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有些说不清楚现在的情况。或者说,这三天里,没有一件事情是我能够接受的,解释的。

  我觉得我整个世界观都在颠覆。

  我原本的世界该是多么和谐多么安稳宁静的。可是这三天里,一切都在改变。

  先是一个诡异的梦——我认为这就是我这几天所遭遇的诡异事件的开端,虽然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无缘无故就做了这样一个梦。或者说,不是梦,而是‘他’托梦。

  因为我现在就在求‘他’救命。

  我梦见‘他’,一条腿压着我——这应该就是俗称的鬼压床。我的意识很清醒,可是我却不能动弹。唯一能动的,大概只剩下眼皮。

  他,就侧躺在我的身边,一身火红的袍子,看见我醒来,还点了点我的鼻子。他笑的很好看。丹凤眼挑着,嘴角微微翘着——所以后来很多时候,我说他真是只狐狸,而不是个鬼。

  我吓的魂儿都飞上了九天,哆嗦着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

  其实我觉得我尖叫的声音应该可以冲破房顶,不过事实上,我的声音只有很小。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

  他摸了摸我的脸——可我没什么触感,只觉得被摸的脸颊上方有微微的凉气。这又让我更加的哆嗦起来,牙齿都打着颤儿。

  他轻声说道,“小丫头,你有福了,鬼爷是来救你的。”他说的那么悲天悯人,又有些得意洋洋。

  不过我一团浆糊的脑袋里,却听得不这些。唯一听到的,就是那个鬼字,简直像是晴天炸雷。

  虽说我不是多信这些,可眼前这一个古装的邪魅男子,还自称是鬼,我哪里能不怕的?

  不过他并没有对我下杀手,这样还是让我稍稍定了定神。可我这时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盖被子。

  就连睡衣,都不翼而飞——至少我视线所及之处,没有它们的影子。

  我瞪大了双眼看他,这时也顾不得他是鬼的说法是真是假。只知道我此刻竟然是光溜溜的,定然是这家伙做的。

  我有这么一刻是怒火烧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可看他笑眯眯的却眼神中一丝笑意也不含的时候,我心就慌了。这是个鬼!

  而且看样子,绝对是个恶鬼。别问我为什么明明他长得这么英俊潇洒,我却猜他是恶鬼而不是艳鬼什么的。因为在小命面前,美人计,美男计什么的,真的是弱爆了。

  对于自己吃这个亏的事儿,我不敢再有表态——真不能要求我去跟一个鬼掐架。虽然心里真的委屈难受,我也只能安慰自己,当一只狗咬你的时候,你不能去咬一只狗。所以,就当给狗看了。

  如果以后他就这事儿对谁津津乐道,那,也是他们鬼圈儿的事。我一定不会知道的!

  我定了定神,问他,“这,这位鬼大爷,你,不知道您找我什么事儿?是缺冥镪元宝,还是有什么心愿未了?”

  我现在管不得他跟我无缘无故,有事儿也不该找我这个道道了,只盼着他说什么我做什么,让这大爷舒舒服服的走,就好了。

  但这鬼爷却是难伺候的,听了我这伏低做小的话,竟然不是面露满意,反而脸色黑沉了不少——其实如果他不是出现的太诡异,并且表明身份,又碰不到我的话,我其实更愿意相信,他是哪家娱乐公司的演员。

  他道,“鬼爷的话,你当成了耳旁风,是吧?”

  他阴狠的语气,似乎还透着凉气——实在要形容的话,就是打开冰柜时的感觉。我顿时觉得吞咽口水都费力,只好努力的讨好他。

  可是他之前的话,我是真的没有听见呀。

  他似乎也是知道这个肯定的答案。呼哧呼哧的,气息都粗了起来——其实即便是离的这么近,他的胸口起起伏伏的,我还是感觉不到他喘出的鼻息。

  所以,他真的是鬼!以为他是什么演员的猜测,都抛入九霄吧。那最后一点的小侥幸也荡然无存之后,我剩下的,只有麻木。

  我怔怔的看着他。他如果想这么吃了,我也反抗不了。

  但是只见他气恼的咬着牙,恨不得揍我,却无可奈何似得,突然仰躺到我的身边。

  沉默了一会儿,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突然说道,“爷再说一遍,你给我听清楚了。”

  他恶狠狠的磨着牙,我觉得我就在他牙口之中,要被磨得粉身碎骨。我忙不迭的想点头,表示我一定连标点符号都记住。可又想起自己根本动不了,只好颤抖着声儿连声答应。

  见我这般模样,他才似乎满意了些。面色虽然不好,可却没有凶狠的语气了。他突然把我扶起来,然后让我看。

  酷匠网Oy唯一XG正&版),*其他都cc是S盗%版

  “你等会儿照着我画的这个,画一个阵。”一边说,一边在床单上画。他明明只是手指碰触床单,但神奇的是,白色的床单上却留下一道道火红的印记。

  在他的指挥下,变成一个简单却又别样古怪的图案。

  他接着说道,“记住了,用你的血画。面积要比我这个大十倍。”他细细嘱咐。

  他这一句话,让我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这是明摆着让我失血而亡啊。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我却不敢多话的。只能麻木的点点头。

  后来的记忆,就开始模糊。直到我被合租的杨曼佳吵醒之前的记忆,怎么想都想不起来。那个所谓的阵法却记得十分的清楚,像是刻在脑海之中的一般。

  我这个人向来浅眠,一点脚步声都能惊醒我。所以和我合租的曼佳,夜里起来都会很小心。有时候早上她做饭,也会注意一些。

  但是今天她叫醒我之后,对我说,“羽杉,你怎么了?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反应。”她的眉头皱着,一般来说叫一个人就算他不即刻就醒,也得动弹一下吧?

  我却只庆幸,原来只是个恶梦。然后跟她含糊着几句,算是把这个事情揭过,然后忘到脑后。现在我却是已经知道,我是多么的天真。

  之后一边闲聊一边吃着早餐,我还兴致勃勃的跟杨曼佳讨论即将到来的十一长假,去哪里玩好。

  却不想这个时候,门铃却响了起来。

  现在早上八点不到,等会儿我们就要出门去上班。从来没有谁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们过,我们俩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不过我去开门的动作,却是没有迟疑。到底是谁,开门一看便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