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城被灭之后,巨掌分解为数以千万计的神秘符文,飞回苍穹的最深处,而后一张巨大的人脸从蔚蓝的深处浮现出来。

  巨坑中的神秘男子喝完杯中的最后一滴酒,随手一挥,将手中的铜樽丢出去,铜樽立即化作一道锐利无比的青芒直刺苍穹,正好刺中那张人脸的眉心。

  一声惨痛的闷哼响起,随即高空中的人脸便消失不见了。

  “司徒太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越界到我这来杀人屠城,你莫不是以为我东方洪武已经死了!”神秘男子慵懒的说道,那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竟暗含天地之威。

  “本尊奉天都之命,前来追杀我主界叛徒,不知东方界主在此,若有惊扰之处还望海涵!”吃了暗亏的司徒太宰不敢现身,但就此离开却又不甘心,“东方界主他日若还有这般闲情雅致,可到我主界去做客,本尊一定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东方界主,以谢今日款待!”

  “哼~!一帮乱臣贼子也敢说是奉了天都之命!”东方洪武满是鄙夷的冷哼一声,大氅上的金龙图腾陡然爆发出刺眼的金光,整个人拔地而起直入苍穹。

  东方洪武离开之后,楚云凡和叶清舞身上那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才骤然消失。

  “爹爹~!”叶清舞不顾一切的向那巨大的深坑冲去,同样悲痛欲绝的楚云凡,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叶清舞拦了下来。

  武陵城已经被彻底毁灭,就算回去又能如何,而且夜里的平原极度危险,若是让叶清舞回去,那无异于是将她推进死亡的深渊。

  因为白天潜伏在深山茂林里的强大荒兽,到了晚上都会外出觅食,所以在一望无垠的平原上过夜,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楚云凡和叶清舞不但不能回去,而且还必须在日落之前赶到离此处最近的城池,否则在这荒山野岭里他们恐怕熬不过今晚。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找爹爹!”叶清舞对楚云凡又踢又打、又骂又咬,无奈之下楚云凡只好给叶清舞一记重击,将她击昏过去,然后面朝武陵城跪拜叩首。

  楚云凡没有哭也没有流泪,但是他一定会用司徒太宰的脑袋去祭奠老爹的在天之灵,将昏迷的叶清舞拦腰抱起,扛在肩上,楚云凡头也不回的走进莽苍山。

  对于莽苍山楚云凡并不陌生,以前生活拮据的时候,他曾多次瞒着老爹偷偷潜入莽苍山猎杀低级蛮兽,不过从未深入过莽苍山,但即便如此也是险象环生。

  这次横穿莽苍山必然有经过莽苍山的腹地,那会有多凶险楚云凡心里有数,不过他有信心在日落之前闯过莽苍山,因为他的实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肩上扛着叶清舞的楚云凡,敏如猿猴快如捷豹,以最快的速度悄无声息的横穿莽苍山的腹地,以他的速度,不用多久就能穿越这片极度凶险的腹地。

  可就在楚云凡全力加快速度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白衣女孩从岑天大树上一跃而下,将楚云凡拦了下来,紧接着又有十几个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死淫贼,快放了那位小姐,否则本大小姐定叫你血溅五步!”白衣女孩手持一柄短剑,侠气风发的指着楚云凡喝道。

  楚云凡穿着一身染血的破布衣,而叶清舞则是一身高贵华丽的丝绸红衣,再加上叶清舞昏迷不醒,而行色匆匆的楚云凡一脸的冷峻,看起来实在不像什么好人,难怪那白衣女孩会误把楚云凡当做强盗淫贼。

  楚云凡抬头透过那拥簇的树叶看了看太阳的大概方位,他并没有解释什么,因为这件事一时半会根本解释不清楚,而且叶清舞昏迷不醒,就算解释清楚估计他们也不一定相信,再者太阳已经偏西,楚云凡如果在这里耽搁太久,就没有办法在日落之前穿越莽苍山。

  楚云凡目光沉凝的打量了这伙人一眼,几乎都是高阶战场武士的境界,只有白衣女孩身边的那两个护卫是初阶战场武师。

  “欺霜!跟这种采花贼费什么话啊,直接宰了他为民除害!”一个极富表演欲望的公子哥率先出剑,直取楚云凡的脑袋。

  “动手!”白欺霜一声令下,十几个人同时向楚云凡攻来。

  但也就在这时候,楚云凡也动了,只见他猛然转身朝后方一个粉衣女孩冲了过去。

  楚云凡凶猛如虎的气势把那粉衣女孩给吓愣住了,结果自然是不费吹飞之力的突破包围圈。

  “追~!”自以为侠肝义胆的白欺霜岂能让楚云凡逃了,慌忙率众紧追不舍。

  在这林木茂密怪石丛立的深山里面,要甩掉追兵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是却有迷失在自然迷宫中的危险,这不甩开追兵之后,楚云凡便迷失了方向,在深山中不停的兜圈子,怎么也绕不出去。

  眼看在日落之前穿越莽苍山已经是完全没有希望了,楚云凡只好拉着叶清舞去寻找能安全过夜的地方,刚刚叶清舞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立即疯狂的对楚云凡又打又骂又踢又咬,似乎所有的悲剧都是楚云凡一手酿造的。

  楚云凡没有反抗更没有辩驳,就这样站着任凭叶清舞发泄心中的情绪,如果他跟老爹没有到武陵城来,那武陵城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叶清舞还是武陵城高高在上的叶大小姐。

  叶清舞发泄完之后,突然变得格外的沉默,任凭楚云凡拉着,行尸走肉般的向前走着。

  走不出浑然天成的自然迷宫,楚云凡只好凭着感觉去需找庇护之所,如果在天黑以前找不到的话,他们今晚恐怕就要葬身于此了。

  可是老天似乎就喜欢捉弄他,庇护之所没找到,反而让他又一次碰上了白欺霜她们。

  不过这次白欺霜他们根本无暇顾及楚云凡这个‘采花贼’,因为他们正遭受一群二级蛮兽貂狼的围攻,已经有六个高阶战场武士命丧貂狼之口,剩下的人也全部挂彩,以现在的情形看白欺霜他们绝对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貂狼虽是二级蛮兽,但个体攻击力连普通一级蛮兽都不如,不过它们是群居蛮兽,具有极高的团体意识,一旦遭遇貂狼群,那可比遭遇强大的三级蛮兽还要危险。

  “你不去救人?”叶清舞冷冷的问道。

  可是不等楚云凡回答,叶清舞便恨恨的甩开他的手,自己一个人冲了过去,显然叶清舞已经认定楚云凡就是一个特别冷血无情的人。

  楚云凡没想到叶清舞会自己冲过去,所以根本来不及拦住她,“愚蠢!连形势都不看,就这样莽莽撞撞的冲上去,简直就是在找死!”楚云凡气恼的骂道,但还是赶紧追了上去。

  在貂狼群分而击之的进攻策略下,白欺霜他们个个自顾不暇,根本没有精力去保护别人,身陷六头貂狼攻击的白欺霜越来越危险,这才刚击退两头正面进攻的貂狼,便又有两头貂狼分别从左右两侧袭来。

  白欺霜狠狠的一剑刺进从左侧进攻的那头貂狼的脖子,可是却无法对付从右侧进攻的那头貂狼。

  眼看白欺霜就要命丧貂狼之口,这时楚云凡以雷霆之势出现,将那头貂狼干掉,而后又以雷霆之速回到叶清舞的身边保护她。

  “是你,们!”白欺霜震惊而错愕的喊道,显然万万没有料到救她的人,会是她欲杀之而后快的‘采花贼’。

  白欺霜也不傻,见到楚云凡和叶清舞冲进来帮他们对付貂狼群,便知道她是误会人家了。

  有了楚云凡和叶清舞的帮助,白欺霜他们所承受的压力自然减轻了不少,形势也开始慢慢好转,可是没过多久,形势又开始恶化,数十头貂狼从别的地方赶来,穷凶极恶的冲了进来。

  如果在这么下去,楚云凡他们都得葬身于此。

  “大家赶快围过来,全力冲进那个山洞!”一直在观察周围地势的楚云凡,发现远处有一个小山洞。

  众人早已被貂狼群的凶恶吓得魂不附体,所以楚云凡一开口,众人便把他视为主心骨,按他的话围拢过来,全力向山洞的方向突围。

  貂狼群很快便意识到众人的意图,所以攻击的更加猛烈,让负责断后的楚云凡压力倍增,身上连连挂彩。

  眼看众人都逃进小山洞之后,楚云凡猛的一脚将一块巨石踢到洞口前面,挡住貂狼群的疯狂进攻。

  “楚云凡~!”在巨石挡住洞口的那一刹那,叶清舞不顾一切的想要冲出来,因为在楚云凡踢动巨石的时候,她瞧见四头貂狼正扑向楚云凡的后背。

  “楚云凡,你给我死回来,你的命是我的,我不许你死!”叶清舞用力的敲打着巨石,可是在楚云凡脚下显得十分轻盈的巨石,她却丝毫也无法推动。

  谁也想不到被他们误以为是采花贼的楚云凡,竟然会为了保护他们,将自己置身于穷凶极恶的貂狼群中,稍稍镇定下来的白欺霜赶紧拿出火折子。

  e最C新C)章Wk节*c上酷hI匠网"

  当微弱的火光亮起时,白欺霜隐约看见叶清舞的身旁有一团黑影,不由得将火光凑近一看,顿时被吓得大叫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