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城主叶翎的掌上明珠,叶清舞能通过蛮武一级战场的考验,成为战场武士,那自然会赢得无数的掌声和赞誉,而反观同样成为战场武士的楚云凡,则显得十分的落寞。

  城主叶翎给了楚云凡一个百夫长的职位,还有一些不痛不痒的奖励,然后便没有人在关注这个毫无背景却运气极好的平民武士。

  “清儿,快告诉爹爹,这次通过战场考验,你得到了多少倍战力提升的奖励!”叶翎拉着叶清舞走进阁楼,欣喜而期待的笑问道。

  “好像是得到了五十倍战力的提升,不过我只炼化了一半,另一半储存在武士腰牌中!”叶清舞有些失望的应道,但是她的回答却让叶翎脸色大变。

  “什么?五十倍战力的提升!这怎么可能!快,让爹爹看看!”叶翎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呼道,慌忙扣住叶清舞的手脉查探她体内的力量。

  ‘竟然真的得到五十倍战力的提升,难道真被凤仙说中了,清儿的体内流淌着的是神秘而古老的强大血脉!’叶翎眉头紧锁,‘可是清儿今年才刚满十八,就算体内真的流淌着古老的神秘血脉,也不可能这么早觉醒啊?’

  “爹爹,你干嘛这么惊讶啊,得到五十倍战力的提升很多吗!楚云凡那坏家伙还得到一百倍战力的提升呢,哼,竟然比我还多!”叶清舞撅着小嘴嘟囔道。

  “你说什么!一百倍的战力提升!”叶翎已经被震惊得无以复加了,一般通过战场考验成为战场武士的武者,最多也就得到十倍战力的提升,一些武力极强、资质绝佳的天才最多也就得到三十倍的武力提升。

  酷☆E匠N网RK首发xE

  五十倍甚至百倍的战力提升,叶翎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城主,您要属下查探的事情,属下已经查明!”尤三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叶翎的身后。

  “说!”神色凝重的叶翎沉声应道。

  “那少年名叫楚云凡,家中只有一位常年卧病在床的老爹,两年前从外地搬来,至于是从什么地方来,属下无法查明。”

  “除此之外,属下还查到,楚云凡的老爹平日里必须依靠断肠续命膏续命!”

  “断肠续命膏!”叶翎眼中闪过一抹惊诧之色,断肠续命膏顾名思义,先断肠后续命,普通人是绝不会用这种东西来延续生命的。

  因为断肠续命膏比黄金还贵,一般人根本消费不起,而且服下断肠续命膏之后,必须忍受断肠之痛,常人根本无法忍受,更别说每天服用了。

  “你下去吧!”叶翎挥了挥手让尤三退下,带着叶清舞到书房去,让叶清舞把战场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他。

  且说楚云凡离开城主府之后不久,城主府西门大开,鲜衣怒马的贵公子金三棒带着一队人马气势汹汹的冲了出去。

  神色阴鹫的金三棒狰狞得仿佛要吃人,因为他略施小计从小翠那里得知,三天前楚云凡竟然与叶清舞在她的闺房内独处了半个时辰,更让金三棒气得肺炸的是,楚云凡竟然骗叶清舞把衣服脱了,还在她身上写写画画。

  至于这混蛋还对叶清舞做了什么,金三棒已经听不下去了,但他用脚趾头也能想到会发生什么,一直主观认定叶清舞就是他未来媳妇的金三棒,岂能不怒火熏天。

  很快楚云凡便被来势汹汹的金三棒追上了,怒火中烧的金三棒哪还顾得上跟楚云凡废话,直接抽出马刀一跃而下,劈头盖脸的向楚云凡劈来。

  金三棒是高阶战场武士,而刚刚成为战场武士的楚云凡按理说只达到初阶,是不可能抵挡得住金三棒十分疯狂的攻势,可结果却是作为攻击方的金三棒自己累得跟狗一样,而楚云凡却不动如松,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将金三棒所有的攻击都化解掉,孰强孰弱再显而易见不过。

  可妒火和怒火齐攻心的金三棒,却十分不长眼的继续挑衅楚云凡的耐心,结果被忍不住出手的楚云凡,一记漂亮的上勾拳直接击飞。

  随后楚云凡犹如脱兔一般猛然蹿出,猛的一脚将金三棒踩在地上。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为何对我动手,更不管你在武陵城有多么有权有势,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想多生事端,只想过我平静的生活,但是我并不怕事,惹怒了我,我不介意亲手宰了你!”楚云凡神色冷峻的威胁道,那唬人的气势确实把金三棒给吓住了。

  但是当楚云凡挪开脚,准备离开的时候,金三棒却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们都给我上,把这混蛋给我宰了!”

  金三棒带来的十几个战场武士齐刷刷的抽出佩刀,向楚云凡砍来,可是却被楚云凡以风卷残云之势全部击倒在地,让围观的路人看得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楚云凡不想惹上大麻烦,所以并没有宰了金三棒,打得他们全部失去战斗力之后便准备拂袖而去,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躺在地上骂骂咧咧的金三棒身体突然一僵,两道诡异的紫芒从他的眼中爆发出来,紧接着整个人猛然从地上弹起,迅猛如龙的向楚云凡抓来。

  这样的变故显然是楚云凡始料未及的,所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金三棒抓住了左肩,一股强横霸道得令人窒息的力量瞬间将楚云凡笼罩起来。

  楚云凡心中大感不妙,因为蚍蜉之力焉能撼动天地,所幸的是这股恐怖的力量来得快去得也快,并没有真正伤害到楚云凡。

  但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原本还气势凌人的金三棒竟然自己炸开了,瞬息之间的种种异变让楚云凡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神色凝重的他陡然将目光转向街边的酒楼。

  酒楼临街的那个位置上,一个兀自独饮的中年男子引起了楚云凡的注意,一袭织了紫金龙图的玄色大氅威严肃穆,虽然表情不动声色,但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王者风范。

  楚云凡的目光并没有在这人的身上逗留太久,装作不轻易的掠过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哼哼,好小子,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连我的存在都能察觉到!”中年男子兀自独兀自说道“也不知道,这十几年楚老三那个疯子是怎么教导这个孩子的!”

  回到家后,楚云凡也顾不上向老爹汇报战场上的情况,便急急忙忙的收拾行装,准备带着老爹逃出武陵城,因为他们爷俩在武陵城平静的生活已经被打破了。

  楚云凡虽然不知道金三棒的底细,而且金三棒并不是他所杀,但金三棒横死街头必然一石激起千层浪,他想跟老爹继续在武陵城平静的生活根本是不可能的,再加上酒馆内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楚云凡已经意识到他跟老爹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流亡生涯了。

  重病在身的老爹听到外面的动静,便缓缓的从屋内走了出来,虽然重病缠身但老爹的腰杆始终挺得笔直笔直,那饱经风霜的老脸上始终都是森然的冷峻之色。

  “小凡,过来!”老爹沉声呼唤道。

  “老爹,我们该走了,此地不宜久留!”楚云凡很听话的走到老爹身前,把方才街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老爹。

  楚云凡本以为知道金三棒和酒馆内那个神秘男子的事情之后,老爹会让他赶紧继续收拾行装离开武陵城,没想到老爹只是神色凝重的想了片刻,对于欲来的风雨完全无动于衷。

  “这次通过蛮武一级战场的考验,你得到多少倍战力提升的奖励!”

  老爹稳如泰山,而楚云凡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无论是酒馆内的那个男子率先杀到,还是金三棒背后的实力先来寻仇,他跟老爹都只有束手待毙的份。

  “得到了百倍战力的奖赏,其中五十倍战力被我直接炼化,剩下的五十倍战力,一半储存在武士腰牌中,另一半被上古符文图腾吞噬掉了!”

  楚云凡获得如此引以为傲的成绩,相信老爹一定会赞不绝口的,可是没想到老爹只是不失望的点了点头道:“勉勉强强还算及格!你跟我来!”

  老爹走进楚云凡的房间,指着那张冰火石床道:“你把这种冰火石床所蕴含的冰火之力全部吸收掉,融入你体内的蛮武真气中,然后我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老爹只丢下这么一句话,便离开楚云凡的房间,也没告诉他要怎么吸收掉冰火石床中的冰火之力,让楚云凡心急如焚抓耳挠腮。

  其实老爹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房外透过缝隙盯着房内的楚云凡,直到楚云凡急中生智,以极其偏门的手法触动胸口上的上古符文图腾,将冰火石床所蕴含的冰火之力全部吸收融化,老爹那冷峻的脸上才展露出欣慰的笑容。

  不过当楚云凡欣喜不已的冲出来汇报的时候,老爹脸上那难得的笑容瞬间消失。

  “你还记得他们是谁吗!”老爹突然指着庭院内那八尊面目全非的同乡问道。

  “记得,赵冥空,司徒太宰、齐凌桓……,他们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楚云凡咬牙切齿的一一道出那八尊铜像的名字。

  “永远不要忘了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老爹平静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压抑的愤恨之色。

  “永远不忘,誓死必报!”楚云凡沉声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