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六位巨头争先恐后而去的背影,叶清舞若有所思的问道:“楚云凡,你这是要让他们为了铁帮争个你死我活,好巩固自己的城主之位吗!”

  “争!他们不会争的,因为他们很快就会知道,铁帮是城主府的,而不是他们的!”楚云凡一脸自信的应道,那深邃的眸光略带戏弄之色。

  叶清舞的脸上闪过一抹讶色,好奇的问道:“难道铁帮已经被你吞并掉了?”

  “铁帮垄断了全城的铁器锻造和买卖,以前在徐靖烨的压制下,七大势力诚惶诚恐的苟延残喘,哪敢跟他玩什么花样。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七大势力对城主之位虎视眈眈,他们绝对不会轻易向我低头,就算表面上对我俯首称臣,暗地里也会跟我耍些见不得人的花招!”

  “所以绝不能让铁帮落入其他势力的手中,否则卫城军的战力将会受到他们的制约!”

  铁帮帮主才死多久啊,恐怕亡魂都还没飞到冥界,可他的铁帮已经被楚云凡以雷霆之势吞并了,这楚云凡的远见和谋略,以及雷厉风行的手段,真是让人有些胆寒啊。

  ‘这真的是自己所认识的楚云凡吗!’叶清舞在心中惊叹道。

  “楚云凡,你是真想一直待在这,做这冰火之城的城主,还是这只是你的权宜之计,等时机成熟之后在离开!”叶清舞有些不安的问道。

  以冰火之城的规模虽然比不上中等城池,但也不是一般的小城池所能比的,以楚云凡现在的修为和年纪,做这冰火之城的城主可以说是成就斐然了,可是以楚云凡的资质,若长远来看,窝在这小小冰火之城中,实在是目光短浅英雄气短。

  更重要的是,如果意志就此消磨的话,哪还谈什么复仇!

  “等我们突破蛮武境巅峰修成玄士就离开这里!”

  楚云凡语出惊人,要在这冰火之城修成通玄之士,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啊!

  见叶清舞一脸的惊诧和不解,楚云凡有些神秘的笑了一下,拉起叶清舞的手道:“你跟我走,我带你去看点东西你就明白了!”

  “你要带我去哪!”

  “去我房间!”

  听到楚云凡说要带她去他的房间,叶清舞先是一愣,随即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陡然浮现出两抹诱人的绯红。

  “我不去!”叶清舞有些娇羞的甩开楚云凡的手。

  “为什么不去!”楚云凡茫然不解的问道,但很快就从叶清舞的脸上读懂了她的娇羞和担忧,敢情叶清舞是想起了在武陵城的时候,楚云凡对她骗财骗色的那件事。

  看着叶清舞那羞答答的模样,再想想之前她傻傻的被他骗得团团转,楚云凡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还敢笑,你个死混蛋,大色狼!”楚云凡的笑声惹恼了叶清舞,恼羞成怒的她满城主府的追杀他,让那帮下人看得目瞪口呆。

  “可恶!真是可恶至极!”严家大宅内,家主严明恼怒无比的用力一拍,那张茶几直接被拍碎。

  严家大厅内一片寂静,众家将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吭声,生怕惹火上身,小公子严泰一神色凝重的看着严明,困惑不已的问道:“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这般愤怒啊!”

  今天晚上,天黑之后,严明便急匆匆的离开严家赶往城主府,他去城主府干嘛,严泰一不用想也知道,可是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严明又急匆匆的赶回来,把家里所有战场武将级别的家将全部召集起来,而后又急匆匆的离开。

  但是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严明又带着众家将回来,只是脸色阴沉的可怕。

  “哼,好个竖子,真是欺人太甚!”严明气得吹胡子瞪眼,原来刚才在城主府的时候,楚云凡之所以带着卫城军的众高级将领离开,是为了先下手吞并整个铁帮。

  那时候,严明他们六位巨头的心里,都只想着城主之位,哪曾想到要趁铁千锻身之际吞并铁帮啊,结果等他们赶到铁帮总坛的时候,整个铁帮已经被卫城军牢牢的控制住了,他们六大势力根本无从下手,只能把憋屈和愤怒咽到肚子里去。

  “爹,我看那楚云凡是想仗借冰火玉玺的强大力量,长期霸占城主之位!如今事已至此,就算我们六大势力联合起来,也无法与他抗衡,所以我们还是早点另作打算为好,免得步上铁帮的后尘,或者被别的势力蚕食我们严家的利益!”得知整件事来龙去脉之后,严泰一劝道。

  "2最$新k章节上e7酷匠5网‘

  严明并没有表态,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执意逆势而为,恐怕会让严家遭受重创,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要他向一个小小的战场武师卑躬屈膝俯首称臣,他实在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严明又这样的心结,但严泰一却没有,自从一个月前在白家大院楚云凡将他击败之后,他就知道迟早有一天楚云凡的成就会让他只能望其项背,所以严泰一很容易接受楚云凡成为城主的事实。

  严泰一还想趁现在,他们严家、白家与楚云凡的关系还没恶化之前,借助这层关系与楚云凡打感情牌,再借助楚云凡城主的身份,打压其他势力壮大自己。

  严泰一见严明过不了那道心坎,便想再劝,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年轻的家仆,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老爷大事不好了,二公子被人抓走了!”

  “什么!是何人敢抓我儿!”心情本就极度不佳的严明,怒目圆睁的喝问道,他的大儿子才被徐凌害得生命垂危,如今二儿子又被人抓了,这是要让他断子绝孙吗。

  那家仆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战战兢兢的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严明,原来今天下午二公子严泰极与白家大公子白知命以及一帮狐朋狗友出城游玩,结果在回城的时候,碰上了一个面目狰狞的独眼老头。

  那老头在得知严泰极和白知命的身份之后,突然出手将他两人的狐朋狗友全部斩杀,只留下两个家奴负责回来报信。

  那老头要求严明和白天皋,务必在今晚子时准时到达城南的小树林,而且必须只身前往,否则就让他们永远见不到自己的儿子。

  待那家仆说完之后,严明既没有急着去救严泰极,也没有急着询问严泰极现在是否安全,而是一脸沉凝的询问那老头的情况,着实让人不解。

  严明在详细问得那老头的长相和使用的武器之后,突然很诡异的哈哈大笑起来,“是他,一定是他,他回来了,这回楚云凡想不死都不行了!”严明笑完之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严家朝白家大宅走去,留下茫然错愕的众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城主府正中央的主卧内,叶清舞站在楚云凡的身后,好奇而警惕的问道:“楚云凡,你到底要我看什么东西,要是你敢跟我耍花招的话,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楚云凡并没有回答,而是拿出那块冰火玉玺,踩着八卦步神神秘秘的在屋内寻找着什么。

  “就是这了!”过了一会,楚云凡突然站住,而后将手中的冰火玉玺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当冰火玉玺放好之后,地下突然浮现出一个红白相间的光阵,霎时将整间屋子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紧接着一道道冰寒彻骨的寒气和灼热无比的热气从旋转的光阵中冒了出来。

  看得目瞪口呆的叶清舞一脸诧异的问道:“楚云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今天早上,在诛杀徐靖烨的时候,我就察觉到这块冰火玉玺的异样,后来得到这块冰火玉玺之后,借助冰火玄力之间的特殊联系,我很快便发现,其实这块冰火玉玺本身既不会产生冰火玄力,其内所蕴含的冰火玄力也并不多!”

  “这块冰火玉玺就像是一个容器,只能存放一定量的冰火玄力,当其内的冰火玄力用完之后,就必须再重新补充,否则就会失去力量!但是徐靖烨又是怎么给冰火玉玺补充冰火玄力的呢,要知道他自身并没有一丝的冰火玄力!”

  “后来七大巨头把我限制在城主府内,这让我有机会发现徐靖烨真正的秘密,原来在这城主府的地底有着两股极强大的玄力,一股是冰玄力,一股是火玄力,我想这应该是两条流经城主府的玄脉。”

  “玄脉只有玄通境的高手才能借助它的力量修炼,而徐靖烨不过是蛮武境的中阶战场武侯,根本无法利用玄脉的玄力,但是这城主府内却有一个用来偷窃玄力的光阵,徐靖烨就是利用这个光阵来给冰火玉玺补充冰火玄力的!可惜徐靖烨是个门外汉,而那个布置阵法的高人,也没有把冰火玉玺真正的用处告诉徐靖烨!”

  “其实这块冰火玉玺真正的用途,并不是拿来当冰火玄力的容器用的,它是整个阵法的阵眼!如果玉玺的主人,自身拥有冰火玄力的话,那么就可以通过玉玺这个介质沟通阵法,让阵法窃取冰火玄脉的玄力,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冰火玄力!”

  “如此一来,既不必像徐靖烨那样要时时刻刻的把冰火玉玺带在身上,也不用担心冰火玉玺内的冰火玄力会消耗殆尽!所以我才敢把冰火玉玺放在城主府内,让六大巨头吃个暗亏!”

  “哦!”听得云里雾里的叶清舞似懂非懂,“不过就算你发现了徐靖烨真正的秘密,那又怎么样呢,对我们又没什么用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