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兵临城下

  老爹今日种种异常的举动,让楚云凡察觉到了一丝不安的气息,隐隐有种不像的预感,但是很快这种不安便被惊喜冲淡了,老爹说他利用这两年的时间,已经找到了治愈顽疾的办法,不过还缺一味名为滕王草的药材。

  老爹让楚云凡立即动身到莽苍山去寻找滕王草,只要有了这种草药,他就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老爹的顽疾能治愈,楚云凡自然是欣喜若狂,但是将老爹独自一人留在家里,楚云凡怎么可能安心的去寻找滕王草,他让老爹到城外去躲躲,可是老爹却不屑的笑了。

  “哈哈,一个小小的武陵城还能蹦跶出什么大能来,老子是重病在身,但是难道连捏死几只蚂蚁都没力气吗,你小子别婆婆妈妈的了,赶紧去吧!”

  楚云凡已经很久没见过老爹展露出这般英雄气概了,老爹的实力如何,楚云凡当然知道,所以他也没多说什么,赶紧启程去寻找滕王草。

  而就在楚云凡回家的这段时间内,金三棒横死街头的消息传遍了武陵城的大街小巷,各大势力都被惊动了,因为那金三棒不但是武陵城城尉的亲外甥,还是五百里外汴城城主的庶子。

  得到这个消息后,城主府和城尉府府门大开,权势仅次于城主的城尉带着数百战场武士、武师直奔楚云凡的家,而城主叶翎只带着尤三一人。

  至于武陵城的其他势力,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因为干掉金三棒的楚云凡,不过是一介不已武士,引不起这些势力的兴趣,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是,城主府和城尉府会不会为此而闹翻。

  当城尉张明泽率兵冲进楚云凡家的时候,楚云凡早已经来到了武陵城南门,不过却被一辆马车拦了下来。

  “楚云凡你不想活啦,杀了金三棒还敢在城门瞎逛,你不知道金三棒的舅舅是我们武陵城的城尉吗!”叶清舞掀开马车帘子跳了出来,也不管楚云凡愿不愿意,硬是将他拉上马车。

  城尉张明泽掌管武陵城的卫城军,负责武陵城的一切军事事务,只需听命于城主,守护城门的卫城士兵那可都是张明泽的亲信,如果楚云凡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入南门,那无异于是自投罗网。

  果不其然,镇守武陵南门的卫城士兵正在对所有出入城门的人进行严格盘查,如果楚云凡不是坐上了叶清舞的马车,那想要出城就得经历一番苦斗。

  叶清舞喝退了那些想要盘查的士兵之后,便准备助楚云凡逃到离武陵城最近的邺城去,可是没想到刚离开城门不久,楚云凡便让马夫停车,也不跟叶清舞说明原因直接从马车上跳下来。

  “楚云凡,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叶清舞气呼呼的追了出来,她真恨不得扁死这个没良心的混蛋。

  “去莽苍山采滕王草给我老爹治病!”

  “什么?去莽苍山,你自己一个人!”叶清舞一脸震惊,那莽苍山可不是寻常地方,而是蛮兽聚集的凶险之地,别说楚云凡一个小小的初阶战场武士了,就算是高阶战场武师也绝对没有胆量敢独创莽苍山。

  “不行,绝对不行,本小姐不许你去!”叶清舞张开双臂挡在楚云凡的面前。

  “走开,我的事不用你管!”楚云凡冷冷的说道,绕开叶清舞独自向前走去,气得叶清舞恨不得把他吃了。

  “凭什么不让我管,我偏要管,你的小命可是本小姐在战场上救回来的,所以你的命是本小姐的,本小姐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叶清舞颐指气使的命令道,可是楚云凡压根就不理她。

  楚云凡的无视惹恼了叶清舞,气得她喋喋不休的跟着楚云凡,不知不觉间,已然跟着楚云凡走进了莽苍山的范围。

  且说城尉张明泽率兵冲进楚云凡家之后不久,城主叶翎也带着尤三赶到了,但是却在距离楚云凡家百丈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城主,您不是要阻止张明泽吗,怎么停下来了!”尤三一脸不解的问道,救人如救火岂能有片刻的耽搁。

  神色突然变得无比凝重的叶翎,盯着楚云凡的家问道:“难道你不觉得很诡异吗!”

  “诡异?哪诡异了!”尤三一脸不解的问道。

  “实在是太安静了,张明泽本身是高阶战场武将,还带来了几百个战场武士和战场武士的身份,可是冲进楚云凡家之后却没有半点动静,而且楚云凡家那点弹丸之地,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么多人!”

  叶翎的话点醒了尤三,但却让尤三更加的不解,“城主,您该不会是怀疑张明泽他们都被楚云凡杀了吧!”

  (酷G匠!P网^C永~久6q免费看&*小3说

  “不是楚云凡,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那会是谁呢!我们武陵城除了您之外,还有谁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干掉张明泽还有几百个战场武士和战场武师!”

  “尤三,你说楚云凡的老爹常年服用断肠续命膏续命,那你在暗中查探他家的时候,可有什么异样的发现!”

  “异样的发现,没有啊!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潜入楚云凡家的时候,发现他们家的院子里有八尊铜像,而且还刻着名字,我便好奇的想要去查看那些铜像的名字,这时突然有一股强大到令人绝望的力量将我笼罩起来,不过那股力量来得快去得也快,所以我便没放在心上!”

  眉头紧锁的叶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城主,不好了,大小姐得知楚云凡杀了金三棒,便带着小翠去找楚云凡了!”城主府的总管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什么!你们这帮饭桶都是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让你们瞒着大小姐,看住她吗!”叶翎怒斥道,慌忙带着尤三准备将叶清舞追回来,可就在这时,负责镇守南门的小都统却慌慌张张的跑来向叶翎禀报消息。

  小都统并不是来告诉叶翎,叶清舞从南门离开,而是来告诉叶翎,下邳城城主刘忠原率一千名战场武士,百名战场武师,十名战场武将兵临城下,扬言要城主府大小姐叶清舞交出她的野男人,否则的话就下令攻城。

  不等那个小都统说完,愤恨的脸上的肌肉直抽搐的叶翎便已经飞速赶往南门,尤三赶紧跟了上去,他很清楚今天下邳城主刘忠原不但讨不得半点好处,还要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叶清舞可是叶翎的心头肉,而不知死活的刘忠原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叶清舞,那么怒火熏天的叶翎一定会让他知道‘飞叶剑法’是何等的名不虚传。

  下邳城和武陵城一样,都是小型城池,此次刘忠原带来了千名武士百名武师十名武将,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实力与武陵城相当,不过刘忠原的个人实力却远胜叶翎一筹。

  叶翎是高阶战场武帅,而刘忠原在一年前就已经达到中阶战场武侯了,整整高出叶翎一个大境界,也正是因为如此,刘忠原才敢率兵来攻武陵城为他儿子刘泽报仇。

  来势汹汹的敌军,让镇守南门的将士都感到畏惧,但是当叶翎出现在南门城头之后,武陵城的守军立即士气大振,因为城主叶翎在众将士的心中就是不败的神话,十几年间,叶翎带领他们打过大大小小上千余次战役未曾一败。

  更让守城将士大为鼓舞的是,叶翎出现之后,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出剑,他要让这个竟敢羞辱他女儿的狂妄之徒付出惨痛的代价。

  疾如风凌如芒的飞叶剑法,让下邳城的众将士齐齐色变,就连原本自信满满的刘忠原也面露畏惧之色,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他这城主以后还怎么号令下邳城,并且他也不相信,身为高阶战场武帅的叶翎能跨越一个大境界击败他这位战场武侯。

  战斗一触即发,武陵城南门大开守城将士在尤三的率领下与下邳城的将士展开殊死之战,但人数虽多却远不及叶翎和刘忠原的决斗那般险象环生精彩纷呈。

  刚开始刘忠原还能凭借武力上的绝对优势占据上风,但是越往后刘忠原就越不济,因为叶翎不但愈战愈勇而且剑法越来越快,快得连刘忠原都觉得眼花缭乱,结果不但被叶翎的快剑划得遍体鳞伤,就连头冠都被击碎,披头散发的败下阵来,实在是好不狼狈。

  “刘忠原,不想死在武陵城下的话,就赶紧带着你的人滚蛋!”叶翎剑指刘忠原喝道。

  又羞又怒又恨的刘忠原真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武陵城下,就当刘忠原不知该如何收场的时候,后面传来的一个消息让他精神为之一振,心中重新燃起了找回颜面的希望。

  “叶翎,你小子的飞叶剑法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今天你一定要让你女儿交出那个跟她一起上战场的武士,否则老夫定叫你武陵城血流成河!”刘忠原这回学乖了,不敢在说叶清舞有野男人了,不过刘忠原就只有刘泽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可是却让楚云凡在战场上剥夺了他作为男人的资本,让他断子绝孙,叫刘忠原如何能善罢甘休。

  “楚云凡!”叶翎总算是知道刘忠原为谁而来了,不过楚云凡又是怎么惹上刘忠原的呢,这小子虽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可也是十足的惹祸精。

  但最让叶翎感到好奇的是,刘忠原已然战败,他究竟是哪来的底气还敢跟叶翎叫板,就在叶翎困惑之际,远处陡然涌来滚滚的烟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