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一脸冷酷的楚云凡,自顾着布置陷阱并没有回答叶清舞的问题,因为在他心里叶清舞就是个麻烦的累赘,刚才在轩辕台上争夺战旗的时候,要不是叶清舞的拖累,他肯定能夺得两面战旗。

  “进去!”布置好陷阱之后,楚云凡冷冷的命令道。

  叶清舞瞄了一眼那又窄又脏的陷阱,嘟着小嘴道:“那么脏我才不进去呢!”

  “你是自己进去,还是让我把你塞进去!”楚云凡十分的冷峻,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觉悟,气得叶清舞恶狠狠的瞪着他,可楚云凡显然不是在开玩笑,所以只好乖乖的躲进陷阱里。

  看N"正g"版v章U节Ll上G酷{匠d网mM

  楚云凡设下的这个陷阱并不是太隐蔽,细心的武者很容易发现,而且这个看起来很高明的陷阱,绝对能让大多数的武者都绕道而行,再者恐怕谁也想不到拥有战旗的叶清舞会躲在陷阱的深处。

  所以叶清舞只要乖乖的待在陷阱里直到战场关闭,她就能近乎百分百的安全通过战场考验。

  “楚云凡,你到底是什么人?”明白楚云凡的真正用意之后,叶清舞也被楚云凡的睿智高明所震惊。

  楚云凡冷冷的看了叶清舞一眼,将陷阱盖好,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冲进中央战场,气得叶清舞大骂他小气鬼。

  中央战场上惨烈无比的战旗争夺战已经接近尾声,近百万参战武者几乎全部命丧于此,只剩下不到一万名武者还在进行最后的生死角逐,偌大的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说不出的惨烈悲壮。

  为了守住手中的战旗,绝大多数的武者都成群结队,只有少数的散兵游勇还在中央战场边缘极力逃避其他武者的追杀。

  冲进武者群中杀人夺旗,楚云凡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全身而退,所以那些散兵游勇就成了他的目标。

  在战场边缘蛰伏好之后不久,便有一个浑身浴血的武者主动将战旗送上门来。

  楚云凡以雷霆之势杀人夺旗,但却被追杀而来的几十个武者团团围住,能在残酷战场上活到现在的,那都是参战武者中百里挑一的高手。

  楚云凡以一人之力要击杀这几十个高手,显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

  无需任何的废话,因为所有人的目的都是明确的,那就是杀人夺旗。

  几十个围攻楚云凡的武者,几乎在同时争先恐后的对他下杀手。

  楚云凡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全力出击,那攻势猛如虎、疾如风,招招制敌,一剑封喉。

  几十个百里挑一的武者中,没有一个是楚云凡的对手,但是他们数量上的优势弥补了个体实力的不足,让楚云凡陷入苦战的泥潭。

  半个时辰之后,浑身浴血的楚云凡将手中的钝剑刺入最后一个武者的喉结,赢得这场苦战,但就在他以为万无一失而身心稍有松懈的时候,杀机骤现。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道杀气腾腾的暗镖从隐秘处射出,以电光石火之势直击楚云凡的后背心。

  待楚云凡擦觉到杀机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更雪上加霜的是,手中的钝剑还被卡在那武者的喉咙里。

  楚云凡葬身沙场已成定局,可就在这瞬息之间,突然有一道火红的身影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冲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替楚云凡挡住了那道必杀的暗镖。

  暗镖带毒,而且还是见血封喉的剧毒,所以当她倒在楚云凡怀里的时候已经昏死过去了。

  看着怀中满脸黑气的可人儿,楚云凡震惊错愕的喊道:“叶清舞!”

  冷酷无情的战场瞬息万变,那躲在暗处的偷袭者再度出手,不过不等他将手中的毒镖射出,便被楚云凡手里的钝剑狠狠的钉在他身后的巨石上。

  楚云凡就算绞尽脑汁也绝不会想到,在他眼中自私刁蛮的叶大小姐会以身相救,察觉到叶清舞的生命气息在飞速流逝,楚云凡慌忙拿出断肠续命膏,只要能撑到战场结束,那么叶清舞就能安然无恙。

  但就在这时,一个玩味的声音却让稍有缓和的气氛顿时又变得紧张不安,“没想到,还能白白捡到两面战旗!”

  只见远处的巨石上突然出现一个笑容玩味的白衣公子,浑身上下一尘不染。

  楚云凡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脸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紧张之色,因为那个白衣公子的背后正插着十面大周战旗,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力量所剩无几的楚云凡想要战胜这位万里挑一的白衣公子,活着离开战场,显然是天方夜谭,眼下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全力逃离此处,撑到战场结束,但这就意味着他要舍弃叶清舞独自逃命。

  “你不逃?”白衣公子满是戏谑的笑问道。

  楚云凡没有回答,而是毅然决然的挡在叶清舞的前面,他的身上是背负了太多的东西,如果死在这战场上,便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但是要他舍弃这个以命相救的女孩,苟活于世,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哼哼,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成全你的愚蠢吧!”白衣公子一跃而起,身如惊鸿,拳风如虎。

  楚云凡扎开马步,以拳御拳,两拳相碰之际,响起骨头碎裂的声音,摧枯拉朽惊心动魄,楚云凡右臂的骨头直接被那白衣公子震碎。

  胜负已分,但那白衣公子并没有就此收手,只见一把锋芒毕露的鬼头匕首悄然从白衣公子的左袖滑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楚云凡的胸口。

  电光石火之间,局势陡转,那冰冷的匕首正好刺中楚云凡胸口前的神秘符文,霎时蓝光乍现,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猛然爆发,将那把鬼头匕首震飞,不偏不倚正好击中那个偷袭者裆下的要害之处。

  与此同时,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楚云凡右臂碎裂的骨头瞬间痊愈,涌出的力量将那白衣公子震退十几步,那张俊脸瞬间变得苍白如纸,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楚云凡虽然仗借神秘符文的力量,暂时保住了一命,还将白衣公子击退,但是他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因为此时他全身麻痹难以动弹,如果白衣公子再度出手的话,他必死无疑。

  楚云凡惴惴不安的紧盯着那白衣公子,但那白衣公子并没有再出手,因为他刚刚被楚云凡震伤,对楚云凡身上那股神秘的力量极为忌惮,再加上楚云凡眸光如皋,锐利得让人心慌,表面上的气势确实很唬人。

  而这时候,那反应迟钝的偷袭者才发现自己胯下的小兄弟已经在战场上‘英勇’牺牲了,那杀猪般的惨叫声引起了白衣公子的注意。

  白衣公子看了看偷袭者身上的服饰问道:“你是下邳城刘家的人?刘应举是你什么人?”

  “是我叔叔,求求你救救我,只要你救我,我们刘家一定会报答你的!”刘泽慌忙应道。

  “刘应举曾在蛮武三级战场上救过我大哥一命,我们梁城苏家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今天我就把这份人情还给你们刘家,从此两不相欠!”白衣公子抽出一面战旗丢给刘泽。

  死里逃生的刘泽自然是喜出望外感激涕零,但是让他当不成男人的这个仇,他是一定要报的。

  随后不久,战场上响起雨点般的鼓声,天空中滚滚的狼烟飞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荡漾的白色光海,随即数百道白光同时射下,将拥有战旗的武者引入光海之中,而那些没有夺得大周战旗的武者,无论是生是死,全部都被战场无情的吞噬掉。

  进入白色的光海之后,所有通过考验的参战武者都被强烈的白光包裹起来,身上所有的伤势在瞬间痊愈,而后战力连番上涨,腰间也多了一块光滑的黑色腰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四个大字“大周武士”。

  这块黑色腰牌,是大周战场武士最直接的身份象征。

  而后几乎所有的战场武士都被送出蛮武一级战场,唯有楚云凡和叶清舞还被留在白色的光海内,包裹在两人身上的白光显然要比其他战场武士浓烈近十倍,并且他们身上的白光隐隐泛蓝,就好像是蓝光强行将白光束缚住,这种迹象在楚云凡的身上表现得特别的明显。

  随后不久,两人也被战场强行送回武陵城,但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白色光海的上空突然出现一双洞晓阴阳的巨眼,如皋的目光在光海上搜寻了一会,而后停留在楚云凡他们刚刚消失的地方。

  “哼哼,还真的在我这!”

  武陵城城主府内,在城主叶翎惴惴不安的期待中,那传送阵终于亮起了刺眼的白光,一身戎装的叶清舞落到地上,叶翎和小翠慌忙上前准备扶起叶清舞,但却被一个锦衣华服的贵公子抢先了一步。

  不过就在那贵公子准备伸手的时候,传送阵再度亮起更为刺眼的白光,浑身染血的楚云凡也掉了下来,正好砸到叶清舞的身上,那一上一下的姿势实在是很暧昧。

  和楚云凡对视一眼之后,叶清舞玉颊绯红,慌忙用力的将楚云凡推开,赶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原本笑意盈盈的贵公子,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迸发出狞狠的杀意,不过却不表于色,依旧笑容可掬的向叶清舞表示恭贺,那极为亲切的态度和语气,显然是在向楚云凡显摆他跟叶清舞的关系非同一般。

  而叶清舞显然极为照顾楚云凡的感受,刻意和那贵公子保持距离,还偷偷地瞄了楚云凡几眼,可令她气愤的是这家伙竟然完全不以为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