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秋名山的86

  后来啊我是怎么从那小仓库回到教室的我都有点忘了,就感觉脑袋有点晕乎乎的,有一种被幸福撞了腰崴了脚脖子的感觉。

  回到教室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也不知窗外的那快落山的太阳咋就那么的毒,愣是给我晒的半边脸火辣辣的,我用手摸了下才发现,草,原来是被林露露刚亲过的那半边脸。

  不过我坐在座位上也没光想着林露露亲我的事儿,也考虑了下她说的那什么四天王的事儿,当然想的更多的还是林露露那鼓鼓的胸部和丰满的屁股,但是我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了半天,觉得不管林露露说的让我当大哥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现在已经被这四天王里面的俩个给盯上了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我估计离被林露露她对象盯上的那天也不会太远,毕竟一直有林露露这个搅屎棍子在,我他妈的很难有好,再加上最开始找我麻烦的那个刀疤刘,也不知道他是谁的人,现在看来应该不是任意一伙天王手下的,难道说就是纯粹的知道了我给陈文馨灌精华的事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尼玛,看不出来这几个比还挺有正义感呢,而且我也觉得那几个比不像是平时能跟陈文馨搭上话的人,那他们又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呢?

  疑点太多,我一时也缕不出个头绪,不过我现在却越发的觉得前一阵子想找个老师傅学功夫的事儿有点刻不容缓了。

  因为我现在活在一片水深火热之中,天天被这么多的大哥追杀,要是不学几手那他妈的不是随便几个小混子就把我给揍了,以后就是天天有那种不怕死的愣头青小混子天天揍我给大哥送人情我也受不了啊,想到这儿我就不停的用手敲着桌子寻思应该去哪儿学呢?

  跆拳道,散打,还是女子防身术呢?不过我想来想去觉得这几个都他妈挺费钱的,得交学费,老子上哪整这笔钱呢?管家里要?

  我撇撇嘴,然后又摇了摇头,因为我要是跟家里说我想练点武防身,我爸就得跟我说练个几把,让我好好学习别整没用的,如果有人打我就受着,反正我皮糙肉厚,小时候他和我妈对我那么多次的男女混合双打都治不了我,我该淘还淘,所以他和我妈一直认为我要是挨揍了就是活该,从来不会为我说话,而且我家里对我的教育一直都是中国传统的古典式教育,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我挨人一拳就得把屁股也撅上去,然后跟人家说,哥,屁股还没踹呢,痒。

  在父母的世界观里就是没人会欺负老实人,所以我要是挨揍了肯定还是我自己有问题,要不然人家不会随便欺负你。

  g5更新T最\快\E上p酷、匠网i'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因为我一直都没法跟家里说通,现在时代早就变了,好人越来越少,坏人越来越多,有些小混子天生就是坏胚子就是以欺负人为乐,你不反击他就以为你好欺负然后便开始变本加厉。

  不过幸好老子一直都机灵的很,那些坏小子一般欺负人的时候找不着我,老子早就溜了,但是现在形势跟以前不同了啊,弄不好就是放学别走,砍我全家的节奏了。

  就在我苦苦思索要怎么办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同学们一窝蜂的冲出了教室,只剩下我一个人垂头丧气的走在后面,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我心情有些郁闷的一边踢着地上的小石子一边走出了校门,不知道为啥我现在心里担心的不是学校里的那几大天王,也不是找不到什么不花钱就能教我功夫的大师,而是周一上学的时候能不能看见陈文馨,虽然我很烦这娘们的那股傲劲儿,还有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不可一世的熊样,即使现在我也很讨厌。

  可是一想到如果周一她还是没来上学的话我心里就觉得有点隐隐的不舒服,就好像每次看片的时候,都是左手握着鼠标拖动进度条,右手撸管,这尼玛突然把两只手换过来根本就没法适应,有种完全不会撸了的感觉。

  虽然我现在早已经把左右手互博练的炉火纯青了,甚至有时候还能用脚丫子弄俩下,可是一回想到当初刚开始练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哎,想到这儿我不禁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太习惯天天在上课的时候看着陈文馨的侧脸,又或者是习惯了闻着她身上的那股淡淡的香味儿趴在桌子上睡觉,就好像我小学的那个愿意天天上课放屁的同桌一样,要是哪天他没放屁又或者是他放屁的时候我没闻着,我就会感觉一天都没精神,无精打采的,所以说就算是屁人闻多了都有依赖感,何况说是闻起来香香的陈文馨呢?

  就在我想着这些不知不觉的快走到平时等公车的车站的时候,我就突然听见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喊我,胡斐,你个山炮!

  我当时一听这声儿不禁一愣,这尼玛公鸭嗓,李宇春的鼻音除了最王八犊子的小伟哥还能有谁!果然我回头一瞅,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中午刚刚救过我然后又三番五次的想扔下我一个人自己跑的小伟哥!

  不过让我更为奇怪的不是他,而是他身下骑着的那二八大铁驴,草,他的自行车不是我俩逃跑的时候扔到那几个小子身上了么,他怎么弄回来的?!!

  想到这儿我就特别的奇怪,等他骑到了我身边我就眨着眼睛问他,草,你这车子咋弄回来的,不是中午砸那几个煞笔用了么?这他妈的还能捡回来么?

  虽然我知道他这车子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推破铜烂铁,但是在我们学校见到个空的饮料瓶子都能以家里房子着火的速度瞬间捡走的保洁阿姨面前,这车子还能找回来实属是个奇迹。

  小伟哥在我面前一个特霸气的甩尾漂移,然后右脚猛的往地上一支,我就感觉他那脚后都跟马路磨出火星子了,这就是小伟哥在我们学校连续两年被评为二龙山漂移王的标准停车姿势,为了模仿他这停车姿势把脚后跟干骨折的无知少女不知有多少,不过只有少数人知道小伟哥这么停车其实也是被逼无奈,因为他的破车没闸。

  小伟哥停好了车,用手拍了拍他那都磨出毛了的车座子说,草,你跟我闹呢,就你哥我这台车,就相当于秋名山的86,这要是丢了还能找回来?!

  小伟哥说完就跟爱护自己女朋友一样的掏出了兜里的眼镜布擦了擦车把,我不屑的看了一眼他那破车,没有跟他争辩而是问他,伟哥,那你这车是谁给你送回来的啊?总不是刀疤刘那几个煞笔吧?

  小伟哥得意的一笑,脸上的神情立刻就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然后跟我说,你猜!我当时真想一巴掌呼他脸上,说我猜你骂了隔壁,他怎么跟林露露一个德行,总几把没事让我猜,我就一脸不耐烦的说,你愿意说不说!

  没想到我这一不问,小伟哥反倒急了,跟我说,别啊,我说还不行么,是林露露给我打电话让我去车棚取的自行车!

  我当时一听不禁就楞了,一脸无法置信的神情问他,林露露?!!你也认识她?没想到小伟哥一脸不服气的神情看着我说,咋的,漂亮娘们还都你认识了,老子认识一个都不行?

  我马上就跟他解释说不是这意思,不过我却在心里不禁想着这林露露似乎比我想的还要神通广大啊,就在我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这林露露为什么会帮小伟哥找自行车的时候,小伟哥又说出了一句更让我感到无比惊讶的话,小伟哥不屑的哼了一声说,草,那你知道今天中午是林露露让我去救你的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眼圈不要啊 说:

  今天第二章~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