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帝国武陵城北,城主府演武场上,大小姐叶清舞一袭红衣如火,手持一根短棍英姿飒爽。

  一套千影棍法打完,几乎所有的陪练都被叶清舞击倒在地,唯有神色清冷的布衣少年楚云凡,依旧腰杆挺直的站着,不动如松。

  “十两银子!”楚云凡冷冷的对叶清舞说道,那桀骜的目光和语气,让本就因未能击倒所有陪练而心中恼火的叶清舞,多读出了几分轻蔑的味道,顿时心中大为光火。

  “拿剑来”叶清舞沉声娇喝道。

  吓得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那十几个陪练,顿时脸色大变,一个个连滚带爬的逃出演武场,因为叶清舞接下来所要施展的可是城主叶翎的成名绝学飞叶剑法。

  此套剑法异常的凌厉迅猛,就算是通过战场考验的战场武士,也难以毫发无伤的接下叶清舞这套剑法,更别说楚云凡这个毫无建树的平民武者了!

  “飞叶十八式,敢接吗!”叶清舞耀武扬威的盯着楚云凡问道,她就不信凭借飞叶剑法还收拾不了这个平民武者。

  能不能接下整套飞叶剑法,楚云凡的心里并没有底,更何况这次叶清舞是要他空手接白刃。

  不过楚云凡却没有一丝的退缩,而是问道:“多少钱!”

  “一剑十两!”叶清舞冷哼道。

  “好!”楚云凡严阵以待。

  一剑十两,让演武场外的陪练尽皆流露出羡慕嫉妒之色,因为他们当一天的陪练,被打得遍体鳞伤也就一两银子的报酬,而楚云凡接下千影棍法已经赚得了十两银子,要是再接下飞叶十八式剑法,那他今天就能赚到一百九十两银子。

  不过众陪练虽然心中无比羡慕,但却没有一个有胆量上场,因为在他们眼里,空手接飞叶十八式与自寻死路并没有什么区别。

  演武场上,身法如蝶的叶清舞全力以赴,将飞叶剑法施展得淋漓尽致,时而落叶缤纷暗藏杀机;时而狂风扫落叶杀气磅礴。

  “十两,二十两……”不知死活的楚云凡每接下一剑,就喊一句,结果更加激怒叶清舞,使得她手中的剑越来越快越来越狠。

  “一百八十两!”楚云凡咬着牙根哆嗦着喊道,他是徒手接下了整套飞叶剑法,但是却付出了遍体鳞伤的代价,不过就算身受重伤楚云凡的腰杆也依旧笔挺。

  累得气喘吁吁的叶清舞恨恨的瞪了楚云凡一眼,沉声喝道:“小翠,拿一百九十两两银子给他!”

  看着楚云凡接过一百八十两银子,众陪练都是两眼放光,一副恨不得冲上去抢钱的模样。

  不过并没有人真敢这么做,因为那些有胆量这么做的人,都从武陵城消失了,而且楚云凡离开城主府后,大小姐叶清舞也带着丫鬟小翠鬼鬼祟祟的跟了出去。

  北大街上,浑身染血的楚云凡惊得街上的行人纷纷避开,神色冷酷的他兀自向前走着,丝毫不将路人异样的眼光和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放在心里,因为这一个月来,他几乎每天都被叶清舞打得遍体鳞伤才回家,已经习惯了路人异样的目光。

  楚云凡大步流星的在前面走着,叶清舞带着小翠鬼头鬼脑的在后面跟着,像做贼一样的跟踪让小翠很不满的抱怨道:“小姐,我们干嘛偷偷摸摸的跟踪这个嗜钱如命的家伙啊!”

  “死丫头,你给我小声一点,要是被他发现,本小姐的计划就泡汤了!”叶清舞小声的训斥道。

  “小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是想要查出这家伙嗜钱如命的原因吗!”小翠好奇不已的追问道。

  “他嗜钱如命关我什么事,我不过是想查清楚,为何这家伙每次受伤之后,总能在一夜之间痊愈!如果让我发现他的秘密,那么四天之后通过蛮武一级战场的考验就会更有把握!”

  北大街尽头,楚云凡径直走进武陵城最大的药铺,一看见楚云凡走进来,那肥头大耳的药店老板立即像看到财神一般两眼放光。

  “楚公子,您今天怎么伤得这么重啊,来来来~赶快让我们陈大夫给你治疗一下!”药店的贾老板一脸关切的拉着楚云凡,可奇怪的是楚云凡却毫不领情,冷冷的说道:“不必了,给我一两断肠续命膏!”

  一听到楚云凡依旧要买断肠续命膏,贾老板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慌忙给楚云凡搬椅倒茶。

  “楚公子,这是您要的一两断肠续命膏!总共是一百八十五两银子!”

  楚云凡接过断肠续命膏,将那血迹斑斑的钱袋放到桌子上,取出五两银子,“这里面刚好有一百八十两银子,你数数!”

  “不用,不用,楚公子的为人我信得过,信得过!”贾老板收起染血的钱袋,笑容谄媚的将楚云凡送出药铺。

  拿着一两断肠续命膏和仅剩的五两银子离开药铺后,楚云凡转身向南城的平民窟走去。

  楚云凡一离开,叶清舞便火急火燎的去问贾老板,楚云凡都买了一些什么药,她本以为楚云凡肯定是去药铺买疗伤的药材。

  可是谁想到,这家伙竟然一点疗伤的药也舍不得买,几乎所有的钱都用来给他重病在床的老爹买断肠续命膏。

  知道楚云凡嗜钱如命的原因之后,叶清舞心中若隐若现的愧疚感越来越重,不过也更加好奇楚云凡不用药物疗伤,究竟是怎么做到让伤势在一夜之间痊愈的。

  城南平民窟,一间窄小的民房内,楚云凡小心翼翼的将断肠续命膏放在桌子上,生怕弄出一点声音惊醒病榻上的老爹。

  楚云凡放好东西后,病榻上的老爹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像要把两个肺都给咳出来。

  楚云凡吓得急忙走上前,准备将老爹扶起来,可是却被老爹粗糙的大手推开了。

  老爹不要楚云凡去扶他,固执的要自己坐起来,“伤得重不重?”闻到楚云凡身上的血腥味,老爹皱着眉头问道,语气显得冰冷而生硬。

  “不重!”

  “有没有伤筋动骨?”

  “没有!”

  “那再去修炼一个时辰!”老爹近乎冷酷的命令道。

  “是,老爹!”

  走出老爹的房间后不久,楚云凡便听到老爹的房间内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虽然老爹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声音,可还是让楚云凡听得心痛如绞,泪流满面,那布满剑伤的拳头紧紧的攥着。

  在药店老板的指引下,叶清舞很快便找到楚云凡的家,不过在她到来之前,老爹已经服下了断肠续命膏,所以叶清舞并没有听到老爹钻心刺骨的惨叫声,但是却看到了令她震惊而愤怒的一幕。

  叶清舞觉得,楚云凡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不用药物疗伤,回到家也应该好好的修养,可是谁想到这不要命的家伙竟然还在自家的庭院里进行凶残恐怖的锻炼。

  楚云凡家那空间不大的庭院内摆放着八尊铜人,虽然已经被楚云凡的拳头打得几乎是面目全非,但从那残存的菱角依稀能看出,这八尊铜人曾经是何等的栩栩如生,而且每一尊铜人的胸口上都印着名字,只不过已经被楚云凡打得模糊不清。

  “砰!砰!”的撞击声不断的从庭院内传出来,楚云凡一拳接一拳的击打那八尊铜人,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猛,他的双拳也越来越血肉模糊。

  除此之外,还有八颗悬挂在梁上的铜球,有规律的从八个方位撞向楚云凡,不时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以这种近乎疯狂自虐的方式修炼,楚云凡的抗击能力怎么可能不变态,只是这种自残式的修炼方法实在是太触目惊心,门外的叶清舞看得那是目瞪口呆心惊肉跳。

  “疯子,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小翠一脸骇然的惊呼道。

  “诶~小姐,你要干什么,快别进去,他是个疯子!”一发现叶清舞气冲冲的闯进楚云凡的家,小翠顿感不妙,慌忙上前去拉叶清舞,可惜却追不上她的脚步。

  最B}新章节A√上酷U匠V网*

  叶清舞气恼无比的冲了进来,指着楚云凡喝道:“住手,你疯了吗,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这样修炼,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楚云凡并没有停止修炼,只是侧过头来冷冷的看了叶清舞一眼,便不再理她,丝毫不将叶清舞这位城主府的大小姐放在眼里。

  楚云凡的反应让叶清舞气得怒吼道:“楚云凡,本小姐命令你住手,你听到没有!”那吼声中竟然隐隐带着哭腔。

  “叶大小姐,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而且你也没有资格命令我!”楚云凡很冷酷无情的回应道,气得叶清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家小姐可是在关心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翠气呼呼的替叶清舞打抱不平。

  “可小姐!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我们走!”小翠拉起叶清舞直接往外走。

  楚云凡并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浑人,他之所以冷酷无情的将叶清舞气走,那是因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秘密,免得让人打破他跟老爹宁静的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