这十几年来我们之所以甘愿向徐靖烨臣服,那是因为我们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老城主您能再度归来,带领我们击杀那狗贼!”严明和白天皋说的那是绘声绘色声泪俱下。

  “哼~!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你们少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你们是忠是奸,时间会证明的!”枯释城主虽然嘴上说不相信,但是他的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

  “你们如实告诉我,徐靖烨那狗贼现在的实力如何?”

  “回禀老城主,这二十几年来徐靖烨的进步并不明显,只是从战场武帅突破到战场武侯!”严明如实说道。

  “哈哈,才突破到战场武侯,真是天助我也,徐靖烨今晚就是你的死期!”枯释城主放开严明和白天皋,十分疯狂的哈哈大笑起来。

  “老城主,徐靖烨那狗贼今天早上已经伏诛!”

  不等严明说完,枯释城主顿时脸色大变,“你说什么?徐靖烨死了!他怎么可以死,他的命是老子的,只有老子才能杀了他!”本就面目狰狞的枯释城主一激动,顿时变得更加的狰狞,让严明都有些胆寒。

  白天皋和严明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慌忙将今天早上诱杀徐靖烨的经过详细告诉枯释城主,不过也不忘了借此机会表达他们是如何忠心,才会冒险围杀徐靖烨。

  “一个小小的战场武师,也能杀了徐靖烨,你们这是在嘲笑老夫无能吗!”待两人说完之后,枯释城主突然杀气腾腾的问道,吓得两人慌忙解释楚云凡也是个妖孽,和徐靖烨一样都懂得施展妖法,还把楚云凡击杀铁千锻的经过详细描述给枯释城主听。

  “徐靖烨的妖法真有那么厉害吗?竟然能让一个小小的战场武师,拥有瞬间击杀高阶战场武帅力恐怖力量!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了,现在就去会会那个竖子,夺回老子的城主之位!”

  看着枯释城主直奔冰火之城而去的背影,白天皋一脸阴森的笑了,“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们白家和严家只需坐山观虎斗,便可坐收渔翁之利,严兄这招实在是高明啊,白某佩服佩服!”

  “与虎谋皮可有葬身虎口之险,你我两家还需通力合作,才有全权掌控冰火之城的希望啊”

  “这个自然,不过严兄!你觉得以枯释城主现在的修为力量,能击杀或重创楚云凡那小子吗!虽然那小子只是一个小小的战场武师,但是却妖孽得让我都感到有些畏惧!”

  “应该不是问题,方才枯释城主制住我们两个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枯释城主现在的修为绝对是今非昔比,至少也是实打实的初阶战场武王!如此实力要灭了楚云凡应该不是问题!”

  “可是楚云凡能在瞬间灭了身为高阶战场武帅的铁千锻,你说他借助冰火玉玺,实力会不会超越战场武王啊!”白天皋皱着眉头问道,楚云凡的妖孽让他很不安。

  “就算楚云凡利用冰火玄功,能施展出超越战场武王的力量,那也不是枯释城主的对手!你想想,二十几年前枯释城主被徐靖烨用冰火玄功重伤,不但丢了城主之位,还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走!二十几年后,枯释城主敢回来找徐靖烨报仇雪恨,他会没有克制冰壶玄功的办法吗!”严明似笑而非笑的说道。

  “哈哈,严兄说的极是,看来这回楚云凡想不死都难了!”

  “白兄,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无论谁输谁赢还是两败俱伤,我们都得给他们补上一刀,否则如何掌控冰火之城!”

  枯释城主不但是冰火之城的老城主,还拥有超越高阶战场武侯的修为境界,冰火之城中哪有人能拦得住他,所以枯释城主一路势如破竹的闯到城主府内。

  “哪个不要命的猖狂小儿,敢做老子的城主之位,还不给老子滚出来!”枯释城主嘶哑的怒吼声响震整个城主府,将熟睡中的人全部惊醒。

  而后一声刺耳的尖叫声从城主府中央主卧内传了出来,“啊~楚云凡你是不是活腻了,敢睡到姑奶奶的床上来!”被枯释城主惊醒的叶清舞,一醒来便发现楚云凡竟然色胆包天的睡在她旁边,更可恶的是还自然而然的搂着她的小蛮腰。

  惊得从床上蹦起来的叶清舞,直接一脚把楚云凡踹下床去,不等楚云凡彻底清醒过来,叶清舞的香脚便狠狠的往他脸上招呼,结果又有一阵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城主府。

  在叶清舞咬牙切齿的蹂躏下,楚云凡的脸不但青一块紫一块的,甚至都快没了脸型了。

  所以当楚云凡出来应付枯释城主的时候,报仇心切的枯释城主都被他那张脸逗得忍俊不禁。

  “你就是楚云凡?”枯释城主强压住心中的笑意,一脸凶狠的问道。

  楚云凡懒得回答这种在他眼里极为幼稚的问题,而是皱着眉头紧盯着枯释城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