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了高阶战场武帅白天皋和一帮高阶战场武将保驾护航,但楚云凡他们还是历经了九死一生的险象环生,才最终得以逃出夜幕下的莽苍山。

  直到安全抵达梁城白家大院,几乎所有人都还无法从那种近距离的死亡恐惧中挣脱出来,甚至连几个实力稍弱的高阶战场武将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因此表情从容冷峻的楚云凡,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般的显眼,引起了白家家主白天皋的侧目。

  “霜儿,这位少侠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为父从未见过!”白天皋一脸慈祥的问道。

  好不容易从死亡恐惧中挣脱出来的白欺霜,十分怨念的看了楚云凡一眼,撅着小嘴轻哼一声,拉着叶清舞走到白天皋的身前。

  “爹爹,这位是叶姐姐,她可是霜儿的救命恩人,今天下午要不是叶姐姐及时出手相救,霜儿早就葬身貂狼之口了!”白欺霜将遭遇貂狼群的凶险讲给白天皋听,但却只字不提楚云凡,而且还把楚云凡所有的功劳都转嫁到叶清舞的身上。

  白欺霜说完之后,示威性的看了楚云凡一眼,可谁想到这家伙竟然完全无动于衷,似乎压根就不将救下白欺霜的事情放在心上,更把白欺霜气得牙痒痒。

  而对于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功劳,叶清舞既没有承认也没有澄清,因为她乐得让楚云凡狠狠的郁闷一次。

  “对了爹爹,你说的那个小子,并不是什么少侠,更不是我的朋友,他不过是叶姐姐身边最不起眼的随从而已!好像是叫做楚云凡!”白欺霜极力的贬低楚云凡,她也想让他郁闷愤怒,好为自己出口恶气。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随从能有这份处变不惊的从容定力?能有那般桀骜冷酷的目光?白天皋又岂会看不出来,他的宝贝女儿故意在贬低楚云凡,又岂会猜不到其实是楚云凡救了他女儿。

  “白某在此拜谢楚少侠和叶姑娘对小女的救命之恩,请两位移驾内院,让白某略尽地主之谊答谢两位对小女的救命之恩!”白天皋如此看重楚云凡,完全将他视为上宾,着实让其他人大为惊讶。

  “爹爹,他哪是什么少侠,什么救命恩人啊,他就是个小随从!”万分布满的白欺霜再次气呼呼的纠正道。

  白家可是梁城八大势力之一,家大业大,家主白天皋亲设的夜宴岂能不丰盛,饿了一天的楚云凡,也懒得顾忌什么礼仪,酒菜一上来便兀自在那狼吞虎咽大快朵颐,让身为大家闺秀的叶清舞和白欺霜看得直皱眉头。

  宴会上举止优雅落落大方的叶清舞对答如流,尽显大家闺秀的修养和气质,但是白天皋似乎对毫无修养可言的楚云凡更感兴趣,总是时不时的将话题转移到楚云凡的身上。

  可惜楚云凡却总是很不识相的用最简短精炼的回答把话题终结掉,虽然没有引起白天皋的反感,但却让白欺霜对他更加的不满。

  白天皋可是梁城八大巨头之一,多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跟他攀上交情,而楚云凡一个小小的高阶战场武士,能得到白天皋如此青睐,不毕恭毕敬的卑躬屈膝就算了,竟然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实在是太不自量了了。

  “哼~!怎么不把你这个不是抬举的野人给噎死!”白欺霜看着正在狂啃羊腿的楚云凡小声的咒骂道,而恰在这时,灯火通明的庭院入口处,出现了一位玉树临风光彩照人的白衣公子哥。

  那俊美的容貌非凡的气质,犹如一股徐徐而来的暖风让人心醉不已,白欺霜一看见这俊美非凡的白衣公子哥,便两眼放光,急急忙忙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靥如花的迎了上去,甜腻腻的叫道:“泰一哥哥,你怎么来了!”

  “是泰一贤侄啊,来来来,快快入座!”白天皋笑容可掬的招呼道。

  “泰一拜见白伯伯!”神色傲然的白衣公子哥快步上前,给白天皋行了一礼。

  一旁的楚云凡用眼角的余光瞥了这位白衣公子哥一眼,顿时目光微变,不由得多看了几眼,似乎在感慨‘这个世界还真小,竟然这么快有遇上了!’

  这位超凡脱俗的白衣公子哥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蛮武一级战场上,那个以一人之力至少斩杀万名武者,夺得十面战旗的超级牛人。

  楚云凡不动声色的看了几眼之后,便又专心致志的对付手中的羊腿,似乎就算天塌地陷也不能阻止他填饱肚子。

  白衣公子哥应邀入座之后,轻声责备了白欺霜几句,让白欺霜满脸的幸福洋溢,因为他的责备是源自由衷的关切。

  “泰一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哦~!”

  “这位是叶清舞叶姐姐!今天下午要不是叶姐姐及时出手相救,我们恐怕撑不到爹爹及时赶来!”

  在白欺霜介绍叶清舞的时候,高傲得目中无人的白衣公子才仔细的看了叶清舞一眼,但是待他看清楚叶清舞的样子之后,却在瞬间脸色微变失声惊呼道:“是你!”

  “你们认识?”白欺霜十分诧异的问道,而一旁的叶清舞也是一脸的困惑,因为她根本就从未见过这位白衣公子,否则以这位白衣公子超凡脱俗的气质和容貌,她岂能不记得。

  “这位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吧!”

  “认错?”白衣公子傲然一笑,应道:“我严泰一怎么可能认错,你就是昏死在蛮武一级战场上的那个女孩,守护在你身边的那个年轻武者可是让我记忆犹新啊!”

  严泰一的回答让叶清舞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对面的楚云凡,待严泰一认出楚云凡之后,不由得笑道:“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严泰一并没有敌意,反而有种惺惺相惜的热情,可楚云凡却依旧冷淡,只是点了一下头,甚至连看都不看严泰一一眼,让白欺霜大为恼火。

  “哼~自以为是、夜郎自大、不识抬举!”白欺霜愤愤不平的暗骂道,严泰一是谁啊,那可是她白欺霜青梅竹马的心上人,更是梁城公认的第一天才。

  i@酷v}匠网"唯一i正z)版8},(其J{他~m都R"是$盗版

  严泰一在进入蛮武一级战场之前,便拥有挑战中阶战场武士的恐怖武力,一成为真正的战场武士,便可直接挑战初阶战场武师,其在武道上的天赋冠绝全城,并且还是梁城第一美男子。

  向严泰一问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后,白欺霜大为震惊,没想到楚云凡这个不是抬举的野小子,竟然可以在战场上跟她的泰一哥哥平分秋色。

  “哼~泰一哥哥,这小子之所以能在战场上跟你打成平手,肯定是因为你为了夺得十面战旗,已经连斩一万名武者,武力大为削弱,所以才让他有了跟你打成平手的机会!”

  “楚云凡,你说我说的对吗!要不然让你再跟我泰一哥哥公平比试一次,你敢吗!”白欺霜公然挑衅道,可楚云凡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都不抬,气得白欺霜都想把手里的酒樽砸过去了。

  “霜儿!楚公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是我们白家的贵客,有你这么招待客人的吗,还不赶快坐下!”白天皋严厉的喝斥道。

  “哼,胆小鬼!”

  白欺霜的话并不无道理,所以严泰一也很想跟楚云凡来一次公平较量,而白天皋也想见识一下这个与众不同的少年究竟有多与众不同,如果真能跟梁城第一天才打成平手,那说什么也得把楚云凡留在白家。

  “楚云凡,如果你敢出来跟我泰一哥哥比试一番的话,本小姐就赏你一万两银子,怎么样!”叶清舞偷偷告诉白欺霜楚云凡是个大财迷,将信将疑的白欺霜抱着试试的心态,没想到效果竟然立竿见影,心中对楚云凡更加的鄙视。

  楚云凡放下手中的羊腿,擦了擦嘴问道:“那输赢又当如何!”

  “输赢!哼~你要是能赢了我泰一哥哥,我就给你十万两银子!”白欺霜不以为然的应道,在她看来就算楚云凡再多出十个百个分身,联合起来围攻严泰一,也绝对不可能获胜,所以就算许下一百万两银子的诺言也毫无意义。

  “好,成交!”楚云凡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视财如命的风格哪有半点高手的风范啊。

  “慢着,那要是你输了又当如何?”白欺霜嘴角轻扬,目光狡黠的笑问道,楚云凡赢了能得到十万两的银子,那输了肯定也得付出等同十万两银子的代价,这才叫做公平!而与梁城第一天才比试楚云凡是必输无疑。

  “输?我不会输的!”楚云凡更不以为意的应道,散发出一股由衷的自信。

  “你不会输,哈哈,真是痴人说梦,我敢肯定你是绝对不会赢的!”白欺霜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笑得那是前俯后仰。

  比试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楚云凡必败无疑,因为严泰一的攻势时而气壮山河;时而凌厉如电,变幻莫测让人防不胜防,而且狂风暴雨般的攻势越来越猛,始终牢牢占据绝对上风,将楚云凡压得死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